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的七封信(为盟主“陨落星辰”加更)

设置字体大小:
  夜色中,寒风吹拂,满池的红莲摇摇晃晃,宛如涌动着的火海,煞是美丽。

  许七安无声的深吸一口气,嗅到了芬芳的幽香。

  “云州多山,但不像南疆那般林莽苍苍,瘴气弥漫。山中盛产草药,物产丰富。”紫阳居士望着满池的红莲,继续道:

  “云州同样拥有肥沃的良田,水量充沛,每年产的米粮虽不及豫州、漳州这两个被誉为大奉粮仓的地域,然而云州每年的米粮养过两州之人,绰绰有余。”

  ...听起来,云州应该是丘陵地形。许七安恍然的点头。

  五大陆地基本地形中,丘陵是最肥沃、物产最丰富的。上辈子所谓的鱼米之乡,便是在江南丘陵。

  豫州、漳州这两个大奉粮仓属于平原,而南疆是山脉地形,遍地都是高山,良田很少。

  紫阳居士沉声道:“云州还有一个地理优势,它紧靠着南海,不用担心腹背受敌的情况。退一步说,实在不行,也可以出航。

  “巫神教与大奉在边境摩擦日渐严重,他们如果想制造内乱,让大奉自顾不暇,选择云州是个明智之举。”

  被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这趟云州之行是团灭之旅?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不用担心,”仿佛看穿了许七安的担忧,紫阳居士笑道:“大奉虽然问题很严重,但大抵还算平静,朝廷的威严还在。

  “即使巫神教在云州谋划着身,也只敢躲在暗中,不会明着来。这段时间闲来无事,熬了几只鹰,回头送你一只,若是云州出现突发情况,可以用鹰传书。比走驿路要快。”

  可再快,一来一回也得好些天吧....果然,没有手机的世界就是没有安全感,如果人手一块地书碎片就好了...许七安感激道:“谢老师厚爱。”

  顿了顿,他问道:“去了云州,我该做些什么?”

  “好好查案便是,保护好张行英,至于官场上的交际,你不必管。”紫阳居士笑呵呵道:

  “既然魏渊委任张行英为巡抚,此人自然不会是泛泛之辈。”

  许七安点点头。

  正事说完,紫阳居士沉吟片刻,道:“我与谨言常有书信往来,信中时时提到你。你也算半个云鹿书院学子....我听说书院数月前清气冲霄?”

  谨言是谁?哦哦,是二郎的老师,大儒张慎....因为不习惯称呼字,许七安用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谨言”是哪一位。

  紫阳居士这话是什么意思....云鹿书院没有告诉他真相?还是说他知道是我干的,说这番话是为了给我暗示,但没暗示的必要啊....是书信往来无法保密,所以云鹿书院的大儒们只是在信中提及,却未告知真相?

  他斟酌道:“此事似乎被书院列为最高机密,亚圣学宫至今还被封禁,任何人不得进入。”

  说到此处,许七安不由想起了那位指鹿为马的亚圣,真是一位伟大的男人,因为他永远站在妻子身后。

  紫阳居士微微颔首,没有再问。

  许七安反而有些事想请教这位大儒,他想了想,打算先问第一个问题:

  “老师,前段时间因为桑泊案,我挑战夜读,翻阅史书,发现当初咱们一脉的首辅灭佛前,喊出过“佛门不灭,天下皆佛”的口号。

  “随后,那位首辅晋升立命境。学生想,佛门即使有种种弊端,它总归是名门正统。佛门不灭,天下皆佛....是否过于偏激?”

  许七安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佛门和前世佛门有什么差别,这个世界没有佛祖,只有一位佛陀。

  但不管如何,佛门都不至于是邪教吧。

  “此事关乎隐秘,我亦不知。”紫阳居士道。

  你不知道,那你怎么知道关乎隐秘?许七安这口槽强行忍了下来。

  紫阳居士“呵”了一声:“院长知晓。”

  许七安的第二个问题是,南疆极渊里为什么会有儒家圣人的石塑,但他又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身在京城的许七安不应该知道极渊底下有儒家圣人的雕塑,即使“我有一个朋友”这样的托词也不行。

  这事儿连打更人衙门都不可能知道。

  .....

  回到驿站,许七安洗了个冷水澡,而后回房间盘坐吐纳,观想法相图。

  青州毗邻着云州,从此地出发,快马加鞭的话,三五天就能到云州,即使考虑到张巡抚身子骨弱,一个星期左右也能到青州边界。

  “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冲击一下炼神境。不就是十天不睡觉嘛,老子当年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就在网吧达成爆肝72小时的成就....”

