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四十六章 魏渊的后手(感谢“青宁子”的白银盟)

设置字体大小:
  许七安的目光停留在檀木锦盒,盒子被一股力量封禁着,清光隐隐。

  他缓缓伸出手,按在锦盒上。

  赵守声音透着低沉,道:“我必须要提醒你,打开这个盒子,你就正式入局了。”

  许七安脸色平静:“我已有觉悟。”

  他旋即打开了盒子,一抹凄艳的猩红映入瞳孔,锦盒内,一粒鸽子蛋大小的血丹静静躺着。

  秋风里,四周的草木“沙沙”摇晃,亭外的枯枝吐出新嫩的绿芽,地面钻出尖尖的草色,虫豸从地底钻出,成群结队的涌向亭子。

  但被一道清光气罩挡在亭外。

  许七安嘴唇微动:“血丹.........”

  赵守颔首:“魏渊走之前,留了一部分血丹在这里。他与我合作推演过,这部分血丹留与不留,都不影响到靖山城的胜率。

  “于是,魏渊把血丹分出一部分,交给了我保管。。他说,巫神教的战场由他来摆平,京城的战场,交给许七安。”

  说到这里,赵守笑了笑,声音温和:“我问他,如果许七安无法在那个时候晋升四品,又当如何?他没有回答我。现在看到你,我才明白他当时是何等的自信。”

  魏公已经料到这一步了...........许七安眸子似乎幽深了一下,低头看着血丹:

  “吞了它,我能进晋升三品?”

  赵守给予肯定的答复,道:

  “三品叫不死之躯,归根结底,本质是远超凡人的强大生命力。能断肢重生,只要不当场死亡,怎么样的伤势都能复原。

  “正常的修行之法,是日复一日的锤炼体魄,若能辅以丹药等天材地宝,那是最好。通过修行,让身体出现蜕变,让血肉充盈生命力。

  “当然,他有一个捷径,那就是吞噬气血,以庞大的气血催化体魄蜕变? 蜕去凡人之躯。镇北王当日就是想炼制血丹? 将体魄推到三品大圆满,提升晋级二品的几率。”

  许七安缓缓点头,淮王炼制血丹? 是为了采补王妃做准备? 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

  晋升二品,最关键的是王妃的灵蕴。

  淮王只是想增加成功率,因此炼制血丹,强行提升到三品大圆满。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三品这个境界? 核心确实是生命精华。

  赵守轻轻挥袖,将亭外密密麻麻的虫豸震成齑粉,接着说道:

  “理论而言? 只要晋升四品? 如果有足够强大的生命精华? 就能迅速晋级三品。但也有失败的,血丹只是引子? 四品武夫要做的不是吸收它,凡人之躯吸收这么庞大的能量? 只会爆体而亡? 就如那些虫豸。

  “正确的做法是利用它的生命能量,洗练肉身,刺激肉身,让你的身体产生蜕变,超脱凡俗。

  “等你身体得到蜕变,踏入超凡,再吸收血丹之力修复伤势。”

  血丹的作用是敲门砖,利用那股生命能量冲开超凡之门,那时候必然濒临死亡,但也具备了吸收血丹精华的能力,可以利用血丹恢复状态,修复创伤..........许七安颔首:“这不难理解。”

  “我在亭中设了结界,不妨在此晋升,即便失败,我也能保你一命。”

  赵守这话的意思很直白,走这种偏门的武夫,失败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失败的概率很大。

  许七安问清楚炼化细节后,没有犹豫,抓起血丹,吞入腹中。

  轰!

  血丹刚入喉,他就感觉到一股暖流冲入腹中,然后小腹像是爆炸了一样。

  剧痛中,许七安看见前方的地面溅满鲜血,才知道这不是错觉,小腹真的炸了。

  噗,噗,噗.........血洞在他体表接连炸开,胸口、后背、腰部等,他就像故事里的大魔王,被侠士们塞入炸药,身体正逐渐走向崩溃。

  “收束意念,炼化血丹。”

  赵守的声音仿佛蕴含某种力量,让他纷乱的意念得以收束,摆脱混乱。

  许七安屏息凝神,以调息之法,尝试牵引体内混乱狂暴的生命精华。

  但根本没用,这股生命精华走到哪里,就把毁灭带到哪里,一根根经脉断裂,一个个细胞撑爆,一道道可怕的伤口出现,在他体表走出蛛网般的裂缝。

  “不是吸收,是通过这股力量,让我的细胞超凡,具备不死特性,但是,该怎么样让细胞焕发新的生命力?”

