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门当户对

设置字体大小:
  “说起来,许家当年也是大户人家啊。”

  王首辅没来由的感慨一声。

  许新年眼皮子一跳,沉默片刻,道:“云州那边的事,朝廷打算如何解决?”

  元景帝伏诛后,有两份卷宗被列为机密,封在内阁的密室里。

  其中一份只有正三品以上的实权官员,以及大学士能查阅。

  卷宗内容是当年的探花郎、监正二弟子许平峰,勾结五百年前皇室遗脉,在云州建立根据地,秘密发展,试图谋反。

  旧事重提了前齐党勾结巫神教,扶持云州山匪案;元景帝卖官鬻爵引起的禹州铁矿私运云州事件等。

  如今,打更人、御史、大理寺在秘密严查所有京官,甄别可能存在的间谍。

  各地官员同样有遭遇秘密调查。

  另一份卷宗,记载的是元景帝、镇北王和贞德帝同为一人的真相。

  这份卷宗不公开,知情者寥寥无几。。

  太子,哦不,永兴帝打算把这个秘密当家族秘辛传下去。

  “已让青州、雍州边界布好防御,朝廷连下数道圣旨前往云州,要求云州都指挥使杨川南回京述职,但杳无音信。”

  王首辅沉声道:

  “云州未反,但这是迟早的事。打更人在云州的暗子还在,云州军队、官场也暂时没有动静。可朝廷对他们已经失去掌控。

  “你大伯在云州经营多年,布局深远啊。”

  许新年皱了皱眉:“所以朝廷的意思是,静观其变?”

  王首辅点头:“陛下打算来年秋天讨伐五百年前皇室遗脉。但在那之前,云州或许会先一步起事,朝廷已经做好准备了。”

  许新年明白了:“所以,国库没有多余的钱粮赈灾了。”

  王首辅默然。

  ...........

  宽敞的大屋里,一阵子沉默。

  二嫂赵语蓉清了清嗓子,用给孩子科普教育的语气,说道:

  “小姐儿,你家的炭和这里的不同,这是御用的兽金炭,只有皇宫里能用。”

  其实以如今大奉贪污腐败的作风,黑市倒卖兽金炭的行为很多,达官显贵家里或多或少都有这种炭,但一般不会在待客的时候拿出来用。

  都是偷偷的享受。

  只有王家这样得赏赐的,才堂而皇之的使用。

  大嫂李香涵捻起一块蜜饯放嘴里,看着斜对面的许玲月,笑道:

  “都是一家人,待会儿让下人打包两斤兽金炭,索性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这句话透露的信息是:虽然是皇帝赏赐的,但对王家来说,这不算什么。

  顶级豪门指缝里虽然漏点东西,都是寻常人家这辈子都无法享用的。

  王夫人笑吟吟的端杯喝茶,她需要两位媳妇来“炫耀”王家的底蕴,从而衬托女儿的金枝玉叶。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谢谢大嫂,不过家里有六十斤兽金炭,这个冬天,想来是够了。”

  她声音轻柔,表情诚恳,看不出是在炫耀。

  屋内猛的一静,王家的几位女眷脸色古怪起来,势利的大嫂小声问道:

  “黑市买的啊?六十斤,这得多少银子........”

  王夫人咳嗽一声,用眼神制止了大媳妇的询问,淡淡道:

  “玲月,兽金炭是御用的东西,虽说许多大户人家都偷偷买着用。但这种事只做不说。传出去,宫里是会降罪的。往后啊,别在外头说,明白了吗。”

  王夫人这番话不算委婉,是正儿八经的告诫。

  这许家也太大胆了,六十斤兽金炭可不是小数目,哪能这么买,仗着许家是新贵,便如此膨胀,将来怕是个会坏事的亲戚........

  二嫂父亲在大理寺任职,对这方面尤为敏感。

  在京城,像这类得势后便洋洋自得,走路都在飘的新贵,往往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许玲月摇摇头,天真无邪的说道:“是怀庆公主和临安公主赏赐的。”

  ?王夫人明显一愣,迅速恢复平静,不说话。

  大嫂诧异道:“两位公主赏赐的?”

  她和二嫂眼里的茫然不加掩饰,作为深居大院的豪门太太,她们对外界的消息阻滞,只知道许家大郎很厉害,但各方面的细节并不清楚。

  比如,许家大郎是三家姓奴,其中两家,一家是大奉才高八斗的皇长女,一家是曾经最受宠的临安。

  许玲月解释道:“两位公主是看在大哥的颜面,才对许家多有照拂。”

  许大郎啊..........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许大郎的传说,两位嫂嫂顿时客气了许多,脸上笑容也热情起来。

  王夫人脸色一肃,道:“听思慕说,许银锣不在京城了?”

