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一章 临安公主性命危急

设置字体大小:
  “小的那个!”

  钟璃包扎好了脑袋,脱掉两双绣鞋,抱着膝盖,低着头,说道:“我在贵府待了许久,上至叔父,下至仆人,运气都有变差。

  “唯独那孩子没任何变化,不受霉运影响。”

  不是玲月啊,也对,上天让她继承了婶婶的美貌,如果再偏爱她,那小豆丁也太可怜了........许七安道:

  “这么说,我家妹妹也是有大气运的人?”

  钟璃缓缓摇头:“有气运之人,福源深厚,处处得益。她显然不是,她是单纯的命格硬,不受霉运影响。”

  “府上的人运气都变差了.........听你这么一说,我怀疑我这几天都没有捡银子,是不是你害的啊?”

  自从接收了钟璃这个倒霉蛋,许七安就再没有捡过银子。

  “不知道。”钟璃诚实的回答。

  “我突然有个想法,如果铃音能免疫你的霉运,那我以后外出就带着她,我就又能捡银子了。”许七安想了想,提议道:“我们测试一下如何。”

  “怎么测试?”钟璃问道。

  “等着哈。”

  许七安当即出了门,到前厅把婶婶钟爱的兰花盆栽捧出来,放在廊道的屋脊上,然后他走向东厢房,侧耳听了一下,确认之后,这才敲门道:

  “二叔,铃音睡了吗?”

  二叔困惑的声音从房里传来,道:“在床上闹腾呢,什么事?”

  “没事儿,你把铃音带出来。”许七安道。

  “好。”

  许二叔便没问原因,抱着小豆丁开门,许七安自觉的后退几步,这毕竟是二叔和婶婶的卧室,又是大晚上的,他不好站在门口。

  “大锅........”

  许铃音展开一双小胳膊,自觉的扑向许七安。

  许七安抱着他往自己房间走,来到头顶放着盆栽的廊道处,把许铃音放在下面,道:“你坐在这里吃糕点,吃完我们就回去。”

  本来机智的许铃音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吃东西要坐在外头,但她一听有吃的,本来就不多的智商便直线下降。

  开心的回答:“好哒。”

  于是许七安就把小小的一只豆丁放在廊道边的台阶上,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块糕点,让她坐那里吃。

  “以我的霉运,盆栽肯定会掉下来。”钟璃低声说。

  “嗯。”许七安点点头。

  他在测试许铃音的福源,如果钟璃判断出差错,也没事,他会打飞盆栽,不让小豆丁受到伤害。

  几秒后,屋脊传来“咕咚”一声,紧接着,盆栽果然摔下来了。

  而就在这时,花圃里窜出一只橘猫,纵身跃起,一巴掌把盆栽拍开,拍向许七安。

  许七安侧头躲过,钟璃没躲过.......

  盆栽撞碎在钟璃头上。

  “我就知道会这样,我回房间包扎伤口。”钟璃默默走开。

  “猫,猫.......”

  小豆丁嘴里含着糕点,指着橘猫,兴奋的嚷嚷。

  “好了好了,大哥抱你回房睡觉。”许七安抱起小豆丁返回东厢房,把她交给二叔,然后提醒二叔监督她刷牙。

  考虑到这是婶婶钟爱的兰花,许七安又把碎瓷片、兰花以及肥土送回厅里。

  做好这一切,他来到后院四处张望,看见橘猫蹲在井沿,琥珀色的竖瞳幽幽的看着他。

  “道长。”

  许七安靠近,打了声招呼。

  “你刚才在做什么?”橘猫口吐人言。

  “做个小实验而已。”

  橘猫缓缓点头:“刚才那个司天监的预言师?”

  许七安“嗯呐”一声:“以道长的眼力,应该能看到她头顶乌云汇聚吧。”

  “何止乌云汇聚,简直是遭天谴之人.......”橘猫抬起爪子,捋了捋猫须:“同样是泄露天机,相比起预言师,巫师体系的卦师堪称得天眷顾了。

  “只需受九九八十一难,撑过便能成为卦师。”

  闻言,许七安捧哏道:“而预言师则要受三千六百劫.......嗯?”

  许七安忽然疑惑的“嗯”了一声,皱眉道:“预言师.......卦师.......这其实是一回事吧?只是称呼不同。”

  说着,他求证的目光投向金莲道长。

  正因为名称不同,他之前没有把“预言师”和“卦师”联系起来,但听了金莲道长的话,许七安猛的意识到,两者似乎是一个意思,只是名称不同。

  就好比“女神”和“海王”,称呼不同,但做着同样的事:养备胎和养鱼。

  橘猫放下爪子,乖巧的蹲在井沿,模样看起来颇为可爱,可惜说出来的声音是个糟老头子:“呵,看来你还不知道。

  “术士体系只有六百年的历史,与大奉国运同寿,但你不觉得奇怪么,武夫体系完善至今,仍然没有武神。巫师、佛门、道门、儒家都拥有数千年的历史。

  “区区六百年,术士体系除了没有超越品级的存在,九品至一品,非常完善。”

