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

设置字体大小:
  “啊?”

  小狐狸歪着脑袋,黑纽扣般的眸子,茫然的看着许七安。

  几秒后,它欣喜道:“你怎么知道我乳名叫小可爱,姐姐们都这么叫我呢。”

  这不是重点!!许七安在心里严厉的批评一句,笑容和蔼:

  “所以,有办法联系她吗?”

  小白狐点点头,又摇摇头,乌溜溜的眼睛里流露出警惕,道:

  “娘娘的行踪是保密的,不经允许,我不能主动联络她。”

  娘娘?公主?他们说的是谁啊.........旁听的李灵素愣了一下。

  虽然他知道浑天神镜是万妖国主的遗物,但他不知道白姬是九尾天狐的族人,更不知道许七安的打算。

  许七安侧头看向李灵素和苗有方,皱了皱眉:

  “傻愣着做什么,安排你们的任务都当耳边风吗?快点去干活,我这里可不养废物。”

  苗有方提着刀,屁颠颠的走了。

  神婆母子死有余辜,而那些助纣为虐的下属,同样干着欺压百姓的事。

  如果他们认为逃离城隍庙,就能把过去干的坏事一笔勾销,那也想的太美好了。

  李灵素的任务时去给那位中年男人的婆娘看病,避免因为病入膏肓而死。。

  徐谦,不,许七安这家伙,自从坦白身份后,就不装了.........偶尔我还是会怀念那个徐前辈的,至少他不会像许七安一样骂骂咧咧,一点素养都没有,真是个粗鄙武夫。

  徐谦就比较有前辈风范........

  李灵素一边腹诽许七安,一边怀念徐谦。

  许七安关上庙门,把小白狐从慕南栀怀里抱过来,举高高,露出温和阳光的笑容:

  “帮忙联络九尾天狐,我给你买好吃的,很多很多好吃的。”

  白姬对白嫖的诱惑不为所动,用软濡稚嫩的童声,说着严肃的话:

  “不行,规矩就是规矩。”

  要是许铃音的话,这会儿全家都给卖了,果然,人类幼崽和狐狸幼崽不可相提并论..........许七安又道:

  “你知道浑天神镜吗?”

  小白狐老实回答:“不知道。”

  它是狐族里新生代的幼崽,五百年前的事对她来说过于遥远,只从口口相传中了解大致经过,无法精确到某件消失几百年的法宝。

  许七安把浑天神镜的事说了一遍。

  “所以,你必须要联络她,这非常重要。”

  许七安拿出大人的架势,摆出这是一件正经事的姿态。

  通常来说,孩子看到这种架势,多半会犹豫、六神无主,因为他们还没有做主的习惯和意识。

  当然,这一招对许铃音肯定是没用的,她会一本正经的听你说完,然后不鸟你。

  但白姬性格娇弱、爱哭、脾气软、矜贵,就像是大户人家里的小姑娘,像个小大人,明事理。

  “好,好吧........”

  它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软软的应答。

  因为许银锣说的那么郑重其事,又是当年国主的遗物,白姬看来,确实是大事。

  说不准娘娘很需要,自己不能坏事。

  它旋即踢蹬后肢,示意许七安把自己放下来。

  许白嫖照做,白姬翘着毛茸狐尾,跑到倾倒的雕塑边,看了一眼高高的基座,回头看来:

  “你帮我放上去嘛。”

  “你自己不会跳吗?”许七安反问。

  小白狐漂亮的眼睛似乎水润了几分,委屈道:

  “我跳不上去。

  “娘娘降临要有排面,我得上那里去。”

  许七安就把它拎起来,放在原本庙神雕塑站立的基座上。

  小白狐蜷缩起来,收拢狐尾,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

  许七安和慕南栀耐心等待着。

  大概半刻钟后,一股浩渺如烟,磅礴如海的意志降临,不,准确的说,是从白姬体内苏醒。

  它的身后长出第二条尾巴,第三条,第四条........直到九条尾巴出现,宛如开屏的孔雀。

  它睁开眼睛,乌溜溜的眸子被一片仿佛要溢出眼眶的清光取代。

  银铃般的娇笑声回荡在庙内,有着蛊惑众生的魅力。

  来了.......

  万妖国公主,九尾天狐,世间巅峰强者之一。

  许七安与她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但依旧不敢小觑,身躯微微绷紧,抱拳道:

  “见过娘娘。”

  白姬摇着九条狐尾走来,一步步的脚踏虚空,在许七安面前停下来,平视着他,笑道:

  “你这小银锣,找我何事?”

