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两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

设置字体大小:
  时间往前推移,大概两刻钟前,打更人衙门。

  噔噔噔.........一袭青衣的许七安踩踏着楼梯,缓缓下楼,周遭是一群神色复杂的吏员。

  浩气楼本质上是魏渊的办公地点,楼里有许多传递消息、分析情报的吏员和智囊。

  袁雄新官上任三把火,只来得及烧到打更人,浩气楼里的吏员暂时没被波及,如果袁雄没死,这把火迟早会烧到他们头上。

  因为他们都是魏渊的心腹团队。

  只是没想到,袁雄昨日刚接任魏公之位,入主浩气楼,今日便死于许七安之手。

  吏员们站满每一层的楼道拐角,默默的看着他,看着这袭青衣缓步下楼。

  一双双目光里,有崇敬,有悲伤,有感动,有泪光闪烁。

  这些天的朝局变化,昨日打更人衙门发生的事,他们看在眼里,心里清楚。

  明面上没有说话,心里必然有怨恨。。

  然,手里能握笔的,握不起刀。能握刀的,却握不住那一闪即逝的勇气。

  魏公坐镇打更人二十一年,受其恩惠者比比皆是,现在他死了,朋党树倒猢狲散,各党派冷眼旁观。

  到最后,是这个入职打更人不到一年的年轻人,为他冲冠一怒。

  众吏员望着他,沉默中酝酿着悲伤。

  许七安出了浩气楼,来到袁雄尸体前,抽出刀,割下他的头颅,拎在手里。

  你要让魏公身败名裂? 我不答应!

  吏员们冲出了浩气楼? 拥堵在楼外。

  许七安转身离去时,身后传来一个哽咽声:“许银锣? 你逃吧.........”

  是浩气楼前? 那个值守的小侍卫。

  “许银锣,走吧? 你走吧。”

  “许银锣,丢了人头? 赶紧走吧。”

  “求你了.........”

  他们似乎预见了什么? 各自发出自己的声音。

  声浪嘈杂,却字字肺腑。

  许七安脚步停顿一下,径直离去。

  他沉默的往衙门外走去,沿途? 打更人们的目光纷纷聚焦其上? 无人说话,亦无人敢拦。

  一道道目光停在他身后,而后转向那颗被拎着的头颅。

  众人纷纷变色。

  那袭青衣很快离开打更人衙门,沿着长街朝皇宫方向去了。

  沉默之中,有银锣颤声道:“不能这样啊。”

  闯入衙门杀人? 完事后没有立刻撤退,而是拎着脑袋出门? 往皇城走.........

  有人突然尖叫道:“他要去皇宫闹事!”

  “这样不行的,魏公不在了? 没人能像上次那样护他,他杀了袁雄? 这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不能再闹事了? 得赶紧逃。”

  “谁能拦他,拦不住他的。”

  太冲动了,上次他能杀国公,是因为有魏公,有诸公死谏,这群文武百官在前头顶着压力,他才能全身而退。

  这次情况不一样,他敢闹事,绝对会招来军队和高手的镇压。

  宋廷风和朱广孝拎着刀,率先追出去。

  其余打更人相视一眼,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等,有妻儿老小,不能冲动。”

  “就,就去看看,只是看看。”

  “总之不能什么都不做。”

  至于到时候怎么应对,他们也没想好。

  给自己找了理由后,有人迈动步伐,冲出了衙门。

  接着,一个两个.........蜂拥而出。

  ..............

  卯时一刻,秋寒霜重,大多数百姓还没晨起。

  街边的早食摊前,一位摊主双手捧着热腾腾的豆浆,走向桌边的食客。

  某一刻,他望向了街面,瞪大眼睛,手里的海碗坠地摔碎,滚烫豆浆溅了一地。

  食客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昏暗的晨光中,一袭青衣持刀而行,左手抓着一颗头颅。

  他身后,跟着近百位打更人。

  摊主缓缓收回目光,看向食客:“那是不是许银锣?”

  “啊,他就是许银锣?”

  也有人没见过许银锣真容的。

  “没,没错,是他,是许银锣,他要作甚啊。”

  “手上拎着脑袋,嘶,许银锣又要杀贪官了吗。”

  “身后跟着那么多打更人........”

