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

设置字体大小:
  晚宴?嗯,巡抚大人进城这么久,云州官场不可能不知道....许七安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反正也不能睡,在驿站待着无趣,便道:

  “好,大人稍等片刻。”

  他穿上靴子,把放在床头的铜锣绑在胸口,黑金长刀挂在后腰,打开房间的门。

  张巡抚站在门外,穿着绯色官袍,身姿笔挺,气态斐然。

  两人相互颔首,结伴下楼,在大堂等待片刻,姜律中才从院子里走进来,道:“人员清点完毕,走吧。”

  豪华马车停靠在驿站外,随行护卫的虎贲卫30人,打更人7人。本次夜宴地点是一处临河的大院。

  布政使司专门用来宴请官员的府邸,四进四出的豪宅。

  今夜月朗星稀,无风,虽是隆冬,但适合在后花园摆宴。身为本次晚宴的核心,同时也是客人,张巡抚特意晚到了一刻钟。

  这既是摆官威,也是给出宽裕的时间让客人做准备。

  抵达府邸门口,这里早已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和轿子,或华丽或简陋的座驾,代表着一位位官职不一的大老爷们。

  在侍从的带领下,张巡抚一行人来到前厅,看见了穿各色官袍的云州官员们,林林总总,一百多位。

  其中就有许七安今日见过的云州知府。

  “巡抚大人。”爽朗的笑声中,一位穿绯袍,留长须的官员迎了上来。

  “布政使大人。”张巡抚笑着拱手。

  布政使...相当于高官啊....许七安审视着云州布政使,他颧骨略高,眼睛狭长,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条缝,给人市侩精明的感觉。

  宁是宋廷风失散多年的老爹?对了,没记错的话,这位布政使也姓宋....许七安嘴角勾起。

  宋布政使引着张巡抚,逐一介绍,许七安目光追随着,把在场的官员牢牢记在心里。

  “这位是咱们云州的都指挥使李大人。”宋布政使来到一位儒将风格的中年男人面前。

  周围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许多,一双双目光停留在张巡抚和杨川南身上。

  两位朝廷大员彼此审视片刻,齐声大笑:

  “张巡抚,久仰久仰。”

  “都指挥使大人,久仰久仰。”

  气氛顿时又轻松起来,官员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怎么有种千钧一发的错觉?有那么一瞬间,许七安都以为场面会陷入僵凝,或者双方阴阳怪气的嘲讽几句,绵里藏针,这次符合官场老阴阳人的形象。

  结果竟如此和谐?

  “巡抚大人,晚宴已经准备妥当,咱们一起去后院?”布政使当即道。

  一州(省)之地,级别最高的三个衙门分别是:都指挥使司、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

  其中提刑按察使司隶属于都察院,因此提刑按察使在张巡抚面前,最像个狗腿子。

  来到后院,众官入席,主桌这边发生两个有意思的插曲。

  第一个插曲:

  张巡抚招了招手,道:“宁宴,过来本官身边。”

  主桌总共十个位置,一个唾沫一个钉,该坐什么人,能坐什么人,在官场有着严格的规矩。

  众人顿时看向叫做“宁宴”的年轻人,他穿着玄色制服,披着短披风,胸口绑着铭刻暗纹的铜锣,后腰悬着一口特殊的,与制式佩刀不同的修长战刀。

  眼光老辣的人,只是看这一口战刀,就意识到这位铜锣身份不同寻常。

  无论在哪里,能搞特殊的人,就不会是普通人。

  不少官员暗暗留意了许七安。

  第二个插曲是,都指挥使杨川南挡住了一位入座的官员,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说:

  “有位朋友要来。”

  那位官员一愣,而后想起了什么,竟恍然大悟般的一拍脑袋,毫无怨言的去了其他桌。

  ....朋友,不是某位大人,而是朋友?许七安正襟危坐。

  “宁宴,今日说的那个字谜...”张巡抚低声道。

  “巡抚大人!”许七安沉声道:“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转变思路。”

  “怎么说?”

  “您就是太正经了。”身为督察御史的张巡抚,在京城官场属于清贵,言官嘛,自然是清贵的。

  要换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官场混子,早就秒懂了。

  张巡抚正要说话,余光瞥见一个身披轻甲的妙龄女将军进来,她身段高挑,娇躯比例堪称完美,扎着高高的马尾。

  又漂亮又帅气的军娘....许七安眼睛猛的亮起来,心说云州还有这般姿色极品的美军娘?

