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

设置字体大小:
  我又不是傻子.........许七安苦笑一声:“剑州回来后,我便确认金莲的身份了。而在这之前,我已经有所怀疑。”

  钟璃和他说过,金莲道长的魂魄是残缺的,与浮香一样。

  魂魄残缺的后果无外乎两种:二傻子和植物人。

  金莲道长是道门地宗出身,元神又是道门擅长领域,所以魂魄残缺并不能说明什么,也可能是意外中失去了另一半的元神。

  但随着和李妙真的相处,他对道门手段有了深刻认识,李妙真曾帮助他拼凑元神,帮助钟璃拼凑元神。

  金莲道长的修为比李妙真只强不弱,他怎么没给自己拼凑元神?

  那无法拼凑的另一半元神去了哪里?

  这是疑点之一。

  其余细节还有很多,比如地书碎片,比如九色莲藕,一个没到三品的地宗道士,能从二品道首手中夺走九色莲藕.........

  当然,这些是疑点,但不足以证明金莲就是地宗道首。

  直到他去了剑州,见识到金莲道长与地宗道首元神交融的一幕,尽管美妇人白莲说,金莲道长使的是地宗秘法。

  但许七安却在那一刻,把所有疑点都贯穿起来了。。

  别说是我,地书聊天群里,除了丽娜,参与过剑州守护莲子争斗的成员,恐怕都有了或深或浅的怀疑.........许七安看向五官精致明艳,美眸清冷如镜的洛玉衡。

  “国师,您知道金莲道长何时入魔的吗?”

  洛玉衡沉思了数秒,道:

  “六年前,金莲冲关失败,堕入魔道,他的魂魄一分为二,善念持着地书碎片,护着部分弟子逃离,恶念影响了绝大部分门中弟子。分裂成了现在的天地会和地宗。

  “当时,金莲的善念曾经秘密潜入京城,来灵宝观向我求助。那时我晋升二品不久,根基未稳。再者,地宗修的是功德,一旦入魔? 则是世间至恶之徒。人宗修行之法? 红尘业火灼身,本就走在悬崖边缘? 若再被地宗污染? 就只有身死道消的下场。”

  六年前,金莲道长曾经来过京城? 额,所以? 怀庆是那时候? 被道长赠予地书碎片,成为天地会的一员?

  这个可能性极大,许七安由此产生联想,心里一动:“那? 金莲道长是否有求助天宗?”

  洛玉衡嗤笑一声:“这不是必然的吗。”

  如此推测? 李妙真也是在当时,接手了地书碎片,不过,她大概率不知道金莲道长就是地宗道首。而她的师尊也没告诉她。

  “天宗会同意吗?”

  “天宗修的是太上忘情,李妙真这种弟子? 属于异类。”她淡淡道。

  许七安明白了,天宗道首没有答应出手? 洛玉衡是忌惮地宗的堕落属性,天宗道首则是单纯的“我木得感情? 我不来管”。

  如果是六年前入魔的,那和我的猜测就出现分歧了..........

  洛玉衡看了他一眼? 道:“推测失误了?”

  许七安点点头? 又摇摇头? 道:“国师,金莲道长在入魔之前,有什么异常吗?地宗的入魔,是骤然入魔,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洛玉衡斟酌一下,道:

  “据我所知,金莲当年闭关是为渡劫,一闭关就是近三十年。至于入魔,我虽不修地宗功德,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万事万物都离不开此理,入魔不是骤然间的。”

  砰,砰砰!

  许七安听见自己心脏狂跳了几下,吞了口唾沫,道: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国师,您听听我的说法..........”

  他停顿了一下,娓娓道来:“我怀疑南苑时,淮王和元景真正遭遇的,并不是熊罴,而是地宗道首。他当时已经有入魔征兆了,或许是难掩杀戮之心,或是为了祭炼邪物等,所以选择了南苑,杀戮普通兽类。因为京城有监正,有无数的高手,他不可能在京城大肆杀戮。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贞德26年秋,南苑外围的兽类近乎绝迹。当时的淮王和元景深入南苑狩猎,无意中撞见了入魔的金莲道长,随行侍卫都死了,呵,熊罴怎么能杀死那么多高手呢,但如果是金莲道长的话,便是去再多的侍卫,也只有死路一条。

  “您刚才说过,地宗道首闭关近三十年,冲关失败,堕入魔道。而三十年前,差不多正好是他从京城返回,时间上是吻合的。也就是说,他在京城时,就已经有入魔的征兆了。”

  洛玉衡越听,脸色越凝重,颔首道:“那金莲为何没有杀死元景和淮王?”

