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 永兴

设置字体大小:
  许七安权衡之后,根据目前的状况,分析道:

  “让她好好稳住咱师父,圣子的事交给我,她现在要考虑的,不是我为什么时候去救她,而是她能拖延多久。”

  恒远大师道:“明白了,贫僧会一字不漏的转述给她。”

  许七安接着说道:“近来修行如何?”

  恒远大师回复:“已在参悟金刚神功,短则半月,长则两月,便能踏入金刚神功门槛。”

  这代表恒远大师真实战力已经不弱四品,有了修行金刚神功,冲击三品金刚境的资格.........许七安心里一喜。

  离别前,他把金刚神功传授给了恒远大师,修行金刚神功需要特定的资质,但他相信身负罗汉果位的恒远大师,肯定能修成金刚神功。

  这点毋庸置疑。

  “修成金刚神功是踏入三品金刚境的前置条件,恒远大师将来至少是三品,这意味着,我将来会有一位金刚充当打手,前期在恒远大师身上下的投资,现在总算看到苗头。”

  许七安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转而问道:“楚元缜呢?”

  “楚施主尚未踏出自己的剑道。”恒远大师说道。

  许七安叹口气。。

  唉,这瓜娃子,品如的衣服不穿,偏要穿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

  要走出一条新的道路,有这么简单?如果楚元缜能成功,他大概才是天地会成员里,天赋最可怕的人物。

  不过有一说一,养意这个秘法,确实厉害,变相的积蓄力量,当时间长度达到一定程度,菜鸡也能爆发出砍死大佬的战力。

  当初楚元缜十年剑意,一剑倾尽,直接破了三品武夫的体魄,造成不小的杀伤。

  结束私聊,许七安背过身,收好地书碎片,转身走向墓园外。

  慕南栀坐在小母马背上,怀里抱着小白狐,许七安牵着马,与李灵素并肩而行,傀儡恒音走在前头。

  “天宗的太上忘情是怎么回事?”

  许七安忽然问道。

  之前在平州时,我不是在你的梦境里和你说过了吗.........李灵素心里嘀咕,笑道:“寂焉不动情,若遗忘之者。”

  你最好说人话!许七安斜了他一眼。

  “其实也简单啦,根据天宗宝典记载,以及我自身的理解,太上忘情,根源在于“忘”。何为忘?是忘记么,不是。是无情吗?也不是。”

  李灵素侃侃而谈:“是有请,却超脱于情。不为情牵、不为情困,达到超然俯瞰的层次。我举个例子,救天下苍生和救一人,前辈会怎么选?”

  突然就哲学起来了.........许七安思考了一下,没有回答,因为他觉得回答会暴露自己的性格。

  李灵素等了一下,没等来徐谦的回答,便自顾自道:

  “正常人,自然会选择救苍生,弃一人。如果那人是亲朋挚爱,则会选择救一人,弃苍生。为何?因为他选择的时候,被“情”所困。

  “太上忘情之人,会选择救苍生,而非救一人,哪怕这个人是亲人。”

  许七安思考道:“如此说来,李妙真匡扶正义,把天下苍生放在第一位,岂不正是太上忘情?”

  “不不不!”

  李灵素连连摇头:“她行侠仗义,多管闲事,正是“为情所困”的表现。是她的正义感在促使她铲奸除恶。另外,如何师妹真的爱上某个男人,我敢保证,她会选择救一人而弃苍生。”

  “这么说来,你的路子走对了?”许七安笑吟吟道。

  “那是自然!”李灵素昂起下巴。

  接着,他发现徐谦的眼神有些不对,天宗圣子心里一凛,“前辈何故如此看我?”

  许七安笑而不语。

  “前辈的眼神,让我非常不安。”李灵素追问道。

  许七安还是笑而不语。

  如果太上忘情是一道1+1等于几的数学题,李妙真的回答是“3”,天宗圣子则在一旁哈哈嘲笑,说:

  “蠢货,明明是等于9。”

  殊不知身后的数学老师握着教鞭,露出了核善的笑容。

  对于如何解救李妙真,许七安的想法是拖,拖到七绝蛊再上一层楼,再考虑如何救人。

  只要好好“控制”李灵素,与天宗的高人兜圈子就行。而天蛊“斗转星移”的能力,是比屏蔽天机要更强的隐蔽手段。

  等到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充足的准备,再把李灵素丢出来当鱼饵。

  “如果操作的好,我甚至能借天宗的力量,对付佛门和巫神教,还有许平峰........”