  街边的摊贩、早早进城的货郎,以及部分外出赶工的百姓,有幸见到这一幕。

  在发现许银锣沿着主干道,朝着皇城方向走时,在旁目睹的百姓不免交互交流。

  “许银锣手里拎着的人头是谁?”

  “谁知道呢,肯定不是好人,否则许银锣不会杀他。像这样声势浩大的情况,我记得上一次还是菜市口斩两名国公,可惜那次我没亲眼见证........”

  声音突然顿住。

  几秒后,有人尖叫道:“跟上去,跟上去看看。”

  原本仅是惊奇的百姓,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呼朋引伴,遥遥坠在打更人后边。

  一路走着,路人指指点点,互相打听。

  “这是闹那般啊。”

  “你们跟着这群打更人作甚。”

  队伍里的百姓就说:“领头的那是许银锣,没认出来吗?你们瞎了狗眼。”

  “莫要废话,我们也不知道,跟着看热闹就成,别忘了,许银锣上次这般兴师动众,是楚州屠城案。”

  不明就里的百姓大惊失色,于是加入了队伍。

  ............

  皇城,城墙上。

  镇守南门的羽林卫,遥遥看见宽敞的主干道,人潮汹涌而来,俯瞰之下,全是人头。

  当先一袭青衣,而后是百位打更人,最后是松散的百姓。

  近千人的队伍,京城繁华富庶,百姓普遍慵懒,起的比较晚,尤其随着秋意加深,天气转冷,不是迫于生计的家庭,这时候都还在睡梦里,与温暖的被窝缠绵。

  因此,能拉拢起近千人的大队伍,在这个时候,已经殊为难得。

  羽林卫们很快无视了百姓,在百位打更人身上流连片刻,直直锁定领头的那袭青衣。

  前银锣许七安,腰上悬挂着人头。

  羽林卫南城统领,脸色严肃的吩咐道:“预热火炮,准备弩箭,听我命令..........”

  面对这个大煞星,再怎样的重视都不为过,尤其近来局势紧张,朝廷要治魏渊的罪,这个节骨眼,许七安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位羽林卫统领,站在城头喝道:“皇城重地,闲人止步。”

  说话间,他抬起手,城头的羽林卫或调整炮口,做示威性瞄准。

  或抬起军弩,拉开硬弓。

  只等长官一声令下,发动攻击。

  那袭青衣果然停了下来。

  见状,羽林卫统领松了口气,魏公一死,这个桀骜的年轻人,也不得不收敛无法无天的性子。

  这时,他看见许七安接下腰间头颅,高高举起,大喝道:

  “二十一年前,魏渊率军出征山海关,与妖蛮、南蛮和巫神教决战山海关,大捷而归。此战若无魏渊,便无大奉。然,功高震主,为皇帝所不容,被迫废去修为,夺去兵权,屈居朝堂。”

  身后的打更人,一脸不忿,为魏公鸣不平。

  百姓里,年轻人并没有太多感触,年纪大的则知许银锣说的是实话。

  羽林卫统领眯了眯眼,手依旧抬着。

  “二十一年后的今日,魏渊率军出征巫神教,昏君唯恐其凯旋,难以压制,串连奸臣,断十万大军粮草,于靖山城联手巫神教,杀魏渊,覆灭军队。

  “后,与奸臣袁雄合谋,污其名,毁其誉,将十万大军以命相搏换来的胜利践踏。”

  声音高亢响亮,一声声的传入百姓耳中。

  听的他们哗然,骚动。

  出征巫神教的大军死伤惨重,这是近来满城哄传的谈资,就连贩夫走卒们,歇下来凑在一起喝茶时,都会怒斥几声宦官误国。

  但同样一件事,从许银锣口中说出来,却完全是两回事。

  皇帝串联奸臣,断大军粮草.........联合巫神教杀统军元帅..........街上,但凡听到这些话的百姓,脑子里乱糟糟一片。

  打更人们的眼眶瞬间红了,不是悲伤,而是愤怒。

  许宁宴这番话若是属实,于他们而言,这是不容忍受的,不能原谅的罪行。

  “放箭!”

