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七十六章 温泉

设置字体大小:
  “噗通........”

  许七安快速脱光衣物,跃入温泉池,温暖的池水将他包裹,浸泡四肢,让筋骨、肌肉得以舒展。

  其实腰子已经不再酸胀,以三品体魄的“再生”能力,几个时辰就能让腰子焕发生机,恢复到巅峰状态。

  普通人像他那样一天两夜持续不断的双修,早就猝死了。

  其他体系的高手,多半也要元气大伤,需修养多日才能恢复。

  这时候,武夫的优势就体现出来。

  见到许七安返回,洛玉衡送了口气,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完全在脸上展露出来。

  过去的洛玉衡,绝对不会有这么夸张的表情波动。

  “啊,泡温泉怎么能没有酒?”

  许七安招了招手,散落在岸边的衣物里,地书碎片自行飞出。

  他探手抓住,从地书空间里拎出一坛黄酒,这是当初游历到富阳县时,购买的当地美酒。

  富阳县的黄酒在当地非常有名,微酸带甜,滋味很不错。。

  “国师,饮酒吗?”许七安挤眉弄眼。

  洛玉衡秀眉轻蹙,道:“道门忌酒。”

  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冷冷清清,像是冰块清脆的碰撞。

  “喝了酒,待会儿双修是事半功倍嘛。”

  许七安露出不正经的笑容。

  “怒”人格他怂了,“欲”人格他还是怂了,现在面对这个“惧”人格,他决定做一个强势的道侣。

  洛玉衡思考一下,轻声道:“回了屋再说。”

  许七安强势道:“我要在池子里双修。”

  洛玉衡好看的眉毛立刻皱起,身子微微下潜,温泉漫过圆润白皙的香肩,只露出脖子和脸蛋。

  凝脂般的性感红唇微抿,淡淡道:“双修的事何时轮到你做主了。”

  这一瞬间,许七安险些以为那个正常的洛玉衡回归了,差点缩着脑袋喊一声:国师我错了。

  而后感觉到不对,这不是“惧”人格吗,不应该是许大郎一声吼,洛玉衡抖一抖吗?

  他仔细观察洛玉衡的神色,很快发现端倪,和正常状态不同,现在的她,眼神里更多的是抗拒和忐忑。

  应该不是抗拒和我双修,今早她还主动邀请我来一发再走。

  忐忑也不至于,我们都双修整整三天了。

  这是,对违背世俗行为的抗拒?或者说,恐惧?

  许七安心里有数了,为验证猜测,他大胆说道:

  “国师,总是在屋子里修行,忒无趣了,今夜我们就在池子里,以天为被,池为床,尽情的修行吧。”

  洛玉衡眼里抗拒之色更浓,蹙眉不悦道:“成何体统。”

  说罢,便不理会他,往池子另一头靠拢,与许七安拉开距离。

  有点意思........许七安笑了笑。

  业火灼身状态下的洛玉衡,还蛮有趣的。

  与往日冷冷清清,似乎没有世俗欲望的国师不同,七情状态下的她,更加有人情味。

  愤怒状态(暴躁的小姨),像英语老师,像脾气不好的小姨,动不动就发怒,但稍一逗弄就生气的模样,其实很可爱。

  欲望状态(妈妈的朋友),简直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从仙子变成了魔女,疯狂榨取,祈求欢愉。而且也非常放得开,展露出了热情奔放的魅力。

  恐惧状态,目前给他的感觉是“稳健”、“古板”,一个对床事古板的洛玉衡,本身就很可爱。

  暂定为:书呆子女学霸。

  国师简直是极品啊,娶了她一个,相当于有了七个媳妇。

  温泉池上,蒸汽腾腾,隔着朦朦胧胧的水雾,许七安欣赏着洛玉衡脸颊桃红的媚态。

  她靠着池壁,眸子迷离。

  隔了一阵,拎着酒坛游了过去,在洛玉衡身边停下,与她一起靠着池壁。

  风情万种的美人睁开眸子,看他一眼。

  “国师,有件事要与你商量。”许七安灌了一口酒,呼吸间尽是酒精气息。

  “嗯。”

  洛玉衡简短的一个鼻音,表示自己在听。

  “现在雍州城内,有佛门势力和天机宫势力潜伏,佛门这次来了一位罗汉,两位金刚。天机宫方面,也有三品战力。我还没给你介绍天机宫这个组织.........”

