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谁来救救我

设置字体大小:
  太阳落山后,天色保持了相当久的青冥,然后才被夜幕替代。

  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使团队伍在这里点燃篝火,搭起帐篷。

  女眷没有下车,裹着薄毯睡在马车里,许七安等高官宿在帐篷里,底层的侍卫,则围着篝火睡觉。

  好在仲春的季节,夜里不冷不热,有风吹来,还蛮舒爽。就是蚊子多了些,对这些体魄强健的“肥羊”甚是喜欢。

  “啪啪”声不断响起,士卒们骂骂咧咧的驱赶蚊虫。

  许七安巡视回来,见到这一幕,便知使团队伍里没有准备驱蚊的草药,顶多储备一些治疗伤势的金疮药,以及常用的解毒丸。

  至于驱蚊的草药,做不到那么精细。

  “为什么蚊虫如此之多?”大理寺丞穿着白色单衣,从帐篷里钻出来,抱怨道:

  “耳边嗡嗡嗡的尽是虫鸣,如何能睡,如何能睡?”

  养尊处优是文官的通病,早前在船上,虽有摇晃颠簸,但都是小问题,忍忍就过了。

  走陆路要艰苦许多,没有大床,没有茶几,没有精致的食物,还要忍受蚊虫叮咬。

  两位御史听见大理寺丞的抱怨,立刻钻出来附和,愁眉苦脸:“难捱,难捱啊。”

  这个时候,就显得许七安的提议是多么愚蠢,如果不改陆路,他们现在还在水里漂着,有松软的大床睡,有单独的房间休息。

  有用铜皮铁骨的褚相龙不怕蚊虫叮咬,淡淡嘲讽:“既选择了走陆路,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我们才走了一天,现在改道走水路还来得及。”

  许七安取出一把特制的香料,高声道:“我这里有驱虫的香料,取一块丢入篝火,便能驱逐蚊虫。”

  士卒们大喜过望,按照要求从许七安这里领取香料,投入篝火。

  香料在烈火中缓慢燃烧,一股略显刺鼻的浓香溢散,过了片刻,周围果然没了蚊虫。

  “哈哈,真的没蚊虫了,舒坦。”

  “这下子可以安心睡觉,多亏了许大人。”

  一堆堆篝火边,士卒们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许银锣的香料解决了他们的眼前的困扰,没有蚊虫叮咬后,整个人都舒服了。

  幸福感就是从这些小待遇里开始的,如果换一个官员领导,肯定不会在乎他们这些底层士兵的小烦恼。

  更不会去想,夜里没睡好,明日就会疲惫,还得赶路........恶性循环的话,会导致整支队伍战力下滑。

  而士兵的幸福感增加了,也会反馈给领导,对领导愈发的恭敬和认同。

  就比如许七安提议改变路线,走更艰苦的陆路,整个队伍私底下怨声载道,但不包括百名禁军,他们半点怨言都没有。

  这就是认同。

  两位御史和大理寺丞要了一块香料,回帐篷里用香炉点燃,驱蚊效果立竿见影,果然没有再听见“嗡嗡嗡”的叫声。

  “许大人竟连这种小玩意都准备了,不愧是破案高手,心思细腻。”

  都察院的御史从帐篷里钻出来,大声称赞。

  不远处的马车里,婢女们嗅到了淡淡的香味,欣喜道:“这味儿挺好闻的,咱们也去取些来烧,驱驱蚊虫。”

  “取什么呀,许银锣与褚将军正闹矛盾呢,你别这时候自讨没趣。”另一个女婢说。

  “不会呀,许银锣性格挺好的,对我们女子尤为温柔。”那婢女说。

  “嗤......我说的是褚将军,咱们是王府的人,心里要有数。就算许银锣再好,咱们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明白吗。”

  “是啊,而且我听说是许银锣要改换陆路,我们才那么辛苦,真是的。”

  这话一出,其他婢女纷纷声讨许银锣,讨厌讨厌说个不停。

  王妃蜷缩在角落里,不屑的嗤笑一声。

  这些没脑子的婢子,目光和癞蛤蟆一样短浅,只能看到眼前飞的蚊子。

  虽然她也累,她也怀疑过水路是不是真有危险,也对许七安的判断有所怀疑。可她坚决拥护许七安的决定。

  宁愿吃点苦,遭点罪,也比遇到危险要强。

  ..........

  大理寺丞掀开帐篷的帘子,望着与士兵同坐的许七安,问道:“许大人有几成把握?”

  他指的是水路设伏的事,委婉的提醒许七安,要考虑赌约的事情。

  毕竟拿人手软,大理寺丞和许七安也没仇恨,不待见他,主要是大理寺卿和许七安有大仇,作为大理寺卿手底下混饭吃的官员,他屁股得坐正。

  我哪来的把握,让杨砚去踩陷阱,本身就是试探.......许七安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一位御史说道:“掐住算时间,杨金锣也该到流石滩了,有没有埋伏,想必已经知晓。他,何时与我们碰头?”