  羽林卫统领厉喝。

  弓弦震颤声,炮弹出膛声,响成一片。

  呼啸的炮弹,裹挟着白光的弩箭,一股脑儿杀向许七安,不顾普通百姓死活。

  百姓们惊叫起来,四散而逃,找掩体躲避。

  轰轰轰!

  炮弹和弩箭在半空炸开,仿佛遇到了无形气界的阻拦。

  “吾痛心之至,不忍祖宗六百年基业,毁于昏君奸臣之手.........”

  许七安巍然不动,狠狠掷出人头,声如惊雷:“故今日,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城头,火炮床弩应声炸裂。

  抛人头过皇城,一袭青衣撞碎城门,杀向皇宫。

  ...........

  “狗——皇——帝——”

  金銮殿内,随着这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太平刀呼啸掠空,要把那袭黄袍钉死在龙椅上。

  诸公的目光追随着刀光,望向那位俯瞰朝堂近四十载的君王。

  只见,元景帝探出手,以血肉之躯,抓住了绝世神兵的锋芒。

  太平刀喷吐刀气,嗡嗡震颤,却无法挣脱这只洁白如玉手掌的桎梏。

  “你以为朕,修道二十一载,当真如此不堪?”

  元景帝似笑非笑的看着许七安,语气平静,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主宰一切。

  两人隔着大殿,目光交汇,许七安便知道,贞德和元景融合了。

  一气化三清,三者一人,一人三者,能分能合。

  “你以为我来杀你,凭的只是匹夫一怒?”

  许七安同样以平静语气对待,一字一句道:“先帝贞德!”

  “你竟知道朕的身份!”

  元景帝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惊讶。

  嗡!

  太平刀震荡出一道道刀气,让铺设黄绸的大案分崩析离,让金阶出现道道刀痕,某一道刀气斩碎了小巧八卦铜牌。

  八卦铜牌化作刺目的清光,下一刻,元景帝和太平刀消失在金銮殿。

  传送法器!

  弑君,杀的不止是元景,还有贞德。

  贞德是渡劫高手,许七安自身亦是三品,战斗不能发生在京城里。

  否则,百万生灵将灰飞烟灭。

  许七安扫过殿内诸公,他们表情僵硬,目光迷茫。

  “帝无道,许某今日伐之,诸公在殿内好生待着,静等结果。”

  说罢,他取出一块小巧八卦铜牌,捏碎。

  清光将他包括,消失不见。

  ...........

  午门广场大乱,号角和鼓声传遍皇宫,大内侍卫蜂拥向午门。

  趁着寝宫守卫薄弱,怀庆率领心腹侍卫队,直奔元景帝的居住的景阳殿。

  “绑了!”

  清冷矜贵的皇长女挥了挥手。

  二十名修为高深的侍卫毫不费劲的将寝宫外的大内侍卫制服。

  怀庆怀里捧着一叠手书,疾步行动,裙裾飞扬间,独自进入元景帝寝宫。

  跨过高高的门槛,直奔御书房的怀庆,猛的顿住步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折转走向寝居室,看见了绘制于地的阵法,看见了浮空的珠子。

  看见了痛苦挣扎,正一点点被吸扯出来的金龙。

  地底金龙........龙脉?这就是父皇的谋划?他想做什么?

  怀庆心里闪过诸多疑问,她刚想靠近,便见珠子内那只眼球转动,幽深的盯着自己。

  被这只眼球盯着,怀庆心里一凛,与此同时,炼神境锤炼出的武者本能疯狂预警。

  怀庆是个睿智且果断的女人,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返回御书房,在大案上摊开一份份手书,为它们加盖玉玺。

  手书内容有两类,第一类是紧闭城门的命令;第二类是调配禁军的命令。

  手书已经加盖过内阁的大印,只要再盖上皇帝玉玺,就能关闭京城所有城门,把京城里的军队死死摁在城里。

  当日地书群议事,天地会成员们一致认为,弑君必须满足两个前提。

  一,战斗不能发生在城内。

  二,由元景帝直接统率的禁军五营不能插足战斗。

  禁军五营分别由掌控先进火炮、车弩床弩的神机营;装备精良奔掠如火的骑兵营;重骑兵组成的冲锋营;重步兵组成的百战营;以及水师组成。

  这是大奉最精锐的部队,不管是作战能力、装备,还有军中高手,都是拔尖的。

  如果这支军队能倾巢而出,别说大奉境内,即使是九州,能与之抗衡的军队也屈指可数。

  他们存在的意义,是护卫京城,保证这座一国之都不被攻陷。

  加盖好玉玺,怀庆奔出寝宫,唤来侍卫长,道:

  “速去禁军营,把这五份手书交给各营统领。

  “其余手书,让人送去内阁,交给王首辅。”

  她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

  ..............