  眼见生机被一点点磨灭,许七安内心泛起无法掩饰的恐惧。

  “........等等,这和神殊赐予我精血的方式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神殊提前磨灭了精血里的意志力。”

  许七安霍然想起,他和普通武夫不一样,他有过两次吸收高品武夫生命精华的例子。如果按照院长所说,我前两次就应该死亡。

  “寻常武者必须在生命层次得到蜕变后,才能吸收血丹之力,但我早就有类似的行为,不妨试一试直接吸收..........”

  在院长言出法随之力的加持下,他念头澄澈,一边以意念控制生命精华,让它们不那么狂暴,一边尝试吸收,温养细胞。

  湮灭的细胞重生焕发生命力,然后在血丹之力摧残再次“死亡”,复而重生,每一次湮灭和重生,细胞就如同凡铁得到淬炼。

  许七安惊喜起来,他确实具备直接吸收血丹之力的基础,他早就是半步超凡。在神殊的护持下,两次吸收精血的先例,为他打下深厚的基础。

  监正,这也是你的馈赠之一?

  他不由的想到神殊以前说过的话,温养是相互的,既成全神殊,又成全了他。监正想必也心里清楚吧?

  他早为我铺好道路了?

  强行摒除对老银币的恐惧和忌惮,他耐心的吸收起血丹之力。

  时间缓慢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股生命精华被吸收后,许七安体表的伤口早已痊愈。

  衣衫染血,身体却晶莹如玉,无瑕无垢。

  赵守眯着眼,微笑道:“恭喜许银锣,晋升三品,踏入超凡之境。”

  院长是三品,我也是三品,不知道我能不能吊打他.........哦,赵守是三品巅峰,距离二品只差一步,那没事了.........许七安恭敬回礼:

  “多谢院长相助。”

  赵守笑着摇头:“帮助你的不是我,是魏渊,是.........”

  他望了一眼京城方向。

  ...........

  许七安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衫,来到二叔家住的院子。

  院子里不见铃音和丽娜,二叔和许玲月坐在石桌边喝茶,婶婶蹲在花圃边给花草松土、浇水。

  “老爷,书院真神奇,这里的花四季不败。以前二郎与我说,我还不信呢.........”

  婶婶娇声道。

  许二叔惊喜的起身,看着进入院子的侄儿。

  比他更早一步的是乳燕投林的许玲月,过完年就是十九岁大姑娘的妹妹,身段发育的愈发玲珑浮凸。

  “大哥!”

  许玲月哽咽道,悲喜交织。

  李妙真回京后,来书院告之过许七安的详情,重伤未愈,昏迷不醒,差一点就死了。

  许二叔如释重负。

  婶婶扭头一看,见侄儿毫发无损,脸蛋瞬间明媚,旋即收敛表情,撇撇嘴:

  “老爷,我就说这小子的命又臭又硬,不用为他瞎担心。”

  二郎的傲娇就是从婶婶这里遗传的。

  寒暄一阵,许七安取出准备好的房契和地契,道:

  “二叔,我在剑州买了一栋宅子,明日卯时,你便带着婶婶和妹妹们启程。”

  他没有留银子,许家现在有钱,不缺盘缠和后续的开支。

  另外,如果他遭遇不测,会有人把他的存款送给许二叔。

  许二叔张了张嘴,没有接,深深的看着侄儿:“你呢?”

  许七安以一种平静的语气,笑着说:“我没有退路了。”

  许二叔这才接过房契和地契:“好。”

  顿了顿,他低声道:“你的事我早就管不了了,二叔只是遗憾,没看见你娶妻,至少,至少也得给大哥这一脉留个种啊,你这个不孝的狗东西。”

  他情绪变的激动。

  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白嫖..........许七安在心里奉上最诚挚的歉意。

  “二郎那边,我会做好安排的,你们放心。”

  许七安说完,挥别了家人。

  ............

  【一: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

  私聊中,一号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转告给楚元缜。

  元景就是先帝.........先帝勾结巫神教杀了魏渊........先帝想把这场战役定性为失败,进一步动摇气运.........

