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凶

设置字体大小:
  对方强有力的手腕,让黑袍探子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他是资深的情报人员,并不会因为危机而方寸大乱,丧失理智。

  相反,多年来的训练,使他在危机关头,反而愈发的头脑冷静。

  “许大人,您没必要这样,你要查血屠三千里的案子,又害怕得罪淮王殿下,这些卑职是理解的。但我劝你不要冲动,有几件事你要想明白。

  “第一,王妃没有被蛮族劫走,这件事瞒不住,呵呵,其中缘由我不能告诉你。但你相信我,王妃落入蛮族手中的话,淮王殿下最后总归会知道。

  “可结果是王妃被您救走了,只要事后调查,您在脱离使团的节点与王妃被劫时间点一致,这就够了。淮王殿下想对付谁,不需要证据,只要他觉得你是敌人。”

  镇北王比我想象中的更加霸道啊.........许七安面无表情,继续听着。

  “第二,您救了王妃,是大功一件,淮王殿下掌兵多年,最看重“赏罚分明”四个字。若是能搭上淮王这条线,许银锣,你必将前途无量。魏渊只能提拔你的官位,但淮王是亲王,他能提拔你的爵位啊。”

  “第三,案子只是案子,办差了一件,不影响您屡破奇案的威名。前途才是最紧要的,不是么。何必为了一个与己无关的破案子,影响自身呢。”

  王妃又默默的退了一步,她没去看黑袍探子,注意力全在许七安身上。

  他虽然是个好色之徒,可行事风格还算正派,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前途出卖别人的败类.........王妃对此有一定的信心,但仍然有些忐忑和紧张。

  毕竟许七安现在面临的是得罪亲王的压力,以及加官进爵的前程。

  官僚主义无论哪个世界都有啊..........许七安缓缓点头:

  “说的有道理,我都快信服了。你说的对,王妃本就是镇北王的正妻,我没必要因此得罪一位亲王。”

  黑袍探子罩着面具的脸庞露出了笑容,他在赌,赌许七安不敢得罪淮王;赌许七安更在意前程。

  一边是炼狱,一边是仙境,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当然,这番话是否能兑现,淮王是否愿意给姓许的一个锦绣前程,谁在乎呢。

  只要度过这一劫难,返回军营,许七安就是砧板鱼肉。至于望气术,黑袍探子不担心,他方才说的全是真心话。

  淮王确实赏罚分明。

  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黑袍探子,许七安语气沉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让你走。血屠三千里,到底怎么回事?”

  黑袍探子心里一沉,厉声道:“许七安,如果你非要查下去,那等待你的只有毁灭。淮王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不但是你,你的家人,你的亲友,统统都要连坐。如果不想让他们给你陪葬,你最好乖乖把我放了。”

  见许七安沉默不语,黑袍探子冷笑一声:“你杀了我,最多就是杀人灭口,还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你能召我魂魄么。

  “识趣点吧,好好想一想,我刚才的话依旧有效。”

  身为情报人员,他很懂人心,也懂话术。威逼和利诱结合,以前程作诱饵,以亲友做要挟。

  “你说对了。”许七安咧嘴一笑。

  黑袍探子一凛,涌起不祥预感,试探道:“什,什么?”

  许七安盯着他的眼睛,重复道:“你说对了,我还真会招魂。”

  说完,他看见黑袍探子的瞳孔猛的一缩,继而奋力挣扎,色厉内荏的威胁:“许七安,我是淮王殿下的密探,你敢杀我,就是与淮王为敌,你不会有好下场。

  “你是傻子吗,不,傻子都比你聪明,阳光大道你不走,偏要.......”

  咔擦一声,怒喝声夏然而止。

  “吵死了。”

  许七安随手把尸体丢在地上,这位密探睁大眼球,死寂的望着天空,似乎死不瞑目。

  杀的好!王妃在心里暗暗喝彩。

  她一颗心慢慢放稳,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再看向许七安时,眼里的欣赏不加掩饰。

  不知不觉间,许七安在她这里的形象愈发的鲜明立体,她对许七安的信任也在增长,这些转变悄然发生,是本人难以立刻察觉的。

  王妃刚想开口说:我们快溜吧!

  就看见许七安取出一本书籍,撕下一页纸张,以气机引燃,刹那间,凭空刮起阴风,耳边似有凄厉哭声,天空的暖阳失去了温度。

  然后,王妃看见一道道不够真实的身影,化作青烟而来,于许七安身前一丈外的半空悬浮。

  鬼鬼鬼........王妃眼睛一点点睁大,小嘴一点点张开,吓傻了。

  她这辈子就没见过鬼,平时都是自己脑补,自己吓自己,现在见到真的鬼魂,脑子有点懵,什么念头都没了,甚至忘记逃跑。

  许七安没注意到王妃陷入恐惧的情绪里,即使注意到了,现在也没时间安慰这位大奉第一美人。

  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

  除了死在许七安手里的三名蛮子,以及黑袍密探,他还召来了横死士卒的亡魂。

  新魂们傻头傻闹,目光呆滞。

  许七安望向黑袍男子,有沉默几秒,缓缓道:“血屠三千里是怎么回事。”

  密探表情僵硬,声音空洞的回复:“淮王殿下冲击二品大圆满,需要大量的生命精元增长武者气血。”

  这句话,宛如焦雷炸在许七安和王妃耳边。

  血屠三千里,是镇北王干的........这一刻,许七安脑子嗡嗡作响,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棒。

  我其实已经有所预料,血屠三千里若是蛮族所为,身为部落首领的汤山君等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不参与?

