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除魔

设置字体大小:
  “娘子,该如何行房?”

  新郎的语气有些急,似乎从没有碰过女人。

  新娘被问懵了,好半天才回复,羞道:“这,这........夫君怎么问我,妾身又岂会知晓。”

  新郎不悦道:“可我听说,女子出阁时,都有家中妇人传授经验。”

  ……新娘细声细气:“很,很简单的。”

  “啊,娘子你夹我腰做甚?”

  “别,别说出来……夫君虽未纳妾,难道连通房丫鬟都没有吗?再说,烟花之地没去过?”

  新娘细若蚊吟道。

  “不曾去过青楼,也不曾有过通房丫鬟。女人只会影响我练武的进度。”

  新郎如此回复。

  人才啊........许七安眯起眼盯着梦境,试图穿透垂落的帷幔,看一看那位新郎官是谁。

  双刀门主汤元武脸色冷漠,似乎不屑一顾,但目光频频瞄向床幔。。

  袁义笑道:“是个武痴。”

  李少云板着脸匆匆疾走。

  这时,新娘惊道:“夫君,你去何处?”

  帷幔一阵晃动,似有一位少年在穿衣服,边穿边回复妻子:“时辰到了,我去练枪一个时辰,娘子早些休息。”

  新娘大急:“可,可我们还没.......”

  床幔掀开,新郎钻了出来,眉目俊朗,眼神透着桀骜,火急火燎的往外奔去。

  见到这个少年的瞬间,所有人猛的扭头,看向李少云。

  李少云黝黑的脸庞瞬间涨红,只觉身体内部似乎有烈焰腾起,头顶冒出了虚幻的黑烟。

  都指挥使袁义,反复审视着他,道:

  “不应该啊,前些年你来雷州城述职,在教坊司玩的如鱼得水。”

  ........李少云嘴角抽搐:“成,成亲那会儿,我才十七岁。”

  汤元武点点头,一本正经的道:“所以,当时是贵夫人教你的如何行房?”

  李少云:“..........”

  柳芸没有开口说话,嘴角微微翘起,一副憋笑的样子。

  这就社会性死亡了啊.........许七安抿了抿嘴,没让自己笑出声。

  他清了清嗓子,道:“别废话,抓紧时间寻找纳兰天禄的意识。”

  袁义和汤元武收敛表情,微微点头。

  李少云松了口气,当初告别童子身时,印象太过深刻,偶尔还会在梦中想起,没想到今天赤裸裸的展露在外面面前,这比让他上战场杀敌还要难受。

  穿过李少云的梦境,在迷雾中搜寻片刻,忽闻闹市喧哗声,定睛一看。

  彩灯高挂,人流如织,是一片繁华夜市的热闹景象。

  这又是谁的梦境.........许七安心里嘀咕,然后就看见一男一女,牵着手,缓步走来。

  女子身段高挑,容貌秀美,双眉略浓,给人英姿飒爽的感觉,正挽着一名男子的胳膊,对路边摊贩指指点点,时而蹦跶一下,显得活泼开朗。

  而那位男子,面目俊朗,挺拔修长,穿着........打更人的差服。

  汤元武深深的看一眼活泼开朗的梦境女子,再缓缓扭头脖子,看向以冷傲著称的弟子——柳芸。

  这位被雷州江湖誉为豪气不输男儿的女侠,脸蛋终于红了,微微低头,不敢去看门主的脸色。

  袁义笑道:“自古美女爱英雄,柳女侠好眼光。”

  李少云满脸幸灾乐祸。

  又社死一个........许七安心情复杂,因为他想到,自己的梦境还没出现,之前是害怕出现暴露身份的梦境。

  现在是害怕出现教坊司里和花魁嬉戏的画面。

  或许,是前世相关的画面,比如战斗机,汽车,摩天大楼等等。

  “为了确认梦境中受不受戒律的影响,我们不妨做个尝试。”都指挥使袁义说道。

  “打一架?”李少云挑眉。

  袁义点头。

  李少云兴奋的点头,疾奔几步,一个飞膝撞向袁义,被对方轻易挡开。

  简单尝试后,双方没有继续交手,袁义分析道:“梦境中不受戒律影响,或者,第二层不受戒律影响,无法施展气机,我们现在的战力,取决于元神的强弱。”

