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朝会

设置字体大小:
  箭矢在黑暗中化作残影,许七安的目力无法捕捉,但他强大的精神力锁定了那枚泛着淡青色的箭矢。

  炼神境是武者战力的小巅峰,这话可不是说说的,该境界的武者对于危险有着超敏锐的直觉。

  到了炼神境,基本就告别了被埋伏、下黑手、偷袭等命运。

  司天监的法器军弩,能射杀炼神境的凶器..........许七安立刻判断出对方武器的根脚,因为他也有过这样一件法器。

  下意识的,他想从马背上跃开,躲避箭矢。

  “不行,我的小母马不能死在这里.......”

  念头闪过,顿时改变了主意,右手往后腰一搭,伴随着清越的利刃出鞘声,他反手后斩,精准的斩断了箭矢。

  哗啦.....瓦片滑动的细微响动里,两个黑衣人从屋脊跃起,一左一右,夹击许七安。

  他们手里握着制式长刀,滚滚刀罡扭曲了空气,要将许七安和马一同斩断。

  “驾!”

  察觉到危机的许七安提前一夹马腹,促使心爱的小母马往前狂奔,避开了两人的夹击。

  同时,他从马背上跃起,轻飘飘的落定在一座酒楼的屋顶。

  “砰!”

  两名黑衣人的刀芒斩空,于地面斩出深深的刀痕。

  炼神境........许七安低头看了一眼,心里做出判断。

  而更让他在意的是,那位躲藏在前方小巷里的黑衣人,恐怕比炼神境还强。

  战略性撤退!

  这里是内城,有打更人巡逻,有皇城五卫轮流巡逻,这三个杀手不可能逗留太久,留给他们的时间比留给国足的时间还有限。

  只要我不缠斗,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拿下我,就会自行退去,到时候自己立刻施展望气术,带着打更人狩猎三人,反转局势。

  这时,许七安脑海里再次浮现一个画面,那位身材颀长的黑衣人诡异的出现在自己身后,一拳砸向他后脑勺。

  卧槽,他什么时候出现在我后面的.......许七安身体快过脑子,本能的俯冲,跃下了屋顶。

  与此同时,耳后传来了拳头击破空气,宛如闷雷般的炸响。

  砰!

  拳头裹挟的气机在半空炸出涟漪状的气圈。

  一击落空,那位高手似乎也很惊讶,想不到这个初入炼神境的铜锣,竟如此敏锐。

  许七安刚落地,迎接他的是两名炼神境的刀子。

  叮叮.....他挥刀打开两把砍来的刀,落地后,迅速逃窜。

  在屋顶腾挪太危险,巧妙的利用小巷、房屋等障碍物,是比较稳妥的方法。

  但他还没跑出几步,身后破空声迅速逼近,脑海里自动反馈出黑衣人袭击的画面。

  许七安一咬牙,扭腰,回身劈砍。

  叮!

  黑金长刀斩在拳头上,爆发出刺目的火花,许七安右手虎口崩裂,双腿贴地滑退出十几米,厚厚的鞋底在刺拉拉的裂响里,与鞋身脱离。

  六品武者,铜皮铁骨。

  尽管有所预料,许七安心里仍然一沉。

  背后主使者知道我的水平,所以派出的杀手几乎能吃定我.......同时也知道我的行走路线,因此埋伏在必经之路上。

  谁要杀我?

  现在没时间想这么多,因为两名炼神境高手的袭击紧随而至,三人明显是配合默契的小团队,由铜皮铁骨境打头阵,两名炼神境协助,攻势衔接的无比紧密。

  五十招之内,我会死......许七安心里闪过这个可怕的觉悟。

  他仓促中顿住身形,不顾左边一人的斩击,做出要与右边一人同归于尽的架势,但诡异的是,右边那人竟坦然的与他同归于尽,而明明可以袭击的左边那人却收刀回防。

  许七安霍然转身,斩向左边黑衣人,恰好斩中他横挡的刀锋。

  噗.....右边黑衣人的长刺入许七安的左肩。

  “切!”

  许七安暗骂一声。

  他真正的目标是左边的黑衣人,与右边黑衣人同归于尽只是做做样子,奈何对方也是炼神境,提前察觉到了危机。

  偷鸡不成蚀把米。

  许七安一脚踹飞右边黑衣人。

  这个时候,那位铜皮铁骨境的高手已经瞬息间扑杀而至,拳头凝聚气机,凶猛的砸中许七安的胸口。

  嘭!

  许七安胸口有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下一刻,他像是被重型卡车撞飞。

  “咳咳咳.....”

