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

设置字体大小:
  刻刀刺入心脏,萨伦阿古难以遏制的发出嘶吼声,像是在承受着地狱业火的煎熬,声音凄厉苍凉。

  “以大巫师的滴水不漏,作战前想必有为自己卜过一卦吧,是否上上大吉?若非有监正帮我屏蔽刻刀,遮掩天机,想暗算大巫师几乎不可能办到。

  “术士脱胎于巫师,也只有术士能对付巫师的卦术。没有监正的帮忙,想打你们,太难。”

  魏渊刻刀一点点挺进萨伦阿古的心脏,让他体内灵力疯狂倾泻,让他身体机能在刻刀的侵蚀下,飞速湮灭。

  仅仅两三秒,萨伦阿古就苍老了二十岁,形如枯槁,随时都会“寿终正寝”。

  局势突兀逆转,两名三品灵慧师神色狂变,默契的做出相同的应对方式,双掌分别对准萨伦阿古和魏渊。

  左掌红芒阵阵,激发萨伦阿古的生机,抗衡儒圣刻刀的侵蚀。右掌隔空对魏渊发动咒杀术。

  “哼!”

  魏渊探出左掌,箍住大巫师的脖颈,右手则拔出刻刀,从侧面捅向萨伦阿古的脑袋。。

  先用刻刀的力量消磨身体的机能,使其无法反抗,再用刻刀摧毁对方的元神,彻底让这位一品大巫师魂飞魄散。

  当是时,剑光一闪。

  噗!

  鲜血飞溅,魏渊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斩断,鲜血喷涌如泉。

  斩断的手臂,连带着儒圣刻刀,一起被一只手握住。

  这是一只金光与乌光交缠的手臂;从萨伦阿古眉心探出手的手臂。

  魏渊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后撤,远远拉开距离,凝立虚空,审视着萨伦阿古。

  咔擦咔擦.......血肉交织蠕动,骨骼再生,一条全新的手臂凝聚。

  呼!魏渊吐出一口气,护体神光重新覆盖身躯,凝成铜皮铁骨。

  方才手臂被斩,并非他防御不强,先前示敌以弱,被三位高品巫师以鲜血为媒介施展咒杀术,魏渊当场重伤,武夫引以为傲的体魄破功。

  随后抓住战机,出其不意,以儒圣刻刀袭击大巫师萨伦阿古。

  这一系列操作既要示弱,又要抓住转瞬即逝的时机,容不得魏渊恢复铜皮铁骨。

  只是没料到? 对方亦有后招。

  萨伦阿古体内,缓缓钻出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 五官端正? 眉毛略浓,一双眼睛充斥着深深的恶意。

  细看之下? 这位龙袍男子身体无暇如玉,金辉与乌光在他体表交缠,既神圣又邪恶。

  阳神!

  先帝贞德!

  “知道你魏渊擅谋? 敢打到靖山城? 多半是有依仗的。你陪我玩了这么久,我也陪你玩了这么久? 咱们啊,不就是想看看对方有什么底牌嘛。”

  萨伦阿古笑眯眯道:“儒圣刻刀,想不到你也能使用儒圣刻刀,啧啧? 你魏渊竟还是个心系苍生之人。”

  他体表血芒闪烁? 胸口血肉蠕动? 转瞬间恢复如初,皮肤皱纹褪去。

  但是,这位一品大巫师的气息? 终究是衰弱了许多。

  正如魏渊的气血,此刻已跌下三品巅峰。

  咔擦,咔擦........

  龙袍男子撕咬着魏渊的手臂,连骨带肉一同嚼碎,咬的咔吧作响。

  “滋味还不错,想必你的气血更不错。”

  龙袍男子一边笑着,一边把儒圣刻刀握在掌心,充满污秽的,堕落的浓稠液体涌出,一点点侵蚀儒圣刻刀,磨灭它的灵性。

  正如当初地宗道首短暂的污染镇国剑的灵性。

  魏渊深深的看着他,似有悲伤,似有失望,长长叹息一声:“原来是你,真的是你!”