  是啊,短短六百年术士体系就这么完善,如果真的从无到有开创一个体系,初代监正得是何等的天纵奇才,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无法超越品级呢........许七安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不合理之处,纳闷道: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橘猫没有正面回答,笑道:“我与你说一段历史,你自己去品。”

  它先舔了舔爪子,这才说道:“大奉的开国皇帝创业艰难,曾数次被逼到穷途末路,有一年,他去东北找巫神教借兵,承诺说,如果能推翻腐朽朝廷,建立新朝,那么他将奉巫神教为国教。

  “中原数百万里河山也将纳入巫神教版图,巫神教答应了。借了他二十万精兵,还有许多巫神教高手。

  “后来那位开国皇帝推翻了腐朽的前朝,打败了各路诸侯,一统中原。但巫神教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成为大奉国教。

  “因为大奉多了一个司天监,术士体系由此诞生。”

  许七安脑海里只剩两个字:卧槽!!

  金莲道长表面说的是大奉开国皇帝过河拆桥的黑历史..........也不能算黑历史,毕竟自古以来的开国皇帝都是道德底线极低的厚黑之人,正人君子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其实金莲道长是在向他透露术士体系的来源。

  术士体系脱胎于巫师体系!

  这是许七安根据自己九年义务教育培养出的阅读理解,做出的判断。

  难怪“预言师”和“卦师”的能力如此雷同。

  对了,类似的操作还有武夫体系和武僧体系!术士脱胎于巫师,并不是不可能的........许七安恍然大悟。

  并且,他由此展开联想,发散思路,怀疑初代监正就在当年援奉的巫师队伍里。

  “术士脱胎于巫师,虽然是有巫师的根基,但开创一个全新的体系依旧不易,这背后必的隐情恐怕只有初代监正和大奉开国皇帝知道了.......我怀疑这和监正保守的秘密有关。这或许能揭开云州神秘术士的面纱。”

  许七安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希望见多识广的金莲道长能为他解惑。

  可惜金莲道长对许七安,缺乏穿道受液的想法,假装没听见。

  只有找魏渊或者长公主问一问这段历史了........许七安岔开话题,道:“道长找我作甚?”

  橘猫幽幽的望着他,过了半晌,说道:“路过此地,发现你的福缘消失了,特来看看。”

  许七安听完,脑子里最先浮现的是:???

  片刻后,浮现的是:!!!

  后一个情绪是他反应过来了,难怪这几天都没捡银子,原来是监正404大法的缘故。

  “不过见到那个丫头后,我明白原因了。”橘猫说。

  金莲道长以为钟璃的霉运与我的福缘抵消了?许七安没有解释,保持沉默。

  他同样没兴趣给一个老道士授液。

  .........

  告别金莲道长,许七安脸色郁闷的进了屋子,瞪着钟璃不说话。

  这女人头上裹着纱布,脸上也缠着纱布,可怜兮兮的模样,她察觉到许七安的态度变化,小声道:

  “那位高手与你说了什么?”

  “关你什么事。”

  “哦。”她脑袋微微一低。

  但许七安不放过她,怒道:“我以前天天捡银子你知道吗。”

  “不知道,但能理解。”钟璃老实回答。

  “但因为你的缘故,监正把我留在京城,屏蔽了我的部分气运。”许七安判断是部分气运,依据是他仍能为钟璃消灾挡难。

  “对不起啊......”

  说对不起有用吗,我一天损失几百万........许七安气道:“你得赔我。”

  “我,我没银子。”钟璃羞愧的低下头。

  “没银子就陪我睡觉吧,我这床很结实,摇不塌的。”

  ...........

  第二天早上,许七安精神抖擞的醒来,无比满足,床没塌。

  这当然和钟璃无关,他昨晚说的是气话,虽然监正的行为让他很心痛,但他没想过要让钟璃体验破gua之痛。

  这女人已经够惨了,许七安的良心不允许他祸害人家。

  不过,钟璃答应回头送他两件法器做补偿,许七安顿时很开心,睡的格外香甜。

  洗漱过后,他去前厅吃早膳,远远的听见小豆丁嗷嗷嗷的哭声。

  跨过门槛,进屋一看,许铃音被婶婶按在凳子上,挥舞着鸡毛掸子,啪啪啪的抽打小屁股蛋。

  许二叔、许玲月、许二郎面不改色的吃饭,两耳不闻妹妹(女儿)哭,一心只有粥、包、菜。

  许七安路见不平一声吼:“住手!”

  婶婶不搭理侄儿,她揍自己的女儿,关这小子什么事。

  “婶婶你这就过分了,”许七安一把抢过鸡毛掸子,道:“铃音还小,你不能这样打她。”

  “大锅......”

  这一声“大锅”喊的掏心掏肺,喊出了亲爹般的感觉。

  “大哥,”许玲月解释道:“娘心爱的兰花摔坏了,养不活啦,娘怀疑是铃音摔碎的。”

  许七安把鸡毛掸子还给婶婶,拍拍她的手背:“教育孩子要趁早,现在不打,以后就晚了,婶婶打的好,婶婶您继续。”

  “嗷嗷嗷.......”许铃音哭的可伤心了。

  果然是没有福缘的娃儿,纯靠八字硬。

  ............

