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彻九州

设置字体大小:
  白姬麻溜的打了一个滚,迈着欢快的小短腿,跑到慕南栀脚边,昂着头,巴巴的望着她。

  慕南栀俯身把它抱在怀里,白姬侧头看许七安,娇声道:

  “娘娘走啦?你们的交易达成了吗。”

  “她很满意这个交易,并重点表扬了你的机智。”许七安道。

  白姬顿时眉飞色舞,就像幼稚园里被授予小红花的小朋友,又得意又骄傲,但又强忍着。

  许七安循循善诱:“所以,以后有什么事,都得听我的,明白吗。我能有什么坏心眼呢,都是为你们狐族着想。”

  白姬“嗯”一声。

  感觉和许七安的关系亲近了。

  “娘娘还说了什么吗?”它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许七安,试图得到娘娘关心自己的回复。。

  慕南栀撇撇嘴,哼了一声,说道:

  “你家娘娘要把你赏给他当童养媳。”

  “童养媳是什么?”白姬没听懂。

  “就是你还小的时候,他负责养你,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给他做牛做马,还要侍寝,嗯,就是陪他睡觉,然后给他生狐狸崽子。”

  慕南栀详细的介绍“童养媳”的意思。

  这么通俗易懂的解释,白姬顿时理解了,它在许七安身上来回打量,表情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艹,被嫌弃了.........许七安假装没注意狐狸幼崽的表情。

  幼崽果然是无法领会本银锣魅力的。

  说话间,李灵素率先返回,踩着飞剑降落在院里。

  “情况如何?”

  许七安问道。

  “确实病入膏肓了,原本只是感染风寒,早些吃药的话,病情很快就能痊愈。但那老汉选择了拜庙神.........”

  李灵素摇摇头:

  “他妻子连着喝了好些天的符水,病情愈发严重,最多也就两天可活。好在身体虽然衰弱,但五脏六腑没有枯竭,我给她服了一粒驱寒丸,一粒补气丸,算是压制病情了。

  “之后再好好调养,进补,不出一旬就能康复。”

  而许七安之前给了一锭官银,因此不需要担心那对夫妇生活难以为继。

  李灵素接着道:

  “刚才在县城转了一圈,我打听到一件事,盛义县的县太爷,以施粥为名,诱骗贫苦之人,而后杀之,用他们的人头冒充流民,向朝廷邀功,并以流民肆虐为由,讨要赈灾钱粮。

  “所以盛义县城里很少看到乞丐,城外村子里活不下去的百姓,也不敢进城。”

  流民就是黑户,或因犯罪、逃避赋税,背井离乡,四处流浪。

  这些人因为没有田地耕种,通常选择捞偏门做坏事,比如偷盗、贩卖人口等。

  也有选择做苦工的。

  太平年代里,流民是少部分,不足为虑。

  一旦到了大饥荒,百姓因为活不下去,就会成为流民,如今大奉的流民肆虐极为严重。富裕之地还好,贫苦地带,流民作乱就很恐怖。

  这也是永兴帝被逼得推动捐款的原因,实在是局势太糟糕了。

  好不容易父辞子笑,结果遇到了百年一遇的“寒灾”,再加上先皇留下的烂摊子........

  许七安脸色沉了几分,“知道了。”

  他看了圣子一眼,淡淡道:“你是在委婉的嘲讽我,救一人杯水车薪,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李灵素当然不承认,嘿嘿道:“是提醒,提醒........”

  顿了顿,圣子叹息一声:“大奉局势已经非常糟糕,且会日益加重,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改善,放任灾情继续,到时候,各地起义是早晚的事。”

  在历史学里,这种现象叫农民起义.........许七安想的更深,如果灾情不能得到有效缓解,到时候许平峰振臂一呼,恐怕很多江湖势力都会响应。

  会认为推翻腐朽朝廷是大家唯一的出路,正如当年大周末期,群雄并起。

  这时,苗有方从院外走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竹篾箩筐,嗅觉敏锐的三人一狐,已经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哐!

  苗有方穿过院子,把箩筐放在众人面前,插着腰笑道:

  “幸不辱命!”

  许七安探头一看,箩筐里全是人头,一个个双眼圆瞪,惊惧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七颗?”

