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四十四章 许七安苏醒(万字大章)

设置字体大小:
  京察之年,打更人银锣朱成铸因为试图玷污无罪少女,被铜锣许七安一刀斩成重伤,后因伤势过重,修为半废。

  许七安则被魏渊关进打更人大牢,判处七日后腰斩。

  恰好桑泊案爆发,在魏渊的暗示下,怀庆向元景帝举荐许七安为主办官,元景帝准他戴罪立功。

  桑泊案结束后,许七安从容脱罪,朱成铸的父亲,金锣朱阳心中不忿,投靠齐党,出卖打更人。

  这个报复行为,因为气运之子许七安无意中撞破齐党和巫神教巫师的密谋而告终。

  事件结束后,朱阳被革职,赶出打更人衙门。原本按照魏渊的意思,朱阳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但元景帝强行保了下来,给了一个兵部掌故的闲差,一直到现在。

  袁雄踏着木凳下车,抬头看了一眼朱府的匾额,内心感慨万千:“陛下真是布局深远啊。”

  来到朱府大门,自报身份,袁雄目送门房进府。。

  俄顷,身材魁梧,气息内敛的朱阳亲自出门迎接,爽朗的笑容中暗藏着惊诧,道:

  “袁都御史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袁雄笑着点头,“打扰朱大人了。”

  目光看向府内。

  朱阳当即道:“快快请进。”

  两人进了会客厅,朱阳命下人端上最好的茶水,主客抿了一口茶,袁雄问道:

  “令郎的身体状况如何?”

  开口第一句,聊的是这个。阅历丰富的朱阳似乎明白了什么,无奈摇头:

  “犬子当日被姓许的小子斩成重伤,伤了心肺,伤势痊愈后,便落下了病根? 断了武道之路。”

  朱成铸当时是初入练气境? 修为不算高,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

  受这么重的伤? 肯定是要落下病根的。修为越高? 生命力越强,换成朱阳自己? 那点伤势,不出三天就痊愈了。

  “他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袁雄嘿了一声? 开门见山道:“魏渊战死巫神教总坛之事? 朱大人想必听说了吧。”

  朱阳眼中闪过快意和仇恨,冷笑道:“死的好,这就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朱成铸是他天赋最好的一个儿子? 他曾指望这个儿子继承衣钵? 成为下一任金锣,为此倾力栽培。二十三岁便是练气境,将来前途光明一片。

  全毁在许七安手中。

  朱阳是魏渊一手提拔的,从山海关战役时被魏渊赏识,而后一步步晋升? 踏入四品,成为金锣。魏渊是对他恩重如山? 但正因如此,他才越恨魏渊。

  鞍前马后效忠了这么多年? 竟不如一个铜锣?

  玷污一个犯官的家眷怎么了,芝麻绿豆的小事? 他魏渊的心却偏向一个外人? 枉顾多年情分。

  当日听说魏渊战死在靖山城? 朱阳仰天狂笑,与儿子朱成铸大醉一场。

  “魏渊的报应来了,打更人的报应也要来了。”

  袁雄捏住茶盖,嗑了嗑杯沿,“朱大人,也是你该翻身了。”

  朱阳眯着眼,灼灼的凝视着袁雄:“袁都御史大人,此言何意?”

  袁雄笑眯眯的望着他:“陛下让我接替魏渊的位置,掌管打更人衙门,顺便肃清打更人内部的贪腐之风。众所周知,打更人衙门是魏渊的一言堂,他牢牢拽在手里二十年,外人连个苍蝇都放不进去。”

  朱阳缓缓点头。

  袁雄无奈道:“我虽然要肃清风气,但手下没兵的将军,什么事都做不了。我得留一部分,抓一部分,这就需要朱大人帮忙了。”

  朱阳作为难状,无奈道:“魏渊把我革职,赶出打更人衙门,不过这是我和魏渊的恩怨。与衙门里的兄弟无关,袁大人,你这会让我很为难的。”

  那你当日卖兄弟卖的如此干脆利索?袁雄抿了一口茶,笑呵呵的说:

  “这次来找朱大人,还有一事,当初你父子二人遭魏渊迫害,不得不离开打更人衙门。如今魏渊已死,该平的冤可以平,该反的案,自然也要反。

  “本官打算上请陛下,助你官复原职。也希望朱大人能助本官管理好打更人衙门。”

  朱阳终于露出笑容:“袁大人想留哪些人,想抓哪些人?”

