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三十章 预言师

设置字体大小:
  许七安从云州复活回来,立了功,封了爵位,与临安和怀庆的关系突飞猛进。

  打更人那边,魏渊也承诺提拔他为银锣,不管是前途、钱途,亦或者是情场,都在稳步提升。

  可以预料,再过几年,出任公爵,迎娶公主,走上人生巅峰........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京城自古繁华,物资丰富,医疗水平社会福利等等,都走在这个时代的前沿。人就是喜欢往繁华的城市聚集,许七安也不例外。

  当年他也北漂过的。

  不是没办法,他不想离开京城。

  大师,你这是为难我胖虎啊.......许七安皱眉问道:“大师,为何要离开京城?”

  神殊和尚侧了侧头,望着某个方向:“我能感觉到,西方教要来了。”

  西方教?

  许七安怔了一下,才意会到神殊和尚说的是西域佛门。

  对了,桑泊案时,青龙寺的盘树僧人得知神殊大师脱困,当即便离寺西行.......这么说,佛门的人过来兴师问罪了?

  难怪神殊要让我离开京城,万一给西方的大光头发现神殊在我身体里,我可能真的会被压在五指山五百年。

  而我没有齐天大圣那根又粗又硬的定海神针,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您让我暂离京城?”许七安脸上露出一定的忧虑。

  神殊和尚缓缓点头。

  “好吧,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对了大师,听说佛门有神奇的炼体法门,无需锤炼体魄便能修成金刚不坏之身,能不能教我?”

  赶紧先攫取好处。

  神殊和尚摇头:“我只是一个残魂。”

  你是不是残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想白嫖我.......许七安嘴角一抽。

  薄薄的雾霭合拢,包裹住破旧寺庙,而后渐渐淡化、消失.........许七安睁开眼,回到了房中,自己正姿势不变的坐在床头。

  “不用想也知道,西域佛门是为神殊和尚而来,这都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们顶多看一看卷宗,了解一下案发经过,不可能会在京城待太久。

  “那么,我离京只是暂时,甚至不需要太久便能回来。”

  许七安微微点头,这样的话,他还是可以接受的。就当是放个假,休息休息,去一个富饶的城市,过几天有钱人的枯燥生活。

  “反而是请假条不好写,无缘无故的离京,衙门制度不允许。而且,魏渊也离不开我。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肯定会被驳回,老魏不懂我的梗。

  “对了,找金莲道长商量,让他随便为了想个理由,比如地书聊天群里某个家伙遇到了麻烦,需要我支援........”

  许七安打算找金莲道长商议,就说自己想离京一段时间,但打更人衙门制度森严,等闲离不开京。主要是得给魏渊一个过得去的理由。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些事要收尾,比如参加明日的酒宴,比如要交代一下狱卒,看好那对夫妇,二郎春闱后能不能留京,全靠他们了。

  再比如试探一下魏渊打算怎么抱负陈贵妃。

  福妃案虽然结束,可梁子算是结下了,魏渊要查陈贵妃背后的势力,绝对会有后续动作。

  而皇后失去了唯一的胞弟,恐怕不会再佛系下去,元景帝后宫势必展开一番女人之间的腥风血雨。

  许七安关心的是她们的战火会激烈到何种程度,他可不想京城回来,听说陈贵妃殁了,或者皇后薨了。

  倘若如此,临安和怀庆便将势如水火,做不成姐妹。

  他许白嫖大明湖畔三人行的美梦差不多就破灭了。

  这时,一名下人来到门外,喊道:“大郎,司天监的采薇姑娘拜访。”

  “她来做什么?”

  许七安回应道:“知道了,让婶婶先招待她,我稍后过去。”

  他把日记、银子等私密物品收入地书碎片,为离开京城做准备,确认没有见光死的物品遗漏,这才松口气,出门去见褚采薇。

  ........

  客厅里,褚采薇一手一块马蹄糕,飞快的往嘴里塞,那狼吞虎咽的架势,仿佛有人跟她抢吃的.......

  确实有人跟她抢吃的,她对面站着许铃音,一手一块马蹄糕,飞快往嘴里塞,那狼吞虎咽的架势,就是为了跟褚采薇抢吃食。

  两人之间,摆着七八种糕点,种类丰富,量也不少。

  褚采薇今天拎着一大包食物来许府,边吃边等许七安,突然,一个小小的孩子不知何时出现,眼巴巴的看着她。

  大眼美人还记得她,是许宁宴的妹妹,一个很能吃很馋的小孩。

  “想吃什么自己拿,姐姐这里有很多.......”

