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

设置字体大小:
  院门敞开,白虎领着八名斗篷人进入厅内。

  厅里烛火通明,坐着姬玄和他的团队,以及天机宫驻雍州城的四品密探。

  姬玄起身相迎,拱手招呼道:

  “见过几位前辈。”

  为首的苍龙“嗯”了一声,朝许元霜和许元槐颔首,自顾自落座,七名斗篷人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后。

  “有找到那人?”

  苍龙问道,他的声音嘶哑低沉,像是喉咙受过伤。

  “你应该知道,即使是宫主亲临,也很难找到那人。”

  天机宫的四品密探,淡淡道。

  苍龙点了点头,斗篷下,传来嘶哑低沉的声音:

  “龙气宿主呢?”

  “还在寻找。”天机宫密探回复。

  沉默一下,苍龙语气冰冷:

  “我对你们的效率很不满意,佛门、天机宫、还有你们几个,折腾多日,没找到那人就算了,连一个龙气宿主都没找出来。。”

  那人指的是徐谦还是孙玄机?姬玄等人暗想。

  “雍州城人口数十万,想要准确的找出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四品密探说道:

  “时间长短无所谓,我们只要在那人之前找到龙气宿主。”

  “说说你们的计划。”苍龙不置可否,没有纠结这个话题。

  天机宫密探缓缓道:

  “很简单,找到姬玄公子在青州遇到的那位龙气宿主,他是九道龙气之一,足够把那人引出来。为了比对方更快,佛门的僧人日夜都会在雍州城“巡逻”。

  “他必然投鼠忌器,阻碍搜寻进度。我们则趁机寻找宿主。

  “目前,已知徐谦身边有人宗道首洛玉衡,司天监孙玄机。”

  苍龙抬了抬手,打断道:

  “他可知我方战力?”

  “佛门已经打草惊蛇了,他知晓佛门的高手数量。至于你.......”辰密探看了一眼许元霜,道:

  “多半也心里有数。”

  苍龙顺势看了看许元霜,没多问,说道:

  “既然如此,他放弃这道龙气的几率更大,龙气有九道,放弃一条几乎不可能得到的龙气,离开雍州,寻找其余龙气是更好的选择。”

  天机宫密探,笑道:

  “没有任何一场狩猎是注定满载而归的,所以接下来,苍龙七宿停止一切任务,潜伏在江湖,追踪徐谦下落,直到将他捕获。

  “他若知难而退,我们便笑纳龙气,将宿主带回潜龙城。阻碍大奉集齐龙气,同样是我们的任务。龙气散落在外的时间越久,大奉越乱。”

  这时,许元槐高声道:“苍龙,狩猎徐谦时,我要你杀了他。”

  苍龙“呵”了一声,嘶哑的声音笑道:

  “他的命可金贵的很,元槐少爷和他有仇?”

  许元槐咬牙切齿:“仇深似海。”

  身边的许元霜低着头,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右手扶额,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

  她知道在许元槐心里,认定了她被徐谦玷污,对于她的解释根本不信。

  这种事找不出一个支撑解释的说法,是没人相信的,只会越描越黑。

  许元霜已经放弃了。

  苍龙淡淡道:“到时候擒拿徐谦,任凭少爷折磨,留一条命便成。”

  他语气透着轻松和自信。

  乞欢丹香插了一嘴:

  “此人手段诡异,精通数种蛊术,很值得探究。”

  柳红棉咯咯笑道:

  “佛门二品罗汉,三品金刚,以及苍龙七宿,再有我们从旁协助,形成包围,那徐谦只要上钩,便插翅难逃,谁都救不了他。”

  对于她的话,众人自是认同。

  狩猎的主力是超凡境的高手,但姬玄的团队,以及天机宫密探这些四品高手的战力,其实一样可怕。

  每一位四品高手,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绝非杂鱼。

  姬玄突然道:“如何保证佛门不出尔反尔,不与我们争夺龙气?”

  苍龙七宿的战力可以比肩三品,但与雍州城内的佛门势力相比,还是差的远。

  辰密探回答道:

  “不必担忧此事。”

  他没有解释。

  姬玄缓缓扫视众人,低下头,嘴角轻轻挑起。

  .............