  袁雄悠然道:“自然是贪腐成风之人,本官相信,那些人想来都是魏渊的心腹。”

  两人相视一笑。

  ...........

  打更人衙门。

  巡街的铜锣三三两两,陆续返回衙门。

  宋廷风和朱广孝也在其中,他们是被衙门的吏员召回的。

  原因暂且不知,吏员只说赵金锣召集在外的所有打更人回衙门。

  “赵金锣召我们回来作甚?”

  “可能是有急事,必然是急事。”

  “真是多事之秋啊。”

  铜锣们低声交谈,没有太多言语。

  魏渊的死,对打更人来说是一场难以接受的打击,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主心骨。

  以致于连日来,衙门的气氛极为凝重。

  那个男人,尽管平日里从不出浩气楼,可只要他还在,打更人头顶的天,就塌不下来。

  如今已经是炼神境的宋廷风喝了口茶,没来由的想起许宁宴还在时的日子。

  那时候,他,朱广孝还有许宁宴,三个人白天巡街(逛街),趁着午膳休息的一个时辰,进勾栏听曲,那段时间虽然腰包空空的,鸡儿蔫了吧唧的,但却是真的快乐。

  用许宁宴的话说,年少不风流,老来空流泪。

  这家伙明明是个粗鄙的武夫,却总能冒出几句让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觉得很厉害的话。

  上回他说的“到底行不行”,宋廷风至今也没咀嚼透彻,他去勾栏扶持家境贫寒的可怜女子,就问她们:

  “到底行不行?”

  姑娘们总说:“行啊行啊。”

  可当他提上裤子不给银子,姑娘们就不行了。

  许银锣如何靠着这五个字白嫖浮香姑娘大半年,在打更人衙门里,至今还是一个谜题。

  现在,就连浮香姑娘也病故了。

  短短一年间,物是人非。

  兴许打更人还没全部返回,宋廷风和朱广孝在春风堂一坐就是两刻钟。

  宋廷风现在是炼神境了,在打更人衙门里,可谓少有的年轻俊彦,虽然远不如许七安惊艳,但魏渊还在时,衙门打算培养宋廷风。

  每一位天赋杰出,且无太大劣迹的打更人,魏渊都会倾力栽培,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准则。

  不过,宋廷风资历和功劳都不够,所以一直在铜锣职位混迹。

  “广孝啊,下半年能盼的也只有你的婚事了。”宋廷风感慨道。

  原以为过了京察之年,日子会安稳起来,谁想京察只是一个开端,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年初的云州案,年中的淮王屠城案,以及秋收后的这场动荡。

  宋廷风目光透过敞开的大门,望向院内枯黄的树叶,喃喃道:

  “多事之秋,还真是个多事之秋啊。广孝,咱们兄弟俩会挺过去的。”

  愈发沉默寡言的朱广孝“嗯”了一声。

  正说着,演武场传来鼓声。

  “赵金锣在召唤我们。”

  两人当即离开春风堂,与李玉春一起,随着衙门内的一众打更人,朝着演武场集结。

  宋廷风来到演武场,目光一扫,愕然发现集结在此的打更人比预想中的多,那些休沐的,竟都被召集了过来。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他看一眼身边的朱广孝和李玉春,两人也有相同的疑惑。

  春风堂三人沉默入列,等了近两刻钟,忽然听见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传来。

  闻声侧目,竟是一群刀甲鲜亮的禁军,数量极多,初步目测,至少五百人。

  禁军?宋廷风暗暗皱眉。

  禁军队伍汹涌而入,将打更人团团包围,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众打更人正困惑,便见远处缓步走来几人。

  居中的是一个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穿着绯袍。他的左边是面无表情的赵金锣,右边那人则是朱阳,朱阳身边是朱成铸。

  别说是李玉春宋廷风和朱广孝,便是其他打更人,见到这对父子,脸色都是一变。

  临的近了,袁雄双手负在背后,来到众打更人面前。

  赵金锣扫了眼下属们,没什么表情的朗声道:

  “奉陛下之命,自今日起,袁都御史接替魏公的职务,掌管打更人衙门,还不快见过袁公。”

  打更人们骚动起来,或面面相觑,或低声议论。

  “狗屎,他凭什么掌管打更人?”有银锣嘀咕道。

  “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也配执掌打更人?”

  “就算是接替魏公的位置,那也是左都御史刘洪刘大人吧。”

  袁雄眯了眯眼,不动声色。

  赵金锣看了一眼这位新官上任的上级,心里一沉,喝道:“统统闭嘴!你们想造反吗?”