  “大哥外出游历去了。”许玲月回答。

  接下来的闲谈中,大嫂和二嫂不停的“炫富”,总是不经历的展露出豪门大户的优越感,以此来凸显出王家的显赫。

  大嫂说:“二郎在翰林院任职,虽说是顶级清贵,却没有太大实权。等成亲后啊,争取过完年就外派。”

  许玲月说:“大哥走之前,已经帮二哥安排好了。”

  二嫂说:“二郎出身云鹿书院,才情高绝,只是官场人情练达才是文章,而人情是靠银子堆起来的。不过没关系,这些事,公公肯定已经安排妥当。”

  许玲月说:“府上还有大哥留下的鸡精作坊一成分红,每年好万两收入。”

  大嫂说:“妹妹还未婚嫁吧,嫂嫂给你介绍几个家世才华顶尖的年轻俊彦。”

  许玲月说:“谢谢大嫂,有大哥一半本事就够了。”

  大嫂:“........”

  一番交战后,大嫂二嫂败下阵来。

  她们突然发现,财富、人脉、家族显赫等多方面,王家在许家面前,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优越感突然不见了。

  蠢货........王思慕暗暗摇头。

  两位嫂嫂都被许玲月给带节奏了,逢着她们秀优越感,许玲月就搬出许七安,明明是王家和许家的总体实力对比。

  硬是被这个外表人畜无害的许玲月变成了王家和许七安对比。

  能比?

  偏偏两位嫂子被许玲月外表迷糊,自认为大局在握,没有问题,接二连三的语塞是因为王家确实比不上许家。

  这时候,银铃般的笑声从屋外传来。

  俄顷,一对孩子跑了进来,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儿。

  男孩虎头虎脑,穿着锦衣袄子,带着狐裘帽子,皮肤略显黝黑,十岁左右。

  女孩则生的粉嫩可爱,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大概七岁。

  “祖母!”

  两个孩子收敛笑容,恭恭敬敬道。

  “是浩哥儿和蝶姐儿来了。”

  王夫人脸上露出笑容,招呼一对孩子到自己身边来。

  王思慕趁机介绍:“这是我大哥的儿女。”

  许玲月点点头。

  两个孩子在王夫人身边坐下,女孩乌溜溜的目光打量着胖墩墩的同龄孩子。

  男孩也在审视着这个陌生的小姑娘。

  大嫂眼睛一亮,“哎呀”一声,不悦道:“浩儿,蝶儿,快跟妹妹问好。”

  两孩子当即向许铃音问好。

  许铃音专心的吃着糕点、干果和蜜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呆头呆脑,还馋嘴........两位嫂嫂暗暗摇头。

  王夫人脸色有了几分笑意。

  大嫂笑着问道:“还没问呢,铃音小姐儿启蒙了吗。”

  许玲月摇头,轻声道:“还没呢,铃音脑子笨,三字经都没会背,送去学堂也没用。”

  大嫂脸上笑意愈发明显:

  “这可不行,虽说咱们女子不需要考功名,但琴棋书画得精通。我觉得可以把铃音姐儿送到咱们王家的私塾来。”

  王夫人点点头,和颜悦色:“每个月还有两天进宫和皇子一起读书的机会,聆听太傅教导。”

  “咳咳......”

  王思慕被茶水给呛到了,咳的眼泪冒出来。

  “怎么了?”王夫人看向女儿。

  “家里的张先生和太傅年事已高.......”王思慕轻声道。

  所以,娘你就放过他们吧。

  “好啊!”

  许玲月甜甜笑道:“多谢王夫人。”

  顿了顿,许玲月道:“其实铃音近来在习武,所以荒废了功课,我也觉得她应该多读书认字。”

  “练武啊?”

  一屋子的女人露出了“这很粗鄙”的表情,武夫本来就粗鄙,女子学武,粗鄙中的粗鄙。

  皮肤黝黑的王浩眼睛一亮,站起身,瞪着许铃音,道:

  “你也习武吗?我们来比划比划。”

  男孩的提议立刻被他母亲否决,大嫂训斥道:“少说胡话,你是不错的好苗子,铃音小姐儿和你不一样,你这不是欺负她吗。”

  转而对许玲月说:“浩儿他根骨不错,府上的客卿夸赞是个好苗子,便收为弟子,公公也说,习武能强身,是好事。浩儿将来,也算文武双全。”

  语气颇为骄傲。

  许玲月低着头:“我妹妹只有一股子力气。”

  很是自卑的模样。

  王浩平日里找不到同龄的对手,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火急火燎的说道:

  “祖母,我有分寸的,你让我和她比试吧,要是害怕我伤了她,可以请侍卫来看护。”

  王夫人还是觉得不太妥当,刚要拒绝,却听许玲月说:“好吧。”

  嗯?王夫人看了她一眼,只好说:“也成。”

  当即让丫鬟去喊来一位侍卫。

  王浩和许铃音则出了屋子,来到院子。

  许玲月、王思慕、两位嫂嫂还有王夫人,披着大氅,站在屋檐下围观。

  中年侍卫单手按刀,审视着两个孩子,道:“比试之前,我先看看你们的气力。”

  说着,指向一旁的石凳:“挪凳子。”

  小孩子过家家,对他来说,不存在什么刀剑无眼的情况。但稳妥起见,还是先试试力气。

  若是相差太悬殊,比试就没必要了。

  王浩率先走向石桌,俯身,抱住桌边的石凳,一声大喝,把凳子抱了起来。

  他小脸憋的通红,额头青筋凸起,走了十步才力竭,过程中,王夫人一直在旁边喊:

  “慢些,走慢些.......”