  许七安想了想,摇着头:

  “他必然有目的,但现有的线索里,并没有指向这个目的,所以我无从推测。我的想法是,他俩被金莲道长污染了。”

  在楚州时,他曾和地宗道首的分身交手,最大的感受就是对方那污染一切的恶意,似乎能让世间万物一起堕落。

  连镇国剑也被污染,失去灵性近一刻钟。

  那么,污染元景和淮王,也就合理了,解释的通。

  这些,并不是空想脑补,而是许七安基于先有的线索,做出的合理推测。

  “甚至也可以解释淮王的冷酷自私,解释元景帝近乎不合理的,对长生的追求。他们外表看似正常,其实早就半疯了,就像地宗的道士一样。”

  洛玉衡听到这里,提出疑问:“人贩子组织是怎么回事,龙脉底下的异常又是怎么回事?”

  这.........许七安表情微僵,对此,他还没有一个合理的推测。

  斟酌一下,他说道:“地宗道首污染元景和淮王,恐怕还有别的目的,其中内情,缺乏线索,我无从猜测。”

  但洛玉衡却露出了恍然之色,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许七安竖耳聆听。

  “地宗道首精通一气化三清之术,金莲和现在的地宗道首,是善恶两念,如果他曾经一气化三清,那最后一尊在哪里?”洛玉衡问道。

  仿佛有闪电劈入脑海,许七安脱口而出:“在地底龙脉?”

  “你和我想的一样,”洛玉衡满意点头,道:

  “元景修道二十年,举国资源倾斜,至今没有炼出金丹,实在有些让人困惑。当然,修道不是看资源,天赋也很重要。以前我只觉得他天赋糟糕,但经历这么多事后,如果他背后有金莲的另一尊分身,是不是就合理多了。那些大丹,多半也进了金莲的嘴。

  “他污染淮王和元景,很可能是为了修行,为他冲击一品做铺垫。等待将来三者合一,一举突破,成为陆地神仙。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龙脉底下隐藏着一尊分身。关于这一点,你上次给出的信息太少,证明不了什么。过段时间,我分出一道化身,与你去龙脉中探索,做个验证。

  “呵,如果龙脉底下真的有一尊地宗道首的分身,如果元景真的被地宗道首污染,那我便不存在与元景决裂的顾虑了。”

  而且,你也不用直面地宗道首,因为只要把事情捅出来,监正不可能再视而不见了.........钟璃说过,龙脉是监正也无法轻易摆弄的东西,藏在龙脉里,确实能瞒过监正的眼睛..........许七安眼睛一亮,同时又想起一件事,低声道:

  “国师,如果元景被地宗道首污染,控制,那他一直缠着你双修,是不是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地宗的妖道,满脑子都是干坏事干女人,剑州时,他便有了深刻体会。

  倒不是因为地宗妖道是lsp,而是男人的本质就是lsp,万恶淫为首。

  至于元景是地宗道首分身这个可能,许七安没做考虑,因为这不可能,元景是一国之君,身负气运,可以影响、污染,但绝对不可能取而代之。

  再者,气运加身对于高位者而言,未必是好事。剑州武林盟那位老祖宗,就不愿意气运加身。因为他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洛玉衡似乎对“双修”二字极为敏感,尤其从许七安嘴里吐出来,冷冰冰的盯了他几秒,而后的说道:

  “半个月后,我们深入地底龙脉一探究竟。”

  “为什么是半个月?”

  许七安皱眉,半个月太长了。

  洛玉衡略有犹豫,选择了坦然,道:“这期间,我会遭遇一次业火灼身。”

  半个月内,要经历一次业火灼身?请务必让我来替您浇灭业火..........许七安心里口嗨,表面依旧是正人君子,颔首道:

  “好,等您恢复后,我再联络您。”

  洛玉衡轻轻点头,化作金光消散。

  十几秒后,房门轻轻推开,钟璃的脑袋从门缝里探进来,默默打量。

  “已经走了。”

  许七安说道。

  话音方落,太平刀突然飞起,啪嗒一下,撞在房门上,试图把它关上。

  “呕........”