  他愤怒下属不懂得察言观色,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的就是刺头,越不服管束的,越容易杀鸡儆猴。何况,袁雄这次就是来“查案”的。

  赵金锣同样是魏渊的心腹,金锣都是魏渊的心腹,包括朱阳也曾经是。

  他之所以能高枕无忧,不被“株连”,四品武夫的修为是重要原因。

  在大奉,乃至九州任何一个势力,四品都是中高层的人物,尤其武夫,攻击强防御高破坏力大,只要不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朝廷对四品武夫通常是采取怀柔政策。

  袁雄需要足够多的四品金锣撑场面,于是招安了他。

  在赵金锣看来,既然皇命不可违背,那除了随波逐流,还能怎么做?他在这里守着,总好过把打更人衙门全数交给朱阳。

  朱阳是抱着报复的心态重临打更人,和他是不一样的。

  魏公既然捐躯了,认清现实才是关键。打更人是魏公半身的心血,他至少还能替魏公守一守。

  袁雄对打更人的非议置若罔闻,朗声道:

  “今日午时,有民妇路李氏于午门前,敲鼓告状,状告魏渊敛财无度,诬陷良民,打更人敲诈钱财,玷污她的儿媳妇。

  “陛下龙颜震怒,特命我接手打更人衙门,肃清歪风邪气,惩治以权谋私之人。”

  怒骂声和叫喊声瞬间炸开。

  打更人们不知道陆李氏是谁,但不妨碍他们口吐芬芳。

  魏公敛财无度?

  整个衙门,谁不知道魏公最廉洁公正,一个民妇竟敢状告魏公敛财,迫害她家人,也不想想,她配吗?

  魏公就算真要敛财,难道会像普通胥吏一样,去敲诈百姓?

  铜锣银锣们不傻,立刻意识到有人要构陷魏公。而这个人,多半便是眼前的右都御史袁雄。

  他是魏公的政敌。

  “太吵了!”

  袁雄淡淡道。

  赵金锣正要出声呵斥,朱阳抢先一步,一脚踏出,四品高手的气机汹涌而出,霎时间,在场打更人站立不稳,脸色发白。

  喧哗声顿时一滞。

  袁雄满意颔首,高声道:“本官已经收到秘密举报,绝不姑息贪赃枉法之徒,接下来,报到名字者出列。”

  “张栋梁。”

  没人响应。

  “张栋梁!”

  还没无人响应,打更人在无声的反抗

  袁雄不再说话,轻飘飘的看一眼身侧的朱阳。

  后者心领神会,目光早已锁定人群中的某位银锣,张开手臂,掌心对准那人,骤然一个抓摄。

  一个粗壮的方脸的汉子被迫“挤”出人群,他双脚杵着地,脚尖拖出两道痕迹,竭力对抗,但又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被拉出来。

  袁雄笑眯眯的说:“本官奉旨办案,违令,便等于违抗圣旨。死罪!”

  赵金锣害怕朱阳再次抢先出手,慌忙抢过张栋梁,抱拳道:“大人,这莽夫无意冒犯,请手下留情。”

  张栋梁脸色憋的紫红,脖颈青筋暴突,沉沉低吼一声:

  “老子不服,赵金锣,不必求他,魏公若还在,他袁雄敢踏入衙门半步?其他金锣还在,朱阳刚回来?我只遗憾当日没有追随我头儿一起出征。他能随魏公战死在靖山城,是幸事,总好过我,死在自己人手里。”

  袁雄淡淡道:“朱大人,打更人是有官职在身的,生杀予夺,都得陛下决定。”

  朱阳点了点头,嘿道:“明白。”

  他气机一拽,把张栋梁拉了过来,一拳捣在这位银锣胸口,噗!张栋梁后背的衣衫登时开裂。

  众人听见了胸骨碎裂的声音。

  张栋梁缓缓萎顿在地,仅一息尚存。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烧到了这个可怜虫身上。

  “锵!”

  拔刀声传来,有银锣拔刀了。

  锵锵锵!

  周遭的禁军纷纷拔刀,随时准备镇压打更人。

  朱阳眯了眯眼,跨前一步,以四品武夫之身威慑众打更人。

  “都住手!”

  赵金锣暴喝道:“你们想造反吗,脑子不想要了?”

  “赵金锣。”

  “头儿........”