  许七安道:“我沿途有留下暗号,他会循着过来。”

  以金锣的脚程,顺着暗号追上来,不需要多久的。最迟明日清晨,最早可能今晚就能追赶上来。

  褚相龙和几位文官们沉默了下去,各有所思,等待着杨砚的到来。

  过了半个时辰,众人进入梦乡,呼噜声宛如蛙鸣,此起彼伏。

  许七安没有谁,拿着一根枯枝,在地上写写画画,推敲着去了北境后,自己改怎么查案子。

  查清案子后,又该如何在不惊动镇北王的前途下,将证据带回京城。

  这件事最麻烦的地方在于,他对镇北王无可奈何,而镇北王要对他做什么,却很容易。

  大理寺丞他们对案子态度消极是可以理解的,估计就想走个过场,然后回京城交差.......血屠三千里,却没有一个难民,这不合理.......这一路北上,我要好好观察,一头扎到北边,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褚相龙坚决反对我走陆路,未必就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他想让我直接抵达北境,而到了北境,我就成了任人拿捏的傀儡。

  想私底下查案?

  做梦。

  念头纷呈间,突然,他捕捉到一缕气机波动,从远处传来。

  许七安霍然起身,右手比脑子还快,按住了黑金长刀的刀柄。

  另一边,褚相龙也睁开了眼睛,目光犀利。

  两人没有眼神交流,而是一起望向了南边,黑夜中,一道身影缓步而来,背着银枪,正是杨砚。

  见到他的刹那,许七安和褚相龙露出各自的紧张和期待。

  前者弯腰拾起水囊,迎上去,道:“头儿,情况怎么样?”

  杨砚接过水囊,一口气喝干,沉声道:“流石滩有一条蛟龙埋伏,船只沉没了。”

  果然有埋伏,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墨菲定律全宇宙通用么.......许七安心里一沉,最后那点侥幸荡然无存。

  真的有埋伏?!

  褚相龙握紧刀柄,篝火映照着微微收缩的瞳孔。

  “头儿你先坐,我去喊三司的人过来,他们理当一起听听,了解情况。”许七安招呼杨砚在篝火边坐下,又把装着干粮的包裹递过去。

  然后,他挨个进入帐篷,唤醒了御史、大理寺丞和刑部陈捕头。

  陈捕头钻出帐篷,看见杨砚,想也没想,略显急迫的问道:“杨金锣,可有遭遇埋伏?”

  两位御史和大理寺丞紧盯着杨砚。

  “流石滩有埋伏,船只沉没了,如果我们没有改变路线,今日必定全军覆没。”杨砚脸色凝重。

  还真有埋伏,真的有埋伏........大理寺丞一颗心幽幽沉入谷底。

  全军覆没?两位御史脸色微变,猛然看向许七安,作揖道:“多亏许大人机警,提前判断出埋伏,让我等躲过一劫。”

  刑部的陈捕头,看向许七安的眼神里多了敬佩,对这位顶头上司的敌人,心服口服。

  “我们到帐篷里说。”大理寺丞提议道。

  许七安点头,唤来已经苏醒的陈骁,吩咐道:“今晚别睡了,大家提起精神来,好好巡视。”

  陈骁在旁听到全过程,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脸色凝重的点头:“大人放心。”

  许七安当即随众人进了帐篷。

  ..........

  蜷缩在马车角落里睡觉的王妃,被一阵嘈乱的脚步声、甲胄碰撞声、以及议论声惊醒。

  同车的婢子们已经醒来,凑在车窗边观望。

  “大晚上的这般吵闹,发生了什么?”

  “刚才不是睡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出去巡视了........”

  王妃心里一凛,掀开薄毯,边揉着眼睛,边推开马车的门,小心翼翼的跳下马车。

  她逮着一队正准备出去巡视的禁军,问道:“你这是作甚?”

  最前头的士兵打量了她几眼,说道:“杨金锣回来了,据说在流石滩遭遇埋伏,船只沉没了。”

  后边一位士卒补充道:“如果不是许大人改变路线,咱们今儿就全完蛋。”

  王妃悚然一惊,涌起强烈的后怕情绪。

  真的有埋伏,是冲我来的.........幸,幸好有他在,幸好他及早反应过来........她拍了拍胸脯,这一刻,竟涌起强烈的安全感。

  平平无奇的王妃深吸一口气,转身回了马车。

  “你去问了是吗,他们都怎么了?”婢子们连忙追问。

  “水路有埋伏,船只沉没了。”王妃淡淡道。

  马车内,惊呼声四起,婢子们露出了恐惧神色。

  “为,为什么会有埋伏?为什么要埋伏我们.......”

  “呼.......还好许大人机敏,早早带我们走了陆路。”

  嘀咕声四起,婢子们议论纷纷。

  王妃裹上薄毯,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肩膀,微微发抖。

  她在漆黑的夜里感受到了寒冷,发自内心的寒冷。

  谁来救救我........

  ........

  PS:今天状态很差,头疼了一天,坐在电脑前浑浑噩噩,太难受了。我要早点睡,休息好。记得纠错别字。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谁来救救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