  只是褚相龙的不知情,让我忽略了这个细节,认为此案仍有内幕........不,真正原因是我不愿意去相信。

  不愿意相信一个镇守边关十几年的亲王,大奉的皇族,会为了一己私欲,屠戮敬仰他,爱戴他的百姓。

  许七安嘴皮子颤抖,喃喃道:“不可原谅........”

  他宁愿这一切是蛮族干的,大家阵营不同,见面就是生死相向,今日你屠戮大奉子民,来日我便率军踏平蛮族部落。

  既然是死敌,没什么好说的。

  但他无法接受酿成这桩惨案的是镇北王,是大奉的亲王。他对自己的子民挥动了屠刀,理由只是为了晋升二品。

  畜生!

  是,是淮王做的........王妃捂住嘴唇,泪水夺眶而出。

  过了很久,许七安听见自己嘶哑的嗓音问道:“屠杀地点在哪里?”

  黑袍男子表情愣愣的回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这个回答出乎许七安的预料,不应该是西口郡吗?那边不是都封锁了么。

  另外,竟然连身为镇北王心腹密探都不知道此事,这点很不科学。

  “谁知道?”许七安问出心里的疑惑。

  “楚州都指挥使阙永修和“天”字密探知道。”黑袍男子的魂魄说道。

  都指挥室阙永修?

  许七安沉吟片刻,回忆起了此人的资料:阙永修,楚州都指挥使,护国公。

  世袭罔替的爵位。

  第一代护国公是当年的平海王,也就是后来的武宗皇帝的结拜兄弟。

  武宗皇帝是五百年前,与佛门联手干掉第一代监正,打着清君侧的名义,谋朝篡位的亲王。

  护国公这一脉,是旧勋贵中罕见的常青树,与皇室宗亲多有联姻,家族历史中娶过二位公主,四位郡主。

  阙永修有大奉皇室的血脉。

  “阙永修和镇北王沆瀣一气,制造了血屠三千里的惨案.......收集证据举报他们,我不信元景帝还能包庇两人,就算他想包庇,魏公也不同意,朝堂诸公也不同意........”

  朝堂上的衮衮诸公,京城的文武百官,好的坏的,昏聩的精明的,是一股连皇帝都无法抗衡的力量。

  如此触目惊心的惨案,只要掀出去,京城百官就无法坐视不理。

  许七安忍住了带着魂魄返回京城的冲动,因为这还不够,仅凭一个密探的魂魄,不足以扳倒镇北王和护国公。

  他转而看向三名蛮子,问道:“你们截杀镇北王密探的原因是什么?”

  左边的青颜部蛮子回答:“寻找镇北王屠戮生灵的地方,汇报给首领。”

  中间的青颜部蛮子接着回答:“首领也想晋升二品。”

  右边的青颜部蛮子最后回答:“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与镇北王的密探互相狩猎,折损了许多族人。”

  “为什么要寻找镇北王屠戮生灵的地方。”许七安看了眼木然而立的黑袍男子残魂。

  他立刻抓住重点,认为这里有大问题。

  按照逻辑,寻找案发地点是他这个主办官要做的事,也是他必须要找到的罪证之一。如果连被害人都找不到,案子是没法查下去的。

  可是,镇北王的密探不知道案发地点,而蛮族却在寻找案发地点,这说明血屠三千里还没真正结束。

  “夺精血。”左边的蛮子回答。

  许七安又问了中间和右边的蛮子,得到统一的答案。

  根据伏击案的事情分析,蛮族要夺镇北王的造化,两方面下手:第一,夺王妃;第二,夺精血。

  根据第二点反馈的信息可以得知,血屠三千里案并没有结束,或者说,镇北王还没有大功告成。不然青颜部的探子应该早就撤兵了。

  难怪围杀王妃时,没有青颜部的高手,不出意外的话,他们都潜入楚州,寻找血屠三千里的地点。而镇北王的密探在暗中与蛮子斗智斗勇,相互狩猎。

  难怪接王妃时,没有密探护送和接应,他们肯定自顾不暇,一边要隐藏血屠三千里,一边要狩猎潜入楚州的蛮子。

  “只有你们青颜部落知道此事?”许七安再次提问。

  “是的。”蛮子回答。

  这不对茎.........青颜部的首领又是怎么知道此事?许七安沉吟片刻,道:

  “你们在部落里有没有见过术士。”

  “见过。”蛮子愣愣道。

  嗯,这样的话,青颜部知道血屠三千里的一切内幕,而这些都是神秘术士团伙告诉他们的。

  由此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神秘术士团伙在扶持青颜部的首领,支持他夺镇北王造化,晋升二品。

  二,神秘术士团伙,夺大奉气运,扶持蛮族首领,渗透朝堂,蚕食大奉国力,立场一目了然。

  许七安没有继续问话,沉声道:“蹲下,捂住眼睛。”

  王妃熟练的配合,立刻蹲下捂眼睛。

  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把黑袍探子和三名蛮子的尸体收入玉石小镜,然后打开**,收了他们的魂魄。

  “走吧!”