  打更人们反应很激烈。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他是在清洗我们,不管我们有没有罪,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赵金锣,魏公不在了,衙门里只有你能为兄弟们做主,你不能给这个袁雄当狗啊。”

  “头儿,你忍心看着兄弟们被诬陷吗?”

  至少你们能活........赵金锣额头青筋凸起,一字一句道:“把——刀——收——好——”

  打更人们心凉了半截,有愤怒有不甘有悲凉,仍就不肯收刀。

  袁雄见状,笑道:“诸位的家眷都在京城吧。”

  杀人诛心!

  打更人的录用条件是,祖上三代以上都是京城人士,家世清白。

  为什么?就是防备这些武夫以力犯禁。

  魏公战死,其余金锣要么战死,要么未归,他们便是有心抵抗,也没人撑腰。

  “如果许宁宴还在.........”有人低声喃喃道。

  众打更人恍惚了一下,不由想起了那位挥刀斩腰牌,从此不当官的同僚。

  是啊,如果许宁宴还在的话,以魏公对他的恩情,以他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刚烈性格,朱阳和袁雄还敢这么嚣张吗?

  袁雄等人也听见了,不作回应,也不屑回应。

  朱成铸表情明显扭曲了一下。

  许七安,当初的那个卑微铜锣是毁了他前途的罪魁祸首。

  他对此人恨之入骨,可是短短一年,物是人非,那个卑贱的铜锣已经成为他无法企及的大人物。

  纵使许七安得罪了陛下,依旧不是他能干预、报复的。

  于是,这股复仇烈焰在心中燃烧,却找不到宣泄口,日日灼烧着他的灵魂,让他心性出现轻微的扭曲。

  .........

  “李玉春!”

  “楚洪河!”

  “闵山!”

  “唐有德!”

  “........”

  一名名银锣出列,被解除武装,被禁军双臂拧到背后,捆绑双手。眨眼间,在场的银锣,几乎去了一半。

  那些银锣或面无表情,或冷笑,或吐口水。偏就没有害怕和求饶的。

  名单中没有铜锣,作为打更人的底层,通常来说,铜锣是没站队资格的。

  当然,不代表袁雄不会处理他们。

  这位意气风发的右都御史,朗声道:“打更人衙门遭逢巨变,职位多有空缺,本官值此危难之际接手衙门,手底下正好缺人,需提拔忠良之士。

  “明日黎明前,你们中只要有人写信举报贪污受贿、敲诈百姓的同僚,本官就提拔他。”

  用心险恶。

  在场的打更人们面无表情,不作回应。

  袁雄却知道,猜忌和野心的种子已经在这群人里种下来。

  对于这些铜锣来说,晋升是非常困难的事,既要有相应的修为,也要有足够的功绩。因此,有部分早已是炼神境的铜锣,迟迟得不到晋升。

  但凡有野心,有上进心,谁不想升官?

  现在打更人衙门动荡不安,对一些有野心的,渴望晋升的人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袁雄不再去看沮丧的打更人们,转而望着朱阳和赵金锣,笑道:“两位金锣,随本官去浩气楼观赏一番。”

  他无比渴望进入那里,取代魏渊的位置。

  赵金锣点点头,扫了一眼众打更人,道:“都散了。”

  朱广孝耳边传来宋廷风的嘀咕声:“低头,快低头,离开这里.........”

  情绪沮丧的朱广孝微微一愣,本能的照做,随着同僚们往演武场外走。

  没走几步,他便听见一道声音传来:“站住!”

  众人纷纷驻足,一边心惊胆战,一边望了过去。

  出声喝止的是朱成铸,当初的银锣,在场的打更人几乎都认识他。

  朱成铸不理会其他人,指着宋廷风和朱广孝,咧嘴笑道:“你俩出来。”

  宋廷风心里一沉,硬着头皮上前,道:“朱银锣,恭喜朱银锣官复原职,朱银锣喊小的有何事?”

  他向来是个八面玲珑的,说起阿谀奉承的话,眉头都不皱一下。

  朱成铸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高声道:

  “袁公,我要举报,这两人贪赃枉法,卑职亲眼所见。”

  宋廷风吓的脸色一白。

  袁雄微微颔首,道:“那就交给朱贤侄处理吧。”

  他没有停顿,与两名金锣继续往并肩走着。

  赵金锣看向朱阳,善意提醒:“那两人,是许七安的至交好友。”

  这既是在警告朱阳,也是在保朱广孝和宋廷风两人。

  朱阳尚未说话,袁雄便已开口,淡淡道:“魏渊死了,没了这个靠山,你道许七安还能蹦跶多久?”