  这一身打扮,可比什么jk、黑丝、护士、空姐要诱人多了,不是一个档次。

  美军娘径直去了主桌,坐在都指挥使杨川南身边。

  张巡抚审视着军娘,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云州官场的人物名单,发现无法对号入座。

  “这位是...”他好奇道。

  杨川南笑道:“大家想必没有听说过飞燕女侠的大名,她叫李妙真,是本官聘用的游骑将军,这一年多来,四处剿匪,屡立战功。若是论功行赏的话,本官这个都指挥使的位置就得拱手让人了。”

  他的话引来众官员一阵表态,对这位女将军赞许有加。

  张巡抚没有表态,只是点点头。

  杨川南聘用的游骑将军....也就是说没有编制,不属于正规的朝廷将领....许七安审视着美军娘,心里一动。

  二号也在云州,也热衷于剿匪和喷元景帝.....她说过自己不是朝廷中人....我还曾称赞过她侠肝义胆,而这位帅气小姐姐叫飞燕女侠...噗,飞燕女侠....

  在运河之上聊天时,二号力挺杨川南,与他关系匪浅....她不会就是二号吧?许七安不动声色的喝茶。

  不着急,慢慢再找机会试探。

  地书聊天群里,现在可以确认五号和二号都是妹子,二号颜值很能打,制服诱惑可以的...不知道五号颜值怎么样....南疆的小蛮妞。

  两列穿彩衣,露香肩的舞姬入场,在乐师的伴奏中,翩翩起舞。

  云州没有紫阳居士,因此,大家都不抬举许七安,话题围绕在京城和张巡抚身上,呸,官场应酬着实无聊,浪费时间。

  李妙真不动声色的打量巡抚一行人,她重点放在姜律中身上,知他是位金锣,四品武夫。

  当擅长什么,性格如何,一概不知。

  年岁不小,但气血似乎正值巅峰....不知道擅长什么兵器,养出了什么“意”,嗯,宴会结束后,问一问三号。

  李妙真低头喝一口酒,旋即开始审视许七安:他气息内敛,看不出气机深浅,但铜皮铁骨境的武者,体表偶尔会有神光闪烁,而此人没有,顶多是个炼神境...

  双眼中难掩疲惫,眼袋浮肿,一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色胚模样....此人要么是打更人衙门某位大人物的亲戚,要么是张巡抚的亲戚,我听杨川南说过,都察院归魏渊管,张巡抚把自己亲戚安排在打更人,合情合理....

  晚宴在和谐的气氛中走入尾声,下人们端上来一盘盘色泽暗沉的枇杷,饱满大颗。

  这季节还有枇杷?许七安捻起一颗不怎么新鲜的枇杷,剥皮,尝了尝,酸酸甜甜,滋味很不错,最主要的是,竟然没有核。

  “巡抚大人尝尝,我们云州的枇杷可谓一绝,成熟于春末夏初,京城可吃不到这么爽利的枇杷。

  “枇杷成熟后,便一直保存在冰库里,每十日挑拣一次变质的,到了现在,所剩不得了。”宋长辅,宋布政使热情的抓了几颗,放在张巡抚面前。

  张巡抚吃了一粒,惊奇的瞪大眼睛:“竟然无核?”

  宋布政使笑而不语,其他官员也笑了起来。

  张巡抚颇为惊奇,无核的枇杷他是第一次吃到,体验感简直不要太好,不可置信道:

  “世上竟有无核的枇杷,妙,妙啊。”

  这算什么,你要吃了无籽西瓜,岂不是要感动的泪如雨下?许七安心说。

  “这无核的枇杷是云州的特殊品种?本官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张巡抚道。

  “非也,只因枇杷树受过白帝庙的香火气息加持,因此才结出无核枇杷。”宋布政使笑道。

  “是啊是啊,此乃我云州吉瑞。”

  “云州本就得天独厚之地,受白帝照拂,风调雨顺。”

  众官员立刻吹捧起来,给张巡抚灌输“云州祥瑞之地”的思想,众志成城。

  张巡抚陷入了沉思,他品出味道来了,但猜不透枇杷无核的玄奥之处在哪里。谨慎的没有反驳。

  宋布政使又剥了一颗枇杷,递过来,笑着问:“巡抚大人,您说是不是?”

  ...张巡抚无奈道:“宋大人所言...”

  “宋大人此言差矣。”冷不丁的,许七安开口打断。

  主桌以及其他桌的官员看了过来,凝视着许七安。

  低头吃菜的李妙真心里很不屑,她是知道原因的,只是她如今战场云州官场这边,因此没有拆穿宋布政使。

  她抬起头,盯着出言不逊的许七安,想听他会说些什么。

  宋布政使皱了皱眉,看向差不多被自己忽略了的铜锣,笑容不变道:“这位大人有何指教。”

  许七安放下酒杯,缓慢咀嚼嘴里的食物,咽下,这才拿起一颗枇杷,笑道:

  “原理其实简单,只需在枇杷花期,拔掉花蕊中心一须,结出来的枇杷便不会有核。

  “布政使大人,下官所言可对?”

  席上一下子寂静了,四周的云州官员,脸色僵硬的看着他。

  宋布政使神色,倏然凝滞。

  .....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