  取决于元神的强弱.........许七安目光一闪,看向李少云,道:

  “陪我做个尝试。”

  李少云对于战斗来者不拒,舔了舔嘴唇,跃跃欲试道:

  “好,早就想试探一下阁下的水准。”

  柳芸汤元武和袁义后退几步,很有兴趣的模样。

  正如李少云所说,对于这位自称徐谦的神秘人物,他们很有兴趣,暂时来说,可以视作同伴。

  但在抢夺血丹时,他就是竞争对手。

  此时摸底,再好不过。

  李少云见许七安颔首,知道对方已经准备好,便不再犹豫,猛踩两步,旋身而起,腰部带动右腿,“啪”的踢出,宛如一条紧绷的鞭子。

  许七安抬手挡了一下,整个人倒飞出去,显得极为狼狈。

  就这?

  观战的三人一愣,只觉难以置信。

  元神未免也太弱了吧。

  这样的水准,在雷州江湖人士里,一抓一大把。也就五六品武夫的水平。

  错愕和失望的情绪刚涌起,他们就看见李少云捂着腿,踉跄后退,脸色因痛苦而扭曲。

  定睛看去,袁义瞳孔微缩,李少云的右脚消失了,脚踝之下空荡荡。

  “他,他吞噬了我部分魂力.........”

  李少云承受着魂魄撕裂般的痛苦,除此之外,损耗倒是其次,这小部分婚礼不会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吞噬魂力?汤元武收起了轻视,颇有些忌惮的看一眼远处的徐谦。

  是道门的人,还是巫神教的.........袁义则眉头紧皱,对方的操作超出他的预料,除了柳芸,他们三人都是四品。

  元神强大,但要吞噬旁人的魂力,这不是武夫能做到的事。

  换而言之,徐谦虽然元神不如他们,但也许能吞噬他们。

  “只是少量魂力而已,对你应该没有影响。”

  许七安返回,道:“我也是刚知道自己能吞噬魂力。”

  简单交代后,他没再解释,继续前行。

  众人目光交汇,没有说什么,跟了上去,再不敢小觑这个神秘的徐谦。

  原来心蛊可以吞噬魂力啊,但不是反哺给我,而是七绝蛊自己独吞,也有可能是封神钉的缘故,让七绝蛊无法反哺..........

  这样一来,我就找到了一个快速温养心蛊的路子,那就是吞噬魂魄.........许七安念头火热起来。

  眼下的梦境,正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天蛊是七绝蛊的根基,不需要温养,自身便已达到巅峰。这一路来,他重点培育毒蛊,吞服古尸的毒液后,毒蛊壮大到相当可观的程度。

  暗蛊和力蛊的温养有条不紊,不强大也不弱,属于第二梯队。

  尸蛊、情蛊和心蛊一直卡着没有长进,如今他找到了一个催熟心蛊的方法——吞噬魂力。

  至于情蛊,他准备等待国师来了,再好好培育。

  到底是你人宗榨汁机更强,还是我南疆情蛊技压一筹。遗憾的是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武夫,否则洛玉衡必败无疑。

  剩下的就是尸蛊了。

  突然,许七安脚步僵住,愣愣的看着前方。

  前方是一个梦境,天空蔚蓝如洗,草原连绵起伏,一头高大的棕色马匹,正低头啃草。

  梦境单调,除了这匹马,没有多余的事物。

  李少云等人停在许七安身后,眺望梦境,刚刚社死过的镇抚将军纳闷道:

  “这算什么,一只马?”