  朱阳跟着笑了笑。

  赵金锣不再说话。

  这一边,宋廷风点头哈腰的求饶:“朱银锣,以前的事,是卑职不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这样的小人物一般见识。”

  朱成铸像是猫戏老鼠般的问道:“你哪里不对?”

  宋廷风一愣,他心眼活泛,立刻捶胸顿足,懊恼道:“我宋廷风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结交了那许七安。现在悔不当初。”

  他和朱成铸没有仇,之所以被刁难,属于恨屋及乌。

  这个时候,只需要表现出墙头草的姿态,越软弱可欺,越容易打消朱成铸的火气。让对方觉得他当初和许七安结交,只是因为对方受魏渊重视,从而巴结。

  双方之间不存在深刻的情谊。

  果然,朱成铸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但他随后的一番话,让宋廷风如同五雷轰顶。

  “你不想进大牢也成,从我胯下钻过去。”

  朱成铸分开腿,笑容充满恶意:“钻过去,我就不计较你和许七安以前的交情。”

  旁观的打更人纷纷看向宋廷风,在一簇簇目光下,他的脸色慢慢的苍白了下去。

  “朱银锣,这,这,您可真爱开玩笑..........”

  啪!

  当众掌掴。

  宋廷风脸颊迅速红肿。

  朱成铸疾言厉色:“开玩笑?你当我在和你开玩笑?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把握,看你自己。我只给你三息时间。”

  宋廷风身躯微微发抖起来,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他终究是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跪了下来,双手撑地,慢慢从朱成铸胯下钻了过来。

  朱成铸狂笑。

  他转而看向朱广孝:“该你了,是进大牢,还是从小爷胯下钻过去。”

  刚才那一瞬间,他扭曲的心态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朱广孝眸光暗沉,他宁死也不会受这种羞辱。

  “我,我来,我替他来........”

  宋廷风满脸谄媚,道:“我喜欢钻朱银锣的胯,卑职今日是祖坟冒青烟了吗,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果然是个墙头草,你当初就是这样取悦许七安的?”朱成铸羞辱道。

  “是是是.......”

  宋廷风慌不迭的点头,又从朱成铸的胯下爬了过去。

  “不错,你小子有意思,本大爷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喜欢钻跨的。”

  朱成铸拍打着宋廷风的脸,冷笑道:“这就是交友不慎的后果。”

  他不再理会这个贱骨头,大步朝父亲消失的方向追去。

  过了一阵子,演武场人走光了,只剩下朱广孝和宋廷风。

  “狗东西,仗势欺人!”

  宋廷风“呸”了一声,看向朱广孝,一脸无所谓的笑道:

  “你小子,跟许宁宴待久了,本事没学会,臭脾气反倒见长了。你年底就要成亲了,这个节骨眼被关进大牢,不死也要脱层皮,最后还是得革职。到时候哪什么娶人家姑娘?

  “人这辈子,能遇到一个想娶的姑娘,愿意嫁你的姑娘,不容易的。许宁宴那狗贼,天天混教坊司,不也没遇到这样的姑娘吗。”

  朱广孝眼里泪光闪烁。

  宋廷风啐了一口,没好气道:

  “矫情什么,我油滑惯了,别说钻跨,叫人家爹都不碍事。你看大家不也一脸的“这就是我干得出来”的表情吗。换你的话,估计都没脸做人了。”

  他挥了挥手,道:“你走吧,我一个人坐会儿。”

  朱广孝鼻音浓重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演武场再没其他人了,宋廷风捂着脸,双肩簌簌颤抖,指缝间传出压抑的哭声。

  奇耻大辱!

  ...........

  次日,朝会。

  袁雄上书,弹劾魏渊十大罪,其中便包括纵容下属贪污,敲诈百姓;贪功冒进,导致八万将士埋骨他乡等等。

  元景帝在朝会上,当着诸公、以及殿外百官的面,怒斥魏渊误国。

  朝野震动。

  ...........

  左都御史刘洪府,书房。

  刘洪愤怒的摔碎一只古董花瓶,这位黑发中掺杂些许银丝的正三品大员,愤慨怒骂,大声咆哮:

  “无耻小人!

  “老夫与袁雄势不两立,势不两立!”