  楚元缜脑子一片混乱,这些信息里,有一部分他早就得知,但先帝勾结巫神教杀魏渊的事,他是刚刚听说。

  【四:眼下,该如何是好?】

  这个问题,怀庆没有回答他。

  她不知道,即使聪慧如皇长女,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有些茫然和困惑。

  在她看来,这种事只有询问监正,也只有监正能处理这个层次的问题。

  【四:意难平,意难平啊。】

  隔着地书,也能体会到楚元缜激荡的书生意气。

  【四:许七安是什么意见。】

  【一:他拖我问你,明日黎明前,能否返京。】

  楚元缜悚然一惊,却没有立刻回答,心里涌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恰好此时,地书里浮现许七安的传书,没有私聊,而是公开传书:

  【有些事,我想和诸位说说。】

  除了闭关的金莲,以及处在掉线状态的七号和八号,地书碎片持有者们,不约而同的取出了地书碎片。

  【三:关于先帝贞德的谋划和目的,我现在可以回答诸位了。】

  他,他已经查出贞德的真正目的了?他明明只是睡了一觉,啊,不愧是你啊..........李妙真精神一振,又是期待又是佩服。

  这........我还没消化一号说的信息呢!楚元缜神色复杂,目光牢牢盯着地书碎片,生怕漏掉接下来的信息。

  先帝的真正目的.........怀庆深吸一口气,内心激荡。

  恒远大师在清云山某处僻静的山林里打坐,捧着地书碎片,专注的看着。

  连丽娜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收束念头,盯着地书碎片。

  当下,许七安把自己和院长赵守的猜测,一五一十的告之地书聊天群众人。

  晴天霹雳。

  地书碎片持有者们久久未曾回应。

  让大奉成为巫神教的附属国,以此来避开气运加身不可长生的规则,并成为巫神教在中原的代言人,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皇帝、主宰........

  祖宗的江山,拱手让人,先帝他入魔太深了.........

  该死的贞德,我现在就想刺死他........

  虽然没怎么听懂,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阿弥陀佛..........

  天地会众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有愤怒,有愕然,有恍然大悟,只觉得一切线索都串联起来了。

  【一:先帝他,已经疯了。】

  欲望人人都有,但为了欲望不顾一切,做到这一步,只能说先帝受到地宗道首的污染,入魔太深,执念成魔念了。

  【四:我不明白的是,如何让大奉成为附属国?】

  楚元缜的话,引来众人激烈探讨。

  【一:散国运,天下大乱,巫神教趁势挥师中原?】

  【二: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经历了魏渊的横扫,以及玉阳关战役,巫神教损失极大。就算大奉乱了,便宜的也是西域佛门吧。】

  恒远和丽娜没有发表看法,一个是不擅长分析这些,一个是纯粹的智商不够用。

  【三:贞德还会有行动的,动摇气运并不是最后一步,接下来他做的事,才是最关键的。但我不会给他机会了。】

  【你打算怎么做?】

  众人几乎一起发了这条信息。

  许七安沉默许久,缓缓书写:

  【我要弑君!】

  地书碎片中,一片寂静。

  我要弑君........看到这四个字,每个人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

  怀庆脑子一片混乱。

  楚元缜当年不满元景修道,辞官练剑,行走江湖,虽然言语间和态度上,处处表达出对元景的不满和不屑。

  但他从未想过弑君二字。

  生活在这个时代,不管承不承认,思想都会受到“君臣父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等理念的影响。

  弑君,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过的事。

  李妙真是天宗圣女,没接受过儒家教育,但同样生活在这个时代,知道君王二字的概念和意义。

  她以前说刺死元景,更多得只是发泄情绪。

  【三:人无道,天伐之。君无道,我伐之。诸位,可愿帮我?】

  许宁宴,真是个无法无天的武夫啊.........众人内心情绪激荡。

  【二:好。】

  【四:好。】

  【五:好。】

  【六:好。】

  隔了好久,终于传来一号的传书:【.......好。】

  【三:金莲道长,你说呢。】

  等了片刻,没等到金莲道长的回复,许七安放心了,传书道:【我详细与你们说说计划。】

看网友对 第两百四十六章 魏渊的后手(感谢“青宁子”的白银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