  大雪纷纷扬扬,很快就在城外的官道积了一层薄雪。

  两道披着大氅的身影,穿梭在风雪中,脚底踩出“咯吱”的轻响。

  “城门已经关闭了。”

  高大魁梧的恒远抬起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城头。

  紧闭的城门和漆黑的城头中间,刻着两个字:雍州!

  他们循着天宗两位前辈,一路跟来了雍州。

  经过这段时间的苦修,恒远终于掌控金刚神功,战力跨入四品。

  但他眉宇间的凝重和悲伤也在日益增加。

  楚元缜召出飞剑,道:“进城吧。”

  “等等.......”

  恒远望向城门方向,低声道:“有人。”

  他缓步靠拢过去,城门口蜷缩着两道身影,一大一小,穿着破烂衣衫,是一个满脸褶皱的老人,和一个瘦骨嶙峋的孩子。

  似乎是一对祖孙。

  他们在寒冷的风雪中紧紧相拥,生命的余火早已熄灭。

  “阿弥陀佛。”

  恒远试图分开他们,却发现祖孙俩完全冻僵,像是冰冷的,没有生命的雕塑。

  这位明明是武僧,却有着强烈慈悲心肠的和尚,用双手在混杂着冰棱子,僵硬如铁的地面刨了一个坑,将祖孙的尸体埋葬。

  他坐在坟头前,念诵超度经文。

  楚元缜站在一旁看着,沉默不言。

  这样的事,自入冬以来,他们遭遇了许多次。

  年年都有冻死骨,只是今年冬天特别难捱,那些家境贫寒的,尚还能苟延残喘。

  流离失所的,或流民或乞丐,基本不可能熬过这个冬天。

  那么,今年冬天会死多少人?

  楚元缜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样的人口缩减,将带来非常可怕的负面影响。

  他更加知道,这一切,只是前奏而已。

  冬天才刚开始。

  而整个冬天,依然是前奏。

  “不如归去!”

  楚状元轻声道,这句话,分不清是对坟头里的祖孙说,还是对自己说。

  ............

  青杏园。

  许七安定时醒来,感受到怀里温软的娇躯,下意识的便搂住对方的腰肢,把脸埋在美人的脖颈。

  下一刻,他猛的睁开眼,意识到了不对劲。

  昨夜的双修,在“保守”的洛玉衡半推半就中,于温泉中结束,让许七安的“阅历”又增加了一分。

  水中双修,肉体的欢愉程度并不比在床榻好。

  但双修体验、感官刺激,以及心里满足程度.......嘿嘿嘿。

  回屋后,贤者时间的洛玉衡没让他进屋,许七安是在外室休息的。

  那么问题来了,怀里的女人是谁?

  是洛玉衡!

  许七安视线里,出现国师绝色容颜,今天的她宛如晨雾里的丁香花,结着淡淡的哀愁。

  “醒了?”

  洛玉衡笑了笑,把头枕在他的肩膀,轻声说:

  “不要动,我想就这样靠着你,这样比较安心。”

  说着,她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像蒲扇,微微颤动。

  今天的国师,好像有些不一样.........许七安观察敌情,脑海里迅速掠过七情,惧、怒、欲已经过去,剩下四种情绪里,哪一种是现在的她?

  不知过了多久,听着屋外风雪声,洛玉衡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柔声道:

  “上阁楼观雪。”

  ...........

  青杏园阁楼不少,最高的是一座四层高楼。

  每一层都有瞭望台,是公孙向阳用来宴请宾客,登高望远的地方。

  四楼的酒厅里,软席上,洛玉衡依偎在许七安怀里,套着长款道袍,酥胸半露,秀发凌乱。

  她脸蛋酡红,眉眼妩媚,还沉浸在欢愉的余味中。

  许七安一手端酒杯,一手揽着国师的肩,进入贤者时间,无喜无悲的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大雪依旧。

  洛玉衡拿过他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幽幽叹息:

  “举杯独醉,饮罢飞雪,茫然又一年岁。

  “许七安,你可知我年龄?”