  宽敞的书房里,坐着御史张行英,兵部尚书,以及几名前魏党骨干。

  大家都是一筹莫展。

  在朝堂上,没人能跟一个年富力强,完全掌控权力的皇帝扳手腕。

  尤其是这个皇帝麾下还有许多愿意为他冲锋陷阵的猎犬。

  “事已至此,仅凭我等,恐难以挽回大局。”一位骨干成员叹息道。

  张行英神色难掩悲凉,道:

  “魏公朝堂为官二十年,兢兢业业,说他以权谋私,敛财无度,可有人知道,他在浩气楼住了二十年。这京城繁花似锦,却没有一处是他家。

  “这些年他时常与我等讨论新政,试图革新,挽救国力日衰的朝廷。他无儿无女,举目无亲,把所有的精力和心血都献给了朝廷,没有魏公,陛下这二十年修道能修的这般安稳?

  “为什么陛下连身后名都不愿意给他?”

  沉重和哀伤的气氛在书房里蔓延。

  兵部尚书深吸一口气,道:“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保全自身,等魏公的事情了结,就该清洗我们这些魏党成员了。呵,秦元道又开始盯上我的位置了。

  “至于魏公的案子,只要我们不倒,只要我们中有人挺过来,来日,来日自有翻案的机会。”

  一时的成败不能说明什么,老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

  既然元景朝不能更改,那就等新君上位。历史上儿子打老子脸的例子比比皆是。

  很多冤案错案,都是在十几数十年后,才沉冤昭雪。

  “也只有这样了。”刘洪叹一口气,旋即道:“只是,太子将来登基,未必会替魏公翻案。”

  “对了,许七安呢?”兵部尚书突然问。

  张行英抹了抹眼角,声音低沉:“我前些日子派遣去看过,许府大门紧闭,人去楼空。宁宴他,大概已经离京了。”

  刘洪苦笑一声:“走了也好,他不走,谁都保不了他。我们也保不了他。唉,他大概是对朝廷彻底失望了。”

  ...........

  这天,魏渊贪功冒进,以致八万大军葬身敌国的消息,终于传到民间。

  百姓对此反应极为激烈。

  “都说了不要支援妖蛮,妖蛮吃我大奉百姓,骚扰边境,为何要支援妖蛮,这下惹怒祖宗,降下惩罚了吧。如今可好,死了整整八万将士,咱们大奉二十年来,就没吃过这样的败仗。”

  “要我说,都是这个魏渊该死,要不是他贪功冒进,怎么会打败仗?”

  “这天杀的狗贼,一个宦官领兵,这不是儿戏吗,皇帝陛下信错人了。”

  “混账东西,魏公是你们可以随便羞辱的?二十年前,要没这个宦官,你们能有现在的太平日子?”有老人站出来鸣不平。

  “老倌,你没听说吗,这魏渊是个大贪官啊。”

  “哼,谁说的?”

  “朝廷说的。”

  “朝廷还说淮王是英雄呢,朝廷还说楚州是妖蛮屠的呢,最后呢?老夫早就不信朝廷了,不如信许银锣。”

  四下哑然。

  经历了楚州屠城案后,京城百姓,乃至大奉各州百姓,不可避免的对朝廷产生信任危机。

  “那,那许银锣不也没说话嘛。”

  ...........

  皇宫。

  老太监缓步入内,停在床榻边,躬身,细声细气道:“陛下,首辅大人求见。”

  元景帝闭目打坐,沉稳回应:“不见!”

  老太监低声补充:“首辅大人在外头跪着呢,说如果您不见,他便不走。”

  元景帝嗤笑一声,没有回应。

  老太监便不敢在劝,安分的侍立在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瞬过了一个时辰,老太监看了眼兀自打坐的元景帝,小步离开寝宫。

  人刚走,元景帝就睁开眼,从蒲团起身,站在寝宫内,他蹲下身,手掌贴着地面。

  几秒后,元景帝隐约听见耳畔传来凄厉的龙吟。

  “还不够,还不够!”