  褚采薇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最开始,大小吃货能和平共处,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其乐融融。可是,吃着吃着,褚采薇忽然发现,这丫头吃的比我快啊。

  不行,太吃亏了,我也得吃快些。

  许铃音一看,这个姐姐突然吃的快起来了,明显是要和我抢吃的嘛。不行,太吃亏了,我得吃的再快些。

  全程没有一丝交流,但吃货之间的战争迅速进入白热化。

  整场战役的开始到高潮,用两个字形象概括: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许七安来到后厅,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喂喂喂,不能这么吃。”

  许七安看了眼小豆丁圆滚滚的肚皮,把她拎到一边,左顾右盼:“我婶婶呢?”

  婶婶不在厅里,估摸着是安排明日的宴席,不然肯定不会让小豆丁这么个吃法。

  “大哥大哥,马蹄糕真好吃........”许铃音奋力挣扎,表示很着急,这么眨眼间,那个姐姐又多次了好几块。

  “吃不死你。”

  许七安指了指桌上的糕点,没好气道:“快收起来,收起来.......采薇姑娘有何贵干。”

  他猜测褚采薇是来找自己玩的,复活之后,他一直忙碌着调查福妃案,有个半旬没和她见面。

  凭我现在巅峰的颜值,她惦记着我的美色也不奇怪.......许七安笑了笑。

  “老师让我来请你去观星楼做客。”褚采薇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把剩下的糕点重新大包,装进腰间的鹿皮小包。

  监正请我去观星楼........许七安暗暗皱眉,不过没有太大的抗拒。

  监正在第几层,许七安估摸不出来,但他在第几层,监正心里门儿清。

  两人结伴出了许府,各自骑着马,向观星楼而去。

  “那些糕点是五师姐托我买的,结果被你家妹妹吃了一大半。”褚采薇握着马缰,目视前方,娇声道:

  “许宁宴你得赔我银子。”

  “谈银子伤感情,咱们之间的感情不是银子能衡量的。”

  许七安一夹马腹,道:“别让监正大人等久了,驾驾驾......”

  马儿,快特么跑起来。

  到了司天监,许七安就当做糕点的事从没发生过,根本不等褚采薇,轻车熟路的进了楼。

  “咦,今天司天监怎么如此冷清?”

  一层大堂,空荡荡的只有零星几名医者值守,表情也不太对,时不时的往楼梯口看,生怕会有怪物下楼似的。

  听到许七安的话,门口一位白衣医者回答说:“许公子,他们都跑医馆坐诊去了。”

  “今儿什么日子?”许七安问。

  白衣医者讪讪然一笑,没有回答。

  许七安一头雾水的登楼,到第七层时,发现炼丹房被炸了,平日里异常活跃的炼金术师们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顺利抵达八卦台。

  首先看到监正的背影,穿着白衣,白发披散,坐在八卦台边缘,面朝着楼外。

  接着,他看见监正身边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套着简单的亚麻袍子,伏案吃喝。

  之所以判断出她是女人,主要是在男人趴着时,勾勒出的臀型不会那么丰满浑圆。

  “见过监正!”

  许七安远远停下,抱拳问候。

  “不错,根基很扎实。”监正点评了一句。

  这时,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褚采薇裙摆飘飘,拎着几袋糕点上来。

  她把糕点放在桌上,推给伏案狂吃的女人,女人侧头看了一眼,说:“这么少?”

  “被一个愚蠢的小孩吃掉了。”褚采薇把锅甩给许铃音。

  女人点点头,继续吃着。

  五师姐?

  这个时候,许七安才回过味来,想起了曾经与魏渊的一番交谈。

  监正有五位弟子,其中五弟子常年闭关,不了解司天监的,都认为司天监只有褚采薇一位女弟子。

  “就是她啊?”许七安心想。

  这时,监正醇厚的声音响起:“这把刀用的怎么样?”

