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七十一章 勾心斗角(大章)

设置字体大小:
  /

  怀庆也要见我?!嗯,以我和两位公主的关系,斗法之后,理当是要见的.........不过,我到底是先见怀庆,还是先见临安?

  许七安稍作沉吟,便有了答案:先见怀庆。

  他这么选是有理由的,并不是说更在乎怀庆,不在乎临安。许七安的选择是个两位公主的智商息息相关。

  怀庆太聪慧不好糊弄,而且心思深,对你心怀不满也不会表现出来,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坑你一下。

  临安相对来说比较单纯,她娇蛮任性,时常无理取闹,但其实不记仇,发完脾气就揭过了。

  “好,本官这就随你入宫。”

  许七安让吏员去浩气楼送折子,自己则随着侍卫,骑马进了宫。

  走完相应的流程,许七安踏入德馨苑,在雅致干净的大厅里见到怀庆,她穿着贴合性格的白色宫装,秀发用金簪简单挽起,垂下一缕缕青丝。

  清冷如画中仙子。

  而垂下的青丝则让她多了几分慵懒的烟火气。

  “身体无恙?”怀庆浅浅一笑。

  “没有大碍,卑职提状如牛,这点小伤,睡一觉就好了。”许七安笑道。

  怀庆放心的点头,招呼他入座,道:“本次斗法胜出,朝廷必定嘉奖。不过加官容易进爵却难。

  “如果许大人不缺银子,可以向父皇提一提要求。许辞旧的前程也便有了保障。”

  以后谁能娶到怀庆,就如大耳贼得了诸葛孔明啊!许七安心里感慨。

  这确实是一条绝妙的点子。

  适应的牺牲一点利益,换取二郎的前程,为小老弟的首辅之路铺路。

  “卑职已经向陛下要了丹书铁券。”许七安惋惜道。

  “丹书铁券?”怀庆秀眉微蹙,道:“你要这东西做什么?虽然有时候它能收获奇效,但也有可能一无是处。”

  她的意思是,这玩意的解释权都在皇帝身上,元景帝没信用,这东西一无是处........说白了,丹书铁券就像我上辈子的信用纸币,政府有信用,钱就值钱,政府没信用,钱就是津巴布韦币.........怀庆能跟我说这种话,算是掏心掏肺了。

  许七安淡淡一笑:“也有可能收获奇效呢。”

  怀庆不再纠结,继续道:“金刚神功你真的学会了?”

  许七安伸出手掌,血肉迅速凝结出金漆,整条手臂流转着淡金色的光芒。

  怀庆却并不高兴,低声道:“你可知,这金刚不败让多少武夫眼馋?”

  许七安心里一凛,没有说话。

  怀庆喝了口茶,道:“你现在声势正隆,不会有人明着对付你。身边的人看紧了,另外,自己也要注意些,不要给人抓住破绽。”

  顿了顿,她补充道:“魏公不是无敌的。”

  以我在斗法时展现的强大战力,京城里的江湖人士即使垂涎欲滴,也不敢把注意打到我头上.........而江湖大佬不会来凑天人之争的热闹,自然也就不知道斗法的事........怀庆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京城里能觊觎我金刚不败的有多少?

  文官或许会觊觎我的金刚不败,毕竟他们不需要,但可以给府上养的死士和心腹。

  不过,这毕竟不是直接利益和必须的利益,所以文官不会太热衷。

  是勋贵和军方!

  “多谢殿下提醒。”许七安诚恳道。

  又闲聊了几句,怀庆语气随意的说道:“上次你给我的话本,我身边的丫鬟们看了,据说还挺有意思。

  “本宫虽然不看那些东西,但架不住她们多次请求........后续呢?”

  “殿下想要,过几日我再给您送来。”许七安笑道。

  怀庆矜持的点头:“也不用急,就是几个婢子想看。嗯,就明天吧。”

  你这是不急么,你这是急爆了........行吧,今儿回去就找工具人钟璃码字........许七安心里腹诽。

  闲聊几句后,许七安找了个借口,辞别怀庆公主。

  他先返回宫城外,等羽林卫通传后,才重新进宫,去了前往韶音苑的路线。

  “许大人留步!”侍卫抬手拦住他,道:

  “临安公主有命,今日不见客,请回。”

  “是临安公主邀我来的,你去通传便知。”许七安提醒他。

  岂料侍卫刚的很,摇摇头:“许大人不要为难卑职,请回吧。”

  在宫里殴打侍卫是大罪,你小子运气真好.........临安这是生气了啊,知道我先去了怀庆的德馨苑..........许白嫖念头转动间,已有应对之策,生气道:

  “明明是殿下邀请我来的,你不去通传,我拿你没办法,就在外头等着便是。”

  ............