  许七安试探道:“四十?”

  洛玉衡没说话,眼里的哀愁愈浓。

  “这算什么,等您度过天劫,便是陆地神仙,寿元绵长,青春永驻。便是四百岁,也比十八岁的女子要美貌动人。”

  许七安立刻送上甜言蜜语。

  洛玉衡微微摇头,“我的年纪做你娘都绰绰有余,慕南栀说的没错。”

  她面露哀愁:“我深知非你良配,传出去,更容易招人笑话。”

  这........许七安嘴角抽动一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个国师是个女文青!

  和女文青说话,一句无心之失,可能就会触动对方内心敏感的地方。

  换成其他女文青,许七安是不愿理会的。

  但既然是国师.........他心里一动,深情道:

  “爱是不分年龄和种族的,我与国师情投意合,何必在意外人的眼光呢。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国师在我心里,高于生命。”

  论及甜言蜜语,许白嫖的段位其实不比圣子差。

  只不过和他有瓜葛的女人段位都高,甜言蜜语作用不大,只有裱裱会喜滋滋。

  许七安之所以说这番话,是想拉着国师社死。

  趁她现在是文青状态,怂恿她说一些将来想起来,会羞耻的满地打滚的话。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洛玉衡喃喃念叨几遍,脸蛋涌起一阵奇异的潮红,柔声道:

  “不枉我苦熬二十年,没有和元景帝妥协。等你江湖之行结束,我们便正式结为道侣。”

  许七安谆谆善诱道:

  “快说你爱我。”

  洛玉衡脸蛋涨红,嗔道:“讨厌。”

  “快叫许郎。”

  “许,许郎........”

  许七安打了个寒颤,浑身鸡皮疙瘩,内心却格外亢奋。

  哈哈,国师,你也有今天,等双修结束,恢复原样,你想起这七天的经历,肯定羞耻的满地打滚,看你以后怎么在我面前端架子..........

  洛玉衡羞涩一下,忽地又被哀愁取代,叹息着说:

  “当日金莲与我说,你身怀气运,是最好的双修对象。能助我浇灭业火,我本是抗拒的。

  “双修便意味着要结为道侣,但彼时的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银锣。

  “可后来你渐渐崭露头角,楚州屠城案后,我其实心里边认可你了,觉得你若是成长起来,做我的双修道侣也未尝不可。

  “那时候起,我便想着如何与你增进关系。可我的年纪能做你娘了,既是国师,也是道首,实在拉不下脸。为此苦恼了许久。

  “仅是送你符剑,我就已经犹豫了许久。后来你去楚州,我仍只是通过楚元缜把护身符送出去。其实是想当面送你的。

  “后来,你因为要查元景,不得不求我帮助,我当时心里一阵窃喜........”

  许七安越听越不对劲,听到这里,他突然慌了。

  国师........国师您闭嘴吧,求您了。

  我只是想你社死,没想找死啊。

  洛玉衡把自己的内心经历说出来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等她恢复,想起这段话,大概率会一剑劈了他,杀人灭口。

  “你怎么了?心跳如此狂乱。”

  洛玉衡蹙眉道。

  “没,没什么,就是有些害怕。”

  许七安僵硬的扯了一下嘴角。

  话说回来,他也因此证实洛玉衡对他确实有好感,并不是单纯的利用。

  “哀”人格继承的是对他的好感,但大概率放大了,真实的洛玉衡对他的情意没这么夸张。

  不过,这是以前。

  这次双修之后,这份情意或多或少会有质变。

  这时,洛玉衡眉头微皱,望向外边:“有人在冲击结界。”

  她旋即裹好袍子,系好腰带,把裸露的春光遮挡住。

  而许七安已经起身,信步走到瞭望台,低头俯瞰。

  白茫茫一片的楼下,李灵素立于小径,操纵飞剑不停的冲击结界。

  他似乎没有发现瞭望台上的许七安。

  直到洛玉衡撤了符箓,圣子心有所感,抬头看来,高声道:

  “前辈,公孙家传信,发现你要找的那小子了。”

  ........

  PS:求月票哦。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