  “很好用,多谢监正大人。”许七安恭声道。

  同时在心里腹诽:这把刀不就是为我的天地一刀斩量身定制嘛,这不都在你的算计中嘛,尽说一些废话。

  “脱胎丸效果如何?”监正又问。

  “非常好。”许七安斟酌道:“就是容貌大变给我造成了些许困扰,不如我以前那般温润如玉的低调。”

  “这样啊.......”监正点点头,笑道:“我可以帮你恢复原样。”

  啊?这都能变回来吗.......许七安有些呆滞,连忙摆手:“不敢劳烦监正。”

  其实做一个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男人,才让我更有代入感!

  在监正面前,他不敢说骚话,只能在心里皮一下。

  监正缓缓点头,说道:“钟璃是我五弟子,五品预言师,她会随你历练一段时间。”

  褚采薇一愣,看了眼监正,又扭头看了眼许七安。

  原来术士五品叫预言师........可是,为什么要随我历练一段时间?许七安试探道:

  “这......卑职能知道原因吗?”

  监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喊了一声:“钟璃。”

  穿亚麻长袍的女人起身,朝许七安施了一礼,道:“老师你说运气不错,跟着你,我的厄运会一定程度的降低,你就是我的机缘。”

  声音倒是挺悦耳,挺好听。

  许七安盯着她的脸猛看,但她微微低头,披散着杂乱又浓密的头发,完全遮住了脸。

  “厄运?”他反问道。

  钟璃措辞片刻,诚恳回答:“预言师能窥探天机,遭天道反噬,厄运缠身,只有扛过三千六百劫,才能晋升。抗不过,则身死道消。

  “但凡能扛过天道反噬的,都是有大气运的人。”

  听了钟璃的解释,许七安首先想到两件事,第一是终于明白为什么司天监六品炼金术师辣么多,而六品之上,他只见过一个杨千幻。

  第二件事,逼王居然是有大气运的人,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预言师能窥探天机?嗯,这是天机师的前置职业.........许七安好奇道:“天道反噬是以怎样的形式出现?我得评估一下所谓的反噬有多可怕,毕竟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铜锣。”

  他预料的没错,监正是自己知道身上古怪运气的。

  钟璃想了想,说道:“祸从口出,有时候我无意中的一句话,会转化为实质性的灾祸,牵连身边的人,包括我自己。

  “有时候一个无意中的举动,也会招来难以预料的灾祸。且大小无法控制,可能只是后退一步,就招来生死大劫。”

  说着,她象征性的后退了半步。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意外发生了,堂堂一位五品强者,竟然脚底一滑,从八卦台摔了下去,摔了下去.......

  “救人啊!!!”

  许七安脸色大变,本能的喊了出来。

  观星楼高达百米,这种高度跌下去,就算是许七安自己,没到铜皮铁骨境的话,都必死无疑。

  而术士的体魄很一般,远远无法与武夫相提并论。

  与此同时,许七安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飘过一句歌词: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监正叹口气,探出了宽袖之下的手,轻轻一抓。

  坠楼的钟璃被抓摄上来,躲过了坠楼身亡的命运。

  她低着头,黑发披散,语气很平静:“其实如果有准备的情况下,即使从观星楼跳下去,我也不会受伤,但刚才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片混乱,没有任何自救的念头.......

  “嗯,如果是别人出手帮我摆平厄运,它是不作效的。只有自己亲身挨过考验才行。”

  所以,就需要我这位欧皇来帮助你这位非酋,把厄运降到最低........许七安恍然点头,明白了监正请他过来的真正原因。

  “抱歉。”

  许七安摇头拒绝:“我近来要离京,有要事处理,不方便带着人。”

  突然,一杯酒隔空飞到他面前。

  许七安伸手接过的同时,耳边响起监正的传音:“喝了它,不必离京。”

  监正知道我为什么要离京?他果然知道神殊和尚在我身体了.........酒是普通的酒水,他打算怎么帮我.......许七安饮尽杯中酒水,有了相应的猜测。

  屏蔽天机!

  术士的拿手好戏。

  ............

  与京城相隔万里之外的云州,白帝城外军营。

  飞燕军的军帐中,李妙真褪下了轻甲,收起了银枪,换上天宗的道袍。一如她当初下山时的模样。

  纸人苏苏指挥着一众鬼魂,帮忙打包细软。

  .......

  PS:先更后改,好久没求月票了。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 预言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