  贞德帝嘿了一声,嘴角勾起残忍阴狠的笑意,看了眼被黑色浓稠液体一点点覆盖的儒圣刻刀,道:

  “我需要点时间来封印它,你也需要点时间来恢复,看在过去君臣二十多年情谊的份上,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萨伦阿古没有反对,他的伤势比魏渊只重不轻。

  “平远伯操纵的人牙子组织,是在为你效力吧。”魏渊说道。

  贞德帝点头,讥笑道:“你自诩为国为民,但如果不是你对平远伯步步紧逼,我就不会设法除掉他,楚州屠城案也许就不会发生。”

  “然后容忍你继续蚕食无辜百姓的性命?”

  魏渊大大方方的取出一枚瓷瓶,“啵”一声弹开木塞,把补气的丹药全数灌下。

  几秒后,他脸色恢复红润,叹息着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龙袍男子笑容狰狞,说道:“贞德26年,地宗道首污染了我。”

  顿了顿,他眺望着远处的弥漫的战火,缓缓道:

  “我的身体一直不好,那些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灵丹妙药,于我而言,没有太大作用。一国之君,气运加身,能活多久,其实早有定数。

  “以前我并不觉得长生有什么好,生老病死,天地规律。但随着年纪增长,我开始畏惧死亡,渴望长生。但儒圣都无法对抗天地规则,何况是我?

  “直到贞德26年,地宗道首污染了我。他告诉我,人间君王无法长生,纵使超品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但他可以让我活的更久,远比正常君王要久。

  “那时候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我没能经受住他的蛊惑,便同意了。”

  魏渊眯了眯眼,道:“所以,贞德26年,你把淮王给吃了。”

  贞德帝脸庞泛起极端的邪恶,摇着头:

  “不,是同化,我炼化了他的魂魄,接收了他的记忆。他既是我,我既是他,这才是一气化三清的奥秘之一。

  “只是夺舍的话,肉身和元神是不契合的,后患无穷,相当于断绝了修行之路。我怎么会做这种自断后路的事。

  “遗憾的是,我并非正统的道门中人,纵使有地宗道首助我,强行炼化淮王元神后,我的本体主魂,依旧出现了残缺。”

  没有地宗道首这位二品的帮助,他不可能施展一气化三清之术。

  魏渊思索了一下:“那元景呢,元景也是那时候被你吞噬了?”

  贞德帝摇着头,嘿然道:

  “他们兄弟俩本该在那时一起与我同化,但我说过了,炼化淮王魂魄后,我的主魂没能修复那部分剥离出去的魂魄,出现了残缺。

  “这样的情况下,我又如何再吞噬元景?只好改变计划,让地宗道首以道门迷魂大法,抹去了元景的这段记忆。接着,在他识海里埋下了魔念的种子。

  “而我,作为一切准备后,假死退位,藏入开辟出的地底龙脉中,那里是唯一能避开监正注视的地方。我静静蛰伏着,在等待机会,等待炼化元景的机会。

  “出乎我预料的是,元景以我为鉴,不再放权首辅,一边励精图治,一边权衡各党。大奉国力蒸蒸日上,气运加身之下,我根本没有机会吞噬他,直到你的出现.........”

  魏渊一愣。

  “你忘了?”

  贞德帝盯着魏渊,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夸大,一点点夸大:

  “元景6年,北方的独孤将军逝世,你亲自带兵出征,打退蛮族大军,从此一鸣惊人。你不妨再想想,你是为什么才出征的?”

  魏渊瞳孔一下子放大,如遭雷击。

  “哈哈哈.......”贞德帝狂笑起来:

  “堂堂大奉皇后,母仪天下的皇后,竟然与宫中宦官对食,而那个宦官,还是她入宫前的青梅竹马。哪个男人能承受这样的打击,何况是元景这种刚愎自用的皇帝。”

  他笑的猖狂,笑的肆意,笑的前俯后仰。

  “从那时起,元景识海里的魔念终于复苏,慢慢的侵蚀着他,污染着他。元景当时之所以不杀你和皇后,是受了魔念的影响,便的阴冷狡诈,了解你与皇后道往事后,改变心态,想借皇后来控制你。

  “而后便是山海关战役,那场战争动摇了大奉国运,山海关战役的尾声,我趁机炼化元景,取而代之。

  “取代元景后,我痛定思痛,不再碰女色,潜心修道。一边炼丹服饵,一边让平远伯继续劫掠人口。四十余年,终于修出阳神,踏入二品渡劫期。魏渊,你说我要不要感谢你?”