  元景帝没有说话,体内却传来某个声音。

  “等明日,宣告对巫神教战役失败,便够了。”元景帝笑道。

  另一边,老太监出了寝宫,高高的台阶下,一袭绯袍跪着。

  “首辅大人啊,你这是何必呢?说出去你和陛下面子上都不好。”

  老太监躬身着,苦口婆心的劝:“回去吧,老奴伺候了陛下大半辈子,陛下的脾性老奴还是知道的。你就算跪死在这里,也休想动摇陛下的决心。”

  王首辅脸色发白,眼皮半睁半闭,似乎随时都会昏厥。

  这个年纪,能跪一个时辰,大概只能说意志力惊人了。

  “我明白了,多谢公公提醒。”

  王首辅眼里的光渐渐熄灭,挣扎着起来,身子一动,却斜斜摔倒。

  “哎呦,您小心,首辅大人身子金贵,您要出了问题,谁来替陛下分忧。”

  老太监急忙搀扶他起来。

  王贞文呼出一口气,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正了正衣冠,然后,朝着御书房深深作揖。

  接着,他做了一个让老太监瞠目结舌的举动。

  王贞文摘下官帽,轻轻放在台阶上。

  起身时,他的眸子是亮的。

  王贞文起身,不再留恋,大步离去。

  无官一身轻。

  ..............

  观星楼。

  两架马车缓缓驶来,俱是紫檀木所造,玉片包边,明黄绸缎装饰。

  马车在观星楼外的广场停下来,两列骑乘骏马的侍卫随之勒住马缰,与马车一同停下来。

  车门敞开,车厢里各自钻出一位女子,穿素色宫裙的丽人犹如冰山雪莲,矜贵冷艳;穿火红宫裙的女子,戴着小凤冠,玉簪珠钗等昂贵首饰。

  像一只高贵的金丝雀。

  而她的美貌和妩媚,完美的驾驭这些奢华的首饰,让人觉得像她这般姿色天成的内媚女子,就该是这副华丽打扮才对。

  撇下侍卫,两位公主进了观星楼。

  “怀庆,你来啦!”

  褚采薇等在一楼大堂,开心的迎向好姬友。

  裱裱则不顾公主仪态,提着裙摆,“噔噔噔”往楼上跑。

  跑了几步,猛的反应过来,回头喊道:“他在几楼?”

  “七楼!”

  褚采薇应了一声,笑容甜美的和怀庆说话,从鹿皮小包里摸出肉干:“吃吗?”

  怀庆摇头。

  裱裱跺脚道:“还不带路!”

  褚采薇领着两位公主来到七楼,推开卧房的门,满屋子的药味,裱裱的目光瞬间落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身上。

  桃花眸子登时染上一层水雾。

  “他,他为什么还没醒,他还有没有危险呀.........”裱裱哽咽道。

  怀庆不说话,看向褚采薇。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他被送回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离死不远呢。身体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守城时,他使用儒家的法术,遭到反噬。另外,腰上的伤也很麻烦,久久没有愈合。”

  大眼萌妹露出愁容,解释道:“老师说他的意太霸道了。”

  怀庆问道:“他的“意”是什么?”

  褚采薇摇头:“老师只说伤人伤己,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怀庆微微动容。

  许七安在晋级四品时,到底处在什么样的状态,又是怎样的心境,让他踏出了这一步?

  裱裱已经坐在床边,手里捏着帕子,哭成了泪人。

  她想呼唤许七安,摇醒他,又担心这样对他不好,就只有哭了。

  裱裱抽抽噎噎的说:“父皇都不让他做官了,他还这么拼命,魏渊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他要是醒来,知道了,得多伤心啊。

  “父皇怎么能如此绝情,我虽然不喜欢魏渊,但也知道他做的是了不得的大事。”

  “魏,魏公........”

  裱裱正哭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嘶哑的声音。

  裱裱大喜过望,怀庆和褚采薇也跨前一步,靠近床边,看见许七安脸色苍白,嘴唇干裂,但一双眼睛,此时已经睁开。

  “呀,你终于醒了。”

  褚采薇开心的叫了一声,道:“我去给你取一些滋补的药丸。”

  脸蛋笑逐颜开,匆匆的跑出房门。

  许七安凝眸,望着两位公主妍态各异的容颜,略作沉默,道:“我在司天监?”

  裱裱连忙点头:“嗯嗯!”

  她长长的睫毛润湿一片,白嫩的脸颊挂着两行泪痕。

  许七安朝她笑了笑,旋即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看来李妙真把他救回来了。

  “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还是太冒险了,我这段时间应该一直在鬼门关反复横跳。”他心说。

  想要在万军丛中斩杀努尔赫加并不容易,首先,他得凿穿大军,然后斩杀一位双体系四品巅峰。单凭这一点,就不是任何体系的四品高手能办到。

  其次,努尔赫加兼修巫师体系,拥有很多控制手段,他的玉碎版天地一刀斩,未必能成功斩出。

  因此,需要李妙真的金丹护持。

  最后,儒家法术的使用方式也是一个关键点,他用言出法随换来短暂的状态巅峰,其实比“元神增强十倍”