  造型普通的马车停在王府外,许新年掀开帘子,踏着车夫准备好的木凳下车,回身,朝着清丽的妹子伸出手。

  许玲月在二哥的掌心撑了一下,稳稳下车,兄妹俩把请柬递给看门的下人,在对方的带领下进了府。

  “二哥,这一路心事重重,是因为紧张吗?”许玲月低声道。

  “你二哥我便是见了当今圣上,也不会紧张。”许辞旧淡淡道,他脸色严肃,眉头微皱,压低声音与妹子说:

  “进了席间,多听多看少说话。你只是随行女眷,不会有什么事儿,至于我........”

  至于我,说不得就要会一会当朝首辅了。

  其实,别的不说,单是这份胆魄和斗志,许二郎就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翘楚。

  王府极大,兄妹俩随着下人走了许久,穿廊过院,终于来到一处花园,假山绿水,衬着吐新的绿叶,以及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景色颇为宜人。

  宽敞的花园里,传来清朗的吟诵声,以及莺莺燕燕的娇笑声。

  穿出长廊,许二郎和许玲月见到两拨人列案而坐,左边是十几位穿儒衫的读书人,个个都是精神抖擞,器宇轩昂。

  右边则是一群穿着各色罗裙,年轻貌美的姑娘。

  许家兄妹登场的瞬间,气氛明显一滞,少年俊杰和花季少女们的目光纷纷一亮。

  许二郎眉头皱了皱,这和他预料中的文会有些不同,在他想象中,这场文会将由王首辅主持,参加文会的贡士略显拘谨的在首辅面前阐述自己的理念、展示自己的才华。

  若是能得首辅看中,将来入朝堂便有了靠山。

  没想到文会的气氛竟如此轻松,美酒佳肴,还有新鲜瓜果,再就是.........竟有这么多的妙龄少女。

  “许公子,许小姐,快请入座。”

  一位五官姣好,气质落落大方的女子起身,盈盈施礼。

  她身段高挑,略显圆润的脸庞文静秀美,一双眼睛甚是明亮,笑起来时,既有大家闺秀的落落大方,也有一丝丝的狡黠。

  许新年和许玲月还了一礼,前者略一打量,便走向左侧的席位,挑了一个空位坐下。

  “许会元,久仰大名。”

  方甫入座,周围的贡士们纷纷举起酒杯。

  果然,除我之外,没有云鹿书院的其他学子,这些人都是国子监的学生..........许新年心里一凛,表面笑容镇定,举杯回敬。

  他与贡士们畅谈了片刻,这些人礼貌的让他有些意外,没有出现绵里藏针,或公然挑衅的事件。

  以王首辅的权谋智计,公然挑衅实属低端..........许新年微微颔首,不愧是王首辅,人未至,便已让我如临大敌。

  另一边,许玲月被安排在王小姐身边,后者荡漾起温和的笑容:“许小姐今年多大了。”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十七。”

  王小姐立刻说:“姐姐十九,就喊你一声玲月妹妹,可好?”

  她是谁,一副主人翁的姿态.........许玲月微笑道:“听姐姐的。”

  王小姐笑容愈发热情,道:“那你就叫我思慕姐姐吧。”

  聊了几句后,许玲月知道这位温婉可亲的女子是谁了,竟是首辅王贞文的嫡女。

  “玲月妹妹可有婚配?”王小姐突然问道。

  许玲月微羞的低头:“尚未婚配。”

  换成是男子问她这个问题,许玲月肯定生气,但周围都是女子,说话声音又低,最重要的是,对方是王家嫡女。

  王小姐诧异道:“家里的哥哥们想必都订婚了吧,妹妹也得抓紧呀。”

  许玲月看了她一眼,摇头道:“两位兄长尚未成亲。”

  尚未成亲........王小姐不动声色道:“以许家两位公子的才华,想必早有婚约在身。”

  周围的少女们悄悄竖起耳朵。

  不管是俊美无俦的许新年,还是英姿勃勃的许七安,后期是后者,刚刚经历过一场斗法,京城贵族女眷们对他“好奇心”无比旺盛。

  王小姐嫣然一笑。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就有一个穿紫衣的少**阳怪气道:

  “许家算是鱼跃龙门了,那许七安原本只是长乐县的一个快手,许平志也不过是御刀卫百户,这样的家庭,许小姐将来嫁个商贾之家便算是万幸。而今呢,说不准能加入豪门呢。”

