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八章 杨千幻出关

设置字体大小:
  浩气楼底,许七安仰头看着这座高楼,檐角飞翘,层层叠叠,宛如宝塔。

  至二楼起,每一层都有可供瞭望的回廊,此时春光正好,在七楼眺望,景色如画。

  他没有即刻上楼,愣愣出神许久,压了压貂帽,没什么表情的看向守卫,沉声道:“通传去。”

  待守卫下楼回复后,许七安脚步极快的登楼,沿途偶遇的吏员纷纷躬身行礼,他仅是颔首,嗯一声。

  进入茶室,踏着芦苇杆织成的软席,许七安来到茶几边盘坐,面前早有了一杯热茶,以及脸色平静看书的魏渊。

  “魏公,卑职有事禀报。”

  “说。”

  “卑职插手天人之争是有原因的.........”

  当即,把金莲道长的嘱托,以及青丹的报酬告诉魏渊。

  魏渊缓缓点头,面色稍转柔和,道:“猜到了。”

  许七安立刻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卑职如此鲁莽,必定会让朝中忠义之士记恨吧。”

  他是来找魏渊询问山海关战役这桩历史,但那样就显得把上级当做工具人了,不是一个聪明下属该干的事。

  换一个顺序,这次来浩气楼,许七安是禀报事情来的,询问只是顺带。

  “不至于。”

  魏渊摇头:“你虽然拖延了天人之争,但并没有阻止它,那些想看洛玉衡死的人,顶多是对你感到恼怒。”

  那魏公你会恼怒我吗.........许七安松了口气的样子,接着说道:“得益于青丹的药力,卑职金刚神功已是小成。”

  魏渊对此并不意外,简单的“嗯”一声。

  许七安等了一下,见他没有开口,当即道:“卑职想知道五品化劲,如何修行?”

  魏渊放下书卷,端起茶杯浅啜一口,端正坐姿,望着许七安:“首先你要明白,什么是化劲。嗯,往左打一拳。”

  许七安不明白他的意图,遵照吩咐,握拳朝左侧击出。

  魏渊抓起书卷,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大臂处,笑着说:“这里有明显的颤抖。”

  “这.......这是必不可少的啊。”许七安回答。

  你一个古代人,我就不跟你说什么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些高端知识了。

  出拳的时候,不管有没有击中目标,手臂都有力量走过,这会自然而然的带来肩膀和皮肉的颤抖。

  如果有击中物体,手臂还会承受反作用力。

  “化劲不会有颤动,这个境界的武者,可以完美掌握自身的力量,不浪费一丝一毫。”

  魏渊重新拿起书卷,平静说道:“各大体系为何对恐惧武夫近身?他们怕的是五品以上的武夫。怕的是化劲的武夫,明白了吗。”

  化劲的武夫可以把任何体系一波带走?可,可这不符合力学定理啊.........等等,我想起来了,当初杨砚和姜律中为了争夺我这个蓝颜祸水,曾经在衙门的格斗场打过一架。

  许七安想起了那场战斗,两位金锣的战斗完全没有后摇,没有反作用力,严重违反了力学定理。他当时还啧啧称奇,暗自猜测是那个武夫体系第几品带来的神异。

  现在明白了,是五品化劲。

  “你已经到了这个境界,便再与你说说武夫体系的一些知识。”魏渊边看书,边说道:

  “五品之前,天赋的作用只占三成,努力占三成,资源占四成。五品之后,天赋占六成,努力占二成,资源占二成。”

  “为何?”许七安疑惑。

  “想掌握自身每一分力量,这得靠武者的悟性,外物无法起到作用。在打更人衙门,只有一篇《行脉论》能对你起到触类旁通的作用,但能不能修成化劲,还是得看个人。

  “五品之前,只要有功法,有资源,天赋只要不是太差,都可以达到。六品多如牛毛,到五品,数量就开始减少。到了三品........大奉朝廷,只有一位镇北王。”魏渊道。

  大奉朝廷只有一位镇北王........许七安敏锐的捕捉到魏渊话中的意思,问道:“江湖上,还有三品?”