  真正的元景,早在二十年前便不在了。

  “对了,我可以额外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偷偷向元景告密,泄露你和皇后关系的人,是太子的生母,陈贵妃。”贞德帝又抛出一个重磅炸药。

  陈贵妃.........魏渊沉默了许久,“地宗道首这般煞费苦心的帮你,目的是什么。”

  贞德帝冷笑道:“当时地宗道首已经有入魔的征兆,但善念强于恶念,死死压住。恶念为了不让自己被炼化、消弭,它想出了一个办法。

  “当日论道时,恶念察觉到了我对长生的渴望,暗中悄悄污染了我,放大我对长生的欲求。而后趁着有一天,获得短暂主导身体的机会,他蛊惑我,于我密谋了这一切。

  “事后,地宗道首便回宗门闭关,善恶两念纠缠整整四十年,四十年后,地宗道首入魔,元神分裂,善念苟延残喘的逃脱,你品一品。”

  魏渊又取出一枚瓷瓶,服下丹药,沉吟一下,道:

  “蛊惑君王长生,吞噬亲子。四十年来,民不聊生,国力江河日下,必将恶果缠身.........所以四十年后,地宗道首彻底入魔。但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你纵使一气化三清,拥有如今的修为,活的更长更久,但你依旧是人间帝王。如何长生?”

  贞德帝充满恶意的眼神,瞄了一下儒圣刻刀,幽幽道:

  “后来,一个人教会了我如何以帝王身份长生久视,他的话,真正让我醍醐灌顶。这二十多年来,我的一切谋划,都因那人所起。包括今日,以巫神而饵,引你上钩,是我计划中最至关重要的一步。”

  刻刀彻底被污染,灵性全失。

  “虽然只能污染它半刻钟,但也足够了。”贞德帝随手把它丢入悬崖,转而看向魏渊,狞笑道:

  “你准备如何越过我们,封印巫神?”

  在场,一位大巫师,两位灵慧师,一位渡劫期的强者。

  魏渊只有一个人,一个勉强算二品的武夫。

  贞德帝抬起手,像是从空中捏出了什么,掐在指尖,屈指一弹。

  一道剑气呼啸而出,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千。

  密集的剑气宛如海底鱼群,如同涛涛洪流,劈头盖脑的射向魏渊。

  每一道剑气都能轻易杀死四品,此外,剑气中夹杂着针对元神的攻击。

  人宗的气剑和心剑合一。

  魏渊双臂交叉于胸前,顶着密集的剑雨前进,叮叮叮.........身上炸起瑰丽万千的刺目光芒。

  某一刻,剑气撕裂了魏渊,让他如梦幻泡影般消散。

  贞德帝驾驭金光暴退。

  魏渊身形复而出现,扑了个空。

  除佛门武僧外,没有任何一个体系的高品敢让武夫近身。

  两人在山间追逐,气机爆炸层层叠叠,山体坍塌,巨石不断滚落。某一刻,一大片密林突兀的“滑到”,断口整齐。

  气机爆炸声有时又会从海面传来,掀起狂涛和海啸。

  但旁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看清两位巅峰高手的身影。

  在这场战斗中,伊尔布和乌达宝塔这样的三品高手只能沦为辅助,偶尔抓住机会对魏渊施展咒杀术干扰。

  或者,利用灵慧师的核心能力,赋予贞德帝剑气灵性,让它们不会落空,以此来缓慢消磨魏渊的气血。

  除了磨,各大体系几乎没有办法速杀一名三品以上的武夫。

  萨伦阿古没有参与战斗,叹口气:“能破阵的武夫真是让人头疼啊。”

  他身影再次模糊,仿佛与真实世界隔了一层看不清的幕布。

  萨伦阿古高声道:“贞德,我把此方天地之力借你,可有信心斩杀魏渊?”

