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

设置字体大小:
  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许七安很想拎起赵守的胸襟,大声质问。

  很早以前许七安就知道儒圣封印巫神和蛊神,但封印佛陀,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从来没有人说过这个。

  即使他现在已经足够强大,接触到很多高层次的修士,就连一宗道首洛玉衡都和他双修过了。

  可在今天之前,依旧没有人向他透露过任何相关情报。

  “也许,不是没有人向我透露,而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许七安脑海里灵光乍现。

  当今知道这个隐秘的,除了佛门,恐怕只有赵守这位儒家的最强者...........这与品级无关,而是赵守继承了儒家,当然也就继承了那些被时光掩埋的秘密.........许七安借此展开联想,忽然明白了许多以前想不通的事。

  “根据白姬转述万妖国公主给我的情报,五百年前,佛门帮助武宗篡位,曾有菩萨死于初代监正之手。当时我竟然没有质疑佛陀为什么不出手阻止。。

  “一品的高手,在任何势力中都是极为珍贵的,甚至是扛把子的存在。哪怕佛门高手如云,也经不起这样的损失。

  “另外,三百年前,大奉背信弃义,儒家灭佛。佛陀同样没有出手。原来如此,原来祂早就被封印了。”

  许七安瞬间想到了很多,问道:“儒家当年灭佛,就是因为这层原因?”

  如果儒圣封印了佛陀,那么儒佛两家的关系,可想而知。

  “你可以这样认为。”赵守喝着微微苦涩的香茗。

  “不对!”许七安突然想到了什么,连连摇头:

  “如果佛陀被封印了,那五百年前的甲子荡妖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万妖国主九尾天狐是半步武神,战力滔天,连菩萨都不是对手。

  “最后是佛陀亲自出手,将她磨灭。倘若佛陀已经被封印,那么是谁杀的万妖国主,是谁灭的万妖国。”

  赵守轻轻摇头:

  “个中详情,我不知道。这应该是佛门最大的秘密了。”

  许七安顿时无比失望,沉吟许久,试探道:

  “我此次游历江湖,去过一趟雷州,与佛门产生了不少交集,发现一件很值得探究的事。

  “雷州三花寺有件法宝叫浮屠宝塔,它的主人是法济菩萨。这位菩萨消失了三百多年。

  “院长觉得,此中有何内幕?”

  法济菩萨消失三百多年,佛门的琉璃菩萨外出寻找数次无果。

  这里头的几个点很有意思:

  法济菩萨去了哪里?是什么原因让他不再返回阿兰陀?或者,他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无法回佛门,也无法被找到。

  那么,又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困住一品的菩萨。

  赵守想了想,语气严肃道:“宁宴,我是一个读书人。”

  “什么?”许七安没听懂。

  “算命的事我不会。”

  “........”

  许七安当即略过这个话题,抛出另一个疑问:“道尊,是不是也被儒圣封印了?”

  赵守摇头:“道尊是超品强者里最神秘的一个,祂成道于上古时代,在儒圣还没出生的年代里,道尊就已经消失了。”

  这样的话,道尊的消失另有隐情,这绝对和天宗的天尊神秘消失有关...........许七安念头一转,斟酌道:

  “会不会已经陨落?”

  “不排除这个可能。”赵守一副讨论学术的姿态:

  “目前所知,除我儒家外,超品强者寿元几乎无穷无尽,不可能自然死亡。

  “但道尊消失数千年,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痕迹。

  “曾经有一位前辈分析,道尊当年遇到了某种无法度过的劫难,为了活下来,他被迫一气化三清。”

  许七安发表自己的看法:“这个猜测具备相当大的合理性,一气化三清,只要有一个化身存活,就能不灭。镇北王就是个例子。”

  赵守沉声道:“但他最后还是难逃厄运,天宗的化身诡异消失;地宗的化身遭因果反噬;人宗的化身则因业火缠身,死于天劫。”

  “这是哪位前辈的推测?”

