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八章 师门败类

设置字体大小:
  公孙向阳无声点头,扭头朝屋檐下的丫鬟吩咐道:

  “通知伙房,给大小姐准备药膳,越滋补越好。”

  父女俩进了书房,公孙向阳打开书柜后的暗格,抽出一个木盒子,当着公孙秀的面打开。

  铺着黄绸布的盒子内部,躺着一根品相难看、皱巴巴的紫参,它只有一根中指那么长,但根须密密麻麻,像缠绕在一起的线条。

  这种品相在人参中极为少见。

  “这紫玉参王是爹最珍贵的藏品之一,一甲子长到萝卜那么大,再一甲子........”

  公孙向阳指了指盒子,道:“就变成这样了,浓缩了精华啊,是一等一的大补药,爹将来年纪要是大了,就全靠它。”

  公孙秀看了一眼,摇头道:“既然是爹留着年老后延年益寿的,女儿便不要了,女儿不是非吃这些东西不可。”

  公孙向阳厚着脸皮“嘿嘿”两声:

  “这东西哪能延年益寿,这东西是爹将来年纪大了,给你生弟弟妹妹时用的,所以是大补药。八十岁老翁,也能重振雄风呢。”

  “.........”

  公孙秀没好气道:“你生再多的儿子,也没我能打,家主之位肯定是我的。”

  公孙向阳笑呵呵道:“那也得生,生到一个天才,还能给你施加压力。。再不济,也能给你添几个帮手。”

  公孙秀翻了个白眼,接过父亲扯下来的几簇根须,嚼了几口,咽下。

  家主公孙向阳年轻时是个有趣的人,吃喝嫖赌无一不精,要不是天赋实在太强,家主之位根本不会轮到他来坐。

  当了这么多年家主,性格依旧那样,不至于嘻嘻哈哈,但所谓上位者的尊严,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到。

  父女俩讨论起家主继承人的事,反而更放的开,更坦然。

  公孙向阳见女儿脸蛋涌起一抹潮红? 气色好转了许多? 心底悄然放松,道:

  “试着炼化药力? 别浪费了........你们在墓里遇到了危险?”

  公孙秀在大椅上坐下? 一边炼化小腹滚烫的热力,一边说道:

  “我判断的没错? 那些死在墓里的人并不是死于阵法,而是死于强大的阴物? 昨夜? 我们成功把它钓出,经过一番苦战才杀死,若是在地底遭遇它,恐怕要死不少人才能杀死。”

  当下把围杀阴物的经过说给父亲听。

  “做的不错。”

  公孙向阳听完? 微微颔首。

  “而后我们组织了十八位好手下墓? 墓中曾经发生过规模极大的坍塌,毁了七七八八,根本挖不出有价值的东西,直到进了主墓.........”

  说到这里,公孙秀眼里闪过恐惧? 后怕等情绪。

  公孙向阳心中一凛,追问道:“主墓里有什么?”

  公孙秀吸了一口气:“地底大墓里有一具古尸? 年代不清楚,我们下墓时遭遇了它? 非常强大,张嘴一吸便生出气旋........”

  她着重讲述了古尸的可怕? 让一行十八人毫无反抗之力。

  公孙向阳“噌”的跳起来? 双[ ]手撑着桌案? 瞪大眼睛:

  “雍州里有这么可怕的怪物?不应该啊,不应该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不可能这么多年毫无声息,听你话里的意思,它极度渴求精血。”

  公孙家主又惊又惧,雍州是公孙世家的大本营,地底真要有这么可怕的东西,那于雍州来说绝对是大灾难。

  公孙向阳的第一反应是通知官府,让雍州布政使上书朝廷,朝廷派遣高人来处理此事。

  那古尸绝非四品可以定论,邪异可怕,或许,或许有三品,朝廷没有三品武夫,但司天监的术士能解决,总之把事情通报上去就对了.........

  王朝能统治中原,哪怕如今国力衰弱的厉害,也不是江湖势力能比拟。

  等等!!

  念头急转间,公孙向阳突然醒悟,他瞪大眼睛看向闺女:

  “你,你们怎么回来的?”

  如果古尸真有她描述的那么邪异可怕,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应该是女儿的亡魂,不,恐怕连亡魂都不会有。

  “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个高人。”

  “高人?”

  公孙秀颔首:“这还得从昨日午时说起,我在杨白湖宴请几位侠士,无意中看到“王记鱼坊”楼船里,有个孩子不慎跌入湖水.........青谷道长说,那是暗蛊部的手段。

  “于是我想邀请他一起探索大墓,像这种拥有诡谲手段的人,在墓中能发挥的作用要超过武夫。他没答应,不过走之前,留给了我们两句话。”

  公孙向阳忍不住眯眼,似有震惊,但耐着性子没有插嘴,听女儿说下去。

  “一句是如果在墓中遇到危机,可以说出:你忘记与那人的约定了吗。另一句话是:今晚有大雨,记得带雨具。”

  公孙向阳立刻望向窗外,蒙蒙细雨,这场秋雨证明了那位高人拥有预测天气的能力。

  “前一句是什么意思?”他脸色严肃,却又难耐好奇。

  公孙秀没有直接回答,继续说道:

  “昨夜进墓后,我们在主墓室遭遇古尸,原本是必死无疑的,我想着试一试这句话也无妨,于是大声说了出来。结果.......”

  “结果怎么样?”公孙向阳身子微微前倾。

  “古尸果然罢手,没有杀我们。”

  “........”

