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五十章 诗

设置字体大小:
  随着羽林卫来到德馨苑,被告之说怀庆刚练剑结束,正在沐浴,让许七安在外头等候。

  嘿,是听说我要来,故意沐浴洗澡的么.......许七安心里口嗨。

  于是在德馨苑外头等了两刻钟,穿着浅黄色的宫裙的小宫女,迈过门槛出来,柔柔道:“许大人,殿下有请。”

  进入雅苑,在会客的前厅见到了洗白白的怀庆,她清丽绝美的脸蛋挂着两抹红晕,双眸烨烨生辉。

  多了几分女人的娇媚,少了些高贵冷艳。

  有种玉美人活过来的感觉。

  这样才有女人味嘛,一dayday的冷艳高贵,端着公主的架子不放,一点都不可爱.......许七安抱拳:

  “卑职见过殿下。”

  怀庆让宫女奉上茶水,声音清冷悦耳:“许大人何事找本宫。”

  “卑职的堂弟中了会元,但他出身云鹿书院,卑职担忧他的前程。”许七安诚恳的请教:

  “不知殿下有没什么良策?”

  自己想不通的事,请教聪明人是最好的选择,要学会合理的利用一切工具人。如果长公主没有主意,他就去问魏渊。

  怀庆眸光闪烁,抿了一口茶水,她立刻明白了许七安的意思。这是不想让许辞旧打上“阉党”的烙印。

  狡兔三窟,聪明人永远不会把筹码全押在一处。

  许宁宴虽是武夫,却聪明绝顶.........怀庆笑了笑:“你去过青州,对那里了解多少?”

  “吏治清明,紫阳居士把青州治理的井井有条......”

  说到这里,许七安忽然明白怀庆的意思,青州而今是紫阳居士的一言堂,有他坐镇青州,如果云鹿书院的学子赴青州任职,绝对可以大展拳脚,不被打压。

  “青州就是云鹿书院为儒家学子们开辟的净土。”长公主没卖关子。

  这......我就这么一个世代单传的弟弟,舍不得他去青州啊。弟行千里哥担忧!

  许七安吐出一口气:“卑职明白了。”

  算了,先让二郎留任京城,后续再想办法。或许,他自己就能找到靠山呢。

  “对了,不知道殿下对话本、小说有没有兴趣?”许七安图穷匕见。

  “本宫向来不看那些东西。”

  怀庆公主高傲的语气,就仿佛一位女博士说:网文小说?呵,我从不看那种玩意!

  “卑职找到一本好书,殿下闲来无事可以看看.......哦,千万要帮卑职保密。”许七安从怀里摸出《霸道女君爱上我》,放在案上。

  怀庆都没看,只是礼节性的颔首。

  送走许七安后,她刚想吩咐宫女把小说收起来,自行处理,目光扫过封面时,眸子忽然顿住。

  霸道女君爱上我.......女君?!

  竟然是如此大逆不道的书名........怀庆顿时来了兴趣,索性手头无事,看几眼也无妨。

  于是她重新坐下,放开这本名字大逆不道的小说。

  故事讲的是一个误入魔界的书生,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但魔界的居民要吃书生,架起油锅准备炸他。

  这时候女君出现了,女君是魔界唯一的读书人,拥有超高的智慧和文化。她救了书生,将他养在自己的后宫,两人吟诗作对,谈古论今。

  过程中,女君充分展现了自己的霸道冷酷的作风,但她心里很在乎那个书生,只是不懂得表现,最喜欢说的口头禅是:男人,你在玩火。

  怀庆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说,它没有任何深度可言,更学不到知识,与她爱看的那些晦涩古籍宛如云泥之别。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生活中一些琐碎的小事,无聊的对话,却仿佛有特殊的魔力。

  让怀庆忍不住想看女君的各种.......人前显圣?!

  对,就是人前显圣。

  把男人踩在脚下,把男人养在后宫,用霸道和冷酷的态度对待男人,但就算是这样冷酷的女君,内心也有柔情。

  而那书生,对女君千依百顺,处处为她着想。还会因为女君和魔界将军们喝酒而生气、吃醋。

  不知不觉,黄昏了,她竟然看了两个多时辰。

  怀庆又发现这本小说的一个优点,它,它不需要动脑子。

  有趣就完了。

  爽完之后,怀庆忽然涌起了恼怒的情绪,我都干了什么?