  京郊,南苑。

  铭刻在树林外的阵法亮起,出现一袭黄袍的元景帝,他手里握着太平刀,冷静的环顾四周。

  “南苑!”

  仅是扫了一眼,他便认出这里是皇家猎场,两百六十里的广袤林地,确实很适合作为战场。

  元景帝目光望向某处,眼里流淌着深深的恶意,抖手,甩出太平刀。

  那里清光闪烁,现出许七安的身影,太平刀刚好激射而来,仿佛是他自己撞上刀口。

  叮!

  金色光芒炸舞,太平刀被弹飞,而后开心的投入主人手中。

  元景帝忍不住眯起眼睛,眉头紧皱:

  “三品了?我明白了,难怪当日魏渊气血不足二品,原来留了后手。啧,要不是对他极为熟悉,朕不得不怀疑,你是他的私生子。”

  被地宗道首污染的他,不加掩饰自己的嫉妒,恶意变成杀意。

  嫉妒是人性里最恶劣的情绪之一,这位潜修二十年,从一个普通人晋升二品渡劫,成为九州巅峰那一小撮人物的皇帝,由衷的嫉妒起这个年轻人。

  相比起他的忍辱负重,对方一路高调,收获名利,连魏渊都甘愿为他铺路。

  仅用了一年时间,从区区一个蝼蚁,成为三品武夫。

  许七安收刀入鞘,一边蓄力,一边冷笑:“如果我告诉你,怀庆和四皇子是他的血脉,你信吗?”

  元景帝缓缓收敛表情,冷漠道:“你在挑衅朕。”

  回应他的,是许七安的悍然一刀。

  惊艳的刀光劈出。

  太平刀+天地一刀斩+心剑+养意+佛门狮子吼!

  玉碎!

  伴随着刀光而出的,是震耳欲聋的狮吼,震人心魄。

  元景帝察觉到了这一刀的强大,身影突兀消失,以极快速度闪现,一道道明黄身影一闪而现,复一闪而逝,但他无论如何都躲不开这一刀。

  他伸出双手,掌心缭绕金光和乌光,握住刀光。

  嗤........

