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六十五章 子时(求月票)

设置字体大小:
  “你怎么来了........”

  许七安连忙起身,语气也跟着小心翼翼。

  慕南栀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我说呢,为什么神神秘秘的,既不回客栈,也不让我见你。原来是偷偷摸摸和洛玉衡好上了。”

  卧槽,她怎么知道我和国师的关系,这不对啊.........许七安心里槽点无数,表情冷静:

  “你误会了,没有这样的事。”

  他试图用花言巧语糊弄慕南栀,仍然不相信花神转世会洞悉他与洛玉衡双修之事。

  这偷情被捉奸的心虚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默默吐槽。

  慕南栀不理他,转而看向洛玉衡,皮笑肉不笑道:

  “当日我劝你和元景帝双修,你不答应,感情是有了个更年轻的。怎么着,你这个年近四十的老牛,也啃起嫩草了?

  “哼,你每个月都会有七天的在业火灼身,日子我清楚的很,他前些时日与我说,你近来会去寻他。我便知道有猫腻。

  “当时试探了一番,他也没说。。今日让小白狐嗅着李灵素的味儿追过来,呵,看到你在这里,我便知自己猜的没错。”

  原来她那会儿一个劲的追问,已经察觉到端倪了,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戏子.........许七安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蹲坐在门口的白姬。

  小白狐本能的缩了缩脖子,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不,不关我的事........它在心里小声争辩了一句。

  此时的李灵素,满脑子都是“不可能”三个字。

  “她什么意思,什么叫“老牛吃嫩草”,徐夫人话里话外,都在说徐谦和洛玉衡有一腿........”

  李灵素感觉心凉飕飕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世界是何等的黑暗和不公。

  “徐谦怎么可能和洛玉衡有亲密关系,这不可能的,人宗道首怎么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道首,您说句话呀。”

  李灵素心里狂呼,见半晌无人说话,他谨慎道:“徐夫人,我觉得吧,这事肯定有误会。”

  本想说:我们道门的道首,不可能看上你夫君的。

  又觉得这话过于羞辱你,而他惹不起徐谦。

  “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慕南栀柳眉倒竖。

  就你这暴脾气,以及平庸的姿色,如果洛玉衡真的看上你男人,你还有竞争力吗?现在这么愤怒,便是所谓的无能为力,因而狂怒?

  李灵素心里腹诽。

  而这个时候,二师兄孙玄机,已经悄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洛玉衡终于说话了,眯起狭长的眸子,淡淡道:“很护食嘛,慕南栀,你凭什么管我的事。凭什么管他的事?”

  她笃定以慕南栀的骄傲,恐怕到现在为止,都不承认对许七安的感情。

  许七安连忙看向王妃,眼里饱含期待。

  .........慕南栀噎了一下,瞥见许七安看她,立刻瞪眼:“你是不是很得意?”

  啊?这是什么转折.........许七安愣了一下,旋即意识到这是她在转移话题。

  他一时间有些犯愁,不知道该如何安抚。

  类似的修罗场他是经历过的,临安和怀庆也因为他闹过矛盾,但临安好哄,怀庆又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点到即止。

  况且,当初他夹在怀庆和临安之间,本质是姐妹俩争斗,他只是一个工具人。

  眼下的情况不一样。

  好在洛玉衡主动承担了火力,不屑道:“当初我给过你机会,你说不会随他游历江湖。”

  她说这句话,既是解释,也是威胁。

  后半句话没说,相信慕南栀心里明白。

  岂料慕南栀丝毫不怵,冷笑一声:“好啊,你尽管试试,看他舍不舍得。”

  说罢,扭头瞪着许七安:“她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

  “不至于不至于.......”许七安连连摆手。

  徐夫人,就你这样的姿色,卖窑子里也没男人看得上..........李灵素在旁腹诽一句,又幸灾乐祸,又酸溜溜的看一眼徐谦。

  听到这里,圣子已经明白了,徐夫人说的没错,洛玉衡和徐谦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这让圣子想起了徐夫人之前对徐谦的嘲讽,原来不是开玩笑啊,他真的有一个姿色绝顶,倾国倾城的红颜知己。

