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

设置字体大小:
  元景帝的贴身大太监,手里拖着浮尘,走过来接了册子,恭恭敬敬递给元景帝。

  元景帝把书搁在一旁,接过册子,凝神细看。

  看着看着,两条眉毛就扬起来了,眼神中的怒火在酝酿。

  “通篇废话,刑部和府衙的人越来越不中用了。”元景帝怪责道。

  他扫了一眼刘公公,吓的对方身子一抖。

  元景帝把册子摔在一旁,语气没有情感,反而愈发渗人,“打更人衙门那边呢?”

  刘公公脑袋低垂,细声细气:“陛下,在,在后边呢....”

  元景帝眉头一扬,重新拿起册子,继续往下看。

  看着看着,他紧锁的眉头,不自觉的舒展,眉宇间的急躁也慢慢敛去,竟看的专心致志。

  元景帝从侧躺的姿势,转换成了端正的坐姿。

  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目光也越来越锐利。

  两名大太监不自觉的放缓呼吸,既害怕惊扰陛下,也害怕触霉头。

  到最后,元景帝放下册子时,修道二十年的仙风道骨荡然无存,只有人间帝王的威严与凌厉。

  刘公公额头已经沁出冷汗了。

  他原以为陛下会满意,但看情况,似乎起了反作用?

  “传令!”

  元景帝脸色如凝冰霜,语气严肃:“太康县令渎职,至大黄山周边灰户死伤数百人,革职,收押大牢,明年秋后处决。

  “府衙捕快吕青,提拔为六扇门总捕头。”

  他没有提许七安,因为许七安本身就是戴罪之身,他的业绩提成要放到最后,奖励就是他的命。

  “奴婢领命!”刘公公如释重负,退了出去。

  离开静心殿,他一言不发的带着小宦官回了住处,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虽然不知道陛下看了后文,脸色反而更难看,但根据陛下的口谕,后边的内容应该是让他很满意的,陛下心情阴郁的是其他事。

  静心殿,元景帝站在窗边,沉默了许久。

  “通知下去,解除内外城的城禁。”

  .......

  许七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府,晚饭已经过了。

  许府前厅灯火通明,许平志和许新年守在那里,等着他回来。

  “年儿,让厨房把饭菜热一热,端上来。”许平志道。

  唇红齿白,俊美如画的许新年出了前厅,只剩下叔侄俩。

  烛光轻微摇曳,许二叔粗犷的国字脸冷峻而严肃。

  不久后,许新年回来了,厨娘们捧着采饭菜过来,一直都热在锅里,等着许七安回来的。

  看着粗犷的二叔和俊美的小老弟,许七安恍惚了一下。

  他在这个世界形单影只的,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键盘侠,没有日本的爱情教育片。

  每天过着点蜡烛或油灯的生活,上厕所还得骂骂咧咧的把衣服下摆撩的老高。

  有时候在梦里,梦见自己回到前世,笑着醒来,然后看着梁木交错的屋顶发呆。

  “突然就想喝酒了。”许七安低声骂了一句,从厨娘那里接过酒壶。

  等厨娘们摆好饭菜,许平志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许七安一口接一口的灌酒,不是怀念过去的生活,而是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吾心安处是吾乡。

  这个世界,总归还有人在夜晚等着你回家,在厨房里给你热着饭菜。

  不管在外面多疲惫多无助多寂寞,回了这里,你就明白了,你不是孤单一个人。

  喝了半壶酒,许七安吐着长长的气息:“桑泊被炸了,陛下命我彻查此案,戴罪立功。”

  许平志缓缓点头:“我已经知道了,但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

  “我知道,我只负责查案,不负责追索。”许七安无奈道:“总得试试吧,不试我只能跑了。”

  他从没想过要给皇权买单,如果查不出案子,逃跑是必然的。

  “这应该不会连累到你们,毕竟我也没犯什么大罪。”许七安道。

  刚才他骂脏话的原因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归属感的家,可能不久的将来就要彻底告别了。

  许七安犯的罪是搏杀上级,虽然是死罪,但距离家人连坐,还差的远。

  在大奉,连坐是非常严重的罪过,一般人想连坐都没资格。

  想要达成“株连X族”的罪名,需要满足以下几点:一,谋逆。二,对国家造成重大损失。三,对皇室造成重大损失。四,站错队!