  “水深王八多,不要小觑了草莽英雄。”魏渊笑道,“不过数量也是凤毛麟角,都比较守规矩,朝廷也他们的态度是安抚,允许他们成为一方豪雄。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剑州走一趟,大奉武道最昌盛的地方。”

  难怪魏渊一直想让我去江湖,江湖似乎挺有意思啊..........许七安收束念头,随口问道:

  “魏公,卑职近来读史.......”

  话音方落,便被魏渊似笑非笑的嘲讽语气打断:“你还会读史书?”

  我感觉到了来自学霸的鄙视.......许七安强行扯起笑容:“卑职偶尔还是会读书的,毕竟也算半个读书人。”

  想当年他也是九年义务教育杀出来的好汉,只是年纪越大,越对书本不感兴趣。

  见魏渊没有反驳,许七安直入正题,好奇道:“卑职发现,除了佛门与万妖国的“甲子荡妖”,山海关战役是九州有史以来,罕见的大型战争。

  “这场战争因何而起?史书上语焉不详,卑职想着,魏公您是当初的五军统率,对比想必一清二楚。”

  魏渊沉吟许久,似在回忆,目光透着沧桑,徐徐道:

  “元景13年,南方蛮族在蛊族的率领下,忽然进攻大奉南方边关,攻城略地,涂毒数百里。朝廷收到塘报后,立刻组织军队南下驱逐蛮族。

  “结果就在同年八月,北方蛮族与妖族联手,组织二十万骑兵、妖兵,以狮子搏兔之姿,南下进攻大奉。

  “大奉腹背受敌,经过一年的战争,于元景14年,放弃了西北方两州万里疆土,专心对抗南方蛮族。

  “同年秋,万妖国占了那两州之地,宣布复国。”

  魏渊起身,走到立式疆域图边,指头在大奉西北方画了一个大圈,道:

  “楚州和荆州一旦分裂出去,北方蛮族、妖族、万妖国将成三角之势,不管是南下打大奉,还是西进打佛国,三方都能达成最紧密的阵势,互相驰援。

  “所以,到了元景15年,西域佛国下场了。战局顿时逆转,佛国和大奉联手,三月之内夺回了楚州和荆州。大奉得以喘息,分出更多兵力南下,痛击蛊族为首的南方蛮族。”

  果然,当年的山海关战役里,确实有万妖国余孽参与,九尾天狐的遗孤,那位妖族公主,她的终极目标是复国.........山海关战役的失败,让她意识到佛门过于强大,想要复国必须削弱佛门........所以,她开始图谋桑泊底下的神殊?

  许七安缓缓点头,只要弄清楚对方的目标,很多事情就变的有迹可循,也能从容做出应对。

  随后,他又想到一个问题,大成佛法的出现,肯定会在西方掀起轩然大波,理念之争不可避免,佛门到时候出现分裂的话。

  那位九尾天狐会作何感想?

  她辛辛苦苦数百年,没能做成的事,大奉的一个小银锣,随便嘴炮几句,就让佛门分裂..........

  魏渊道:“元景16年时,南北蛮族、北方妖族、万妖国余孽,以及东北巫神教,在山海关处会师,孤注一掷,欲与西域佛门、大奉决一死战。各方投入兵力超过百万,战争不眠不休维持半年,最后以大奉和佛国惨胜收场。史称:山海战役。”

  “魏公,巫神教,怎么突然下场?”许七安问道。

  “自然是有利可图,巫神教.......一直仇视大奉,这关乎到大奉开国时的一桩旧事。”魏渊回答。

  这个我知道,大奉的开国皇帝鸽了巫神教,需要人家时,一口一个小甜甜,等立了国,扭头就喊人家牛夫人........许七安心里吐槽。

  “巫神教直接在东北方骚扰大奉不是更好?”许七安疑惑道。

  “哪怕是朝廷最艰难的时候,宁愿放弃北方两州,也没放松过对东北方的部署。巫神教若是攻打东北方,一旦久攻不下,山海关战事平息,大奉就有充足的时间和兵力支援东北边境。

  “与其如此,不是从北方蛮族和妖族领域借道,前往山海关,一战定输赢。”

