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

设置字体大小:
  打发走褚采薇,许七安不顾监正在场,握住国师的柔荑,深情的说:

  “国师,您带着我们返回京城,路途奔波,想来是累了。

  “先回灵宝观等我。”

  他知道这个人格是“爱”,试图用爱来感化国师。

  洛玉衡柔声道:

  “那你莫要忘了和那些女人说清楚,本座堂堂人宗道首,可不允许你三心二意。”攫欝攫欝

  竟然还真有效?许七安用力点头:“我心里只有国师一个人。”

  反正过了今天,你就不是你了。。。

  洛玉衡驾驭金光,消失在皇城方向。

  目送国师离开,许七安如释重负,大鲨鱼走了,他的小鱼儿们安全了。

  告别监正,通过木质台阶,他在褚采薇的引导下,在八楼的一间茶室里,见到了久违的临安和怀庆。

  梦中时时会见到的小白裙和小红裙。

  小红裙一见到他,妩媚多情的桃花眸子,立刻蓄了一层水光,鹅蛋脸镌刻着思念和幽怨。

  小白裙一如既往的矜贵高冷,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不过看到许七安的瞬间,小白裙眉眼是柔和的。

  除了怀庆和临安,宽敞的茶室里还有楚元缜、恒远、李妙真和钟璃。

  “见过两位殿下,钟师姐,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许七安笑着和她们打招呼。

  “狗奴才!”

  临安习惯性的喊出“爱称”,撑着桌案起身,走到他面前。

  桃花眸子欲说还休的看着他。

  “你修为恢复了不少。”钟璃小声道。

  “许大人在外游历多日,龙气收集了多少?”怀庆问道。

  大家都在场的情况下,她们反而比较克制.........许七安走到桌边坐下,开始说起自己游历以来的经过。

  裱裱双手托腮,笑吟吟的看着他。

  怀庆握着茶盏,时而抿一口,仔细的听着。

  钟璃坐姿最乖巧,全程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褚采薇也在他旁边坐下来,一边吃着水晶肘子,一边听着。

  许七安对在座姑娘的性格了如指掌,游历途中的趣闻说给临安听,美食说给褚采薇听,收集龙气的过程说给怀庆听。

  从雍州到雷州,从雷州到雍州,一直到返回京城。

  一炷香的时间就讲完了。

  该忽略的东西当然也会忽略,比如和慕南栀相处的点点滴滴。

  “真有趣呢,我们以后也去江湖走走。”裱裱娇声道。

  “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恢复修为,就带你游历中原。”许七安柔声道。

  希望不是塞上牛羊空许诺........他心里补充一句。

  “佛门也参与了龙气的收集,意图染指中原的野心昭然若揭了,得堤防西域和云州叛军勾结。”

  怀庆的嗅觉一如既往的敏锐。

  “湘州柴家守护的那座古墓在哪里?有地图吗?”

  钟璃则对古墓更感兴趣。

  唉,我对古墓地宫都有应激障碍症了.........许七安摇摇头:

  “半张地图在蛊族,如果将来要探古墓的话,可以让丽娜帮忙借地图。”

  回答完她们的问题后,许七安道:

  “两位殿下此时来司天监,所为何事?”

  如果只是裱裱来的话,许七安倒也能理解。

  但怀庆显然不会为了见他一面,闯宵禁离宫,不符合皇长女的人设。

  怀庆声音悦耳,犹如冰块碰撞,娓娓道来:

  “龙气事关朝廷兴亡,本宫心里自然在意。此外,朝廷近来有些事端,需要许大人帮忙。本宫担心你来去匆匆,明日,甚至连夜就离京。

  “因此特意前来。”

  “什么事端?”许七安抓住重点。

  裱裱抢答道:“宁宴.......各处灾情严重,朝廷国库空虚,皇帝哥哥为了挽回颓势,想让朝中官员捐款,再通过官员号召乡绅,尽可能的筹集银两,赈济灾民。”

  她狗奴才喊习惯了,突然喊“宁宴”,就有些微微的羞涩。

  “可是皇帝哥哥登基不久,羽翼未丰,斗不过那群老狐狸。”她抿着唇,抓住许七安的手,小声央求:

  “你能不能帮一帮皇帝哥哥。”

  烛光映入她的桃花眸子,亮晶晶的,闪烁着焦虑和哀求。

  “好!”