  他先详细的讲述了天机宫这个组织,然后把佛门和天机宫的合作、以龙气宿主为诱饵的计划,尽数告诉她。

  洛玉衡认真的听着,沉吟着,忽然娇斥道:“爪子拿开。”

  池水里,一只手顺着她的背部,掠过腰窝,探入绸裤,捏在了蜜桃般的臀儿。

  “又不是没摸过。”许七安嘀咕。

  “再说一遍。”洛玉衡杀气腾腾。

  你这一点也不“惧”.......许七安收回手,轻轻楼主洛玉衡紧致的小腰,道:

  “国师,我打算将计就计,擒拿罗汉。逼他解开封魔钉,恢复部分修为。”

  洛玉衡想了许久,摇头道:

  “我可以帮你,但我终究是业火灼身的状态,并不是那么妥当。而且,敌我战力相差悬殊,不建议你这么做。

  “嗯,啊~我的话是不是没用了?信不信本座一剑剁了你的爪子。”

  她红唇轻启,飘出甜腻的声音,然后,大怒起来。

  许七安默默收回手,道:“天宗有两位三品近日会到雍州城,若是能联合他们,再加上孙玄机,是否有绝对把握?”

  洛玉衡脸颊红晕如醉,瞪他一眼,语气稳重:

  “如此看来,把握倒是挺大,但我毕竟业火灼身,一旦在战斗中遭业火反噬,后果不堪设想。”

  许七安一凛:“业火反噬的几率有多大?”

  洛玉衡略作思量,评估道:“我们好好修行的话,业火反噬的几率不到半成。所以,稳妥起见,还是等七天后吧。”

  不到半成.........九成八,四舍五入等于送死?许七安一口槽差点吐出来。

  算了,我不跟今天的你商量这事,今天的你太稳健了。

  恐惧风险。

  洛玉衡看了一眼天色,起身道:“我先回去了。”

  许七安握住她的手腕,“国师.......”

  女子国师睥睨一眼,自顾自的上岸,披了袍子,返回卧室。

  许七安没有挽留,身子浸泡在温泉里,半漂半坐,闭眼假寐。

  ...........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耳边传来洛玉衡冷冰冰的,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若不来找你,你是不是今晚就不回房了?”

  许七安假惺惺的睁开眼,歉意道:“睡着了。”

  洛玉衡“哼”一声,道:“回去吧。”

  许七安不动。

  一人在岸边俯视,一人在池中装傻,两人僵持了许久,谁都不肯屈服。

  噗通!

  水花溅起,洛玉衡被他拽入池中。

  许七安捧住她的脸,用力吮住两瓣性感红唇,她的脸颊渐渐滚烫,嘴唇却是凉凉的。

  过了很久,许七安才抬起头看,怔怔的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美人。

  她眼形长而圆,眼尾微微上翘,眉毛又长又直,鼻子挺拔又秀气,唇瓣丰润,唇角精致如刻。

  五官既又中原人的柔和,又有雕塑般的立体和精致。

  许七安轻叹一声:“真美啊。”

  洛玉衡别过脸去,咬牙切齿道:“索性一剑砍死你算了。”

  许七安笑了起来。

  这是“恐惧”人格,与愤怒人格不同,愤怒人格是真的不想和他双修。

  而这位,心里再怎么抗拒,最后还是会乖乖屈服。不同人格有不同弱点。

  许七安健硕的腰身挤入两条大白蟒之间,俄顷,温泉池面荡漾起一圈圈涟漪。随着涟漪的荡漾,袍子、绸裤、肚兜.......浮在水面,随波逐流。

  一个时辰后,洛玉衡慵懒的趴在岸边,半身浸在温泉池里,玉背皎皎洁白。

  许七安则在捞漂在各处的衣物。

  “天宗的那小子来了。”

  国师语气懒散的说道。

  “他来做什么?”

  许七安一愣,把收集起来的衣服抱在怀里,返回洛玉衡身后,掐着她的小腰,贴了上去。

  洛玉衡一脚把他踢开,一边在水中穿衣,一边语气冷淡的解释:

  “不清楚,我回房时,便在外头遇到他了。外面有我布置的结界,他看不到这里,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说话间,穿戴整齐。

  国师小手一挥,衣袍上的水渍瞬间蒸干。

  她捻起道簪,将乌黑的秀发挽起,转身便走了。

  总感觉你是男人,我才是被睡的女人,你现在进入贤者时间,便把我弃如敝履...........许七安腹诽一声。

  ..........