  他来到王妃面前蹲下,背对着她,道:“上来。”

  这一次,王妃没有犹豫,张开双手,搂住了许七安的脖颈。她发现自己此刻竟不再抗拒和这个男人有些许的肢体接触。

  真是奇怪。

  王妃扭过头,看向身后,一阵狂风吹来,那些不够真实的魂体如同梦幻泡影,在风中扯碎,消散。

  她突然涌起刺痛心窝的悲伤,低声说:“他不配镇北王这个称号。”

  “闭嘴,抱紧我。”

  “嗯。”她手臂紧了紧,老实趴在许七安。

  砰!地面颤抖的闷响中,许七安利箭般的窜了出去,消失在荒野之中。

  ...........

  正午,距离三黄县百里之外,方向是西。

  王妃坐在小溪边,不怎么淑女的啃着一只鸡腿,边吃,边看一眼愣愣发呆的许七安,向来傲娇的她,难得的语气温柔: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许七安看着她,笑了笑,拨弄着篝火,“其实我之所以带你北上,是想用你来要挟镇北王,令她投鼠忌器,初衷就是坏的。”

  她抿了抿嘴,黯然道:“我知道。”

  她也不是傻子,这个男人北上查案,又将自己带在身边,所图是什么,动动脑筋就能猜到。

  许七安诧异道:“咦,你不生气?这不符合你平时的性格。”

  王妃摇摇头,轻声道:“我从小就生的好看,九岁那年,随父母去玉佛寺烧香,寺里主持见到我,写了诗,嗯,你应该知道那首诗。

  “从此我名声大噪,父母愈发努力的培养我,希望我成为一个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

  “十三岁时,因为过于美貌,家族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不但要应对上门求亲的达官显贵,就连一些没什么血缘关系的族人,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

  “父母和长辈们把我保护的很好,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疼爱我,而是不愿意珍贵的货物有任何瑕疵。终于在那一年,皇帝派人寻上门来,要我进宫。

  “父母和长辈们高兴坏了,热泪盈眶,是啊,他们辛辛苦苦栽培的货物,终于卖出了最高昂的价格。

  “我进宫之后,只见过皇帝一次,而后就被冷落着。后来我知道,皇帝那时候已经开始修道,不近女色。对我来说这是好事,皇宫里好吃好住,锦衣玉食,还不用委屈自己迎合臭男人。

  “山海关战役后,我又被转赠给了淮王,成为他的正妃,在淮王府一住就是二十年。他们兄弟俩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只是个弱女子,别说有侍卫守着、有婢女监视,就算什么束缚都没有,任由我跑,我从淮王府跑到外城门,命就跑没了一半。

  “我从小就是货物,不停的被人转赠。等到哪一天没有了价值,就会被弃如敝履。”

  篝火边,她抱着膝盖,声音轻柔,脸上没有悲喜。

  “所以你把我当筹码,当货物,我都不会怪你,相比起那兄弟俩,我觉得你是好人。”

  这,这也太惨了吧........许七安心里涌起怜惜之情,这无关美貌,这份怜惜之情和对钟璃是一样的。

  完全出于同情。

  他看着王妃,质疑道:“真的不怪?”

  王妃这次很诚实,点了点脑袋:“怪的,我刚才以为你要出卖我,气的要死。”

  许七安笑了,“女人就这样,口不对心。”

  她自己也笑了,继而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镇北王的事,此事既是他做的,那么性质比谎报军情要严重很多很多。

  “你执意与他作对,恐怕结局不会很好。”

  山风吹拂,篝火摇晃,安静的气氛里,过了很多,许七安缓缓道:“找到血屠三千里的地点,阻止他,惩罚他,如果有可能,我会杀了他。”

  王妃痴痴的看着他。

  ...........

  三黄县,雅音楼。

  “咚咚.......”

  倚在软塌上看闲书的采儿,听见敲门声,继而是老鸨的笑声:“采儿,赵老爷来了,好好招待。”

  采儿把书收到,娇声应道:“好的,妈妈。”

  房间的门推开,进来一位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

  他跨入门槛,反身关门,转回身时,脸上笑容不见,正经且严肃。

  中年男人看着采儿,颔首道:“把西口郡的消息告诉他了?”

  采儿施礼,恭敬道:“是的,他没有怀疑。”

  中年男人松口气,坐在桌边,倒了杯茶,悠悠道:“不过以他的机敏,事后肯定能意识到不对,不过那时候,事情也就结束了。”

  采儿没有说话。

  中年男人接着说道:“这几天我就要北上,你近期先离开三黄县,如果我死在途中,你就再也不要回来。”

  顿了顿,他语气严肃的说:“青衣侍从。”

  采儿低下头:“百死无悔。”

  ...........

  PS:五千字求月票,半小时后改错字。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