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章 故事的解析

设置字体大小:
  看到三号的传书,众人沉默了一下,不难理解三号的话。

  相比起人宗记名弟子楚元缜,天宗圣女李妙真,以及表面是魏渊忠犬实则是他儿子,和表面是粗鄙武夫实则是院长赵守闭关弟子的许七安。

  六号恒远显然是一个随手就能捏死的蚂蚱。

  元景帝派人对付他,倒也不奇怪。

  【六:三号说的没错,贫僧也是这么认为的。贫僧与人为善,除了皇帝再未得罪过其他人。】

  【四:恒远大师,等天亮后,你即可离开京城。养生堂那边,我会给你看着。他们的目标是你,如果你不在养生堂,孩子和老人就不会有事。】

  楚元缜给出合理的建议。

  这时,很久没有在地书聊天群冒泡的一号,突然传书道:【陛下要对付你,同样只是缺一个理由,他或许看在洛玉衡的份上,没有主动为难你。

  【你若是安分守己,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你若插手此事,很可能招来他的报复。天宗圣女同样如此。我不建议你们出面。】

  【二:该死的元景帝,待老娘一品后,进京刺死他。】

  妙真啊,你这句话,就和我上辈子天天挂在嘴边的“明天开始减肥”一模一样,永远只是说说而已..........许七安心里吐槽。

  李妙真四品战力,皇宫都闯不进去。等到她一品了,早已斩断俗世间的爱恨情仇,也就不会想着杀皇帝了。

  出乎意料,一号竟然无视了李妙真大不敬的谩骂,自顾自传书:【养生堂那边我会派人盯着,嗯,仅限于帮忙盯着。】

  仅限于帮忙盯着,就是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出手...........众人明白了一号的意思,倒也能理解。

  一号是朝廷中人,他(她)不可能明着和元景帝作对。如果在此事上被元景帝抓住马脚,很可能倒大霉。

  结束天地会内部会议,许七安收好地书碎片,看了眼蜷缩在小塌上,翘着圆滚蜜桃的钟璃,不由想起了杨千幻。

  杨师兄当年是怎么过来的?

  是不是当初那段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养成了他如今嗜好人前显圣的性格?

  如果是这样的话,钟师姐将来会不会也这样?

  脑补了一下钟璃将来的画风,许七安就觉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钟师姐还是继续吃苦好了。

  “恒远大师近期会有些麻烦,他的修为不弱,但毕竟还没到四品,却卷入这么高级的纷争里,说起来,天地会内部,除了不知身份的一号,六号恒远是最平平无奇的.........

  “金莲道长把他拉入天地会,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是不知道恒远大师有什么特长........呸,特殊。

  “特殊还没感觉到,但可怜是真的,从小带到大的师弟被害了,在青龙寺又不合群..........”

  想着想着,他沉沉睡去。

  到了后半夜,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的天地骤亮。继而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

  许七安霍然惊醒,翻身坐起。

  钟璃也被雷鸣惊醒了,抬起脑袋,像一只警惕的小兔子,左顾右盼,战战兢兢。

  然后,她黑亮如宝石的明眸,透过凌乱的发丝,看见许七安快速穿鞋下床,点亮了桌上的蜡烛,温暖的橘色光晕,给房间带来了浅浅的光。

  噼里啪啦..........

  夏季的暴雨来势汹汹,打在屋脊上,打在窗户上,噼啪作响。

  整个世界都被雨声填满。

  夏季的深夜里,屋外暴雨如注,屋内却静谧安详,烛光昏暗,色调温暖。钟璃忍不住扭了扭腰肢,看着坐在桌边的男人,没来由的有种安全感。

  许七安心情就截然不同了,坐在桌上,摊开那本浮香留给他的蓝皮书,满脑子就是两个字:卧槽!

  他知道后面那篇故事写的是什么了。

  桑泊案!

  桑泊案有妖族参与、谋划,从浮香的角度,能看到更多的东西,看到他看不到的细节和内幕。

  而桑泊案,正是浮香重点参与的案子。

  老虎是山中走兽,丛林之王,那只生病的老虎隐喻元景帝。

  诱骗小动物的狐狸指的是操控牙子组织,贩卖人口的平远伯。

  平远伯野心膨胀,所以和梁党勾结,杀害了平阳郡主,给了誉王沉重打击,让誉王退出了兵部尚书之位的争夺。

  所以,高贵的小白兔,指的是平阳郡主。

  “老虎选择视而不见,包庇狐狸.........原来元景帝什么都知道,他都知道..........”许七安喃喃道。

  “智慧的猴王指的是魏渊,没错,绝对是魏渊。”

  许七安想起了以前忽略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平远伯死后,魏渊立刻派打更人捉拿了牙子组织的小头目,行动之迅捷让人意外。

  当时许七安还感慨过魏渊手段高超,感慨打更人能力出众。

  现在想来,魏渊其实早就在查平远伯,查牙子组织。

  “老虎为了不让事情暴露,决定杀人灭口,就让蟒蛇告诉黑熊,黑熊的崽子被狐狸吃掉了。”

  “恒慧不是黑熊,因为恒慧也是平远伯的受害者,他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根本不需要蟒蛇来告诉。而且,黑熊杀了狐狸,不是杀了狐狸一家。”

  “那么是谁杀了狐狸平远伯?是恒远,黑熊是恒远,黑熊的崽子是恒慧,恒远为了查恒慧的失踪,闯入平远伯府,杀死了他。”

  许七安打了个寒颤,因为他揭开了桑泊案的另一层真相,不,是平阳郡主被杀案的另一层真相。

  平阳郡主案是妖族和前礼部尚书合作的筹码,而浮香的身份..........所以她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内幕。

  浮香以故事为载体,在告诉他两个信息:一,平远伯操纵人贩子组织,是在为元景帝效力。

  二,元景帝“生病”了,需要不停的“进食”。

  “除了先帝起居录之外,我又多了一条追查元景帝的线索。但是平远伯已经死了,全家被杀,我该怎么从这条线突破?”

  恒远?!

  许七安身躯一震。

  他再次返回床边,从枕头底下摸出地书碎片,动作有些急,造成了不小的动静,惊的钟璃又一次抬起头。

  许七安以指代笔,传书道:

  【三:恒远大师,我有话要问你。】

  没有回应,地书聊天群一片寂静,恒远没有回应。

  许七安脸色一白。

  ...........

  PS:今天坐车回去了,耽误了更新。这章字数短一点。

看网友对 第两百章 故事的解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