  许七安猛吃一惊,道门三宗的副作用,也算是极高的体系机密。

  人宗的业火灼身,知者甚多。

  但地宗的因果反噬,可是连魏渊当初都不知道的。是后来紫莲道长死于杨砚的枪下,魏渊才渐渐分析出地宗道首出了问题。

  再经过自己这位二五仔的潜伏,才知道地宗道首被因果反噬,堕入魔道。

  而天宗的天尊会诡异消失这件事,比地宗的隐患还要机密。

  赵守笑道:“那位前辈道号金莲。”

  “.........”

  许七安嘴角一抽,不,他道号橘猫。

  他深吸一口气,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儒圣封印几个超品的原因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赵守既没有回答,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他沉默了好半天,无奈道:

  “如果可以说的话,魏渊留给你的遗书里,早就告诉你了。

  “不是我们故弄玄虚,而是说出来的话,会影响到某位的谋划,会被当场屏蔽。”

  这句话相当于明示了。

  监正!

  监正在这件事上,也有相应的谋划?

  许七安脸色一点点的凝重,他一直认为,监正最大的谋划就是对付许平峰,拯救大奉。

  如今看来,老银币算计的事情里,还有涉及到超品。

  也对,巫神和佛陀都是要侵吞中原的,而监正和大奉国运是共生关系,换句话说,超品就是监正的敌人.........许七安盘完逻辑,认同了赵守的话。

  “行了,我没什么好回答你的了。”

  赵守结束了这次面谈,叹了口气,捏着眉心说道:“外头那三个家伙,打的也差不多了。”

  他挥了挥手,散去笼罩在阁楼外的结界。

  下一刻,许七安感应到外界澎湃而强大的气息波动,只觉得整座清云山的浩然正气都在沸腾,宛如海啸。

  “走吧!”

  赵守挥舞手臂,卷起一道清光,带着许七安离开。

  画面闪烁间,两人来到山顶,遥望半空,只见三位大儒,一人握着笔,一人捧着书,一人手里握着镇纸。

  战况激烈,如火如荼。

  捧着书的是张慎,他沉声道:

  “千军万马入世来!”

  手里的兵书爆发出耀眼光芒,当空凝聚出一道道虚影,他们或骑乘骏马,手握战刀;或身披甲胄,持着长矛;或推动着火炮弓弩。

  这是什么路子?许七安吃了一惊。

  “张谨言以言出法随的法术,召唤出了兵书里的军队。本质上和“退去一百里”一样都属于辅助类,只是更加精妙。”赵守给解释道。

  “为什么我使用法术时做不到?”许七安羡慕坏了。

  “你那只是最基础的运用,非儒家人,施展不出这般精妙的法术。”赵守说。

  虚拟军队在张慎的操纵下,骑兵和步兵杀向李慕白,炮兵则朝着陈泰开炮。

  另一边,陈泰提着笔,在虚空中奋笔疾书,写出来的不是字,而是一个个骑马握刀,身披甲胄的虚影。

  他白嫖了张慎的法术。

  这是六品儒生的能力,可以记录别人的法术、技能,化为己用。

  陈泰召唤出的虚影,也分成两拨,一波和张慎开炮对轰,一波杀向李慕白。

  轰轰轰!

  火炮齐鸣,一团团气波在半空炸开,声势骇人,宛如焦雷。

  “比真正的法器火炮威力弱很多,攻城很难,但在沙场上轰杀敌军足够了,而且是由法术凝聚出的虚影,这简直比巫神教的尸兵性价比高多了.......

  “嗯,这应该是无法长久,也不能无限制施展.........”

  许七安不得不佩服,儒家几乎没有短板,除了命短。

  李慕白拎着镇纸,大开大合的挥舞,把杀过来的两波敌军统统打成纯粹的清光溃散。

  “哼,会兵书了不起?”