  二嫂夸赞道:“浩儿好本事。”

  大嫂笑容满面,哎呀道:“其实还是读书好,唉,本来不想让他习武的,实在是浩儿根骨太好。”

  大嫂无师自通凡尔赛奥义。

  中年侍卫赞叹道:“小少爷将来前途无量。”

  他随后看向许铃音:“不用勉强。”

  许铃音终于把手里的一把蜜饯吃完,舔了舔掌心,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向石桌。

  她伸手抓住了石桌的桌沿。

  中年侍卫刚想说“不是这个”,突然双目圆瞪,只见石桌像是没有重量的鸿毛,被这个小丫头单手抓了起来,举到了头顶。

  举到了头顶........

  单手.........

  场面一下子死寂。

  大嫂睁大双眼,微微张嘴,浑身僵硬,似乎遭受到了无法承受的冲击。

  王夫人动容。

  王家小少年懵了。

  砰!

  许铃音把石桌丢回原位,憨憨的看向姐姐:“可以打架了吗。”

  打完还要继续回去吃。

  “不!”

  “不比了!”

  王夫人和大嫂同时尖叫出声。

  这时,许玲月还是那小家碧玉的无害模样,自卑的说:

  “铃音什么都不会,就只有一股子力气,大哥也觉得她资质不行。”

  大嫂愣愣的看着她,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来。

  这.........王夫人和二嫂也没声音了。

  ...........

  许新年在府上用过午膳,与王首辅告辞后,去了后院,在内厅口看见两个妹妹等候在那里,府上跟来的仆从捧着一大堆礼盒,这是王家送的礼物。

  他没有进内厅,站在远处微微颔首,等妹妹们带着仆从过来,兄妹仨离开王府。

  进了马车,车轮辚辚,许新年看了一眼妹子,道:

  “感觉如何?”

  许玲月笑道:“还不错,思慕姐姐听讲规矩的。”

  讲规矩?许新年茫然的看了她一眼。

  许玲月嫣然一笑。

  她还是有些遗憾,要是王思慕下场交手,会更有趣些。

  ...........

  等许新年离开,王首辅独自喝了一盏茶,便去了内厅。

  这里气氛有些凝重,发妻王夫人,两个儿媳妇,以及女儿王思慕,沉默的坐着。

  女儿倒还好,发妻王夫人满脸凝重,两个儿媳妇则难掩沮丧和失落。

  王首辅淡淡道:“闹不愉快了?”

  两个儿媳妇没说话。

  王夫人犹豫一下,道:“老爷,我只是觉得,许家和我们结亲,也不算高攀。”

  大嫂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她想送浩儿去许府习武。

  二嫂感慨道:“思慕嫁给二郎,是门当户对。”

  以后要对许家更重视一些,她悄悄收起了自己优越感。

  王思慕忽然说:“爹,大嫂答应许家小姐儿来府上念书。”

  王首辅反问:“有什么问题?”

  这种小事,不必与他商量。

  王思慕幽幽道:“答应出去的事,反悔了的话,就让大哥自己去许府说。我可不做这个恶人。”

  王首辅摆摆手:“小事而已。”

  此时的王首辅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更奇怪,为何家里女眷突然一副吃了败仗,斗志全无的沮丧模样。

  ............

  返回许府,许铃音双手别在后腰两侧,展开,俯身冲锋,找师父丽娜,和她分享自己在王府吃到的美食。

  许玲月去了东厢房,向母亲汇报。

  婶婶见到女儿回来,劈头盖脸的问:“有没有被欺负?王府是不是看不起人?有没有受委屈?”

  许玲月摇摇头:“没有的事,王夫人和两位嫂嫂都很客气。”

  婶婶不信,戳了一下女儿的额头:“你这丫头,就算被欺负了也会死忍着。”

  说着,招呼女儿到桌边坐下,语重心长:

  “把王家的经过告诉我,娘给你分析分析,哪些地方没做好,哪些地方应该怎么应对。

  “你呢,就好好记着,以后嫁人了,用娘教你的去对付婆婆。”

  许玲月乖巧的点头:“那娘当年也是这么对祖母的吗。”

  婶婶撇撇嘴:“你忘了?[ ]我嫁给你爹之前,你祖母就过世了。”

  许玲月叹息道:“娘,你命真好。”

  ............

  湘州,柴府。

  身高八尺,穿红黄相间袈裟的度难金刚,来到中门外。

  “劳烦施主通报,贫僧度难。”

  魁梧的和尚双手合十。

  此时的度难金刚,收敛了所有气息,除了铁塔般的身躯,与普通人无异,脑后的火环也收敛。

  门房惊恐的看了一眼这个大块头,颤声道:“大,大师稍等.......”

  .........

  推荐一本书:《有请小师叔》,白金作者横扫天涯新书,今日上架。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 门当户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