  许玲月琢磨不透这位少女的背景,于是做出委屈的姿态,低着头。

  见状,其余千金小姐对紫衣少女产生了些许不悦。

  王小姐眯了眯眼,柔声道:“阎儿,好好说话.......玲月妹妹,阎儿是刑部尚书的侄女。”

  刑部尚书的侄女........许玲月心里一动,记起了当初户部侍郎的公子周立串通刑部,把大哥锁进刑部大牢的事情。

  原来是冤家。

  “阎儿姐姐口直心快,说的也没错的。”许玲月摇摇头,强迫自己压住委屈,露出笑容的模样:

  “我大哥一届武夫,二哥也无官无职。”

  叫阎儿的少女一时语塞,要是接这个话题,她就得在大庭观众之下继续嘲讽许七安和许新年,一位就在席上,另一位声威正隆。

  “行了,喝茶喝茶。”王小姐强行结束话题。

  文会照常进行,贡士们从诗词聊到国家大事,偶尔和大家闺秀们互动几句,场面还算快活。

  许新年发现自己谈的竟颇为愉快,便找了个借口,说花园景色不错,端着酒杯去了一旁,思考王首辅究竟有何阴谋。

  “花期将近,却枯萎了?”他盯着一池枯萎的荷叶发呆。

  这时,身后传来温柔的声音:“这是青州的红莲,隆冬季节才盛开,开春了便凋零枯萎。不过,京城气候与青州相差甚大,红莲长势不好,观赏价值不大。”

  回头望气,是那位五官姣好的女子。

  许新年现在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作揖道:“王小姐。”

  “叫我思慕。”她说。

  .........许新年道:“思慕小姐。”

  王思慕嫣然一笑,目光望向离开席位,各自赏景游园的才子佳人们,柔声道:“许公子那首行路难,思慕裱在房中,日日观赏。”

  “论及诗词,还是我大哥最好。”许二郎说完,矜持道:“不过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亦有妙手偶得之时。”

  用大哥的东西来人前显圣,许二郎心安理得。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哥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

  许玲月坐在池边,迎着微风,无聊的观赏景色。

  文会没什么意思,她不是那个圈子的人,而娘说的“青年才俊”,确实也都不错,只是他们和大哥二哥比起来,就有些摆不上台面,即使这些人都是贡士。

  “哼!”

  身后传来冷哼声,紫衣少女走了过来,狠狠剐了许玲月一眼,骂道:“小贱人,你刚才装什么可怜?”

  许玲月昂起头,弱弱道:“阎儿姐姐说什么?我,我几时装可怜了。”

  紫衣少女冷笑道:“就你那点伎俩,也敢在我面前献丑,装没装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一个粗鄙武夫家出身的贱丫头,配坐在这里吗,配与我同席吗?

  “立刻给我滚出王府,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许玲月皱了皱眉:“阎儿姐姐讨厌我,是因为我大哥?”

  紫衣少女嗤笑着,骂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那个与叔父为敌的许七安当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小蹄子刚才故意装可怜,博取姐妹们的同情,让她碰了个软钉子,很丢脸。

  紫衣少女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想到这里,她愈发恼怒,更嫉妒许玲月的美貌,恶狠狠道:“像你这样的小贱人,也就那点拿不上台面的花样,长的一副狐媚子模样,信不信姑奶奶把你卖到青楼去,让你尝尝人间疾苦。”

  许玲月顿时很委屈,“文会是二哥带我来的,王府的邀请,我怎可中途离场。要不,姐姐帮帮我?”

  紫衣少女闻言皱眉。

  这时,许玲月隐蔽的伸出手,狠狠掐了一把紫衣少女的小腰。

  紫衣少女疼的脸色发白,下意识的伸出推她。

  许玲月就“顺势”往后一倒,落入池水。

  “救,救命......我不会游泳,二哥,二哥救我.........”

  许玲月哭喊着,尖叫声传开,吸引了一众才子佳人的主意。

  “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快救人呀,来人啊........”

  惊呼声不断响起,众人迅速围拢过来。

  听见呼救声的许新年循声望去,看见许玲月在水中沉浮,一副溺水模样,他脸色大变,来不及和王小姐招呼,疾步奔了过去。

  “噗通.......”

