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受害者(为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

设置字体大小:
  “下官奉命调查桑泊案,查来查去,发现这件案子竟然与誉王有关。”许七安感慨道。

  誉王看了他一眼,神色平静的摇摇头:“本王早就半隐退了,应该不是攻讦污蔑,说说,怎么回事?”

  话虽这么说,他眼神里有着不以为然,以及轻视。显然是不相信许七安说的话。

  “一年多前,青龙寺有个叫恒慧的和尚,与一位女香客有了私情,两人私定终身,带着青龙寺的一件法器能掩盖气息的法器逃走。

  “因为那位女子的身份非同一般,若不携带掩盖气息的法器,根本逃不出京城地界。”

  低头喝茶的誉王猛的抬起头来,盯着许七安,死死的盯着。

  许七安道:“那名僧人叫恒慧,誉王未必知道他的名字,但想来是识得女子的,她就是您的嫡女平阳郡主。”

  砰!

  誉王硬生生捏碎了青花茶杯,神色激动中夹杂着狰狞,怒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平阳自幼知书达理,怎么可能会和野和尚私奔....来人,来人,把这贼人给我拖下去砍了!”

  厅外的侍卫一下子涌了进来,将许七安团团围住,他丝毫不慌,看着张牙舞爪老父亲,只是觉得有些感慨,这样的消息,任哪个父亲听了都会心态崩溃。

  而对誉王来说,这只是开胃菜。

  侍卫涌进来后,前一刻还暴跳如雷的誉王,忽然泄气了,摆摆手,让侍卫退了出去。

  “是,我并不惊讶,平阳失踪前,我曾经给我安排一门婚事,但她竭力反对,还曾说自己有了喜欢的人。”誉王苦笑一声:

  “何其荒谬,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她一个女子可以自己做主?她怎么知道别人不是在欺骗她,对她另有所图。”

  虽然我不认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套,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自由恋爱确实无比致命,毕竟没办法像我那个时代一样,分分合合成为一个理所应当的常识。

  许七安点点头。

  “我听了这番话,勃然大怒,打了她一巴掌,没多久,她就失踪了。定是被那个野男人拐跑了....我是这么想的。

  “最开始,我恨的咬牙切齿,恨她不知廉耻,恨她给宗室丢尽脸面。可时间过的越久,我越想她,我只想她回来,回到我的身边,叫我一声父王,其他的我统统不在乎了。”

  .....也许,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从那晚恒慧和平远伯嫡子的对话中,不难听说恒慧是死过一次的人,恒慧尚且如此,与他私奔的平阳郡主呢?

  那位女子面临的结局无非三种:一,死了。二,被人霸占。

  第三种是前两者的结合。

  “我来这里,并不是要揭誉王的伤疤,也不是为了告之你与平阳郡主私奔的男人是谁。”许七安道。

  誉王现实一愣,接着激动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扑到许七安面前,一手扣住他的手腕,一手拽住领口,“你有她消息?她在哪,她在哪!!”

  许七安皱了皱眉。

  “....本王失态了。”誉王松开双手,后退一步,他挺直腰杆,忽然躬身作揖,沉声道:

  “许大人若是能帮本王找到她,本王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将来必定回报。”

  “我来此,正是为了这件事....平远伯府灭门案,王爷听说了吗。”

  “还不曾。”誉王有些惊讶。

  “王爷与平远伯关系如何?”许七安问道。

  “他亦是勋贵中的一份子,以前倒是常有往来。不过,平远伯野心勃勃,不甘心手中现有的权力,与文官眉来眼去,被其他勋贵所厌弃。”誉王道。

  许七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听说王爷差点进内阁?”

  誉王沉默一下,道:“陛下去年确实有这想法,内阁现在是王贞文的天下,尽管有其他党派和魏渊制衡,但也只是堪堪保持平衡。

  “我背后有勋贵,又是宗室,陛下想扶持我进内阁,搅一搅浑水。”

  元景帝很厉害啊,虽然常年不理朝政,动不动就撒币败家,但怠政十几年,仍旧保持着对朝局的高度掌控,这份权术堪称炉火纯青.....许七安随口问道:

  “王爷现在于府中静养,收益最大的是谁?”

  “首辅王贞文,以及兵部尚书张奉....呵,那本来是我的位置。”誉王无奈的笑了。

  说了这么多话,他难掩疲态,许七安也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起身告辞。

  马蹄轻快,这匹年轻的小母马先是被二叔骑了几年,现在接着被侄儿骑,尽管上面的人不同了,但它丝毫没有悲春伤秋的情绪,依旧温顺快乐。

  许七安的心情就没那么轻快了,按照誉王的话推断,平阳郡主和恒慧私奔之事,或许本身就是一个局。

  搞不定你,难道还搞不定你女儿?