  一间温暖的房间里,烛光高照,炭火熊熊。

  许七安温了两壶酒,与李灵素对坐而饮。

  青杏园说大不大,说下不小,大院小院加起来,也有十几个,收留一个李灵素自然不在话下,只要他能承受的住打击。

  “怎么突然来我这儿?”

  许七安抿了一口酒,审视着圣子。

  他似乎有心事,皱着眉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哪怕知道自己和洛玉衡刚泡完温泉,他竟然都不在意了,柠檬都不恰了。

  听见徐谦发问,李灵素长叹一声,把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前辈,你并没有骗我,师父他老人家真的来了,而且真的要抓我回去。”

  他把分别后,返回客栈,偶然发现天宗联络暗号,以及偷听到冰夷元君、李妙真和师父玄诚道长的对话,转述了一遍。

  “前辈,我好歹是他一手带大的,没想到师父竟如此对我。”圣子悲从中来。

  玄诚道长,天宗要说话算话啊.........许七安心里直呼内行,表面却一副深表同情的模样,问道:

  “想过玄诚道长为何要如此对你吗。”

  还不是我这该死的魅力!李灵素悲愤道:

  “天宗让我参悟太上忘情,我广结情缘,便是为了参悟“情”,超脱情。只不过是法子另辟蹊径,他们不懂我,便认为我是错的。”

  “先不管对或错,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招惹了那么多女子,有想过她们将来如何?”许七安难得认真一回,提醒道:“虽说江湖儿女,没有那么矫情,相濡以沫者甚多,相忘江湖者更多。但惦记着你,爱着你的女子仍是大多数吧。”

  他把玩着酒杯,淡淡道:“将来你领悟太上忘情,对她们弃如敝履?”

  做人不要太洛玉衡,小伙子,耗子尾汁啊。

  李灵素一愣,诧异道:“前辈是否有什么误会?”

  “嗯?”

  许七安用一个鼻音,表达自己的疑惑。

  李灵素摆摆手:“前辈可知,我和妙真的父母都是天宗弟子,天宗虽修太上忘情,但同样也可婚嫁,可以寻找道侣。因为太上忘情,并非无情。而是有情,却不为情所困,超然俯瞰。

  “因此,我们天宗的道侣之间,更像是结伴修行,也会行鱼水之欢,但不讲究俗世间男女的如胶似漆。便是天尊,也是有道侣的。

  “所以,我同样可以有道侣,天宗门规也未曾限制过数量。我将来就算把她们统统接回天宗也无所谓。只是我现在游历江湖,身边跟着一群女子,成何体统。

  “再说,我不是还在参悟太上忘情嘛,她们若是跟着,势必阻扰我结下新的情缘。”

  你确定天宗道侣之间的状态,是你那些红颜知己想要的?她们要的就是俗世间的胶似漆和嗯嗯啊啊。许七安觉得槽点太多,不知该如何吐起。

  天宗弟子可以用道侣,那我将来也能和李妙真结为道侣?

  许七安脑海里不自觉浮现一幅画面,李妙真冷冰冰的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对他说:

  “给你五分钟,我还得修行。快点,速战速决。”

  天宗的道侣之间,真的还有双修的雅兴么........许七安深表怀疑。

  “罢了,不提这个。”

  许七安说道:“你且在园子里住下,你和李妙真的事,交给我。到时候,或许需要你做出一定的牺牲。”

  李灵素忙说:“只要不是阉了我,一切好说。”

  当然,我的计划里,你是关键人物..........许七安颔首:“自然不会。”

  说罢,他把最后一口酒饮尽,推门而出。

  门外,飘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

  ...........

  深夜里,雪花飞舞。

  一行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来到大角场,敲开了姬玄等人落脚的院子。

  这些斗篷人身材显得臃肿,细看的话,会发现斗篷底下藏着许多东西。

  寒风吹来时,斗篷贴近身体,勾勒出的轮廓判断,这些斗篷人穿着奇特的甲胄。

  威严健壮的白虎,打开院门,扫了一眼门外的七位斗篷人,露出笑容:

  “苍龙,你们终于来了。”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六章 温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