  他盯着马看了片刻,忽然倒抽一口凉气,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越看这匹马,我竟越觉得它眉目清秀,散发着吸引人的魅力,忍不住就想骑上去。”

  汤元武分析道:“确实有这样的感觉,梦境是一个人的内心深处的体现,而根据这匹马展现出的魅力,不难想象,梦境的主人对马有特殊的嗜好。”

  我没有,你胡说,别冤枉我..........许七安心里做了经典的否认,随后明白自己为何会梦见小母马。

  梦是由身体和意识决定的,当一个人饥饿的时候,就会在梦中见到美食。

  同样的道理,进入浮屠宝塔前,他利用了心蛊的手段对付中年武僧,于是本能的,对动物产生了青睐和好感。

  而动物里,他最熟悉的当然是小母马。

  袁义沉吟道:“我们中出了一个马妖?”

  “不可能!”

  汤元武摇头:“若是妖族,早被佛门的人强行度化,根本进不了宝塔。”

  嘶!李少云倒抽一口凉气:“这人是变态吗?马天天给人当坐骑,已经够可怜了,放过它们吧。”

  .........许七安嘴角抽搐一下,淡淡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什么值得奇怪。”

  太尴尬了!

  太特么尴尬了!

  我打死都不会承认这是我的梦境。

  一行人在李少云“啧啧”声里,迅速远去。

  没多久,他们听见了喊杀声,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一副波澜壮阔的战争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这是纳兰天禄的梦境。

  ...........

  荒芜的旷野上,身穿青袍的男子,目光温和的望着纳兰天禄,道:“今日你必死无疑。”

  东方婉蓉,带着东海龙宫的门徒,以及佛门的僧人,匆匆赶来。

  见到这一幕,她松了口气,有些如释重负的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东方婉蓉靠近身穿巫师长袍,浑身浴血的纳兰天禄,她口中念念有词,过了一阵,纳兰天禄身躯一震,眸子略显空洞的看向东方婉蓉。

  “你........”

  “老师,我是蓉儿。”

  纳兰天禄沉默一下,梦游般的说道:“这么.......大了........”

  闻言,东方婉蓉悲喜交织。山海关战役发生时,她才十三岁,天真烂漫的年纪。

  “老师,你死后,魂魄被镇压在了佛门的浮屠宝塔内。如今已是二十年后。”

  东方婉蓉语气极快:“弟子来救你了.........”

  她把巫神教和佛门的“交易”说了一遍,道:“您现在得让我们离开您的梦境,等佛门的人登上第三层,沟通塔灵,短暂掌控浮屠宝塔,就能为您解开封印。”

  “二十年........如今外界如何........魏渊,魏渊又如何........”

  纳兰天禄梦呓般的问道。

  此时的他,出于半清醒半沉睡状态。

  魏渊死了........东方婉蓉不敢说出真相,害怕把老师刺激到苏醒过来,一旦他醒来,梦境自然就破碎。

  那么,雷州的江湖人士就能脱困。

  “此事说来话长,老师,等您脱困,我再告诉您........”

  东方婉蓉还没说话,忽听一阵尖啸声。

  愕然回头,却是东海龙宫的一位门徒,毫无征兆的仰天长啸。

  东方婉清果断出手,制止住门徒,柳眉倒竖:“你在做什么?”

  那名门徒脸色茫然。

  净心禅师沉声道:“他被人影响了神智,这一路人没有任何问题,但在我们见到纳兰雨师的意识后,他立刻长啸示警,通知控制他的人。”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名门徒又惊又怒又委屈。

  东方婉清皱着眉头,看向了浓雾深处,雾霭忽然抖动起来,飞奔出一道身影,利箭般射向东方婉清。

  后者双臂交叉,抵在胸口。

  砰!

  东方婉清双脚滑退。

  净心禅师双手合十,念诵佛号:“禁止杀生。”

  那道袭击的身影顿时凝固,没能对东方婉清发动袭击,此人皮肤黝黑,眉目桀骜,正是镇抚将军李少云。

  与此同时,净缘武僧大步跨出,一拳捶在李少云胸口,捶的他倒飞出去。

  众人身后,浓雾再次抖动,又两道身影冲出来,目标明确——东方婉清。

  汤元武或避或撞,将试图抵挡的东海龙宫门徒打散,为袁义清出通道。

  挟持东方婉清,是许七安制定的计划。

  在梦境世界里,武夫太过被动,想要有效的控制梦巫东方婉蓉,让她带自己等人离开梦境,最有效的办法是挟持东方婉清。

  李灵素说过,东方姐妹自幼相依为命,感情深厚,以妹妹性命要挟,不怕东方婉蓉不答应。

  首座恒音双手合十,以戒律限制袁义和汤元武的行动,禅师的戒律本就依靠元神施展,与肉身关系不大。

  趁着佛门和东海龙宫的门徒被李少云三人牵制,许七安带着柳芸,从浓雾中杀出,袭击东方婉清。

  “婉清,过来!”