  想到这里,许七安问道:“对了,令师修为如何?”

  “三品阳神。”李灵素道。

  很好........许七安笑了起来。

  走着走着,他忽然看见远处有一个坍塌出的深坑,一边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一边说道:

  “我去办点事,你们先回客栈。”

  众人不疑,也没多问,继续往前。

  小白狐从慕南栀怀里探出手,伸出小爪子挥了挥。

  目送众人背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许七安迫不及待的钻进深坑,就像回了家一样,露出满足的笑容。

  ...........

  青州边界的一座小城,广汉郡。

  城中最好的酒楼“香山居”,雅间内,姬玄端着一盘油炸虫蛹,吃的不亦乐乎。

  “好吃,卖相虽然难看,吃起来却别有一番风味。元霜妹子,吃一盘?”

  许元霜秀眉轻蹙,许久不曾动筷,似是被影响到了胃口。

  宽敞的雅间里,共有七人,明眸皓齿的许元霜;习惯性板着脸冷峻严肃的许元槐,以及本次团队的核心人物姬玄。

  这三人之外,其余四人从左到右,依次是穿着浆洗发白道袍的蕉叶老道,留着山羊须,头发花白,眼角鱼尾纹深刻。

  蕉叶道长是云游道士,山医命相卜,样样精通,半辈子的精力都花费在这些“旁门左道”上,自身修为不高。

  但在江湖上,一个所学驳杂经验丰富的老前辈,重要性甚至要强于化劲武夫。

  然后是披着五彩斑驳长袍的枯瘦男子,名叫乞欢丹香,此人是心蛊部的云游蛊师,在云州时偶遇乡绅欺凌百姓,便操纵毒虫灭其满门。

  性格偏激可见一斑。

  因此被云州官府通缉,后机缘巧合加入潜龙城,成为城主府客卿。

  乞欢丹香左侧是一名千娇百媚的妖娆女子,脸蛋尖俏,烈焰红唇,眼睛大而妩媚,水汪汪的像是会勾人。初冬时节,穿着露香肩、腰肢和小腿的轻薄纱裙,尽情的展现成熟女子动人的魅力。

  她叫柳红棉,出身剑州万花楼,与师妹萧月奴争夺楼主之位失败,愤而离开剑州,被潜龙城吸纳,成为城主府客卿。

  最后一人身份特殊,他并不能称之为人,外形虽是一位孔武有力,富有威严的壮汉,本体却是一只白虎。

  是国师许平峰培养的,二十八新宿组织中的四首领之一,白虎。

  这四人每一位都身负异能,手段高超,再有许元霜这位术士存在,整个团队几乎没有短板。

  心蛊师乞欢丹香笑道:

  “青州西部紧邻南疆,这种吃法,是我们南疆传过来的。不过中原人更讲究,知道用油炸和香辛料去腥味。南疆人吃这东西,大多是生吃,或用沸水煮,最多再撒些盐巴。”

  姬玄很快吃完一盘,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感慨道:

  “紫阳居士不愧是儒家正统,把青州治理的井井有条,潜龙城要能得儒家正统的支持,大业何愁不成?元槐,你说国师为何不找儒家?”

  古板冷峻的少年闻言,皱了皱眉,略一沉思,然后摇头。

  许元霜淡淡道:“因为大奉气数未尽,儒家最看重气数,也最懂气数。儒家何时出手,便意味着王朝气数已尽,比如当年钱钟大儒撞碎大周龙脉,断了大周最后的气数。

  “当年武宗皇帝谋逆,儒家既没帮忙,也没阻拦。这其实是好事,证明这次,儒家同样会袖手旁观。等舅舅登基称帝,取代大奉,还怕儒家不能为我们所用?”

  姬玄竖起大拇指:“元霜妹子若是男儿身,当个首辅没问题。”

  许元霜脸色冷淡,并不搭话。

  姬玄摸了摸下巴,干笑两声,环顾众人,道:

  “昨日收到影卫的密报,第一道龙气出现在雷州三花寺,依附在浮屠宝塔内。十日前,雷州江湖人士因此事,与三花寺发生冲突。”

  影卫是潜龙城培养的密探组织,遍布中原十三洲,专负责搜集情报,与打更人的暗子性质相同。

  许元霜眼睛一亮,问道:“结果如何?”