  他纵身跃入池水,揽住许玲月的腰肢,把她托出水面,在王小姐等人的帮助下,将许玲月拉了上去。

  “快,快去屋子取我的大氅来。”王小姐急忙吩咐丫鬟。

  俄顷,丫鬟取来大氅,王小姐亲自给许玲月披上。后者依偎在二哥怀里,嘤嘤嘤的哭泣。

  众人围在边上,静看事态发展。

  许新年脸色阴沉,扫了眼紫衣少女,低头问道:“玲月,怎么回事?”

  许玲月抽着鼻子,秀发贴着清丽的脸,柔弱又可怜,抽抽噎噎道:

  “我,我不知道,这位姐姐让我滚出王府,说我不配与她同席,我不理,她,她便推我下池。”

  众人瞬间看向紫衣少女,贡士们看了眼楚楚可怜叫人怜惜的许玲月,又看看刁蛮跋扈的紫衣少女,暗暗皱眉。

  “我没有。”

  紫衣少女气的脸色通红,指着许玲月,骂道:“贱人,你敢害我,明明是你先掐我的。你们别信她,是这个小贱人在害我,是她自己故意下水的。”

  一位千金皱了皱眉,低声道:“阎儿虽然刁蛮了些,但不至于做出推人下水的事。”

  紫衣少女朝闺蜜投去感激的目光,然后很配合的指着许玲月:“就是她自己做的,她自己故意跌下水的,还想陷害我,这小贱人心坏的很。”

  众人狐疑的看向许玲月。

  许玲月对周遭目光置之不理,泪水啪嗒啪嗒滚落,哀泣道:

  “二哥,大哥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位阎儿姐姐说大哥常与她叔父作对,她拿大哥没办法,却可以将我偷卖进青楼。”

  卖进青楼.......许新年怒火瞬间烧到头顶,定定的看着紫衣少女:“倒是不知姑娘是哪家的。”

  王小姐有些愧疚,低声道:“阎儿的叔父是刑部孙尚书。”

  众贡士恍然大悟,一脸“原来如此”的模样,身为贡士,将来必定入朝为官,他们对朝堂有一定的了解。

  刑部孙尚书和许七安的恩恩怨怨,他们还是听过的,最有名的是那首《桑泊案·赠孙尚书》。

  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

  以许诗魁而今的名声,这首诗必定流传后世,孙尚书也将遗臭万年。

  如此一来,今日这位阎儿姑娘推许诗魁妹妹下水的动机就很充足了。

  “你........”

  紫衣少女再次语塞,这些话她确实说过,本想否认,但看周围士子的神色,她知道自己辩解也毫无意义。

  “你说我妹妹掐你,掐你哪里?”许新年问道。

  “我的腰。”紫衣少女眼里怒火欲喷。

  许新年缓缓点头:“姑娘好计策,知道读书人非礼勿视,无法验证,什么都凭你一张嘴来解释。”

  紫衣少女一愣,突然明白这小贱人掐她腰的原因,这下,有理也说不清了。

  “我们可以验。”一位少女说道。

  许新年点头:“回头自己掐一下,便有淤痕了,我妹子人笨嘴笨,百口莫辩。”

  这........紫衣少女和她相熟的闺蜜被许二郎怼的说不出话来。

  许新年冷笑道:“今日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此事绝不与你干休。”

  紫衣少女气的眼眶通红,指着许新年怒骂:“你别太嚣张,你区区一个会元,算什么东西,你敢把我怎么样。”

  “啪!”

  许新年反手一个巴掌。

  紫衣少女趔趄几步,脸颊瞬时间一片红肿,她捂着脸,难以置信:“你,你敢打我?”

  众人都惊呆了,完全没想到许新年如此果决,打起女人来毫不犹豫。

  “今日之事,诸位都是见证,我现在就绑她去见官,回头请诸位当个证人。”

  说完,许新年盯着紫衣少女,冷冰冰道:“不是去刑部也不是去府衙,许某请姑娘去一趟打更人衙门。”

  众人脸色大变。

  打更人衙门是什么地方?进了里头,就算是刑部尚书的话都不好使,真要计较起来,推人下水,判个蓄意谋杀,打更人完全可以做到。

  即使刑部尚书竭力援救,出来后,姑娘家的声誉就没了,将来还能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

  紫衣少女眼里闪过恐惧,她疾步走到王小姐身边,哭道:“思慕姐姐,救我.........我不要去打更人衙门。”

  王思慕立刻看向许玲月,后者不动声色的撇开头。

  这女子也不是善茬.........王小姐心里浮现这个念头,而后看向许新年,低声道:

  “许公子,阎儿只是无心之失,我让她道歉,赔偿玲月妹妹相应的损失,可否看在小女子的份上,就此揭过。”