  稳住身形的许七安咳出血沫子,胸口炸裂的是打更人衙门分配的法器铜锣,还有宋卿的护心镜。

  双重防御下,让他挡住了铜皮铁骨高手的全力一击,保住了狗命。

  “制式武器,司天监的法器军弩,还敢内城中当街杀人,你们是某个大人物养的死士吧。”

  说话的时候,他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周围。

  三名黑衣人并不接许七安的话,一点都没有作为反派的自觉,锲而不舍的扑了过来。

  许七安转身就跑,钻入右侧的狭窄小巷。

  三名黑衣人追进小巷,看见许七安站在小巷的尽头,那柄锋锐无双的长刀已经收回刀鞘。

  “怎么不跑了?”铜皮铁骨境的杀手问道。

  声音嘶哑,做了伪装。

  “跑不掉,所以打算在这里杀了你们。”许七安眯着眼,很满意小巷的宽度,仅容一人通过。

  一刀,他只有一刀的机会。

  铜皮铁骨境的高手皱了皱眉,凝神感应四周,没有捕捉到打更人和巡逻士卒的脚步声。

  但许七安的自信,又让他本能的警惕。

  虚张声势?

  这时,他看见那位初入炼神境的铜锣,缓缓把右手按在了刀柄。

  集中一点,登峰造极。

  所有情绪回落,所有气机内敛,就像海啸来时,海水会先退潮。

  这一刻,三名黑衣人心生警兆,来自炼神境的直觉告诉他们:危险危险危险.......

  没有犹豫,他们依循武夫的本能,打算退出小巷。但就在这时,一声刺穿耳膜,震荡精神的咆哮声响起。

  三人的意识陷入刹那的混乱,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紧接着,他们听见了一声清越如龙鸣的出鞘声。

  铜皮铁骨境的杀手最先从狮子吼的震慑中挣脱,旋即便看到一刀细线般的刀光迎面斩来。

  他只来得及交错双臂,鼓荡气机和肌肉,凭借坚不可摧的肉身硬抗。

  .........

  “啪嗒。”

  一位练气境的铜锣在屋顶疾走,顺着被破坏的痕迹,一直找到了小巷。

  他俯身往小巷里看去,看见了对峙的四人,三名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们对面,拄着刀的许七安大口喘息,汗流浃背,一缕缕蒸汽从后脑袅袅浮起。

  “在这里!”

  铜锣大喊了一声,一手持刀,一手握军弩,跃入小巷,站在许七安身边。

  相邻屋脊上的两名铜锣随后赶来,进入小巷。

  “许大人,您没事吧。”

  这支三人组的巡逻小队关切的问候,他们感应了一下,没听见三名黑衣人的心跳声,判断杀手们已经殒命。

  “受了点伤,不碍事。”

  许七安喘息着,在三位同僚赶来之前,他已经服用了大力丸,体力正慢慢恢复,但想恢复行走,还得再休息一刻钟。

  监正送的刀,与天地一刀斩简直是绝配。

  三位铜锣缓缓点头,看了黑衣人一样,能把初入炼神境的许大人逼的如此狼狈,其中必有一人是炼神境。

  这时,嘈杂且沉闷的脚步声传来,一支五十人的御刀卫赶了过来。

  “许大人,您先回衙门疗伤,这三人交给我们处理。”

  说话的铜锣出了小巷,吩咐赶来的御刀卫,道:“你们护送许大人回打更人衙门,留下十个人协助本官处理尸体。”

  御刀卫小头目抱拳道:“是。”

  等许七安离开后,三位铜锣返回小巷,触碰尸体时,原本僵立不动的黑衣人忽然崩成两半,上身与下身分离,一道斜斜的伤口出现在腰部,将切口平齐。

  各种脏器混杂着鲜血,流淌一地。

  铜锣们皱了皱眉,有些嫌弃,有些惊讶。

  “我记得许宁宴的绝学是某种威力极大的刀法,当初一刀就斩伤了朱银锣。”

  “是啊,现在看起来,威力更大了。这一刀斩了三人,而且三人中,肯定有一人是炼神境。”

  三人同时看向最前方的黑衣人,很明显,这位才是三人里最强的。

  “咦,他怎么没有武器?”

  其他两名黑衣人都配备着制式长刀和军弩,唯独这位黑衣人两手空空,没带兵刃。

  是被许宁宴捡走了?

  带着疑惑,他们单独检查了那名黑衣人的尸体,手指触碰到残躯时,传来钢铁般的质感。

  尸体还保留着死前运劲时的状态。

  “嗯?”

  三人脑海中同时浮现一连串的问号。

  大概有个几秒,他们反应过来了,心里涌起荒诞又震骇的情绪。

  “铜,铜皮铁骨.......”一个铜锣喃喃道。

  .......

