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一十七章 许七安:我爽了

设置字体大小:
  许七安垂着头,凝视着镜面,等待片刻,最先回复的是南疆小蛮妞五号。

  【五:云州离我们这边挺远的,我帮不到你。】

  她觉得二号是三次元里进行求助?五号应该是睡迷糊了吧,不过这智商真心要不得许七安嘴角一抽。

  接着是六号恒远:【发生什么事了?许大人在云州可好?】

  李妙真先是回复了一切安好,却没有急着把案情公布出来,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她在等我,还是等一号或四号?大概都有群里的智商担当们没说话,她就不开口讨论案情许七安理解了二号的想法,以指代笔,键入信息:

  【说说看,云州的案子怎么样了。】

  李妙真松了口气,振作精神,如果只有五号和六号回应,那她就不准备说了。

  当下,将整个案件的脉络详细的传书在地书聊天群里。

  信息量太大,她一段段的发,发了一刻钟,才把事情讲清楚。

  回应李妙真的是许久的沉默,就在她有些忐忑和焦虑时,向来喜欢窥屏的一号,这次竟主动传书:

  【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梁有平其实不是齐党的人,他把账簿交给许七安,是另有所图。二,梁有平失踪了。】

  梁有平失踪了李妙真咀嚼着一号的话,第二个可能是她没有想过的。

  保险起见,她传书道:【有没有杨川南和梁有平是同伙,在演苦肉计的可能?】

  【一号:可能性不大,官场规矩,杨川南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背责任,区别只在轻重。如果你是杨川南,你会自己挖坑自己跳?

  【梁有平杀死原本的接头人,销毁账簿里有问题的部分我个人是赞同这个猜测的。因此,他齐党身份可能性很高。】

  这时,四号发言了:【所以,一号觉得巫神教入梦审问那两个铜锣梁有平的下落,很有可能是梁有平失踪了。】

  一号的分析,给许七安打开了思路。

  梁有平失踪了,所以巫神教的人迫切的想要找到他?因为他如果落入“敌人”之手,那么会透露出很多对己方不利的消息

  云州的那位幕后主使认为,梁有平是被我们抓住了,因此才派遣巫神教的人来梦中审问我和老宋老朱接触过梁有平,所以是最可能逮捕梁有平的人,而因为我一直没有睡觉,于是只能入梦审问宋廷风和朱广孝

  可是,时隔三天才来审问?

  李妙真握着玉石小镜,等待片刻,始终等不到三号发表意见,他只在刚开始问了一嘴,接着就没声息了,这让李妙真有些急。

  三号是极聪明的人,他的意见和看法,不说是标准答案,但也能给人足够的启发。

  【二:三号,你是又睡着了吗?你对这案子有什么好看?】

  我坐着看许七安心里吐槽。

  他知道天地会其他成员也在等待他的看法,传书道:【我也有一个疑问:六品巫师拥有算卦的能力,为什么算不出梁有平的下落。另外,巫师还有咒杀的能力,倘若梁有平是对方的同谋,在得知对方失踪,可能泄露秘密后,杀人灭口是最稳妥的选择。】

  【四: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巫师的咒杀术只能针对修为低于自身的目标,限于梁有平的水准,应该是有人庇护了他。是谁不清楚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很多。

  【至于算卦的能力,各大体系修为高绝的强者都有手段应对针对自身的占卜,但无法为他们庇佑,除了一个体系之外。】

  说到这里,四号顿了顿,隔了几秒,才说道:【司天监的术士。】

  仿佛一道闪电劈在众人心头。

  司天监的术士?许七安吃了一惊。

  【二:四号,你的意思是,绑走梁有平的是司天监的术士?】

  【四:呵呵,这一切的猜测,都得是梁有平失踪这个前提。】

  【一:如果梁有平真的是被司天监的术士掳走,那么,为什么张巡抚不知道?亦或者,是故意向二号隐瞒?】

  【二:不像是隐瞒,他们应该真的不知道。】

  【四:这就更耐人寻味了。但有一点你们要警惕了,我们能猜到这一点,巫神教的人也能想到,毕竟术士克制卦术和咒杀。于是,这才有了今夜的梦中审问,试探梁有平有没有落在打更人手里。

  【这样的试探,不会只有一次两次。我们可以将计就计,反向锁定幕后主使。你将此事告诉张巡抚,他懂得该怎么做。】

  一号随后发表意见:【还有一点,对方既然来试探,说明已经做好梁有平落入打更人手里的心里准备。至少在他们眼里,落入司天监术士和落入打更人手里,性质是一样的。

  【这样的话,势必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

  听到这话,许七安和李妙真心里都是一凛。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擒贼先擒王许七安心说。