  气机消融声里,刀光湮灭。

  道门阳神,号称不朽法身,是金丹万法不侵特性的升华。

  而一旦踏入一品陆地神仙境界,阳神和肉身重合,甚至能和武夫啪啪肉搏。

  当然,攻击力和持久性肯定不如武夫。

  许七安出现在元景帝身后,一刀斩下,他没指望四品的“意”能伤害二品渡劫高手。

  意,也是要修炼的。

  武夫的意,在二品时才能升华,三品是不死之躯,与四品的意没有什么关系。

  就像儒家的四品和三品同样没什么关系。

  许七安要的是,利用这一刀,拉近双方的关系,一套连招重创对方。

  元景帝仰头,无声长啸。

  许七安脑子“嗡”的一震,出现头晕眼花症状,周遭方圆数十里,小如虫豸,大如麋鹿、野猪,纷纷毙命,身躯完好无损。

  抓住他元神震荡的间隙,元景帝袖中冲出一道道光华。

  照神镜,摄住对方元神,延长控制。

  招魂幡,刷出一道道阴光,攻击元神。

  三根噬魂钉激射,试图洞穿对方的头部各处穴位,但在武夫体魄之下,无奈弹飞。

  两枚铜环锁住许七安双手手腕。

  道门七品叫食气,可以驱使法器,包括飞剑,到了元景帝这个境界,一次驾驭多件法宝轻而易举。

  另外,道门也是术士之外,极少数具备炼制法器能力的体系。只是没有术士那样精通,几乎什么法器都能炼。

  一边驾驭法器攻击,元景帝一边召唤出一口青锋,一剑递出,煌煌剑光铺天盖地。

  他走的是人宗的修行之法,同样是人宗二品,攻击力不比洛玉衡差。

  道门三宗里,人宗是最具攻击性的。

  即使在武夫中,论及攻击力,人宗剑术亦是佼佼者,且专破武夫的铜皮铁骨。

  剑光之下,金刚神功坚持了几息,没能撑住,一剑穿心。

  殷红鲜血在许七安背后喷溅。

  元景帝疯狂催发剑气,磨灭这个新晋三品的生机,眼里闪烁着和地宗妖道如出一辙的恶意,狞笑道:

  “初入三品的武夫,也配与朕争锋?”

  他踏入二品多年,举国资源修行,岂是这个初入三品的小子能抗衡。

  “抓住你了。”

  许七安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咆哮道:“神殊!!”

  一股深沉浩瀚,森严可怕的气息,在许七安体内复苏。

  眉心浮现一抹宛如火焰的魔纹,皮肤迅速染上漆黑,脑后浮现一道火焰光环。

  许七安的气息暴涨,从三品初期,瞬间冲到三品巅峰。

  这不是神殊一个人的力量,是两者合一的力量。

  砰!

  法器铜镜炸裂。

  招魂幡炸裂。

  铜环炸裂。

  “我来主导!”许七安说。

  如今已是真正高品武夫的他,掌控着化劲的能力,一样能连死其他体系的高手,不需要再由神殊主导。

  “好!”

  他体内,传来神殊低沉的嗓音。

  神殊是被迫唤醒的,能叫醒一位绝顶强者沉眠的,当然只有另一位绝顶强者。

  当日苏醒后,许七安说对监正只有一个要求,那个要求就是帮他唤醒神殊。

  不过当时监正拒绝了,没说理由,只是让他先去一趟云鹿书院。

  从院长手中接过魏渊留给他的血丹,许七安才知道监正的用意。

  神殊一个喂不饱的无底洞,他若是醒着,魏渊的血丹就白白便宜了神殊。

  下一刻,狂风暴雨般的打击降临在元景身上,层层叠叠的气浪炸开。

  元景帝只觉得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全是敌人。打击从不同角度而来,密集如雨,无法躲避,难以反抗。

  这就是高品武夫。

  噗!

  许七安双手合并,穿透元景帝的胸膛,用力一撕。

  分尸!

  鲜血洒在漆黑虬结的身躯,愈发的凶厉如魔。

  这一刻,元景帝正式死亡,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金光与乌光交缠的身影遁走,凝立半空,脸色阴沉的俯视着许七安。

  先帝贞德。

  许七安默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往事,闪过元景帝威严冷漠的形象。

  闪过这位帝王高坐龙椅的景象。

  尽管他早已被贞德取代,尽管往日的那位帝王,一直是先帝贞德,但他依旧涌起强烈的畅快感。

  他亲手杀了这个狗皇帝,从此刻起,元景成为历史,不复存在。

  贞德面皮微微抽搐,元景这副身体虽然修为有限,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实打实的一条命。

  一气化三清,一人拥有三条命。

  交手一刻钟,他就损失了一条性命。

  忌惮的审视着那尊如神似魔的身影,贞德帝霍然醒悟了什么,指着许七安,咆哮道: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你就是当日出现在楚州的神秘人物,桑泊底下的封印物在你身上!”

  他又怨毒又仇恨。

  原来是他,杀镇北王的人是许七安。

  “早知是你,当日你回京城后,朕就应该把你碎尸万段。朕后悔了,朕错过了多少次杀你的机会。你能瞒过朕,是因为监正替你屏蔽了天机,让朕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贞德帝气的心态炸裂,他亲眼看着这个小人物成长,养虎为患,容忍这个小人物一步步成长。

  到如今才知道,杀自己另一具分身的人,就在身边。

  许七安不但杀了他的身份,还带着尸体回京,上蹿下跳,杀国公,当着百姓的面痛斥他。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贞德帝既惊又怒,心里的恶毒如翻江倒海,咬牙切齿道:“我不会再给你机会。”

  许七安淡淡道:“元景已死,今日之后,大奉皇位易主。”

  闻言,贞德帝露出得意嚣狂的笑容:“你说的没错,今日之后,大奉确实要易主,它将成为巫神教的附属国。”

  果然,先帝的目的是让大奉成为巫神教附属国,他想效仿萨伦阿古..........许七安皱了皱眉:

  “你打算怎么做?”