  当他说出这个字时,焦虑和哀求变成了更亮晶晶的喜悦和甜蜜,以及安心。

  这计策应该是二郎想出来的,但永兴帝不是没答应吗,看来各地的灾情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很多..........许七安沉声道:

  “仅靠捐款,杯水车薪啊。”巘戅LOL巘戅

  当然,他还是会帮助永兴帝完成这件事,因为这是一个能拯救很多贫苦百姓性命的计策。

  “至少能解燃眉之急。”怀庆道。

  “我需要怎么做?”

  许七安沉吟着问道。

  对此,怀庆早有腹稿,道:

  “你只需要出面威慑就成,以你的凶名,这便够了。其他的交给许辞旧。”

  又聊了片刻,许七安看一眼水漏,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得去灵宝观和国师双修了,想想还是很激动的,国师这样的美人,娶回家当媳妇,绝对不会有七年之庠.........他苦中作乐的在心里开了个玩笑。

  “两位殿下,还有诸位,我稍后有事要处理,先告辞了。”

  “你有什么事呀!”

  裱裱嘟了一下嘴,道:“本宫今晚不回宫了,留宿司天监,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再陪本宫多说说话吗。”

  这句话说出口,许七安清晰的看见怀庆眉头一皱,李妙真面露不喜,钟璃的脑袋小幅度的朝他侧了侧。

  赶紧走........许七安不再久留,匆匆出去,刚打开门,他整个人便僵在那里,宛如一尊在岁月中风化的雕塑。

  门口站着一位风情万种的道衣大美人,眉目含情,嘴角带笑。

  洛玉衡!攫欝攫欝

  你特么不是走了吗?!

  许七安身体里的小灵魂在咆哮,他是个成熟的鱼塘主,不漏痕迹的保持微笑:

  “国师,国师您怎么来了。”

  洛玉衡跨过门槛,迈入屋子,环顾屋内众人,笑道:

  “难得诸位都在,不如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免得将来哪位姑娘惹我不悦时,旁人说我不教而诛。

  “对吧,许郎!”

  屋内瞬间一片寂静。

  但在场众人脑海里,却响起了晴天霹雳,耳边焦雷炸开。

  连褚采薇都惊呆了,任由水晶肘子掉在地上不管不顾。

  当代女子称呼心上人,通常会在姓氏后面加一个“郎”。

  这一声许郎喊出来,相当于公布了两人的关系。

  怀庆的脸色骤然阴沉,冷若冰霜。

  钟璃头低了下去,这姿势只在她情绪低落、不开心的时候才会做。

  “你,你们........”

  李妙真睁大了眸子,只觉得难以置信,面孔僵硬的盯着他们看了许久,又惊又怒又气。

  裱裱愣了半晌,看向国师,强笑道:

  “国师是在说笑?”

  洛玉衡淡淡道:

  “本座何时爱说笑了?许郎是我道侣,我们早已双修过了。”

  说罢,侧头凝视着许七安的侧脸,情意绵绵:

  “许郎,你说句话。”

  说什么话?我TMD,都烦死了.........许七安内心狂风暴雨,表面维持僵硬的微笑。

  见他不说话,几位女子便知此事为真。

  裱裱眼圈瞬间红了。

  李妙真脸色发白,面皮颤抖的按在了剑柄,竟涌起将许七安砍成肉沫的冲动。

  这,这怎么可能,许七安是国师的双修道侣?我堂堂人宗的道首,竟是许七安的道侣???