  这么一本没营养没知识的书,我竟然看了两个时辰?!这和浪费生命有什么区别,怎么能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毫无营养的东西上。

  她为此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

  “一本闲书罢了......”

  怀庆不屑的把书丢在一旁,起身离开会客厅,几分钟后,她又折返回来,把书藏在袖子里带走了。

  绝不是为了夜里睡觉时再回顾一遍,而是这书不能被其他人看见,便如那些闺中秘本一样,见不得光。

  ..........

  同一时间,韶音苑,临安沉浸在《情天大圣》里不可自拔。

  “原,原来男欢女爱是这么一回事.......啊啊啊,狗奴才怎么可以给本宫看这种东西。”

  临安躺在床上打滚,面红耳赤,看到紫霞仙子和龙傲天滚床单的5000字内容,她一边嚷嚷着:讨厌讨厌。

  一边逐字逐句的看完,顺带脑补出了画面。

  然后她感觉自己身子滚烫,双腿时不时的摩擦一下,圆润的脸蛋红的像熟透的苹果,桃花眸子本就妩媚,蒙上一层水雾后,越显得媚眼如丝,勾人的很。

  不过男欢女爱之事故事的点缀,故事的内核是紫霞仙子和龙傲天的爱情故事。

  前面三分之二都是高甜的恋爱,后面三分之一就是刀子。

  看到龙傲天被拨皮抽骨,打入轮回永世为畜,而紫霞仙子则永远囚禁在广寒宫,临安就发现枕头湿了。

  她抽着鼻子,气恼道:“下面怎么没了?狗奴才,下面怎么没了。”

  愤愤不平的骂完,她招呼宫女进来,说:“本宫要沐浴,准备热水。”

  “?”

  宫女诧异道:“马上用膳了,这个点儿沐浴?”

  裱裱忽然恼羞成怒:“让你去就去。”

  很快,热水烧好,宫女调好水温后,服侍临安沐浴。

  她白花花的胴体泡在水里,水面漂浮花瓣,露出圆润瘦削的玉肩,一对精致的锁骨。

  “你们说,我身边的侍卫里,哪个最英俊,最有才华,最有趣,对本宫最忠心耿耿?”临安忽然问道。

  “都挺忠心的呀,至于有趣和才华,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如果不是侍卫的话,奴婢心里就有人选啦。”

  “是谁!”裱裱立刻问。

  “是许大人呀,许大人模样俊俏,有才华又有趣,经常逗殿下您开心。他虽然不是侍卫,却是您招揽的心腹,而且不是读书人,是打更人,勉强也算侍卫吧。”

  临安咬着唇,轻轻拨动花瓣,花瓣散开,她看见荡漾的水波里,模糊的映出自己的脸,容貌娇美,脸蛋酡红,似乎有些害羞。

  ...........

  皇城,王府!

  首辅王贞文的书房,金红色的夕阳从格子窗外照射进来,年过五旬的王首辅批完折子,把它们通通扫到角落。

  然而铺开一张宣纸,压上镇纸,提笔书写........这时,王大小姐捧着一碗枸杞参汤进来。

  王首辅没理会,趁着一股意气养在胸膛,落笔书写。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王小姐把参汤放下,凑过来一看,久久无法挪开视线,喃喃道:“爹,您写出一首传世名作。

  “您这首诗问世,必定满朝震惊。”

  作为一个女文青,鉴赏能力还是有的。王大小姐被这首诗里的气概折服。

  王首辅摇头,端起参茶喝了一口,舒畅的吐息:“这可不是我写的,是那位新任会元写的。你今日不是去过贡院么,没见到?

  “据说是一表人才,罕见的美男子。”

  “女儿没见到,女儿就是瞎凑热闹而已。”王大小姐矢口否认,目光频频望向桌面。

  “当年把诗词重新搬上科举,为师是花了一番心血的,阻力重重啊。”

  王首辅指头点在纸张,笃笃作用,笑容畅快:“而今出了这么一首佳作,为父扬眉吐气了,也算对得起天下读书人,对得起先辈,没让诗词瑰宝彻底没落。”

  杏榜出来后,许新年的这首《行路难》在阅卷官们传扬出去,闻者击节叫好,热血沸腾。

  再过几天的酝酿,这首诗就会传遍京城,广为传唱。

  “听说那位会元是云鹿书院的学子呢。”王大小姐“不经意”的说道。

  王首辅沉吟片刻,感慨道:“可惜了。”

  朝廷文官排斥云鹿书院的读书人,他作为首辅,文官表率,在这方面是不容退步的。

  许新年越有才华,王首辅越警惕,越不会用他。

  “爹!”