  一副大姐姐的姿态........许七安心里嘀咕,没有直接说事儿,审视着小白狐,道:

  “白姬是你血脉?”

  这九尾天狐出场的方式有些古怪,并非意志降临,而是以苏醒的方式出现。

  也就是说,白姬本身可以视作沉睡中的九尾天狐,只要她愿意,就可以直接占据这具身体。

  许七安现在也算见多识广,清楚此类操作,除了需特定秘法,承载意识的载体也很重要,通常是嫡亲血脉才可以。

  九尾天狐轻笑道:

  “不妨猜猜看。”

  ........许七安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九尾天狐侧着头,看了一眼慕南栀,后者立刻瞪眼。

  看什么看!

  她轻描淡写的挪开目光,继而看向浮屠宝塔。

  “你既已找到神殊的另一条手臂,为何不把他释放出来?”九尾天狐声音柔媚。

  这是在质问我吗........许七安平静道:“释放他的前提是能驾驭它,而且,塔灵并不愿意释放神殊。”

  “愚蠢!”

  她就算是骂人,也给人一种情人间娇嗔的感觉,许七安觉得,这大概是魅惑的最高境界。

  “塔灵不愿意,就强行毁了它,不听话的法宝要它何用?神殊的断臂充满恶意,但换个角度,它是制敌的最好手段。

  “合理利用的话,它能助你越阶杀敌。你和它相处过,应该清楚它可以沟通、商议,而不是纯粹的依照本能做事的邪物。”

  小白狐一边走,一边说,当它停下脚步时,与许七安几乎脸贴脸。

  明明是一只狐狸幼崽,却展露出极强的御姐攻。

  许七安皱了皱眉,后退一步。

  九尾天狐一愣,审视他片刻,忽然大笑起来,揶揄道:

  “兽蛊。”

  兽蛊就是心蛊。

  九尾天狐笑吟吟道:

  “狐族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妖冶放浪、纯情可人、妩媚热情、冷艳如冰..........本宫可以赏许银锣一批狐族美人,供你修行心蛊。”

  娘娘,咱们狐族要一诺千金.........许七安沉声道:

  “多谢好意,但本银锣不是好色之徒。”

  慕南栀全程板着小脸,心里老气了。

  身为女人,她本能的抵触风情万种的九尾天狐,更让她警惕的是,向来在万花丛中游刃有余的许七安,在她面前似乎讨不到好处,甚至隐隐被压制。

  这不是修为方面的压制,而是主客位的压制。

  许七安深吸一口气:“这次请娘娘过来,是有要事。”

  九尾天狐含笑不语,等着他说下去。

  “我找到了浑天神镜的残片。”许七安不卖关子,开门见山。

  小白狐轻轻抚动的九条尾巴,顿时一滞,隔了几秒,九尾天狐柔媚的嗓音响起,透着些许的渴求和惊喜:

  “你确定是浑天神镜?”

  许七安没有废话,招手唤来浮屠宝塔,沟通塔灵。

  浮屠宝塔第一层的大门打开,金光裹着浑天神镜飞出,落在许七安掌心。

  浑天神镜似乎陷入了沉睡,那只没有睫毛的眼睛不再凸显于镜面。

  九尾天狐的目光追随着它,她眼里的清光缓缓收敛,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同样是这双眼睛,可在许七安看来,它的神韵却和小白狐截然不同。

  白姬的眼睛水润纯真,是最干净的孩子眼睛。

  现在这双眼睛,有着太多太多复杂的神采,缅怀、悲伤、喜悦、怅然........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它所承载的情绪是如此的复杂。

  “浑天神镜是昔年万妖国主的梳妆镜?”

  许七安把玩着铜镜,问道。

  “任何一件法宝,都有其独特的能力,不过在平日里,母亲确实把它摆在桌上,充当梳妆镜。”

  九尾天狐眼里复杂的情感收敛,清光再次溢出,填满眼眶。

  许七安笑吟吟道:“那么,娘娘打算用什么来交易呢。

  主客位颠倒,许七安掌控了主动。

  九尾天狐叹息一声,嗔道:

  “你这薄情寡义的男人,我把白姬送给你当童养媳,还不够吗?竟如此贪得无厌,罢了,夜姬反正也是你旧情人,我便把白姬和夜姬一起送给你。”

  慕南栀眉头一跳。

  你想白嫖我?许七安“呵”了一声:

  “娘娘,不要开这种玩笑。

  “法宝举世罕见,浑天神镜虽然残破,但我可以用龙气温养它,留在身边御敌。

  “你若没有诚意,那便告辞了。”

  九尾天狐笑道:

  “娘说的没错,男人狠心起来,当真是半点不讲情面。

  “也罢,既然许银锣看不上白姬和夜姬姐妹,那本宫只能再想想别的法子。”

  她似乎早有腹稿,毫不停顿的说道:

  “两根封魔钉!”

