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零八章 天地会的夜谈会

设置字体大小:
  许七安侧头,看见一双闪闪发亮的桃花眸子,妩媚,漂亮,让人着迷的眸子。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更是五官里最重要的部位,能让人见之忘俗的女子,通常都拥有一双灵气四溢的眼睛。

  临安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但她凝视着你时,眸子会迷迷蒙蒙,于是分外的妩媚多情。

  但这样一双眸子看着你时,你就会不忍心捉弄她,会愿意吧自己的心剖出来送给她。

  原本打算捉弄她的许七安,改变了主意,低声轻笑:“不,兵书是我写的,与魏公无关。”

  裱裱惊喜的笑起来,她收获了满意的答应,无比满意。

  “那你为何要骗怀庆呀。”

  临安轻快的蹦跳一下,红裙如火浪翻滚。

  “因为怀庆殿下过于自信,她认定的东西很难推翻和改变,而之前我又没有展现出在兵法方面的学问,她认为兵书出自魏公之手,其实是合理的。”

  许七安解释道。

  “其实还是她不信你,我就很信你,我说什么我都信。”临安得意的哼哼。

  天真也有天真的好处........许七安心说。

  如果遇到他这样的好男人,天真的姑娘是幸福的。但如果遇到渣男,天真姑娘的心就会被渣男玩弄。

  许七安就从不玩弄姑娘的心,他更喜欢姑娘的身子。

  离开皇城前,许七安回眸,看了眼更深处的皇宫。

  如果外界真的有一条密道通往皇宫,那会是在哪里呢?

  恒远大师又是发现了什么秘密,逼元景帝大动干戈的派人捉拿。

  ...........

  国子监外的台子上,一位儒袍学子站在台上,绘声绘色,吐沫横飞的传扬着文会上的见闻。

  “那叫裴满西楼的蛮子学问委实了得,与翰林院清贵们说天文谈地理,经义策论,不弱下风。翰林院清贵们束手无策之际,云鹿书院的大儒张慎,张谨言来了........”

  台下,一群百姓津津有味听着,此时终于松了口气,纷纷笑道:

  “云鹿书院的大儒来了,那岂不是十拿九稳,蛮子嚣张不起来了吧。”

  “是啊,谁不知道云鹿书院的大儒学问高,跟观星楼一样高。”

  台上的儒袍学子摇头,无奈道:“不,云鹿书院的张慎大儒也输了,谁能想到那蛮子取出了一本兵书,张慎大儒见了之后,甘拜下风。”

  台下的百姓惊怒不已,哗然如沸。

  “连云鹿书院的大儒都输了?”

  “真的输给蛮子了么,可恶,大奉读书人全是废物不成。”

  “气死我了,比去年的佛门使团还要气人。”

  市井百姓骂的毫无顾忌。

  台上的学子压了压手:“各位稍安勿躁,如果文会输了,我又怎么会站在这里呢。”

  闻言,聚在周围的百姓非但没有安静,反而叫嚣的愈发厉害。

  “快说快说,别卖关子。”

  “云鹿书院的大儒都输了,那到底是谁赢了蛮子?”

  国子监学子笑道:“别急,听我继续说下去。这时候,翰林院一位年轻的大人站了出来,说要和裴满西楼论兵法,这位年轻的大人叫许新年,是许银锣的堂弟.........”

  他绘声绘色的描述着许新年如何取出兵书,如何折服裴满西楼。

  周围的百姓听完,振奋叫好,直夸虎兄无犬弟,许家兄弟俩都是人杰。

  国子监学子故意停顿,恶趣味的看着百姓夸赞许新年,等到差不多了,他话锋一转,大声道:“你们知道兵书是何人所著?”

  百姓们停了下来,茫然看着他。

  国子监学子大声道:“是许银锣,我们大奉的诗魁许银锣。”

  一张张脸布满错愕,旋即,转化为激动和狂喜。

  得益于国子监学子们对许七安的大肆赞扬、宣传,许七安一部兵书折服蛮子的消息迅速席卷京城。

  市井百姓们对裴满西楼的学问并不关心,只知道这个蛮子近日来极为嚣张,连国子监都输了。

  他们原本期待着云鹿书院的大儒出面,挫一挫蛮子的嚣张气焰,结果传来的消息是,云鹿书院的大儒也输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又惊又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在下一秒,几乎一致的转怒为喜,许银锣让堂弟代为出招,取出一本兵书,瞬间折服蛮子。

  许银锣的传奇经历,又增添一笔。

  说书先生拍案叫绝,他们终于有了新题材,虽然百姓们对佛门斗法、独挡八千叛军等等事迹,津津有味,但终归是反复听了无数次。

  现在终于可以说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了。

  ..........