  不过,为今之计,是先找出那位幕后黑手。否则敌在暗,我在明,没搞头。

  这时,一号问道:【这案子虽然麻烦,但以许七安的能力,应该不至于束手无策吧。】

  一号,会说话就多说点,不行出本书许七安感觉自己被舔了一口,还挺舒服。

  李妙真回复:【他在冲击炼神境,状态极差。】

  【六:许大人这么快就冲击炼神了?他离京之前,距离练气境巅峰还差些许,我以为他晋升炼神境,得开春。当真是令人吃惊的天赋。】

  原因只有许七安自己知道,他晋升练气境以来,身边问题一大堆,修炼的时间反而不多。

  赶往云州的路上,除了和同僚吹牛逼,大部分时间都很无聊,只能修炼。因此进步神速。

  【一:不,这份天资堪称惊世骇俗了。】

  本来大家并不在意,毕竟七品的炼神境不算什么,天地会里个个都是人才,智商高,说话又好听。一位炼神境武者掀不起什么波澜。

  但听一号和六号这么说,纷纷来了兴趣,包括与许七安三次元里接触过的李妙真。

  【四:听你俩的语气,这位铜锣似乎很不一般,还是个天才?】

  恒远和尚想了想,回复说:【倒也不是,只是他离京时见过我,就他当时的状态,晋升炼神境应该在开春,没想到这么快。一号对他应该更了解。】

  【一:我上次讲过他的背景,不过当时没有告诉你们,许七安此人,加入打更人时,只是炼精境。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每个人都能听出这句话里蕴含的巨大信息。

  两个月跨一个品级,不管是在什么体系,什么势力,都是最顶级的天才了。

  四号不由的想,三号疑似许七安堂弟,清气冲霄的缘由很可能与这位堂弟有关。现在,又出了一个天资如此出色的许七安,这京城许家恐怕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京城冉冉升起的新星。

  金莲道长将地书碎片赠予那位堂弟,其实,是打算兄弟通吃的意思?

  李妙真吃了一惊,那天一号告诉她的,通篇都是许七安破案如何如何厉害,但在天赋方面,却没有提及。

  不知道他熬了多少个日夜?李妙真忽然很好奇这个问题。

  【五:还好吧,两个月破一品嘛。】

  一直插不上嘴的五号,传书评价。

  【三: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许七安开小号为自己装逼。

  【五:嗯,我没说不好呀。只是我也两个月就跨一品了。我现在准备培养命蛊,就是六品境。我从八品到六品,就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

  ?

  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众人脑海里。

  四个月跨两品,两个月跨一品,没毛病天地会成员们好像知道金莲道长邀请五号加入天地会的原因了。

  李妙真兴奋的在桌上打了个滚,握住拳头,用力挥舞了一下。果然,向天地会成员求助是正确的选择。

  心机深沉的一号,经验丰富的四号,以及聪明绝顶的三号,他们齐心协力之下,竟这么快就把案子的脉络梳理清楚了。

  甚至给她想好了接下来如何应对。

  次日,许七安顶着乌漆嘛黑的眼圈,来到大厅吃早饭。不久,张巡抚与姜律中等人也下来了。

  李妙真是最后一个登场,穿着软甲,背着银枪,腰胯佩剑,帅气的高马尾一甩一甩。身后跟着倾国倾城的魅。

  宋廷风和朱广孝默契的背过身去,留给苏苏一个后脑勺。

  李妙真径直去了张巡抚和姜律中那一桌,先是看了眼许七安,然后略有些骄傲的昂起尖俏的下颌,道:

  “我已经破案了!”

  张巡抚和姜律中相视一眼,前者目光微闪:“我们到房间说话,宁宴,你也来。”

  房间里,李妙真绘声绘色的把“聊天记录”转述了一遍,听的张巡抚和姜律中一愣一愣。

  “李将军心细如发,本官佩服。”张巡抚精神一振,熬夜的疲惫都退去不少。

  姜律中也对这个瓜子脸的美貌女将军刮目相看。

  李妙真矜持的笑了笑,忽然扭头看向许七安:“你似乎对本将军的推理不以为然?”

  废话,咱们是群友,你在我面前装什么逼明明有的东西,还偏要装一装许七安配合着露出震惊和钦佩的表情,称赞道:

  “李将军的办案和推理能力,比我更强。许某人佩服,佩服。”

  李妙真微微一笑:“本将军倒是也没想到自己有几分破案天赋。”

  她觉得,在许七安这个高手面前,压他一头,简直太爽了。

  许七安也觉得很爽,因为,将来身份曝光了,社会性死亡的不止有他。

  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觉得未来充满光明许七安笑了起来。

  吃完早膳,张巡抚正准备去一趟都指挥使司,结果虎贲卫进来禀告:

  “巡抚大人,宋布政使带众官拜访!”

  张巡抚顿时与姜律中等三人无声交换了一个眼神。

  显然,云州官员们是为了昨夜都指挥使杨川南被逮捕的事情来的。但有了刚才的交谈,他们留了一个心眼。

  或许,这也是一种试探。来自幕后黑手的试探。

  ps:这案子快结束了,我为第三卷埋的伏笔也埋了,开心。求个月票,嘤嘤嘤。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一十七章 许七安:我爽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