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 不为人知的隐秘

设置字体大小:
  元景帝首当其冲,在强大的气机波动中跌坐在地,高台剧烈震动,案上列祖列宗的牌位纷纷倾倒。

  祭品、供器散落一地,飞溅的瓦片有部分砸在了元景帝的身上。

  场面瞬间大乱,周边巡逻的禁军飞快收拢阵营,涌向桑泊。

  戒备在湖边的打更人奔向祭祀队伍,保护皇室和文武百官。

  “有刺客,保护陛下。”

  “保护皇后,保护公主...”

  “保护首辅....”

  人影闪烁,打更人衙门的十位金锣、禁军五卫中的高手,宗室里的高手,就那么一瞬间,起码有数十名高品武者腾空而起,在高台,在曲折长廊落定,将元景帝严密保护起来。

  骚动只维持了短短十几息,因为那道绽破云霄的剑气快速消散,湖水恢复了平静。

  并没有刺客,随着风波的平息,四处都很稳定,没有出现伤亡和可疑人物。

  魏渊是负责祭祀安保工作的头目,沿着曲折的水面长廊,大步登上高台,躬身作揖:

  “微臣失职,微臣该死。”

  此时,元景帝已经恢复了镇定,只是经历了这件事,他那点淡泊的仙气已经从眉眼间彻底消失。

  他不再是修道二十多年的道人,而是手握权柄,深不可测的威严帝王。

  元景帝沉声道:“所有人退出祭台,不得靠近。”

  包括魏渊在内,众高品武者起身应诺。

  元景帝正了正衣冠,掸去衮服上的灰[ ]尘,神色严肃的推开庙门,进了里头。

  .....

  柳树边,吼了一嗓子的许七安再没有听见诡异的呼救声,随着时间流逝,他的精神得以安稳,脑袋仍有创伤后的阵痛,但以不再如之前般难以忍受。

  这时候,他才有精力去观察四周的情况。

  身边的同僚早已离去,把岸边的文武百官和皇室、宗室人员团团护住。

  高台上空无一人,但曲折的长廊站满了高品武者,为首的是魏渊。

  元景帝不知所踪。

  最让许七安诧异的是,那座传说中供奉着神剑的庙宇,屋顶处房梁折断,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祭祖出了问题,桑泊的秘密重现于世了?

  许七安心里念头飞快闪过,一边按住胀痛的脑袋,一边向大部队汇聚。

  因为打更人的身份,他没有受到阻拦。

  “你怎么回事?”宋廷风审视着新同僚:“身体状况如何。”

  宋廷风没有把桑泊湖的异状,与许七安之前的反常联系在一起。

  这就好比你不会把一个弱鸡的咆哮,和十级大地震联系起来。

  “这几天练功太勤快,受到了反噬。”许七安找了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接着说:“好在已经缓过劲来,对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宋廷风摇摇头,一边扫视四周,摆出戒备姿态,一边低声道:

  “永镇山河庙忽然炸了,庙里冲出一道剑气,引得整个桑泊沸腾,宛如地震。但看现在的情形,似乎不是刺客。”

  许七安目光再次望向高台,那座庙顶的窟窿是被剑气洞穿?神剑有这威力,那刚才向我求救的,肯定不是剑灵之类的存在。

  他垂眸片刻,收敛了所有情绪,沉淀了所有想法,然后匆匆赶到长公主附近,抱拳道:

  “长公主无恙?”

  场面已经恢复秩序,各处虽有交头接耳,但大体很安静,都在等元景帝出来。

  许七安这一嗓子,引得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有打更人同僚,有禁军,有太监,也有长公主,以及她身边的皇室宗亲。

  长公主眉眼生的艳丽,神情却如霜雪皎皎清冷。她歪了歪头,秋水般的眸子里映出许七安的身影,声音有着玉石碰撞的冷脆:

  “无恙!”