  许七安和临安没有离开没多久,怀庆也跟着出了皇城,乘坐极尽奢华,造价昂贵的马车,抵达了打更人衙门。

  通传之后,拖曳着裙摆,仪态华贵的怀庆,在浩气楼七层见到魏渊。

  魏渊站在堪舆图前,凝眸审视,没有回头,笑道:“殿下怎么有闲情来我这里。”

  怀庆行了一礼,她在魏渊面前,始终以晚辈自居,不拿公主架子。

  “本宫是来求书的。”她嗓音清冷。

  魏渊返回案边,提笔,说道:“我给公主一份手书,你需要什么书,去案牍库取便是。”

  怀庆摇摇头,眸子亮晶晶的,带着希冀:“本宫想看那本兵书,魏公,你精通兵法,却从未有著书流传。实在是一个遗憾,如今您的兵书问世,是大奉之幸。”

  魏渊缓缓摇头,温和道:“那本兵书不是我著的。”

  不是?怀庆脸色倏然凝固,眼睛略有呆滞了看着魏渊,几秒后,她瞳孔恢复焦距,内心情绪如海潮反应。

  兵书真的出自许七安之手,他如此精通兵法,为何之前从未主动提及,隐藏的如此深..........

  她震惊之余,又有些幽怨,许七安故意不解释,成心让她在魏渊面前出糗。

  魏渊笑道:“坦白来说,我都有点想带他上战场了。如此奇才,磨炼几年,大奉又出一位帅才。”

  怀庆收敛情绪,浅笑道:“偷偷带去便是。”

  魏渊垂眸,轻声道:“不带了。”

  ............

  司天监,八卦台。

  监正坐在东边,杨千幻坐在西边,师徒俩背对背,没有拥抱。

  “不错,该掌握的阵法,你已经初步掌握,最多三年,你可以尝试晋升天机师。”监正微微点头,带着笑意的语气说道。

  “晋升天机师的要求是什么?”杨千幻兴趣十足的问道。

  他在四品境待了五年,确实该更进一步了。模仿许七安从未成功过一次,这让杨千幻明白了一个道理。

  凡人是有极限的,如果要超越许七安,就不能当凡人。

  “观星三年,若有所悟,便刻画阵法,遮掩自身三年。”监正缓缓道。

  “六年不能外出,不能见人?”

  “六年是最快的速度,你若悟性不够,便是六年又六年,乃至寿元总结,也未必能晋升。”监正喝了一口酒,感慨道:

  “超脱凡人,哪有那么简单?”

  杨千幻语气坚定的说道:“老师,我只想当个凡人,天机师,不当也罢!”

  监正便不再搭理他了。

  这时,轻盈的脚步声攀登台阶而来,穿黄裙的鹅蛋脸小美人登上八卦台,兴匆匆道:

  “杨师兄,文会结束了,我们大奉赢啦。”

  杨千幻淡淡道:“采薇师妹,读书人无聊的聚会,我不感兴趣。”

  褚采薇眨了眨眼:“许七安也出手了。”

  杨千幻一个闪现出现在褚采薇面前,后脑勺灼灼的盯着她:

  “许七安出手了?他念诗了?呵,真让人羡慕啊。不过,此次文会比斗兵法,他也不过是配角罢了,强行念诗,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在我看来,是小道。许七安已经堕落了。”

  强行念诗,彰显自己存在感的难道不是师兄你么.........褚采薇心里疯狂吐槽,哼哼道:

  “许七安没有念诗,他甚至都没出场。”

  杨千幻“嗯”了一声,表达疑惑。

  褚采薇脆生生道:“他写了一本兵书,让许二郎在文会上拿出来,裴满西楼看了之后,甘拜下风,甚至愿以弟子身份自居。现在那本兵书成为炙手可热的宝典啦........咦,杨师兄你怎么了。”

  “许,许宁宴的人前显圣功力,突飞猛进,不已臻至化境,大成了,大成了啊........”杨千幻激动的说。

  师兄在说什么啊!褚采薇看了他后脑勺一眼,道:

  “他是因为得罪了陛下,所以才不得已为之的。不然,以许宁宴的性格,恨不得四处炫耀呢。”

  “不,不,你不懂!”