  许平志属于第二条,丢失税银,对国库造成重大损失。但这不是常态。

  能达成以上四种成就的,通常都是朝堂上的衮衮诸公。那些朱紫贵,才会动不动就被满门抄斩。

  因此,“连坐”也被戏称为大佬特权。

  许七安这种,顶多就是个死刑犯,逃走了,那就是逃犯,牵连不到叔叔婶婶。

  许二叔满意的点点头:“你能想明白就好,你从小就执拗。”

  那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鳝变的很....许七安摇头:“我又不傻。”

  许二郎也松了口气,道:“实在不行,你就去云州。”

  云州?

  许七安一愣。

  云州他是知道的,匪患严重,又被称为匪州,二号也在云州。

  许二郎道:“那你匪患严重,朝廷影响力是最差的,即使你被通缉,逃到那里,也会很安全。

  心若狠一点,直接落草为寇,既能磨砺武道,又能掌控权势。许多被朝廷通缉的要犯、江湖中的亡命之徒,都喜欢往云州聚集。”

  有道理,相对于其他地区,躲在云州更安全,越乱的地方越安全....等等!

  许七安脑海里灵光一闪。

  如果我是周百户,我会逃到哪里?

  私通妖族,炸毁桑泊,完美达成“满门抄斩”、“株连三族”的重罪。

  躲在哪里都不安全,因为朝廷不会放过他。

  那应该躲在哪里?

  两个选择,要么离开大奉,要么躲在云州!

  对,云州。

  许七安一下兴奋起来,刚要拍打小老弟的肩膀,却听二叔怒拍桌子:“不许去云州。”

  兄弟俩吓了一跳。

  “为什么?”许七安诧异二叔的反应。

  “你去云州做什么?落草为寇吗。”许二叔怒道:“朝廷年年剿匪,万一将来派辞旧去云州剿匪怎么办?忘记你俩那天立下的约定了吗。”

  什么约定....哦,同室操戈....许七安和许新年羞愧的低头。

  还真忘了。

  没想到二叔还记得,看来是真的放在心里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去云州就是,我去西域。”许七安说。

  西域胡姬又漂亮又热情!

  吃完饭,许七安看到许玲月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牛奶走进来,抿着红唇,眉眼温柔:

  “大哥,喝碗牛奶补一补。”

  “玲月亲自上街买的,今天中午的鲜奶。”许二叔见子侄关系愈发融洽,由衷的笑了,补充道:

  “铃音喝了两大碗,给她姐姐揍了一顿。”

  许七安端过牛奶,闻了闻,差点吐了....牛奶又腥又臊。

  这时代的鲜牛奶就是这样,没有乱七八糟的添加剂,原汁原味,顶多就是加热消毒。

  但其实并不好喝。

  不过虽然难喝,确实贵族才能日常饮用的东西,尽管味道不怎么受人欢迎。

  但是确实能补身子,对贵族孩子来说,牛奶是每日必饮的食品。

  我是不是可以试着改良牛奶啊....然后靠着独门秘方赚大钱....好吧,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除这股味道,学校里老师没教....许七安叹了口气,在妹妹殷殷切切的目光中,一口闷。

  感情深嘛。

  摸着尚有余热的碗,许七安忽然想起来一些往事。

  读中学的时候,父母给他订了牛奶,装在玻璃瓶里的那种,每天早上送到家门口还是热的。

  许七安自己不喝,揣兜里送给女神喝。他原以为这就是爱情,长大后发现那女孩嘴里有了别人的特仑苏。

  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一只舔狗。

  ....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凄切的雨,浸润了枯枝,也浸润了院子里的石板。

  酒足饭饱的许七安撑着一柄油纸伞,返回自己的小院。

  他点上一盏油灯,打开窗户,天完全黑下来了,一点烛光倔强的透出,雨声淅淅沥沥。

  世界是安静的,静到让人可以沉下心来,想很多事情。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诗人黄庭坚写下这首诗的时候,大概和他是同样的心情吧,心里都在思念着一些人。

  也许,也是在这个寂静的,凄风苦雨的夜晚。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七安挑了两次灯,才让自己从怅然的情绪里挣脱。

  人不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许七安坐在桌边,取出玉石小镜,输入信息:“呵,京城又出事了。”

  PS:这章是昨天的,昨天白天有事,还欠着大家一章,倔强的熬夜到现在,总算写出来了。睡觉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