  但想到徐夫人姿色平庸,李灵素心里又好受多了。

  毕竟,他的一众红颜知己里,个个都是貌美如花。这是徐谦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他相比的。

  徐谦和洛玉衡的关系,多半还是他修为的原因,而非个人魅力。这属于个例,正常情况来说,徐夫人这样的女子,才和徐谦般配.........圣子心里哼哼两声。

  洛玉衡镇定喝茶,淡淡道:“把她打发走。”

  慕南栀哼道:“该滚的是你。”

  圣子幸灾乐祸之际,忽听徐谦传音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他在向我求助,哈哈,徐谦啊徐谦,你这个糟老头子..........李灵素嘴角一挑,好为人师的语气传音:

  “很简单,这要根据她们的性格,以及在你心中的份量来处理。举个例子,如果是东方姐妹和闻人倩柔闹矛盾,我会向着东方姐妹,并想办法气走闻人倩柔。

  “因为她不是东方姐妹的对手,而后者对情敌下手素来狠辣。我是在保护倩柔。如果是柴杏儿和东方姐妹,我则向着柴杏儿。

  “因为杏儿是个纤弱敏感的女子,很难哄,而东方姐妹相对好哄。

  “洛玉衡道首和徐夫人之间,我的建议是向着洛玉衡,她的脾气显然更怪更冷,而徐夫人是你发妻,逃不掉。另外,道首倾国倾城,岂是徐夫人能比。”

  圣子侃侃而谈,传授经验,说完他就后悔了,我为什么要教徐谦?

  赶紧和国师闹翻才好。

  学废了........许七安传音道:“有些事你不了解,慕南栀和其他女子不同。”

  有什么不一样的........李灵素不以为意。

  话说回来,徐夫人这般姿色,在洛玉衡面前竟如此的理直气壮,她难道不自惭形秽吗。

  按理说,但凡有羞耻心的女子,见到天仙一般的情敌,再怎么气恼,也多少会自卑吧。

  可他发现徐夫人的眼神咄咄逼人,仿佛写着四个字:你这垃圾!

  洛玉衡放下茶盏,侧头看向许七安,语气冷淡了几分:

  “谁滚出去,你自己决定。”

  啊,这,要不一起留下来吧..........许七安左右为难。

  小白狐有些怂,看了看洛玉衡小跑到慕南栀脚边,小声道:

  “姨,我们走吧,她好漂亮........”

  而且气场强悍,一看就不好惹。小白狐对强者有着敏锐的直觉。

  姨又不好看,也没有修为,肯定斗不过这个女人的。

  闻言,慕南栀“呵”了一声,扬起右手腕,袖子滑落,露出雪白纤细的皓腕,以及那串佛珠。

  她示威的看一眼洛玉衡,慢慢把佛珠撸了下来。

  霎时间,她的容貌和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眼圆而媚,像浅浅的湖泊浸入璀璨宝石,晶莹而动人。

  她的嘴唇饱满红润,嘴角精致如刻,宛如最诱人的樱桃,引诱着男人去一亲芳泽。

  她骄傲的像个女王,带着睥睨一切的姿态,但没人会觉得她狂妄,因为她的美貌拥有俯视群芳的资格。

  她美则美矣,气质风姿却更胜一筹,如画卷上的仙家仕女。

  “姓许的,谁走?”慕南栀傲娇的抬了抬下巴。

  “.........”李灵素犹如一尊雕塑,灵魂从内而外受到重大的冲击,见到洛玉衡时,他认为自己遇到了世间最迷人的女子。

  现在,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世间最美貌的女子。

  再没有人能比她更美了.........天宗圣子心中油然而生这个念头。

  许和徐发音很像,李灵素完全沉浸在慕南栀的美色中,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这就是她的真容?这就是徐夫人的真面目?对,徐谦能易容,我为什么能肯定姿色平庸的模样就是她的真容?

  我真傻,真的,身边有如此国色天香的美人,我却从来没有正眼瞧过.........”