  杨千幻激烈反驳,他激动的挥舞双手:

  “真正妙到绝巅的人前显圣,就是这样的,人未至,却能震惊四座。人未至,却能折服蛮子。他从头到尾什么事都没做,什么话都没说,却在京城掀起巨大狂潮。

  “许宁宴啊许宁宴,你真是我的一生之敌,终有一天,我要超越你,把你踩在脚下。我要把你的所有本事都学会。你越是高调,我学的越多,将来,你会后悔的。”

  褚采薇眨巴一下眸子,天真烂漫的说:“那师兄你首先要写一本兵书。”

  杨千幻忽然僵住,像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塑。

  半晌,他喃喃道:“凡人果然是有极限的,老师,我,我不做凡人了..........”

  人间不值得!监正落寞的叹口气。

  ...........

  深夜。

  许七安趴在床上,背上坐着娇小的钟璃,钟医师用她高潮的穴位按摩手法,替许七安疏经活血,简称,大奉马杀鸡。

  “舒服.......”

  许七安半叹息半呻吟的称赞了一句,道:“说起来,我也非常精通穴位按摩之法,只是浮香走后,暂时没有哪位女子有这般幸运了。钟师姐,你愿意当这个幸运的人吗。”

  钟璃默默摇头,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摇头就对了。

  许七安就有些生气:“那你别坐我身上,屁股这么大,压着我了。”

  “哦!”

  钟璃小声应道,从他身上下来,拖着绣花鞋,回自己的小榻。

  打发走钟璃后,许七安掏出地书碎片,接着桌上照过来的昏黄烛光,传书道:【我大哥今日去了打更人衙门,发现当日平远伯手底下的人贩子,都已经被斩首了。】

  【二:呵呵,你大哥真棒。】

  楚元缜没看懂李妙真的嘲讽,以为她在赞扬许七安的才华,传书道:

  【其实我怀疑兵书是魏渊所著,只是借宁宴兄之手,转赠辞旧,借此打压蛮子。嗯,关于恒远的事,我思虑再三,元景抓住了恒远大师,但金莲道长笃定恒远不会死。

  【那么我若是元景,我肯定会把他封印在一个我看得到的地方。试问,哪里是元景看的到,别人又找不到的地方?】

  【二:皇宫!】

  飞燕女侠机智的抢答。

  楚元缜继续传书:【妙真说的没错,但根据许宁宴的情报,当日,淮王密探并没有进宫,甚至没进皇城。】

  许七安心里一动:【你是说,通往皇宫的密道,在内城?】

  楚元缜传书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有个无法解释的疑惑,你们都看过京城堪舆图吧,内城通往皇宫,中间隔了一个皇城。从内城任何一个城门开始出发,策马狂奔,也得两刻钟才能抵达皇城。再由皇城进入皇宫,路途遥远,我不相信有这么长的地道。】

  那样就不是地道,而是隧道了,确实不可能........许七安缓缓点头。

  想挖一个隧道,还得是偷偷摸摸的挖,毕竟就算是元景帝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搞隧道作业。

  其中耗费的人力物力,委实可怕。而且京城众多,你从人家底下挖隧道经过,早被感应出来了。

  楚元缜传书:【我的想法是,会不会有什么土遁的法术?】

  【二:首先,土遁法术修行困难,掌控此术者寥寥无几。另外,只有在具备地脉的环境下才能施展。】

  【五:什么是地脉?】

  丽娜完美的充当了马前卒。

  【二:地脉就是地脉,我解释不出来,但术士可以,术士精通风水,知道什么是地脉。或者,我们博学多才的三号知道什么是地脉。】

  妙真是知道钟璃在我房间里,暗示我去问她.........

  飞燕女侠真讲义气,忍着尴尬不揭穿我,么么哒..........许七安扭头,看向小塌上的钟璃:“你知道什么是地脉吗。”

  ...........

  PS:书评区有和快手做的一个联合活动,是一些宠物短视频,大家感兴趣可以看看。

  另外,这几天精神萎靡,我反思了一下,是因为我原本把作息调整回来了,但近日来,又连续熬夜到四五点,作息又紊乱了,所以白天精神萎靡,码字速度慢。由此可见,规律作息有多重要。

看网友对 第两百零八章 天地会的夜谈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