  钟璃喉咙里发出干呕的声音,体验到了一次上吊般的窒息,她缓缓的,无力的滑到。

  不是说好自己经验丰富,能保护好自己的么,一个经验丰富的预言师,就不该摆出刚才的姿势..........许七安生气的招来太平刀,质问它为什么要欺负钟璃。

  太平刀嗡嗡震颤,传来“我觉得很好玩”这样的意念。

  “探索龙脉在半个月后,到时候一切真相就大白了..........我也可以和怀庆她们坦白了。”许七安心里想着,看向钟璃,道:

  “我要去一趟司天监,找采薇妹妹。”

  他打算让褚采薇去找怀庆,约怀庆来许府密谈,而不是通过地书碎片。

  因为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不太确定金莲道长是狼是民,昨夜约怀庆见面,就是因为这个顾虑,但怀庆拒绝见网友。

  当然,他只是托褚采薇去请怀庆,其他的不会多说。

  ...........

  西域。

  西域的天空蔚蓝澄澈,缺少云朵,大地以荒芜的平原为主,缺乏绿色植被、苍翠山峰,给人一种天地高阔的寂寥感。

  阿兰陀山是佛门的圣地,是西域诸多佛国的核心,是万千佛门信徒眼里的圣地。

  佛陀就是在此山了悟佛法,证得佛陀果位,开创佛门。

  阿兰陀佛寺千千万,簇拥着山顶的大明王宫,时而会有梵唱从山中传来,威严浩瀚。

  身为九州第一大势力,阿兰陀山在各大体系的修行者眼里,是禁地中的禁地。而在佛门信徒眼里,阿兰陀山是朝圣之地。

  平原上,时而能看见披着简单长袍,肩上搭着汗巾,皮肤黝黑的西域人,九步一叩首,向着心目中的圣地而去。

  面目模糊,存在感也模糊的白衣术士,伫立在一颗树荫下,遥望着不远处的阿兰陀山。

  “你来阿兰陀作甚?”

  轻柔悦耳的声音传来,是女子最动人的声线。

  白衣术士身前,出现一位白衣菩萨,她裙摆层叠,拖曳在地,没有如佛门僧人那样剃尽烦恼丝,青丝随意披散,在风中抚动。

  她有着典型的西域人种特色,五官立体,眼睛是罕见的琉璃色。

  白衣,潇洒不羁,倾国倾城。

  赤脚,一双玉足,不惹纤毫尘埃。

  白衣术士遥望着阿兰陀,对近在咫尺的女子菩萨视若无睹,感慨道:“京城斗法之后,西域气运便松动了,不是好事啊。”

  女子菩萨琉璃眸子不掺杂情感,冷漠疏离,声音轻柔悦耳:

  “度厄从京城带回了大乘佛法,于阿兰陀论道半载,选择信仰大乘佛法的教徒越来越多,他将度己佛法贬为小乘佛法,佛门分裂在即。”

  白衣术士笑道:“那京城里的小贼,不当人子啊。”

  般若菩萨语气依旧软濡,悦耳,道:“度厄欲迎回此子,奉为佛子。广贤欣然,伽罗树不悦。”

  白衣术士问道:“佛陀是何想法?”

  女子菩萨审视他一眼,语气转冷淡:“佛陀沉眠已有五百年。”

  白衣术士点了点头,切入正题:“我此番前来,是想向佛门借一神器。”

  女子菩萨琉璃色的眸子,不喜不悲的望着他。

  “先别急着拒绝,听听我的条件。”白衣术士笑道:

  “我用一个消息与你们交换。”

  女子菩萨默然。

  白衣术士嘴角笑容扩大,缓缓道:“我知道桑泊底下的封印物在哪里。”

  .............

  午膳后,怀庆乘坐普通的马车,缓缓停靠在许府门外。

  车夫从马车底抽出木凳,迎接公主殿下,踩着凳子下车后,怀庆眉头猛的一皱,察觉到了来自隐秘处的窥探。

  父皇一直派人暗中监控着许府..........怀庆不动声色的进了许府。

  没有惊动许府的女眷,在门房老张的带领下,她进了内院,许七安就坐在内院的石桌上,笑眯眯的朝她颔首。

  怀庆颔首回应,随着他进了房间。

  秋潭般的明眸扫了一眼,发现李妙真也在他房间里。

  “我让钟璃布置了一个隔绝声音的小阵法,毕竟我们接下来要谈的事,不能让外人听见。”许七安在书桌后坐下,笑道:

  “对吧,殿下,或者说,一号!”

  怀庆素来清冷的脸庞,陡然间僵硬,瞳孔呈现轻微的收缩。

看网友对 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