  她也很为难,文会是在她府上举办,出了这事儿,让许新年带走人,那么刑部尚书与父亲必生嫌隙。

  阻止许新年,又彻底得罪了他.........这是王思慕不想看到的,所以打算私底下解决纠纷,不报官。

  “行,看到王小姐的面上,我可以不报官。”许新年道。

  当下,王小姐领着许家兄妹进了偏厅,磋商赔偿以及道歉事宜。

  “阎儿性格刁蛮任性,做出这等错事,理当赔偿道歉.........五百两银子如何。”王小姐美眸凝视。

  “银子只是小事,主要是看个态度。”许新年淡淡道。

  王思慕看了眼紫衣少女,后者憋屈的低头道歉。

  许新年这才点头,道:“一千两,少一文就是蓄意谋杀。”

  “.......成。”

  王思慕笑容温婉,和颜悦色:“许公子快些带玲月妹妹回去换干净的衣衫,莫要着凉了。”

  于是,王小姐让人取来一千两银票,千恩万谢的交给许新年,并亲自送兄妹俩出府。

  马车里,许新年把一千两银票递给许玲月,道:“妹子,银票收好,将来就是你嫁妆的一部分。”

  他伸手按住许玲月的肩膀,悠然道:“热血沸腾,风邪不侵。”

  许玲月感觉一股暖流从体内涌来,驱散了寒意。

  她舒服的吐出一口气,低声道:“二哥,是我不好,害你提前离席。”

  许新年摆摆手:“早些离席也好,说实话,我没多大信心与王首辅斗争,趁他还没来,早早离开,这叫趋利避害,君子所为。”

  停顿一下,继续道:“倒是那个王小姐,不简单啊。”

  许玲月问道:“王小姐气度非凡,做事井井有条,能压的住场。”

  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处理事情,明明不关她的事,“认错”态度却非常好,有领袖之风。

  许新年哂笑道:“这只是其一,你落了水,她却不留你在府上换衣,这既是做给刑部尚书家的死丫头看,也是做给我和你看的。

  “玲月,是你自己主动跌入水中的吧。”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二哥,你知道为什么大哥比你更讨人喜欢吗?”

  许新年顿时激起了好胜心:“我从来都比他更讨人喜欢。”

  许玲月摇摇头:“换成大哥,他现在一准而对我嘘寒问暖,自责没有保护好我。他心里什么都明白,但他不会说出来。”

  许新年脸色倏然僵住。

  ..............

  “哭什么?”

  王小姐手里捏着帕子,给紫衣少女擦眼泪,笑道:“你是嫡女,自小在府上耀武扬威,没人敢惹你。

  “有些事你看的明白,但自幼养成的脾性,让你更喜欢直来直往,这是不对的。将来嫁了人,有你好受。”

  “就是那小贱人自己落水的。”紫衣少女委屈的大叫。

  “这些不重要,大家怎么想才重要,他们觉得是你推的,那就是你推的。”王小姐笑道。

  “姐姐,你都不帮我。”紫衣少女气道。

  “我可斗不过那两兄妹。”王小姐笑吟吟道。

  她心情很好,收获满满。第一,许辞旧并未成亲,也没婚约在身。第二,摸清了许家妹妹的脾性。

  第三,虽然交流短暂,但许新年的性格、脾性,很对她胃口。

  长的好看,性格强势,聪明,有主见有心机,更重要的是,他愿意为家人得罪刑部尚书。

  自古雄才伟略的男人数不胜数,聪明的,阴险的,狠辣的........这些人统统没意思,因为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雄图霸业,极少有把家中女眷摆在第一位的。

  能教出这样一对有心机的子女,培养出一位惊才绝艳的侄子,许家那位当家主母,想必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王小姐眼里闪过犀利的光,充满了斗志。

  .............

  PS:“马后炮”礼物上限了,角色里有。小母马强势崛起,这是我怎么都想不到的。

  我的公众号“我是卖报小郎君”,马后炮就是公众号里投票投出来的,里面会定期更新书里的人物、伏笔、势力、修行体系等等。

  以及《大奉花魁娘评鉴指南》应该也会在公众号更新,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另外,今早上吐下泻,得了急性肠胃炎,上午是在医院打点滴度过的,嗯,身体如今已经无碍,就是有些虚弱,大家别担心,基操了。

  老读者应该还记得,前年我急性肠胃炎两次,去年一次,今年.......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记得帮我纠错别字。

  PS:今晚尽量码第二更,十二点前没更新,那就明天更新。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 勾心斗角(大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