  随着涌入京城的江湖人士日渐增多,京城治安一落千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魏渊想出了一个法子。

  他命人在外城的东南西北各建一座坚固的汉白玉高台,名曰:豪侠台。

  专门给那些“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江湖侠客们解决纠纷用。一时间,抵京的各地人士蜂拥豪侠台,有仇人在京城的,直接往台上一跳,然后嚷嚷“XXX可敢上台一战,你若不来,便是个孙子”。

  XXX要是听到,隔日就会应邀来战。

  既有了江湖侠士们解决矛盾的平台,又不用担心祸及普通百姓,还可以让京城百姓们天天有瓜吃,有热闹看,拉动了当地的餐饮消费........

  “魏渊还是有几把刷子的,是能做政绩的官。”许七安暗暗点头,继续听许二叔说着巡城时的见闻。

  此外,没有仇怨的江湖少侠们也会结伴上台切磋,博取名声。而女侠们则对上台献艺不感兴趣,更热衷于与江湖盛名的大侠们言笑晏晏,出入酒席。

  热衷于找机会攀附京城内的达官显贵,热衷于勾搭有潜力的京城学子。

  由此可见,自古男人和女子追求的东西是天差地别的。

  男人追求的是一举成名,女子追求的是一炮而红。

  正因为外头有那么多妖艳jian货,许二叔责令二郎没事不得外出,不能让那些粗鲁的女侠们馋了身子。

  二郎在家乖乖待着,女妖精们就交给为父了.........许七安提取了二叔的核心意思。

  “二叔,眼下来京的女侠们,有没有艳名远播的?”

  许七安说完,见妹妹和婶婶表情不对,立刻补充道:“我这是为了防范于未然。”

  婶婶和妹妹再看向许二叔,许二叔眉头紧锁,抱怨道:“你这小子,这种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是会关注这种事的人吗?”

  许新年看着大哥和父亲飙戏,不屑的“呵”了一声。

  用完早膳,叔侄俩结伴出门,牵来坐骑,许二叔摸了摸小母马,感慨道:“跟了你之后,它好像越来越精神了。”

  “得到了滋润呗。”许七安回答。

  “嗯?”二叔表达疑惑。

  “打更人衙门的伙食好啊,喂的精饲料,大麦、黄豆、鸡蛋、粗盐巴。”许七安解释。

  许二叔一听,顿时就很眼馋,道:“那咱们换一换,把我这匹马也送到打更人衙门改善伙食。”

  许七安连连摆手:“我不换骑。”

  “二叔咱们还是说一说女侠们吧。”许七安对江湖女侠们特别上心,大概是前世的江湖情结作祟。

  说起这个,许二叔如数家珍,“据说现在京城姿容俏丽的女侠数不胜数,但最出彩的有四个,分别是在庐崖剑阁阁主的女儿,人送称号“蝴蝶剑”,不但修为高强,模样也俊俏。

  “红香楼的柳青阳,绰号销魂手,听同僚说,那简直是个勾人的狐狸精。任何男人都挡不住她的魅力。”

  销魂手?!

  是我理解的那个销魂手么,是挊挊挊的意思么。

  “还有一个是千面女飞贼,长什么样没见过,但据说精通易容之术,每次都以绝色美人的形容露面。”

  一般来说,这样的都是丑女。

  “最后一个更了不得,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女刀客,使的是双生刀,雷州双刀门的弟子。”许二叔啧啧道:

  “真是个英姿飒爽的女侠,如果我年轻二十岁........我还是会选择你婶婶的。”

  许七安点点头,心说二叔还是很爱婶婶的,拍着他肩膀说:“那些女侠,就交给你二十岁的侄儿吧。”

  到了衙门,应付点卯,许七安在相熟的银锣闵山的堂口吐纳修行半个时辰,然后打算带着手底下的两名铜锣去巡街——春风堂一把火烧了,还没盖好。

  “头儿,我们去哪里巡街?”

  “你们知道女侠们喜欢在哪里出没么。”许七安问。

  “自然是豪侠台,东南西北四座擂台,如今可热闹了,很多内城的百姓都争相去外城看热闹呢。”

  “行,那今天就去南城的豪侠台。”许七安做出决定。

  他刚踏出衙门,就见一骑狂奔而来,马背上坐着的侍卫,穿的是宫廷差服,是临安的侍卫。

  “许大人!”

  那侍卫见到许七安,大喜过望,猛的勒住马缰,急停下来。

  “许大人,二殿下请您火速入宫。”

  “什么事。”许七安沉稳问道。

  “二殿下说,人命关天的大事,她的生死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侍卫沉声道。

  “???”

  许七安一边吩咐铜锣去牵马,一边说道:“宫里是不是出事了。”

  .........

  PS:先更后改。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 临安公主性命危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