  最难过的是,她竟然是徐谦的夫人。

  这一刻,李灵素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以往建立在徐夫人姿色平庸基础上的自信,荡然无存。

  我以前竟觉得徐夫人对有特殊好感,我竟又无奈又不满的忍耐..........圣子脸庞臊的火烧火燎,忽然发现,滑稽之徒原来是我自己。

  许七安呆愣了几秒,以巨大的毅力,挪开了自己的眼睛,擒住慕南栀的手腕,迅速把菩提手串戴回去。

  “别胡闹,大敌在外,你这样会很危险。”他沉声道。

  虽说望气术有距离限制,不在附近的话,看不见王妃瑰丽万千的气象。但手串是一定要带着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手串戴回去的瞬间,洛玉衡松了口气。

  慕南栀赌气道:“那你让她走。”

  她像是个护食的小母猫。

  许七安正要说话,却看见天宗魅力无双的圣子,转身走了,背影落寞,仿佛是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李灵素的提议,给了他相当不错的启发。

  虽然我和洛玉衡的双修,是以交易的名义,但依过的了解,国师对双修很看重,一旦决定双修,那是冲着“发展成道侣”的目标去的。

  她对我如果没有好感,绝不会与我双修。但距离爱情又差一步,这时候如果我不向着她,恐怕会消磨她的那份好感。

  同样的道理,慕南栀也是。

  但我根本不需要做二选一的决定,我可以利用她的性格。

  “国师渡劫在即,上次她帮我出手对付地宗道首,拖延时间,我才杀了元景。但她因此被地宗堕落的邪物影响,再也压制不住。”

  许七安沉声道:“她没时间了。”

  果然,本质善良的慕南栀顿时语塞,脸色青白交替,一方面不忍闺蜜死于天劫,一方面又不愿许七安和闺蜜双修。

  她眼眶一红,咬牙切齿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这时,洛玉衡看向许七安,淡淡道:“你出去,我与她谈谈。”

  许七安则看向慕南栀,见她没有反驳,默默离开茶室。

  室外寒风凛冽,他一眼扫过,看见李灵素站在檐下,迎着冷风,眺望远方,沉默不语。

  没来由的,许七安脑海里闪过一句歌词:

  “我一个人在哭,反正没有人在乎,把眼泪都流出,也许心里会舒服..........”

  他缓步靠拢过去,叹息道:“唉,真羡慕你,永远能把女人之间的关系处理的和谐。”

  李灵素缓缓扭过头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前辈,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笑话我。”

  “怎么会呢。”许七安摇摇头。

  李灵素心里刚好过些,许七安又补充道:“我从来没把你的水准放在眼里。”

  去死吧,你这个人渣!李灵素脸庞僵硬,深吸一口气,他问出了心里好奇的事:

  “徐夫人的真正身份是.........”

  他不信如此绝色美人,会寂寂无名。

  许七安直言不讳:“听说过大奉第一美人吗。”

  李灵素浑身一震,脸色仿佛苍白了几分:“她,莫非她........”

  “她就是。”许七安给予肯定的答复。

  李灵素身子晃了晃,只觉得世界是灰白色的,没有半点色彩。

  洛玉衡是徐谦的,大奉第一美人也是徐谦的,京城,还有必要去吗?

  那种伤心地,不去也罢!

  她明明是王妃,是有夫之妇,我要把你们这对狗男女浸猪笼,不,就你浸猪笼.........李灵素酸极了,世间最迷人的女子是徐谦的红颜知己,大奉第一美人是徐谦的夫人。

  这种男人不杀掉,难道留着过春祭?

  隔了一阵,他又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徐夫人以前说的话........就是,就是你还有很多类似的红颜知己,是真的?”

  许七安连连摆手。

  呼.......我就说吗,有了这两个无双美人,难道还不够?再说,她们也不会允许徐谦拈花惹草的!

  李灵素心里好受多了。

  “京城还有几个,没你多没你多。”许七安道。

  去死吧!!李灵素扯了扯嘴角:“前辈,我,我突然有些领悟太上忘情了,我,先回去修行了.........”

  让你秀优越,让你装逼........许七安笑容满面的挥手:“走好。”

  等李灵素走后,许七安吐出一口气,默默等了一刻钟。

  “进来吧!”