  公孙向阳瞳孔微不可察的收缩了一下,分析道:

  “那位高人和古尸有交集?约定.........是不是正因为那位高人的存在,所以古尸一直待在墓中,没有出来作乱。”

  公孙秀点头,给予肯定的答复:

  “古尸是被那位高人封印的,墓穴中的坍塌,正是两人交手所致。这一切,发生时间不足一年。随后,那位高人出现在墓中,似乎与古尸进行了深谈。我能感觉出,古尸非常忌惮他。”

  非常忌惮他,一个邪异可怕的古尸非常忌惮他.........公孙向阳盯着女儿的眼睛,道:

  “后来呢,那位高人还有出现吗?知不知道他的根脚?”

  公孙秀露出一抹敬仰,道:“我试探过他的身份,他没直言,但留了一首诗。”

  “什么诗?”

  公孙向阳声调陡然拔高。

  “得道年来八百秋,不曾飞剑取人头。玉皇未有天符至,且货乌金混世流。”

  得道年来八百秋..........公孙向阳紧握拳头,微微颤抖:

  “秀儿,你遇到了隐世的高手,不,是游戏人间的高手,这是大机缘,真正的大机缘啊。

  “三品高手当世都是凤毛麟角,但踏入这个境界的高人,拥有漫长寿元。几千年下来,总能积累一些的。这些高人要么隐世不出,要么游戏人间,便是见到了,你也认不出来。

  “能结识这样一位高人,是何等的机缘。爹就知道,你是有大福分的孩子,选你做家主是最正确的决定。”

  他一脸的兴奋和激动。

  “爹,那位高人走之前交代过,不得再入大墓,并且嘱咐我们守护好大墓,不能让人进去,尤其是江湖散人。”

  公孙向阳平复情绪,颔首道:“这是应该的,古尸出世,雍州不得安宁,我们也就不得安宁。”

  江湖势力的地盘意识很强,享福的同时,也会尽量维护一方安稳,因为这也是在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

  朝廷纵容江湖帮派,不管是王贞文还是魏渊,都没有刻意去打压,原因就在于此。

  一个守规矩的江湖势力,对治安其实是起到积极作用的,真正的不稳定因素是什么?是那些四处浪迹的散人。

  那些家伙十步杀一人,事了拂衣去,并且还能深藏功与名。

  武以力犯禁,多指这部分人。

  “但不能完全由我们公孙家来扛,我稍后拜访一下龙神堡,把大墓的情况告诉雷堡主,不管怎样也要把他们拖下水。”

  公孙向阳说完,思考了几秒,又道:

  “派人去问问“王记鱼坊”的人,记不得那位高人,再派人在城里暗中打探,如果能找到他,爹亲自上门拜访,找不到就罢了。”

  ...........

  云雾缭绕,仙山若隐若现,白鹤啼叫,猿猴攀岩。

  冰夷元君脚踏仙鹤,衣袂翻飞,身下是缭绕着云雾的一座座仙山,仙鹤振翅,带着她朝主峰掠去。

  不多时,一座巍峨的仙宫出现,它掩映在四季常青的林莽间,傲立峰顶。

  冰夷元君琉璃般清澈的美眸里,闪过一道红光,对面遥遥飞来一道红绫,缠着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

  “玄诚师兄。”

  冰夷元君红唇轻启,声音宛如冰块碰撞,清冷悦耳。

  “冰夷师妹。”

  玄诚道长颔首,表情同样冷漠如霜。

  两人不再多说,驾驭着各自的坐骑、法器,向着仙宫而去,降落在仙宫外的巨大广场。

  仙宫巍峨,十八根立柱撑起高高的穹顶,一条红毯通向宫殿尽头。

  红毯尽头,两丈高的台基上,盘坐着一位玄色道袍的老人,他须发洁白,头顶莲花冠,盘坐在洁白的莲花之上。

  脑后有一道四色轮转的光晕,象征着地、风、水、火。

  红毯两侧,站着七位道士,坤冠乾冠皆有,一个个眸子琉璃,冷漠无情的模样。

  同样冷漠无情的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飞入大殿,冷冰冰的行礼,冷冰冰的开口:

  “天尊!”

  盘坐在莲花台,身穿玄色道袍的老人,低眉闭目,恍然不觉。

  但他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有弟子传回情报,李妙真入世两年,成了名震中原的飞燕女侠。”

  冰夷元君淡淡道:“先入世再出世,甚好。”

  李妙真是她得亲传弟子。

  天尊依旧低眉闭目,像是睡着了,声音缥缈回荡:

  “她先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名誉中原。后于云州组织军队剿匪,得大奉朝廷和民间赞誉。不久前,大奉皇帝被诛,她亦身在其中。

  “冰夷,你教的是江湖大侠,还是天宗弟子?

  “天宗弟子入世修行,需把握分寸,入世不能沉沦。李妙真已然走错道路,她为天宗圣女,是门中弟子的典范。”

  冰夷元君冷冰冰道:“天尊想让我如何?”

  “捉拿李妙真回宗门,重新研读天宗宝典。”

  “尊法旨!”

  玄诚道长看向天尊,冷漠道:“天尊召师弟,又为何事?”

  “圣子一年前失踪。”

  玄诚道长看一眼冰夷元君,道:“弟子这就下山寻找。”

  “捉拿圣子回宗门,重新研读天宗宝典。”

  玄诚道长冷漠的脸庞,出现一丝困惑:“这是何意。”

  “他入江湖之后,一年中,与超过百位的女子结下情缘。”

  玄诚道长冷若冰霜的脸庞,轻轻抽搐一下。

  一位女冠冷冰冰的道:“天尊,不如废去圣子圣女,另立新人。这两名师门败类,便逐出天宗吧。”

  天尊不说话,低眉闭目,像是睡着了。

  ...........

看网友对 第八章 师门败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