  第二天,布政使杨恭召集石匠,在青州各个衙门前院的戒碑上刻下了警示百官的四句诗。

  上至青州知府,下至普通吏员,每日进出衙门,就能看见这四句诗。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尔食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好诗啊,老子没读过书,只能说一句:娘咧,写的真好。是咱们布政使大人写的吧,大人真是大清官。”

  “不是布政使大人,是一个叫许七安的人,嗯,边上还有小字:师杨恭。哦哦,是咱们布政使大人的学生。”

  这首诗是许七安作,那便他所作,但紫阳居士有骚操作,他让人在许七安的大名左侧,刻了三个小字:师杨恭。

  云鹿书院的三位大儒若是在场,会一边吐血一边咆哮:无耻老贼,这也能蹭?

  不少为官清廉的官员,因这首诗而拍案叫绝。默默记下了许七安这号人物。

  许七安的大名,在青州官场迅速传播,随后很多学子、官吏突然发现,原来这位在碑文提诗的人物,便是写出那几首号称大奉文坛两百年前诗词之光的大才子。

  而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他并非读书人,而是一位打更人。

  但不管是青州官员还是学子,对许七安心服口服,仰慕他的诗才,更仰慕他诗中表露出的意气。

  而教坊司的姑娘得知这个消息时,激动与兴奋填满了她们的胸腔。一个个恨不得烧香拜佛,祈祷许大才子能临幸她们,并留下一两首诗句。

  叫她们倒贴她们都愿意。

  ....

  青州城外。

  紫阳居士携青州一众高官,亲自送巡抚队伍出城。

  “经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老师保重。”许七安以弟子身份行礼。

  紫阳居士微微颔首,有些唏嘘,刚认了一个学生,揣怀里还没焐热,就要走了。

  “此番去云州,好好办案,要时刻牢记,报效朝廷,为天下百姓。”杨恭沉声道。

  为天下百姓....许七安在心底默默重复了一遍。

  .....

  数日后,青州边界,驿站。

  凌晨两点,结束吐纳和观想后,已经七天没有睡觉的许七安,提着蜡烛走出了房间。

  夜深了,驿站内部静悄悄的,他顺着走廊来到尽头,再沿着楼梯下楼。

  大厅的柜台边,一盏油灯静默的燃烧,驿卒趴在桌上酣睡,嘴角流出晶莹液体。

  官办驿站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有些官员会因为紧急公务连夜赶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投宿驿站了。

  咚咚...

  许七安轻扣了两下柜台,发出沉闷的声音。

  驿卒惊醒,边抹着嘴角边起身,“大人,有何吩咐?”

  “给我几张信封和信纸,本官要写信。”许七安提出要求。

  驿卒当即从柜子里抽出一张信纸和信封,许七安摇头:“不够。”

  “您要多少?”

  “七个信封,信纸越多越好。”

  驿卒第一次见有人一口气写七封信的,无声的嘟囔着什么,顺从的递了七张信封和信纸。

  接过信封和信纸,许七安转身上楼,回到房间。

  他把信封摆在书桌上,从玉石小镜中取出红莲花瓣,将五片花瓣压在五张信封上,然后铺开纸张,压上镇纸,研磨写信。

  第一封信。

  “怀庆公主: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抵达青州边界,即将进入云州。离京时,本想与殿下商议,听一听殿下的高见。

  “却不想卑职不知何处得罪了殿下,令殿下如此狠心,闭门不见。

  “途径禹州,卑职勘破了一起贪污案....从此案中可见,巫神教对朝廷侵蚀已久,暗中培养了许多谍子。所谓千里之提溃于蚁穴,不得不防。望殿下能规劝陛下,励精图治,重振朝纲。

  “对了,青州有一种花,名红莲,隆冬季节盛开。红莲之风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这让卑职想起了殿下,抱歉,卑职知道此言是对殿下的大不敬。然殿下之风华绝代,乃卑职平生仅见。您与红莲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卑职采摘了一瓣莲花,与信一同寄给殿下,聊表心意。”

  第二封信。

  “临安公主: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殿下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响在耳畔,半月不见,甚是想念。

  “云州之行并不寂寞,途中发生了许多有趣且光怪陆离之事,原来运河里是有水鬼的,途中一位虎贲卫夜里登上甲板,忽闻故去母亲呼唤,于是鬼使神差的跃入水中。

  “水鬼死死拽住他的脚踝,欲将他拖入河底。幸好卑职及时察觉,奋不顾身跃入河中,与水鬼激斗三百回合,打的浊浪涛涛,方才救下可怜的虎贲卫。

  “青州至云州途中,路过一座村庄,村庄里发生了一件怪事,某户的媳妇死后尸变,整日整夜绕着房间游走,长出森森白牙,青黑指甲,见人就咬....

