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九十章 京城诸事

设置字体大小:
  争执之间,洛玉衡带着许七安从洞穴底飞上来。

  小小的天宗,竟出了两位卧龙雏凤.........偶然听见只言片语的许七安忍不住吐槽,烦闷的心情稍稍好转。

  天宗的圣子圣女不但奇葩,还能说相声。

  “怎么样?有没有问到有价值的情报。”

  李妙真劈头盖脸的问。

  李灵素也好奇,但不敢这样无礼,同时察觉到师妹似乎和徐谦关系不错。

  因为师妹面对徐谦时,竟没有半点拘谨和恭敬。

  “它已经彻底魂飞魄散。”

  许七安尽量让表情不显凝重。

  魂飞魄散........李妙真一愣,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又茫然又惊讶。。

  李灵素与她的反应差不多。

  反倒是楚元缜和恒远,两位经历过地宫历险的地书碎片持有者,脸色一变,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

  他们亲生经历过古墓探险,深知古尸的可怕,若非监正留在许七安身上的后手帮助他们消除了那次厄运。

  天地会恐怕早就因创始人和重要成员夭折而解散。

  可是,那么强大的古尸,竟然魂飞魄散了?

  “怎么回事?”

  楚元缜低声问道,换成其他环境,他或许会觉得问这个问题不太妥当,但在场的都是自己人。

  李灵素虽然半熟不熟,不过既是天宗圣子,又是天地会成员,可信赖。

  至于苗有方,楚状元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

  这类高级别的隐秘,层次没到,根本听不懂。

  许七安沉吟道:“我怀疑是墓主回来了。”

  这句话听的众人脊背发寒,有些头皮发麻。

  “会对你有威胁吗?”李妙真的关注点清晰明确。

  李灵素当即竖起耳朵。

  许七安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道:

  “走一步看一步。”

  李妙真微微颔首,漂亮英气的瓜子脸沉重了几分。

  没能听到机密的李灵素则有些失望。

  许七安环顾众人,道:“我和国师要回一趟京城,你们是随行,还是就此别过?”

  楚元缜笑道:“正好要请监正帮忙炼制地书碎片。”

  许七安能凭借地书感应、收集龙气,是因为监正在地书碎片中刻了阵法。

  地书是世间唯一可以承载龙气的法宝。

  ...........

  皇宫,景秀宫。

  临安坐在小塌上,陪着母亲陈贵妃说话。

  她穿着梅色的袄子,蓬松的罗裙,精心梳理的发髻插着小凤冠、银鎏金头钗、花丝点翠镶宝石金凤簪.........脖颈挂着纯银璎珞。

  打扮的花枝招展,奢华富贵。

  等闲女子哪怕容貌生的美丽,这番打扮也很难驾驭的住炫目奢侈的首饰。

  但临安独独适合这种打扮,且能很好的驾驭住,为她的美貌增添色彩。

  素衣淡妆的临安,美则美矣,却没有特色。

  奢靡华贵的打扮,则让她跻身绝色行列。

  陈贵妃端着茶盏,姿态优雅,眼角有着浅浅的鱼尾纹,虽说没了年轻时的姣姣风华,但胜在体态丰腴,别有一番魅力。

  陈贵妃审视着自己的女儿,忽地感慨道:

  “而今陛下已是九五之尊,母妃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你出嫁。

  “临安啊,你该招婿了。”

  呀.......临安听到母亲说起这个,心里还是有些小羞涩和喜悦的,她也觉得自己该出阁了。

  总是待在皇宫和临安府,简直无趣,也该换个地方住住,比如许府就不错。

  她刚想说些什么,便听陈贵妃道:

  “定国公的次子到了婚嫁的年纪,前阵子,定国公的夫人来宫里做客,与我喝茶时说起此事。

  “她求我替儿子向陛下求亲,把你娶回国公府。”

  临安翻了个白眼,鼓起腮:

  “小小国公怎么容的下我嘛,母妃莫要说笑,回绝了便是。”

  陈贵妃生气的说:

  “国公府容不下你,什么地方能容你?临安你年岁不小了,以前先皇沉迷修道,对你们这群皇子皇女的婚事不管不顾。

  “凤栖宫那个怨妇更懒得管你们,现在太子登基,朝堂风气焕然一新,很多该做的事,可以做了。

  “母妃知道,定国公夫人是存了私心,那爵位是长子的,次子没份儿。这才想着娶一位公主回府,让次子也能有个锦绣前程。

  “自魏渊战死靖山城,大奉损兵折将,那定国公当年打过山海关战役,领兵打仗的本事极为出色,陛下非常看重。

  “定国公次子,同样一表人才,文武兼备,对你又情有独钟。去年你们还曾见过呢,听国公夫人说,自打见了你,小公子便魂不守舍,朝思暮想。”

  我都忘记他长什么样儿了........临安心里小声嘀咕,板着圆润娇俏的鹅蛋脸,没好气道:

  “是皇帝哥哥让你来劝的?”

  “这倒不是。”陈贵妃笑道:“他一心只想当明君,哪有精力关心你?是母妃自己的意思。”

  临安就很有底气的抬了抬下巴:“那你跟皇帝哥哥说呗。”

  她对那个曾经的小铜锣早已芳心暗许,皇帝是知道的。

  不过朝中知者甚少,比如定国公这样勋贵。要不然,也不敢派他夫人进宫试探。

  陈贵妃脸上笑容渐渐消失,漠然的看着她,沉吟片刻:

  “你心里还想着他?”

  临安眼神顿时飘忽一下:“谁,谁呀.......”

  陈贵妃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他非你良配,不会有好下场的。”

  “母妃此言何意。”

  临安皱起修的精致的眉毛。

  这时,宫女们捧着珍馐美味,鱼贯而入,在桌上逐一摆开。

  陈贵妃适时转移话题,道:

  “菜也上齐了,陛下怎么还没来?”

  临安恰好有些饿了,桃花眸子巴巴的望着菜,娇声道:“皇帝哥哥事务繁忙,许是耽搁了,我差人去问问。”

  陈贵妃颔首:“快去快回。”

  ...........

  安神殿。

  永兴帝坐在御书房的大椅上,一身黄袍,神色凝重的扫过堂内诸公。

  永兴帝继位后,没有住进元景帝的乾清宫,而是搬来了西侧的安神殿。

  他不喜欢乾清宫,正如他厌恶沉迷修道的先帝,这会让他时刻想起先帝的嘴脸,想起先帝真正的身份。

  “北境雪灾严重,已有大批流民南下,滋扰其余各洲。此外,青州、禹州、襄州等地,亦有雪灾,百姓哗变闹事不断。”永兴帝沉声道:

  “诸位爱卿,觉得该如何处理。”

  ............

  ps:这章短小一点。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 京城诸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