  东方婉蓉喊道。

  “你继续沟通纳兰雨师,我能挡住。”东方婉清淡淡道。

  “师父,快让我们离开。”东方婉蓉急切道。

  她没想过要在梦境中反杀雷州人士,这边闹出的动静越大,越容易引来那些江湖散人。

  近两百的人势力,不是他们能对付。

  “可我.......还没打败魏渊........”纳兰天禄喃喃道。

  ............

  柳芸宛如尖刀,刺入佛门武僧队伍里,阻拦了第一波赶来阻止许七安的援兵。

  她五品化劲的修为,元神坚韧,对付一群同样粗鄙的武僧,尽管吃力,但打的有来有回。

  许七安因为有特殊能力,负责对付东方婉清的元神。

  他二话不说,临近东方婉清时,口中发出尖啸,以心蛊的能力震荡东方婉清的元神,制造短暂眩晕的效果。

  一掌拍向清冷美人的天灵盖。

  这一掌下去,他能吞噬对方至少三成的魂力。

  魂力类似于气力,只要不吞噬殆尽,元神就不会受到本质的损伤,顶多是元神枯竭,需要长时间的养神。

  “哼!”

  东方婉清摆脱短暂眩晕后,做出了符合武夫操作的应对,握拳,打向许七安的掌心。

  拳掌碰撞,没有发出响动,下一刻,东方婉蓉被灵魂撕裂般的痛苦占据,她踉跄后退,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

  整条小臂消失了,从手肘之下空空荡荡。

  而许七安倒飞出去,宛如断线纸鸢。

  元神不强,甚至弱小,但能吞噬魂力..........东方婉清做出判断,认为自己魂力最多会有些损耗,但在那之前,能把这个元神不强的家伙打的魂飞魄散。

  她化作残影追了上去。

  ..........

  东方婉蓉耐心的沟通纳兰天禄的意识,辅以梦巫的能力,做一定的引导。

  “老师,山海关战役已经结束,巫神教还在,靖山城也还在,这只是您统率的战争之一,往后还有更多的战争等待着您。”

  “山海关战役.......输了?”

  “是的,输了。”

  “大奉赢了这场战争,犹如烈火烹油,巫神教再无机会........”

  “不,大奉如今衰弱,龙脉溃散,正是最脆弱的时候。老师,巫神教需要您。”

  “巫神教需要我?对,巫神教需要我........”

  纳兰天禄空洞的眸子,渐渐找回焦距。

  东方婉蓉一喜,刚要说话,便听有人高喊道:

  “东方婉蓉,不想你妹妹魂飞魄散,就带我们离开梦境。”

  转头看去,顿时惊怒交集,难以置信。

  妹妹东方婉清的元神被对方拎在手里,原本凝实的身躯,此刻呈现虚幻,宛如风一吹就散的影子。

  堂堂四品巅峰的元神,败的如此迅速?

  “你,你的元神........”

  东方婉清不甘的挣扎,咬牙切齿。

  她以为自己能打散对方的元神,没料到此人明明元神孱弱,却坚韧的难以想象,根本无法打散。

  而武夫在元神领域并无特殊能力,面对能吞噬魂力的手段无可奈何,几番交手之后,她便沦为了落网之鱼。

  “三品境界的元神,岂是你能打散。”

  许七安笑道。

  成功了........李少云等人大喜,慌忙朝许七安撤去。

  柳芸正要抽身,首座恒音禅师目光一闪,双手合十道:“回头是岸!”