  半个时辰后,打更人衙门。

  神剑堂。

  今夜值守的张开泰收到消息后,召集了所有银锣,商讨许七安遇刺一事。

  刚带队勘察完现场的银锣,汇报道:“从遇刺到斩杀敌人,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刻钟。三名刺客似乎早就知道许宁宴的路线,在必经之路上埋伏。

  “双方经过短暂的交锋后,他们追着许宁宴进了小巷,而后就被一刀斩杀,干脆利索。”

  张开泰点点头,看向另一位银锣,那是负责检验尸体的银锣。

  那银锣沉声道:“刺客使用的是最寻常的制式长刀,三大禁军营,五大皇城卫队用的都是这种刀。甚至一些王公大臣府上的家卫,用的也是这个。我们无法从武器中找出线索。

  “此外,我们从一名刺客身上发现了法器军弩,足以对炼神境造成威胁的军弩。但这依旧无法成为突破口。

  “工部和兵部中饱私囊的情况很严重,王公大臣们私底下买卖军需的现象同样频繁,长年累月之下,外流的法器、军备数不胜数。根本查不出来。

  “如果要查的话,会牵扯出大半个京城官场,阻力重重,恐怕就算是陛下亲自下令,多半也是没有结果的。”

  张开泰点点头,似乎早就预料,又问道:“三名刺客的修为呢?”

  “两名炼神境,一名铜皮铁骨境。”

  一刀斩杀炼神境和铜皮铁骨境.......堂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开泰道:“许宁宴呢?”

  “处理完伤势就昏睡过去了。”

  张开泰点点头,环顾银锣们,咳嗽一声,“不需要太在意某些细枝末节,你们身为银锣,都是大奉一等一的人才,并不比谁差。只是偶尔.....偶尔会出现一两个怪胎,不能以常度之。”

  银锣们强颜欢笑的附和了几句。

  张开泰转移话题,“你们觉得,刺客会是谁派来的。”

  一位银锣皱眉道:“暂时还不知道许宁宴近来与谁结仇,根据我们知道的情况来推断,如果排除是私人恩怨,那么极可能与福妃案有关。”

  ..........

  次日,卯时。

  张开泰先去探望了许七安,见他兀自沉睡,便没有打扰,取来昨夜命吏员写好的《许七安遇刺案》的卷宗,去了浩气楼。

  经过通传后,他进了浩气楼,在第七层的在茶室里见到了魏渊。

  这位身居高位的大宦官,活动轨迹两点一线:皇宫——浩气楼。

  得益于打更人衙门铺设在外的情报网,他不用出门,就能知天下事。

  “魏公,许宁宴昨日从皇宫离开,于途中遭遇了刺杀。”张开泰递上卷宗。

  魏渊接过卷宗,没有立即打开,问道:“他怎么样?”

  “受了些伤,并无大碍。只是精力耗损严重,还在沉睡。”张开泰道。

  魏渊点点头,这才展开卷宗,迅速看完,抬起头盯着张开泰:“两名炼神境,一名铜皮铁骨?”

  他像是在求证。

  即使是魏公这样的有大智慧的人,也常常被那小子弄的错愕不已啊.......张开泰“嗯”了一声:

  “铜皮铁骨。”

  魏渊沉默了许久,忽然轻笑一声,“不错,不错。”

  张开泰顺势道:“会不会与福妃案有关?”

  “福妃案是陛下的家事,外臣不好干预,不过,这件事我会奏报上去。”魏渊合上卷宗,皱了皱眉。

  他安插在宫里的眼线不多,毕竟皇宫是元景帝的地盘,安插太多眼线,会彻底激怒元景帝。自从上次被拔除三枚棋子后,魏渊就暂时放弃了对皇宫的关注。

  君臣之间该有的默契还是要有,元景帝摆明了告诉他:少打听皇宫内的情况。

  不过经历许七安遇刺案,魏渊有些生气了,他要重新启用宫里的眼线,亲自关注这件案子。

  脚步声从楼梯外传来,魏渊抬头看了过去,张开泰随之扭头。

  一位黑衣吏员低着头,进入茶室,恭声道:“魏公,宫中传来命令,辰时初,朝会。”

  “知道了。”魏渊点头。

  “许是有什么大事......”张开泰识趣的起身:“那卑职先告退了。”

  朝会不是每天都进行的,通常来说,一个勤勉的君王,三天会开一次大朝会。时间是固定的。

  怠政的君王,则五天至十天一次。

  到了元景帝这里,基本不上早朝,哪天心情好了,觉得要理一理政务,就会提前一天派人传达百官。

  如今天这般,临时开朝会的,意味着发生了大事。

  魏渊喝完杯中的茶水,唤来南宫倩柔,与这位义子一同进宫。

  卯时六刻抵达午门,广场上聚满了京官,他们在交头接耳,讨论元景帝忽然召开朝会的原因。

  大多都在猜测是否与福妃案有关,近来的大事,就这么一桩。

  此案关联太子,关联国本,也只有这样的事,才会让怠政已久的元景帝突然召开朝会,召集群臣商议。

  “魏公。”

  都察院的右都御史迎了上来,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低声道:“宫中传来消息,昨夜陛下进了凤栖宫,而后暴跳如雷的离开。”

  魏渊表情微顿,缓缓颔首:“嗯。”

  .......

  PS:哎呀呀,刚发完公告,当天就打脸了,这章有打斗,打斗总是特别难写。抱歉抱歉。

  今天还是一万字,先更后改。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朝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