  许七安如释重负:“卑职便放心了。”

  他见好就收,刷了一波存在感后,立刻就退开,一丝不苟的戒备四周。

  “怀庆,这小铜锣对你甚是仰慕啊。”一道柔媚的嗓音响起,是长公主身后的二公主。

  怀庆是长公主的封号,但她更喜欢外人称她为长公主。

  元景帝曾经评价过这个长女,好胜心不输男儿,霸道不输朕。

  二公主容貌极美,圆润的脸蛋点缀着一双明艳的桃花眸,红唇鲜艳,一颦一笑之间,总流露出多情的妩媚。

  与长公主是截然相反的两个美人。姐妹俩关系一直不好。

  长公主淡淡道:“仰慕谈不上,知恩图报罢了。”

  许七安在司天监的铺垫,以及刚才的姿态,成功在长公主心里竖立了“知恩图报”的形象。

  二公主掩嘴轻笑,“怀庆姐姐的魅力,京城上下皆知,云鹿书院的学子对你如痴如醉,读书人尚且如此,何况是打更人呢。”

  其他皇子皇女兴致勃勃的吃瓜看热闹,对于二公主绵里藏针的言词不做评价。

  “临安!”

  东宫太子皱了皱眉,训斥道:“肃静。”

  临安是二公主的封号,面对兄长的呵斥,她撇撇嘴,俏生生的垂首而立,摆出端庄优雅的仪态。

  皇室宗亲都知道,长公主和二公主不合。

  长公主是皇后所出,二公主是陈贵妃所出,地位还是有差别的。不过贵妃比皇后更得宠。

  年少时,二公主喜欢挑衅长公主,处处找茬。

  本是再寻常不过的天家勾心,然而,长公主偏是个霸道且特立独行的,她让侍从擒下二公主,侍从不敢,便自己亲自动手,拎着一卷竹简,追着二公主打。

  从南打到北,从北打到南。

  宫里的丫鬟侍卫不敢拦,最后惊扰到了修仙的元景帝。

  陈贵妃带着鼻青脸肿的女儿控诉长公主,元景帝打算严惩长公主,喊她去御书房。

  长公主早有准备,带着《礼记》、《通典》、《宫律》等十几套书,往御书房逐一摆开,引经典句,感慨陈词。

  最后打赢了官司,元景帝郁闷的判长公主无罪释放,自己闷头回去修仙。

  成人之后,长公主便内敛了许多。

  ....

  永镇山河庙。

  穿黄袍戴皇冠的威严男子拄剑而立,庙门紧闭,元景帝站在开国皇帝的法相前,无声的凝视着那柄布满灰尘的铜剑。

  “一品又怎么样?本该有漫长寿元的你,还不是受到人间气运所累,又比普通人多活了几年?”元景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与这位六百年前的老祖宗交谈:

  “我二十岁登基,打败了所有敌人,坐在那个位置上,无人再能与我并肩,可最后我才发现,最大的敌人是时间。”

  元景帝缓慢移开目光,低头凝视着脚下的地面,看了许久。接着,他开始检查庙里的摆设,甚至登上神坛,大不敬的触碰先祖法相,触摸那柄黄铜剑。

  这个过程细致而漫长,最后,元景帝如释重负吐出一口气。

  他表情变的轻松,跪在蒲团上,朝开国大帝三拜九叩,然后离开了永镇山河庙。

  元景帝站在高台,俯瞰着文武百官和皇室宗亲,声音如暮鼓晨钟:“祭祖大典继续。”

  他没解释刚才的异常的原因。

  禁军五卫和打更人重新散开,有条不紊的恢复秩序,巡视周边。

  一列列宦官低头疾走,清理高台上的碎瓦、分拣贡品供器,以及皇室列祖列宗的牌位。

  许七安重新回到了站岗位置,心里嘀咕着,很奇怪啊,按理说,祭祖时遇到这种事,是大胸之...呸,大凶之兆,元景帝应该勃然大怒才对。

  可他对此似乎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没有怒斥魏公和禁卫军统领们....嗯,不一定是心理准备,而是知道异变的真正源头。

  然后,这又是不能在公开场合谈论的东西。

  桑泊湖果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PS:求首订。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八章 不为人知的隐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