  柳芸身躯一僵,无论如何都迈不动步伐。

  哗啦啦.......一群武僧和禅师将她围住,净心和净缘也赶过来,制住柳芸。

  恒音禅师手掌按在柳芸头顶,道:“施主,请放了东方二宫主。”

  许七安皱了皱眉:“我若不愿呢。”

  恒音淡淡道:“休怪贫僧今日开杀戒。”

  “要杀就杀,少说废话。”李少云骂咧咧道。

  “不能杀!”

  汤元武沉着脸,看向许七安,道:“徐兄,手下留情。”

  这个临时组成的队伍并不牢固,柳芸是双刀门最杰出的弟子,却与徐谦这些人无关,他们未必愿意为了柳芸放弃人质。

  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许七安身上。

  柳芸紧紧抿着唇。

  “好!”

  许七安松开了手,东方婉清面朝着他,背朝自己人,一步步后退。

  见状,恒音禅师收回手,柳芸深深看一眼徐谦,快速返回。

  东方婉蓉心里一松,喝道:“过来!”

  在佛门僧人和东海龙宫等人飞奔过来的身影中,她说道:

  “老师,快让我们出去。”

  纳兰天禄目光不再空洞,边点头,边凝视着她,低声笑道:“想不到我们师徒还能再见。”

  下一刻,众人消失在梦境中。

  “糟了,现在怎么办?”

  李少云破口大骂:“我们怎么从二品雨师的梦境中挣脱?白来一场不说,生死还握在了人家手里。第二层有没有不得“杀生”的戒律,尚且不知。若是允许杀生,我们就完了。”

  他说话的时候,梦境又恢复了正常,纳兰天禄被魏渊斩下头颅,元神被度厄罗汉用金钵收走。

  袁义没有说话,但一张脸阴沉似水。

  许七安说道:“无法主动脱离梦境,那就让别人帮忙。”

  什么意思?

  三位四品武夫愕然。

  柳芸眼里充满期待。

  ..........

  东方婉蓉率先睁开眼睛,环首四顾,发现自己置身在宛如地牢的环境里。

  光线昏暗,地面和墙壁是黑色的岩石堆砌,色泽呈灰暗阴沉之色。

  第二层空间不大,伫立着一尊尊怒目金刚石塑,有人舞剑,有的握棍,有的持刀..........

  她目光一扫,看见了自己的老师纳兰天禄,他盘坐在两尊金刚的中间,左边的金刚握着剑,剑尖对准纳兰天禄,做刺击状。

  右边的金刚握着石锤,高举,似乎随时会劈下来。

  纳兰天禄的元神不够真实,呈半虚幻状态。

  东方婉蓉收回目光,看向身后长长的通道,通道站着近两百位雷州人士。

  他们闭着眼,宛如雕塑,脸色或悲或喜,或焦虑或尴尬,不停变化,但都无法醒来。

  东海龙宫和佛门僧人们睁开了眼睛。

  他们与东方婉蓉一样,好奇的环顾四周。

  “出来了,这里就是第二层........”

  东海龙宫的门徒惊喜道。

  东方婉清跨前几步,望向纳兰天禄的元神,尝试着走了几步,而后停下来,道:

  “武者的直觉告诉我,再往前走几步,会有危险。”

  东方婉蓉忙说道:“快退回来,别惊醒老师,不然梦境就破碎了。”

  这时,她看见首座恒音禅师,从袖中摸出三棱金刚锥,刺入某位雷州人士的胸膛。

  鲜血瞬间溅起,那名江湖人士尚在梦中,便被收走了性命。

  “恒音师兄........”

  净心禅师皱眉。

  恒音禅师面色不改:“本座是在降魔除妖。”

  他目光一扫,锁定了不远处的青衣,道:

  “尤其此人,屡次三番冒犯佛门,与佛门为敌,甚至险些害死印顺师弟。”

  他握着金刚锥朝许七安走去。

  东方婉蓉看向净心和尚,道:“这人能控制别人的心神,为防止有人被他暗中操纵,大师最好用戒律甄别一下。”

  说话间,她也用梦巫的手段,对东海龙宫的门徒做了甄别。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除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