  王小姐一边帮忙收拾折子,一边说道:“女儿想在府上举办文会,邀请京中有名的士子参加,得以您的名义召集。”

  文会发起人必定是德高望重之辈,王大小姐没这个资格。不过,她在府上举办过许多次文会,都是以王首辅的名义召集的。

  春闱刚过,举办一次文会,合情合理。

  王首辅颔首道:“好。”

  ...........

  清云山,云鹿书院。

  夕阳的余晖中,官道上,一骑飞奔而来,扬起尘埃漫漫。

  马匹在山脚停下,穿着儒衫的学子跃下马背,手里拿着一份名单,飞快的奔向山顶。

  “喜报喜报.......”

  他一边高呼,一边狂奔,很快进入书院。

  沿途不断有学子闻声出来查看,出口询问,报信的学子一概不理,直奔大儒张慎的书屋。

  听闻动静的张慎早已等待在书屋外,脸色镇定的看着报信学子。

  “读书人要有静气,大喜大悲都不能动摇心志。”

  提点了一句后,张慎露出笑容:“看你神色,想来这批参加春闱的学子,都中贡士了。”

  “先生,何止是中贡士。”报信的学子兴奋的高呼:“许辞旧中了会元。”

  张慎以为自己听错了,沉声道:“会元?!”

  报信学子用力点头,“这是杏榜提名的书院学子名单,许辞旧确实是会元,千真万确。”

  张慎激动的夺过名单,上面写着本次参加春闱的书院学子的名字,以及排名。

  最前头的是许辞旧,第一名,会元。

  张慎看着名单,半天,突然“嗷唠”一嗓子,吼道:“院长、陈泰、李慕白......我学生中会元了,我学生中会元了。”

  报信的学子目瞪口呆。

  很快,院子赵守,以及两位大儒被惊动了,以吹牛逼大法,无视距离,出现在张慎的书屋外。

  头发花白,邋里邋遢的院长赵守,率先问道:“当真?那位学子中了会元?”

  “许辞旧!”

  张慎自豪道。

  赵守皱着眉头,想了想,恍然道:“是那个吵架没输过的学子?”

  “........这说明他口才无双。”张慎说。

  “恭喜恭喜!”

  李慕白和陈泰既高兴,又酸溜溜的。

  云鹿书院的学子中了会元,自然是高兴的,书院里每一位先生都会高兴,甚至手舞足蹈,大醉一场。

  但不妨碍他们酸溜溜,因为许辞旧是张慎的学生。

  院长赵守皱眉道:“按理说,不应该是会元啊,辞旧做了什么文章?”

  以往年会试的情况,这一届肯定存在舞弊,许辞旧是云鹿书院的学子,作弊没他的份儿。

  可要是说全靠实力,似乎有些牵强。

  张慎收敛了喜色,“嗯”了一声:“辞旧的策问经义都是上上之选,但要说惊才绝艳,还差了些。”

  但不是惊才绝艳的话,又如何让三位主管官中,至少两位力挺他?

  刚才听到学子报信,他自己都怀疑听错了。

  李慕白见报信的学子还在,招招手,唤他过来,问道:“京城那边还有什么消息?”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报信学子立刻点头,“有的,学生抄录杏榜后,也觉得许辞旧的会元有些不同寻常,便请一位阅卷官吃了一顿。

  “‘饭钱’十五两,正要找书院报销呢。”

  几位大儒颔首,云鹿书院培养出来的学子,办事能力都是极强的,更不是迂腐刻板之辈。

  报信学子说完,又从怀里摸出一张纸,道:“听那位大人说,许辞旧第三场作了一首诗,深受东阁大学士赞誉。其他考官也很服气,再加上他前两场考试成绩极好,这才成了会元。”

  诗?

  几位大儒面面相觑。

  .........

  PS:先更后改。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 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