  姬玄“啧啧”两声,道:“根据参与过此事的雷州武夫透露,龙气被司天监的孙玄机和一个叫徐谦的人夺走,连同浮屠宝塔一起。嗯,在度难金刚和伊尔布的眼皮子底下夺走。”

  孙玄机当时抹去的是浮屠宝塔,以及塔内所有人的“存在”,随着那些江湖人士离开,“暴露”在公众视野下,屏蔽天机之术便自行破除。

  就如当日许平峰出现在京城众目睽睽之下,屏蔽天机之术立刻失效。

  蕉叶道长抚须说道:

  “这正如我们所料,司天监在收集龙气,而且进度比我们更快,已经获得了九道龙气之一。另外,佛门果然也在搜集龙气,想必巫神教亦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水浑的很啊,另外,徐谦是何人物?”

  出身万花楼的柳红棉娇笑道:

  “水浑也有水浑的好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红棉姑娘说的不错。”姬玄赞同的点头,接着回答蕉叶道长:

  “影卫没有查出此人的根脚,只知道此人擅毒,应该是蛊族的人。”

  众人当即看向乞欢丹香,心蛊师皱皱眉头:“这显然是中原人的名字,容貌也可以伪装,但能在两位三品的手中夺走龙气,此人就绝不简单。”

  “所以,能猜出他的身份吗?”姬玄问道。

  乞欢丹香摇头:

  “蛊族的蛊术虽然很少外传,但终归是有个例,比如情蛊部的族人,很喜欢招惹外族人,把他们强留在族中。

  “那些身中情蛊的人,或自愿或迫于无奈留在蛊族,时间久了,便学会了蛊术。一旦逃离,蛊术也会随之传到各处。四品之下,都有可能,无法断定是蛊族的人。”

  白虎淡淡道:“会不会是许七安?”

  许元霜和许元槐眉头同时一挑。

  姬玄皱眉:“没有根据的揣测,只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乞欢丹香补充道:“蛊术修行艰难,需自幼植入本命蛊,那许七安是武夫,不可能一夜之间转修蛊术,并拥有一定的火候。”

  白虎点头。

  柳红棉咯咯笑道:“可惜了,听说许七安此人风流好色,是京城教坊司的常客。倘若是他的话,人家的美人计就十拿九稳啦。”

  许元霜嗤笑道:“愚蠢,他是那种看到女人就走不道的人?”

  柳红棉笑容不改,妩媚动人:“我又不需要图谋他什么,我只要睡他就够啦。咦,元霜妹妹似是不忿,姐姐明白了,原来你也心仪许银锣。”

  “砰!”许元霜拍桌而起,怒道:“你说什么!”

  这些客卿并不知道许七安的身世。

  姬玄笑着打趣道:“红棉姑娘想睡许七安,大可去京城找他。但在那之前,我们得去一趟雍州。”

  “雍州?”

  蕉叶老道反问。

  “雍州近期会召开一场武林大会,据说是当地的江湖大势力,公孙家和龙神堡联合举办,为雍州高手制定排名。但凡想扬名者,都会去雍州。”姬玄道。

  蕉叶老道恍然,抚须大笑:“届时,便可在这些人中,甄别龙气附身之人。”

  ...........

  司天监,地底。

  杨千幻站在某个房间门口,用后脑勺对准房内的钟璃,沉声道:

  “钟师妹,我不陪你待着了,老师已经答应放我出去。”

  披头散发的钟璃一愣,软濡的嗓音道:“杨师兄打消弑君的念头了?”

  杨千幻哼了一声:“且容皇帝小儿得意几天,将来若是重蹈元景的覆辙,我杨千幻定当着京城三百万百姓的面,将他斩在金銮殿。”

  他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屈服了,监正老师才网开一面,放他出来。

  昨日,太子已经登基称帝,改年号为“永兴”。

  “京城百姓看不到金銮殿的........”钟璃小声哔哔。

  “你说什么?”杨千幻没听清。

  钟璃摇摇头,就说:“那岂不是失去目标了,出去又有何意义呢。”

  杨千幻后脑勺灼灼的盯着她:

  “我早已想好如何扬名,并有了详细计划,许七安此獠不在京中,千载难逢的良机,此时不崛起,更待何时。

  “等他将来回京,会发现京城百姓早已不记得许银锣,心目中只有杨千幻。”

  杨师兄的语气里,透着沉着的自信。

  钟璃好奇道:“杨师兄有什么好办法?”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六章 永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