  贞德帝于高空停顿身形,狂笑道:“那就多谢大巫师助我杀这乱臣贼子。”

  萨伦阿古抬脚一跺,“大地赋予我灵。”

  岩石风化,泥土化作黄沙,一股股土灵、金灵之力以萨伦阿古为媒介,遁入虚空,浇灌在贞德帝身上。

  “草木赋予我灵。”

  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青翠欲滴的木灵之力,浇灌在贞德帝身上。

  “海洋赋予我灵。”

  波光粼粼的海面,漆黑的水灵之力,浇灌在贞德帝身上。

  “烽火赋予我灵........”

  一股股天地之力被抽取,贞德帝的气息节节暴涨,这一刻,他仿佛化为此间的主宰,冷眼俯瞰着乱臣贼子。

  贞德帝缓缓“抽”出剑,他从虚空中抽出了一把交织着“金木水火土”五色的剑,五行之力,万物之基。

  伊尔布、乌达宝塔、萨伦阿古同时探出手,以灵慧师的核心能力,赋予此剑灵性。

  做完这一切,萨伦阿古,这位巫神教的大巫师,当世一品,气息迅速颓败下去。

  堂堂一品,已经接近力竭。

  此后百年,靖山周遭化为废土。

  剑势再次暴涨。

  这一剑,隐隐超出了品级。

  以致于贞德帝握剑的手微微发抖,似是无法掌控它。

  这一剑,凝聚了两位三品,一位一品,一位二品强者之力。

  在这个超品不出的年代,它将所向披靡。

  极远处的战场上,大奉军也好,东北军也罢,每一位士兵都感受到了煌煌天威,心底产生巨大的恐惧,有抱头鼠窜,有屎尿齐流,有当场心悸而亡。

  杨开泰等高手,头皮瞬间发麻,他们强忍着恐惧,望向了威严的来源,望向了那把仿佛能斩灭天地的五色剑光。

  而在剑光之下,是青衣褴褛的魏渊。

  “魏公.........”

  众金锣眼眶瞬间红了,脸色煞白。

  这一剑,让他们根本生不起抵抗的念头,生不起逃跑的念头。

  战役打到现在,出乎这些军方高层的预料,一层套一层,一幕接一幕,让他们既惊恐又茫然。

  纳兰衍为首的巫师们,昂着头,望着空中的那道剑气,心旌神摇。

  “杀了他,杀了魏渊........”纳兰衍双眼通红。

  杀父之仇,今日可报。

  “杀了魏渊!”有巫师高呼道。

  “杀了魏渊........”

  “杀了魏渊........”

  呐喊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多,那些尚有余力的,或已闭上眼睛不敢看的,纷纷回应。

  所有声音汇合在一起:杀了魏渊!

  魏渊站在海面上,昂头,望着难道不可一世的剑光,望着不可一世的贞德帝。

  他脑海里,不由得回荡起出征前,那小子骑马站在山坡上,高歌送行的画面。

  耳畔,仿佛又响起了他的歌声: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魏渊笑道:“那我可就要来一次人间无敌了。”

  他从褴褛的青衣里,摸出一个儒冠,缓缓戴上。

  云鹿书院至宝之二:亚圣儒冠!

  “来!”

  他轻轻招手。

  儒圣刻刀复苏,冲散污秽,化作一道流光,把自己送入魏渊手中。

  他望向高空,喊道:“来!”

  蔚蓝天空中,一道清光落下,照在魏渊身上。

  这道清光,来自院长赵守,来自一位三品大儒差点殒命的祝福。

  儒冠和刻刀,绽放出刺目的清光。

  最后,袖中划出一页纸张,纸张上记录着一个很寻常的法术,巫师们司空见惯的法术!

  祝祭核心能力——召唤英魂。

  看这这里,萨伦阿古等三位巫师,眉心剧跳,涌起不祥预感。

  “嗤!”

  纸张燃烧中,魏渊意气风发,纵声道:“请——儒——圣——”

  刹那间,清气满乾坤!

  ............

  PS:这章修改了几次,加上有点卡文,嗯,也不是卡文,就是有点慎重下笔,所以写的很慢。

  下一章估计是个大章节,早上九点不更,留到晚上。注意:早上九点不更,留到晚上。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