  许七安握着茶杯,陷入沉思。

  山海关战役的开端是南北蛮族联军,但最开始是蛊族率领南方蛮族进攻大奉边境,随后北方蛮族也南下攻击大奉。

  这里可以看出,是那位天蛊部的前任首领从中斡旋,鼓动蛊族挑起战争。

  这符合两个小偷的谋划。

  另一个小偷是术士,而术士体系脱胎于巫师体系,当年巫神教插手山海关战役,这位神秘术士肯定有煽风点火,产生催化作用。

  许七安能想象,当年两个小偷是如何游说各方,达成结盟,挑起了这场史上罕见的大型战役。

  “所以万妖国余孽知道我身怀气运,是通过当年的事?不,不对,偷气运是两个小偷私底下的谋划,我气运没觉醒之前,连监正都没发现.........那,妖族的公主是通过什么渠道发现我体内的气运?

  “她必然是知道的,否则不会让神殊和尚寄生在我体内。

  “呼.......先不管这个,再定一个长期目标,查明神秘术士窃取气运的原因。天蛊部的首领是为了窃取气运镇压蛊神,神秘术士可能另有目的。”

  浮想联翩之际,魏渊问道:“还有什么事?”

  许七安摇头:“没有了。”

  他没有下决定告诉魏渊自己身怀气运的事,虽然监正和金莲道长知晓此事,但这是两位老银币自己发现的。

  许七安从未主动告诉别人。

  不告诉魏渊,是因为许七安心里有一层顾虑,魏渊是国士,在他心里,大奉王朝摆在第一位,或第二位。

  许七安不认为自己在魏渊心里的分量高于大奉,若是被魏渊知道,大奉国力衰退的原因是气运被窃取,转嫁到自己身上。

  魏渊会怎么选择?

  “他依旧是我最大的靠山,但我不能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做赌注。”许七安心想。

  “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事?”魏渊凝视着他。

  “没有了。”许七安与他对视,摇头道。

  ............

  昏暗的房间里,一只白皙的手,握着毛笔,书写密信:

  “尊敬主人:

  “近来大奉发生了很多事,随着京察的结束,党争渐渐平息,魏渊和王首辅开始联手整治胥吏弊病。

  “我从小道消息得知,他们下一步的目标是彻查军田侵吞和减免赋税。呵,两人联手确实可以横扫朝堂。

  “但只要元景帝一日不放弃修道,他就像一只不见底的饕餮,蚕食着大奉国力。减免赋税的政策必将受到阻碍。

  “您放心,未来十年,大奉国力将衰落到谷底,佛国失去这位强有力的盟友,即使再强大,也是孤掌难鸣。若再掀起一次山海战役,战胜的必将是我们。

  “对了,与您说一件好消息,司天监与佛门斗法过程中,银锣许七安提出了大乘佛法理念,令度厄罗汉醍醐灌顶。奴婢预计,西方今年或有大动乱,这是我们的可乘之机。

  “真是一个惊才绝艳的男子,他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奴婢斗胆问一句,您对他的安排是什么?”

  白皙的手放下笔,望着密信,久久不语。

  ...........

  司天监。

  通往地底的石门,扎扎声里打开,一位九品白衣朝着幽深的地底高喊:“杨师兄,半旬已过,您可以出来了。”

  几秒后,一道白衣身影,倒退着走上来,固执的用后脑勺对着世人。

  “我杨千幻,终将重临世间,谁都不可能镇压我。”白衣身影缓缓道。

  “是是是.......”九品术士随口应着,提醒道:

  “您下次可别再做蠢事了,监正老师说了,您要是在学许七安,就把你镇在地底,一辈子别想出来。”

  杨千幻呵了一声:“杨某需要学他?只不过是他做了我想做的事。”

  神经病.......九品术士心里腹诽。

  “嗯,我在地底闭关的这段时间,外界有什么事发生?”杨千幻负手而立,语气淡然。

  ...........

  PS:感谢“人间快乐事”的两个白银盟,大佬,腿上还要挂件吗?挂一个海鲜商人怎么样。感谢“肖映雪儿”的盟主,这名字我喜欢。感谢“”大黄先生”的盟主,有空一起睡觉。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八章 杨千幻出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