  洛玉衡的声音传来。

  他旋即进了茶室,看见慕南栀坐在案边,怀里抱着小白狐,也不看他,冷冰冰道:“我要回京城。”

  小白狐诧异的抬起头,娇声道:“咦,不是说进塔里吗。”

  慕南栀反手给它一个暴栗。

  小白狐两只爪子按着头,嘤嘤嘤的哭起来。

  许七安想说些什么,又觉得现在不好触她眉头,叹了口气,召出浮屠宝塔,把慕南栀和小白狐收了进去。

  “你怎么说服她的?”许七安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

  “我跟她说,与你之间只是交易。”洛玉衡道。

  这说辞倒是让双方都有台阶下,缓兵之计.........许七安低声道:“只是交易?”

  洛玉衡轻轻瞪他一眼。

  霎时间,冷艳清高的仙子仿佛活了,媚态横生。

  碍事者离开后,再无人打扰他们,但因为知道后续会发生什么,气氛反而僵凝起来。

  洛玉衡表情冷淡又平静,仿佛对即将到来的事并不在意,但频繁的喝茶暴露了她内心并不像外表那样镇定。

  许七安则感觉到回到了初恋,首次和女友讨论人生时,也是这般尴尬、忐忑,以及微微的窘迫。

  “不应该啊,我都是老司机了,那些年,我在教坊司睡过的花魁,难道都白费了吗.........”

  许七安深吸一口气,道:“业火是今夜?”

  洛玉衡顿了顿,道:“今夜子时!”

  又是一阵沉默。

  “修为恢复了部分?”洛玉衡问道。

  “嗯,拔出了两根。”许七安回答。

  接着沉默了下去。

  时间点滴流逝,夕阳西下,窗外残阳似血。

  洛玉衡忽然起身,裙裾散落,她淡淡道:“后院有池子,我去泡会澡。”

  许七安咽了咽口水:“好啊好啊。”

  洛玉衡斜了他一眼,不见表情的离开茶室。

  许七安忙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没喝,等滚烫的茶水凉透,他默默起身,也离开茶室,走向后院。

  目标很明确,去温泉池,要求和国师一起洗。

  穿廊过院,走了半刻钟,前方蒸汽缭绕,宛如大雾。

  许七安一头扎进去,没走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外头。

  她还布置了迷阵,真是的,待会儿都要双修了,洗个澡算什么.........他心里嘀咕着,识趣的离开,安排青杏园的丫鬟,准备热水。

  等他泡完澡,天已经黑了。

  洛玉衡此时也沐浴结束,她明显有着心事,竟忘了用法术蒸干水迹,秀发湿漉漉的披散,脸蛋被温泉蒸的白里透红。

  有着难掩的娇媚。

  “我需要静处打坐,不要打扰我。”

  她没看许七安,说完,便进了卧室,留他一人在外室。

  脚步匆匆,似乎不愿和他多待。

  她是害羞了吗,不至于吧........许七安下意识的“哦”了一声,目送她的背影离开,卧室的门关上。

  房间很大,分里卧和外室,外室是丫鬟睡的,方便夜里随时起来为主人端茶倒水等服务。

  许七安看了眼水漏,距离子时还有两个时辰,尚早。

  他转而复盘起今日的遭遇。

  “我料定佛门会在雍州对付我,但没料到这么快,前脚刚到雍州,立刻就迎来了度难的埋伏。

  “度难金刚手里的传送法器是术士炼制的,这说明佛门确实和不当人子联手,但今日只有度难金刚,不见许平峰的手下。

  “度难金刚单方面行动,打算抢先一步擒拿我?嘿,这个蠢货金刚,打草惊蛇了。不过以龙气宿主钓我,确实是难解的阳谋。

  “哪怕知道这是坑,我也不得不往下跳。但以什么样的姿势跳,我自己还是能决定的。换成以前纯粹武夫的我,只能硬刚。

  “但我现在有了七绝蛊,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自省和思考中,时间点滴过去,很快到了子时。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七安听见卧室里传出女子的喘息声,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声音沙哑甜腻,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许七安深吸一口气,从小塌起身,穿上鞋子,缓步靠近卧室的门。

  .........

  PS:求月票。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 子时(求月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