  “幸儿卑职路过,一眼便瞧出女子尸变必事出有因,严查之后方得出真相。原来那家丈夫与村头寡妇偷情,欲休妻另娶,妻不愿,便残忍杀害。

  “妻子含怨而死,阴魂不散,这才发生尸变。

  “对了,青州有一种花,名红莲,妖艳如火,总能让卑职想起殿下身穿红裙的绝代风姿。

  “它就和公主一样婊里婊气(划掉)它是那样的明媚如风轻盈似箭,然一阵风吹来时,它羞怯的低头,我心里油然而生一句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卑职唐突了,无意冒犯公主,只是公主之美,乃卑职平生仅见。”

  第三封信。

  “采薇姑娘: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掐指算来,我们也有半月未见。鸡精炼制的如何?可有顺利晋升炼金术师?

  “禹州有一种美食,叫黄芽菜煟火腿,火腿是南方独有的美食,北方难觅。

  “做法也很简单,用好火腿削下外皮,去油存肉。先用鸡汤将皮煨酥,再将肉煨酥,放黄芽菜心,连根切段,约二寸许长;加蜜、酒酿及水,连煨半日。上口甘鲜,肉菜俱化,而菜根及菜心丝毫不散。汤亦美极。

  “青州有数种美食,且容我一一道来....

  “对了,青州有一种花,名叫红莲。此花明媚活泼,迎风绽放,随风摇摆时,仿佛是一张张明媚的笑脸。不由的让我想起采薇姑娘。

  “你就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划掉)你就是这样一个带给人快乐的女孩,无忧无虑,天真烂漫,拥有一双澄澈明亮的大眼睛,见之忘俗。”

  第四封信。

  “浮香姑娘:

  “半月未见,我很想你。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奈子和你身上的味道(划掉)

  “半月未见,我很想你,此时的我已抵达青州边界,明日便到云州。这一路来,同僚也曾邀请我去教坊司,但我拒绝了,因为没有你的教坊司,是那般的无趣。

  “不由的想起,你我二人日夜缠绵,情到浓处,我在你耳畔低语:我射不亦精乎。你含羞带怯的点头。那是我们美好的时光。

  “云州之行比我想象中的更加耗时耗力,我们相见之期甚是遥远,我知你想我想的发狂,相思难耐之时,请记得修一修指甲。

  “对了,青州有一种花,名红莲。此花灼灼似火,如你一般热情如火,让人流连忘返。”

  许七安写完了给备胎们的信,吹干墨迹,看着涂涂改改的信纸,无奈叹息。

  手写就是这样的,写着写着就会写错字,或者写出一些不该写的东西。他年少写作文的时候,就已经犯这样的错误。

  无所谓啦,这些都是与他知根知底的女子,不会因为他的字迹难看而嫌弃。

  内容方面还是很满意的,针对备胎们不同的性格,写不同的内容。比如怀庆喜欢时政,他就写案子。

  临安喜欢听故事,他就写沿途的怪闻奇事。

  褚采薇是个吃货,就跟她聊美食。

  至于浮香,滚过那么多次床单,写信更像是在调情,足矣。

  接下来是写给家人的信,许七安留到最后,反复斟酌后,蘸墨提笔。

  第五封信。

  “玲月妹妹:

  “为兄在外头甚好,就是有点想你,从小到大,为兄都未离开你超过三天。当然,也没离开过二叔和婶婶。

  “可还适应内城的生活?内城物价昂贵,不比外城,但千万不要委屈自己,多出门走走,去绸缎铺子和首饰铺逛一逛。

  “我离开时,给婶婶留了三百两银子,够家里花销一段时间。嗯,大哥不在家,二郎又在书院,有些事情要记得自己拿主意,不要什么事都听你那个愚蠢的娘。

  “如果婶婶再提议让你嫁人,你就让她把三百两银子还给我,让她把绫罗绸缎还给我。大哥不希望回家后,发现你定亲了。

  “对了,青州有一种花,名红莲,如你一般清丽脱俗,温柔美丽。”

  第六封信。

  “婶婶:

  “请照顾好铃音,完毕!”

  第七封信。

  “二叔:

  “我在外面很好,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刚抵达青州边界,在云州会发生什么事,暂时未知。

  “不用担心,男人嘛,总是要经历一番波折的。你和我爹不就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嘛。

  “我最近在冲击炼神境,希望我回京时,二叔你也顺利晋升炼神境了。届时,我许家一门双神,听着便很气派。

  “哦,还有,我忽然想起你大字不识几个,该不会没给辞旧写信吧?我一直以为你这个当爹的心里自然记挂儿子,便没有给他写信告诉他我们搬家了...罢了,反正都半个月过去了,辞旧现在应该知道家搬到哪儿了。

  “希望是我多虑。”

  写完信,许七安把信纸折好,连带着红莲的花瓣,逐一装进信封。

  .....

  PS:求个月票,这章将尽五千字,我求月票时插着腰,理直气壮。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的七封信(为盟主“陨落星辰”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