  玩政治的人,什么手段做不出来?这个可能性极大。

  恒慧的复仇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会是谁呢,王首辅?张尚书?亦或是两者皆有.....但这里有个问题,文官集团和勋贵集团的斗争,与桑泊案,与妖族有何干系?”

  “除了元景帝外,还有谁知道桑泊底下封印着东西?”

  “不好,恒慧下一个报复的目标不是首辅就是兵部尚书。”

  许七安心里一沉,用力一夹马腹,以最快速度策马赶向宫城,在宫城口被拦截下来。

  “魏公可还在宫中?”

  “已经离开有半小时了。”守城的羽林卫回答。

  许七安立刻调转马头,一路离开皇城,在内城宽敞的街道疾驰许久,终于看见了魏渊的马车。

  听到身后马蹄声飞快逼近,魏渊的护卫警惕的回头扫来,顺势握紧刀柄。

  但看见是许七安后,便又放松了警惕。

  “魏公,魏公....卑职有事禀报。”许七安大喊。

  姜律中听见魏渊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停车。”

  他当即勒住马缰,停了下来。

  许七安策马来到车窗边,低声道:“魏公,卑职有急事禀报。”

  车窗的帘子掀起,五官深刻,鬓角霜白的老帅哥皱眉道:“你这汇报断断续续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吐槽完许七安,他才问道:“什么事。”

  “恒慧的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是兵部尚书,或者王首辅,这两人若是出了意外,魏公你就麻烦了。”许七安沉声道。

  .....

  张府。

  兵部尚书张奉坐马车返回府中,询问迎上来的管家:“易儿呢?”

  管家回答:“还没起来呢。”

  兵部尚书脸色阴沉,道:“让他一刻钟内穿戴整齐,到书房见我。”

  老管家小心翼翼看一眼张尚书的脸色,领命去了。

  张奉返回书房,脱下袍子交给随从,他坐在大椅上,身子往后一靠,闭目养神。

  一刻钟即将过去,张奉的嫡长子张易掐着时间点儿进来。

  “爹,喊我什么事。”张奉脸色略显苍白,浮肿的眼袋和深深的黑眼圈,暴露了他时间管理大师的身份。

  “收拾细软,立刻离开京城。”张尚书说出了反复斟酌过的话。

  “啊?”

  “现在就去!”张奉目光严厉。

  “....好,好。”张易向来怕父亲,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府里下人的帮助下,张易打包好衣服、干粮、金银等便于携带的物品。带着十几名府里豢养的扈从,向着外城赶去。

  谁知道马车到了内城城门口,守城门的士卒询问了身份后,将人给拦了下来。

  “陛下有旨,六品以上的官员,包括家眷,不得离开京城。”

  .....

  黄昏,在长公主府里风流快活了一天的褚采薇,骑马来到许府,敲开了小院的门。

  “采薇。”许七安此刻已经脱下差服,换了寻常的衣衫,玲月妹妹一针一线给他缝的。

  妹妹手中线,哥哥身上衣。

  褚采薇从腰间的鹿皮小包里取出两枚瓷瓶:“省着点吃,大力丸很贵的,一粒二两银子。”

  一粒就是我半个月的俸禄啊....褚采薇其实是个隐形的富婆,年纪轻轻就有了飞机场....是不是监正的弟子无所谓,主要是想把她一手带大.....许七安羡慕这种“富二代”,虽然他有黄金九百多两,但这些钱是用来买宅子的。

  “采薇姑娘,进来喝杯茶吧。”许七安脸上带着蛊惑的笑容。

  褚采薇红着脸“呸”一声,嗔道:“太阳马上下山,你此时请我入院,居心何在。”

  说完,剐了他一眼,牵着马缰,扭着小屁股蛋走远了。

  哼,前不凸后不翘,小小平A可笑可笑....许七安也给她背影一个白眼,把院子关上。

  等桑泊案结束,制作简陋版鸡精,犒劳一下这丫头。

  在主宅吃完晚饭,与清丽脱俗的妹子闲聊许久,许七安返回自己小院,于屋中吐纳了半个时辰。

  “喵~”

  突然,他听见了清越的猫叫声。

  “门没锁。”许七安道。

  房门被推开,一只橘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来,尾巴高高竖起,黄橙橙的猫眼凝视着他,吐口人言:

  “洛玉衡怎么说?”

  .....金莲道长是不是开启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或者特殊癖好?

  许七安审视着橘猫,道:“聚元丹已经拿到。”

  PS:这案子写的有点久,主要是它太重要了。可以说是这本书的基石,会影响后面的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我不得不延长它的篇幅,有足够的空间去买伏笔。嗯,马上结束,没几章了。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受害者(为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