  代价要小很多。

  当初可是直接魂飞魄散了,幸好气运之子命不该绝,身边恰好有一位天宗的美少女战士。

  而这一次,他显然没有当场去世,不然睁开眼看到的就不是裱裱和怀庆,而是产婆和下辈子的生父。

  不多时,褚采薇捧着木盘子,摆满瓶瓶罐罐,脚步轻盈的返回。

  “你醒了就好,你能醒过来,证明那两股磨灭你生机的力量已经彻底消散,以你现在四品的体魄,两三天便能痊愈。”

  褚采薇显得很开心,许宁宴重伤卧榻期间,她吃小鱼干都不香了,每天都郁郁寡欢,一餐只能吃两碗饭,人都消瘦了。

  现在许宁宴苏醒,她又可以快乐的享用美食,不用在为他担忧。

  在褚采薇的指导下,他服了几粒药丸,只觉腹部暖融融的,阻塞的气机重新在经脉中运行,气色红润许多。

  并且,腹中饥饿感也消散了。

  他又喝下裱裱递来的温水,在她的“服侍”下从床上坐起,靠着床头,背后垫着软枕。

  “我刚才听临安殿下说到魏公了..........”

  临安立刻看向怀庆,一脸犹豫不决的模样。

  怀庆略一沉吟,轻声道:“陛下不愿给魏公一个身后名,便是有,可能也是恶谥。”

  一颗心挂在许七安身上的裱裱并没有注意到,姐姐怀庆对父皇的称谓用的是“陛下”二字。

  恶谥就是含贬义的谥号。

  谥号,对于这个时代的臣子而言,是对一生功绩、品性的盖棺定论。

  恶谥,相当于是把魏渊的一生,打上了“坏人”的标签,载入史册,遗臭万年。

  怀庆把这几日来的事详细的告之许七安。

  “这样啊,意料之外,倒也情理之中。”

  许七安很平静的说了一句,而后便是沉默。

  许久后,他说道:“魏公是死在靖山城的,这一点很好,总比死在自己人手里强。不过他要是没死,哪些跳梁小丑也不敢拿他怎样。

  “回头想想,他这一生都挺悲苦的,祖籍豫州,年少时家族被巫神教给屠了。到京城投奔世交,因为和那家的姑娘相恋,私奔不成,被净身了。看着心爱的姑娘嫁做人妇,自己还得在她身边守护,对男人来说,这是最大的耻辱吧。

  “他这一生无儿无女,举目无亲,临了,还要这样对他。不应该的.........”

  许七安红着眼,强笑道:“怀庆啊,你帮我把贞德的案子,把魏公的事,详细的告诉楚元缜。问他明日之前,愿不愿意回京。”

  他再看向临安,握着她的小手,捏了捏:“殿下,帮我研磨。”

  “哦!”

  临安全程旁听,似懂非懂,唯有一件事很清晰很明白,他现在很难过。

  许七安掀开被子起身,坐在桌边,提笔写信。

  好一会儿,信写完,他收入信封中,看向褚采薇:“妙真还在观星楼吗?”

  妙真........裱裱微微蹙眉,认为这个称呼过度亲密了,她听着不太舒服。

  “在的,我帮你喊她。”褚采薇当即出门。

  李妙真此时正在自己的卧房里打坐,听说许七安醒了,那个高兴,匆匆奔过来。

  推开门,迎面撞见两位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公主。

  飞燕女侠收敛喜色,平静的看了一眼桌边的许七安,颔首道:“醒了就好,找我何事。”

  许七安把信封交给她,声音略有嘶哑:

  “帮我把这封信送给武林盟的老祖宗,他在武林盟后山,有犬戎守护的那座石门。

  “你去的时候,一定要记住,亲手交给他,不能假托任何人,包括现任盟主曹青阳。记住,一定要亲手交给老盟主手里。报我名字便成,曹青阳会带你去见他的。”

  “我能看吗?”天宗圣女大大方方得询问。

  你说呢?许七安摇头:“不要看。”

  “噢。”

  李妙真点头,转身离开房间。

  许七安则看向两位公主,双手撑在桌沿,颇为虚弱的站起身:“两位殿下稍等片刻,我去见一见监正。”

  ............

  PS:这章错字肯定很多,因为追求速度。先更后改。另外,这章1.1万字,我还有四千字的任务。

看网友对 第两百四十四章 许七安苏醒(万字大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