  楚元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本能的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哪怕他已亲眼目睹国师对许七安的亲昵举止。

  对,他有气运加身,而国师双修需要气运..........楚元缜无比复杂的看了一眼许七安。

  虽然对洛玉衡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身为剑客的他,心里多少对人宗道首怀着仰慕之情。

  因此有些无法接受。

  而且,他是人宗记名弟子,洛玉衡算是师门长辈。许七安则是他的挚友、同伴。

  现在,长辈成了挚友的双修道侣。

  辈分就乱了。

  洛玉衡见许七安沉默是金,轻飘飘的横他一眼,而后目光从临安、怀庆、钟璃褚采薇和李妙真脸上扫过,淡淡道:

  “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喜欢许郎,有人对他抱有好感,有人对他芳心暗许。

  “但今夜之后,本座希望你们收起不该有的念头。”

  尽管洛玉衡没有指名道姓,但在座的几位美人都一阵心虚,感觉她就是在说自己。

  怀庆眉梢一挑,冷冰冰道:

  “国师何时与他成的双修道侣,本宫怎么不知道。”

  李妙真立刻接力:

  “国师身为人宗道首,是我的长辈,先不说我根本看不上姓许的。只看国师刚才的话,是一个长辈该对晚辈说的?

  “让晚辈不要勾引自己男人?”

  钟璃小声道:“你只是利用他的气运平复业火而已,你现在的气数不对,你根本不是真的喜欢他。”

  五师姐这句话诛心了。

  撕起来了........而且临安还没反应,撕逼挑衅这种事,她可是行家.........许七安心里一沉,传音给楚元缜:

  “楚兄,拜托你一件事。”巘戅啃书居巘戅

  楚元缜语气冷漠的传音回复:

  “我处理不来!”

  许七安忙传音说:“劳烦楚兄去许府,请我妹妹过来。”

  ?楚元缜心里飘过一个问号。

  他心说,此情此景,请许玲月过来作甚。

  他确认般的传音问道:“许玲月?”

  “速去,拜托了!记得把此间之事告诉她。”

  “........”

  ..........

  楚元缜闷闷不乐的离开房间,也没人拦他。

  入夜后,外头活动的术士数量减少,他快速走过廊道,正要挑一处窗户御剑离开。

  忽听脚步声传来,扭头看去,赫然是苗有方李灵素,以及倒着走楼梯的杨千幻。

  “楚兄,听说大奉的公主来了,贫道闻名已久,想前去拜见。”

  李灵素笑道:“他们可在此楼?”

  楚元缜面无表情的说:

  “在走廊尽头,第二间房。不过我劝你们最好别去。”

  李灵素反问:“为何?”

  青衫剑客叹息一声:

  “原来国师竟是许七安的双修道侣,屋内气氛剑拔弩张。”

  “!!!”

  李灵素和杨千幻瞬间红光满面。

  “报应啊杨兄!”

  “是啊李兄。”

  两人精神一振,仿佛看见大仇得报,沉冤昭雪。

  李灵素拱了拱手,匆匆越过楚元缜,朝着房间疾步走去。

  途中,他低声道:

  “那两位公主姿色平庸,想来是被国师狠狠压制的,我倒要看看姓许的如何处理。

  “杨兄你不知道,先前在雍州时,国师也遇到过类似的事。

  “不过那会儿,她的对手是王妃........

  “唉,王妃真乃世间绝顶姿色。”

  边说边走,他很快来到房间外,整了整衣冠,扣响房门。

  房门自动敞开,一道道冰冷的目光望了过来,看向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的不速之客。

  李灵素也在这个时候,看清了屋内的女子们。

  首先是距离房门最近,并肩站着的许七安和洛玉衡。

  两人对面的圆桌上,从左往右,分别是师妹李妙真,披头散发的预言师钟璃。

  钟璃身边是一位穿着梅红色华美长裙,头戴小凤冠的女子。攫欝攫欝

  她有着圆润白皙的鹅蛋脸,一双妩媚多情的桃花眸,看人时,眼波迷迷蒙蒙,仿佛含着情意。

  长裙奢华艳丽,除了黄金打造的小凤冠之外,还有各种名贵的头饰。

  打扮的花枝招展。

  圣子向来是不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