  贞德帝吞吐着天地灵气,恢复状态,他张开双臂,似是在展示自己的伟大,道:

  “你知道龙脉吗?王朝统治中原,统治的不仅是人,还有疆土。人心凝聚气运,而龙脉,是气运和疆土凝聚的精华。

  “我只要把龙脉之灵抽出来,献给巫神,中原就会天灾人祸不断,但又因为龙脉未亡,起义往往无法成功。而巫神教掌控着中原龙脉,天命所归,入主中原轻而易举。”

  “所以你要帮巫神教杀魏公?”

  许七安对龙脉不了解,但对气运了解,大奉损失一半气运后,这些年国力江河日下,不是这里闹旱灾,就是那里闹水灾。

  连年不顺。

  而得了气运的自己,这一路走来,总能逢凶化吉,奇遇连连,短短一年晋升三品,表面看是受到了某些大佬的恩惠,其实,这本身就是气运加身的表现。

  龙脉若是非巫神教夺走,结果可想而知。

  “魏渊必须要死,他若活着,今日我面对的就是他。而一位二品武夫的战力,可比你要强太多了。”

  贞德帝继续吞吐灵气,刚才狂暴的打击,对他造成了些许轻伤。

  “魏渊是几百年都难见的帅才,他不死,萨伦阿古寝食难安,巫神教即使握着龙脉,也未必能轻松的入主中原。当然,我杀魏渊还有第三个原因,不久后你自会知晓。

  “对了,上朝时,我已经启动阵法,剥离龙脉,你要不要赶回去阻止?我不介意到城中打一场。”

  我介意.........这些魏公也预料到了吧,靖山城一役,同样是巫神教的请君入瓮,但魏公没有选择,如果坐视巫神挣脱封印,就算魏公领兵打仗能力再强,也斗不过一个超品...........许七安问道:

  “你想要抽走龙脉,监正会同意?”

  身为一品术士,没人比他更懂气运。贞德帝想在监正眼皮子底下抽走龙脉,痴心妄想。

  监正虽然不能杀贞德,但他可以阻止龙脉被抽走。

  贞德帝大笑道:“监正是我长生计划中最大的敌人,如果没有办法拖住他,我又怎么会抽龙脉?”

  许七安眉头紧皱。

  ...........

  灵宝观。

  洛玉衡走出静室,来到小院,朝着院中小池伸出白皙小手。

  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破水而出,把自己送到她手里。

  洛玉衡一步跨出,消失在院中。

  ............

  观星楼。

  虚空中传来波动,一道裹着巫师袍子的身影,从虚空中跨出。

  这是一个手里握着赶羊鞭的老人,须发皆白,目光平静温和,但就是这样一位与普通老人没什么区别的老者,他的出现,让观星楼上空阴云密布。

  黑云滚滚,距离观星楼很近,近的仿佛就在头顶,一道道炽亮的闪电在云层中游走。

  老者出现的刹那,八卦台亮起一道道阵纹,对他进行绞杀。

  但老者仿佛不在这片天地,任何对他的攻击都不奏效。

  “徒孙,你若是有魏渊的破阵之力,师祖我现在就走。”萨伦阿古笑眯眯道。

  监正捻酒杯,悠哉哉的抿了一口。

  “大奉国力衰弱至今,你还有几成实力?”萨伦阿古在桌案边坐下。

  监正冷笑道:“术士动的是脑子,武夫才只知道用蛮力。”

  说话间,桌案出现一副棋盘。

  “下一局吧。”

  “以棋定输赢?”

  监正淡淡道:“不,这一局走完,事情也结束了。”

  .............

  PS:这段剧情我会慢慢写,大家别催,写得快,反而写不好。速度和质量是成反比的。希望大家别催。

看网友对 第两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