  李慕白气聚舌尖,鼓动浩然正气,高声道:

  “此处禁止使用书籍;此处禁止使用笔。”

  张慎手里的书籍顿时被一股力量封住,无法再造兵。

  陈泰手里的笔亦是如此,再写不出东西。

  两人见状,当即鼓荡浩然正气,道:“此处不得使用法器。”

  直接把法器给剔除出战斗领域。

  李慕白冷哼道:“行啊,那大伙就用“言出法随”好好斗一场,看谁的浩然正气更充沛。”

  浩然正气能抵御言出法随的效果。

  谁的浩然正气先枯竭,谁就输。

  “我也不是吃素的。”

  “今天要打的你俩心服口服。”

  两人旋即发表态度。

  “此地禁止浮空。”

  “此地禁止说话。”

  “李慕白,学狗叫。”

  “张慎是吾儿。”

  “混账东西,陈泰不能穿衣........”

  “汝彼母之寻亡呼?你们裤腰带断了。”

  眼见战况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院长赵守终于出手,跨前一步,朗声道:

  “书院重地,不得战斗。”

  亚圣学宫荡漾起一道清光涟漪,覆盖整个清云山范围。

  在清云山范围内,赵守可以借用亚圣学宫的力量,以前亚圣学宫的力量被程亚圣的石碑镇着。

  自从石碑裂开后,亚圣学宫就挣脱了封印。

  掌控亚圣学宫力量的赵守,在清云山地界,战力不输二品。若是再有儒圣刻刀和亚圣儒冠辅助,就算是一品,赵守也能硬刚。

  赵守继续道:“你们三人,回屋禁闭三天。”

  想了想,又添加了一道“法则”:

  “三日内不得作诗提名。”

  而我可以........

  “无耻老贼!”

  三位大儒怒吼声里,被迫化作清光,遁入学院深处。

  这就结束了啊.........许七安没看过瘾,惋惜的作揖,道:

  “在下先告辞了。”

  “不送。”赵守点头。

  ...........

  他找到了抱着小白狐,和书院学子一起站在广场看戏的慕南栀,与她一起下山。

  两人骑着小母马返回京城,进城后,许七安问她:

  “回家,还是去许府。”

  慕南栀想了想,道:“回家。”

  许七安在街边买了菜,带着她回到那座小院,院子里栽种的花草早已枯萎,一个多月没人居住,显得有些冷寂和萧条。

  但慕南栀却有种归家的喜悦和踏实。

  “家里柴火还充足,就是没炭,我待会出去买一些。你晚上自己烧水沐浴吧,我还有事........”

  慕南栀脸色一沉,继而冷笑道:

  “许银锣这是又要去找国师幽会呐。”

  不是国师,是其他的鱼........许七安一本正经的解释:

  “我刚代替刘洪接管打更人衙门,后续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慕南栀不信,哂笑道:“许银锣,国师滋味如何啊。”

  啊这,很润.......许七安叹息道:“算了,晚上留下来陪你。”

  这时候,他忽然对道门的一气化三清充满渴望。

  夕阳西下,天色渐渐青冥。

  屋子里亮起了烛光,灶房的烟囱上升起黑烟。

  慕南栀随手做了几碟小菜,厨艺的话,从白姬兴致勃勃到满脸失望一整个心里变化,就可以概括。

  “不想吃可以不吃。”

  慕南栀冷冷道。

  白姬一听,高兴坏了,果然不吃。

  吱......哐.......房门开了又关上,慕南栀黑着脸回到桌边,低头扒饭。

  门外,小白狐支起小小的身子,趴在门上,两只爪子“啪啪”拍打房门。

  “姨,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它委屈的叫着。

  许七安心说,你这孩子,求生欲可真低。

  吃完饭,许七安烧了热水给大奉第一美人洗澡,自己则用冰冷的井水简单冲洗一下。

  洗完澡,天刚好黑了。

  慕南栀坐在桌边,抱着白姬,一声不吭。

  蜡烛烧了半根后,她开始犯困,眼皮子直打架,就是倔强的不肯睡。

  许七安把她揽在怀里,低声说:“我在的,一直都在。”

  她就沉沉睡去。

  ..........

  PS:回家过年。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