  许七安眼睛一亮,道:“四根!”

  九尾天狐嗔道:

  “你索性让我帮你解除所有封印算了。

  “我虽有法子,但最多只能拔除两根,再多便无能为力。你应该已经知道,封魔钉是佛陀炼制的法器,除祂之外,只有菩萨能尽数拔除。

  “另外,我如今身在海外,无法返回九州大陆,拔除封魔钉要等一段时间。”

  用残缺法宝换两根封魔钉,对我来说肯定是大赚特赚,现在的局势,没什么比解开封印更划算..........许七安皱了皱眉:

  “多久?”

  “三个月!”她说。

  “不行,我只给你一个月时间,过期交易作废。”许七安相当强势。

  三个月太迟了。

  “可以!”

  九尾天狐应承下来。

  达成交易后,许七安道:“娘娘去海外作甚?”

  九尾天狐笑道:“寻找可能存在的族人。”

  许七安没怎么听懂,或者,没意识到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重要性。

  九尾天狐解释道:

  “神魔时代终结后,人、妖两族崛起,神魔的后裔中,有一部分远走海外,再也没有回来过。”

  远走海外.........许七安忽然想到了云州传说中的“白帝”神兽,那是一只疑似麒麟后代的异兽。

  曾经从海外而来,在沿海地区的云州逗留许久,此兽呼气成风,吸气成雷,出现时伴随着风雨雷电,恰好解决当时云州的旱灾。

  “九尾天狐是神魔后裔,拥有独特的灵蕴,但族人数量一直稀少。如今整个九州就剩我一个。”

  九尾天狐叹口气,自怨自艾道:“本宫一个活了几百年的黄花大闺女,也想着嫁人的嘛,所以出海找未来的夫君咯。”

  .......许七安一时间分不清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说实话,九尾天狐的性格让他有些招架不来,搁在以前的武侠小说里,就是古灵精怪,喜怒无常的妖女。

  嗯,她本来就是妖女。

  为什么一定要找同族呢,找异族不好吗........许七安道:

  “我觉得心蛊适合您。”

  九尾天狐噎了一下,幽幽的盯着他:

  “你的挑衅非常到位。”

  许七安干笑一声,岔开话题:

  “浑天神镜为何流落中原?”

  “昔年妖族大败,残部四散溃逃,潜藏在九州各地。我崛起之后,收服了大部分万妖国的残部,但仍有小部分妖族被佛门吓破了胆。

  “选择融入人族,安稳过日子。或隐居山林,不再参与两族之事。而他们手里或多或少都有万妖国的遗产,遗失在外,不曾寻到的宝贝,可不只有浑天神镜。”

  九尾天狐道。

  “娘娘先别急着走,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他一边把浑天神镜收入浮屠宝塔,一边问道:

  “当年佛门灭万妖国,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史书上说,那是因为妖族作乱,残害百姓,佛门灭妖是为人族着想。

  但经历了这么多事,他要还相信书上写的东西,那就太傻了。

  九尾天狐沉默半晌,成熟柔媚的女性嗓音带着几分冷冽,反问道:

  “佛门为何要觊觎中原领地?

  “你若能知道这件事背后隐藏的真相,自然也就明白佛门为何要灭万妖国。”

  我要是知道还问你?许七安道:

  “请娘娘明示。”

  九尾天狐撇撇嘴,娇哼道:“这个情报的价值,就算把你卖了都不够。想的真美,臭男人。”

  语气娇软,宛如撒娇。

  你这是寡妇夜里闹腾!没能得到答案的许七安生气的腹诽一句,转而问道:

  “娘娘对中原局势如何看待?据我所知,许平峰已经和佛门联手,侵吞中原。”

  万妖国和佛门是死敌,许平峰和佛门联手,那么自然也是万妖国的敌人。

  “我会给予一定的帮助。”

  九尾天狐直言不讳的表明态度:“还有什么要问的?”

  你们狐族几岁成年啊..........许七安摇头:“没有了。”

  白姬飞回基座,过程中,尾巴次第减少,眼里清光收敛。

  四条小短腿落在基座的时候,九尾天狐恰好离开。

  “娘娘走了呀?”

  它什么都不知道的左顾右盼,小心翼翼的走到基座边缘,往下看了看,目测了高度后,谨慎的跳了下去。

  摔了一跤。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