  他皱了皱眉,当时在院子里的打手,只有四人。

  苗有方“哦”了一声,说道:“我把县太爷和县丞,还有县尉也杀了。”

  庙内一静,李灵素张大嘴巴:“你杀县太爷和县丞作甚?”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

  苗有方一副“我是老江湖”的表情,双手抱胸,呵道:

  “这对母子敢肆无忌惮的欺压百姓,奸淫良家,官府却不管,这说明背后肯定有靠山。审问了这几名狗腿子后,果然,他们和县令县丞沆瀣一气。

  “我再一打听,好家伙,县尉也是个黑了心的,坏事做尽,于是就闯入县衙,把他们一锅端了。”

  效率好快........李灵素和许七安对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后者捏了捏眉心,道:“行了,把人头摆在这里,然后不用再管,就当是个县衙的胥吏一个警告。”

  说完,他取出地书碎片,向怀庆简单说明情况。

  【一:本宫知道了。】

  许七安这才放心,苗有方把县衙里的高层一网打尽,必定造成人心惶惶,尽早把事情上报给怀庆,让她通知朝廷。

  朝廷就能及时安排新的县令过来稳住大局。

  一行人回到盛义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房间里,许七安召出浮屠宝塔,让塔灵解开神镜封印。

  “这东西能照彻九州,好功能啊,简直是情报战的王牌法宝。”

  许七安反复打量手里的浑天神镜,夸赞道。

  慕南栀趴在水缸边,搅着水缸里的水花,回头看来:

  “九色莲藕快成熟了。”

  许七安握着半面“浑天神镜”,走到水缸边,定睛一看,浅浅的淤泥里,九色莲藕从最初的小半截,成长到成年人手臂那么长。

  “这不是已经熟了吗。”许七安说。

  “还没有,再有个一旬就够了。”花神转世信誓旦旦的说。

  她有些骄傲的抬起下巴,道:“这种极品灵宝,天地间只有一,没有二,若非有我的灵蕴催生,哼哼!”

  她明眸盯着许七安,似乎在等着他的夸奖和奉承。

  “真棒!”

  许七安捏着下颌,把她的脸抬了抬。

  啪!

  慕南栀拍开他的手,羞怒的啐道:“不要动手动脚。”

  以她的傲娇性格,是不能容忍被这样调戏的。

  一旬后成熟,该去武林盟了.........许七安走到床边,眺望东南方向。

  剑州在江州的东南方。

  当初武林盟老祖宗在闭关期间,分出力量帮他对付许平峰,是冒了巨大风险的。

  许七安只知道他在冲击二品境界中,遇到了麻烦,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状态。

  在这样的背景里,出手对付一个二品强者,很可能会让老匹夫努力维持的平衡打破。

  “不,很可能那种平衡已经被打破,他现在正往深渊里下滑.........

  “但既然武林盟没有向京城传信,让我兑现承诺,说明情况还不至于太严重..........

  “武林盟这样的大势力,老盟主这样的三品巅峰武夫,一定要拉入阵营。

  “对了,剑州有万花楼,万花楼里全是姿色出众的美人,以圣子的lsp本性,肯定有相好,哈哈,到时候有好戏看了。

  “我还可以煽风点火,说李灵素喜新厌旧,以武林盟各大帮派和万花楼的关系.........”

  许七安突然有点迫不及待。

  他持着镜子走到书桌边,元神化作“触手”,探向浑天神镜内。

  青铜镜面,再次凸显出没有睫毛的独眼,冷漠的盯着许七安。

  “怎么称呼?”

  许七安传达出友好的意念。

  “万妖国主万岁!”

  神镜的器灵也传达出意念。

  “大家认识一下,我是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大奉银锣许七安。”

  许七安试图沟通。

  “佛门该死,秃驴千刀万剐!”

  神镜器灵说。

  ........这完全没法沟通啊!许七安挠了挠头,感觉到了棘手。

  他想了想,道:“我是你爹。”

  青铜镜猛的一震,那只没有睫毛的眼睛幽深了几分,也更灵动有神,像是在审视着许七安。

  同时,充满威严的意念传入许七安脑海:

  “卑微的人类小子,你是在亵渎本神吗。”

  清醒了?许七安又惊又喜,以意念回复:

  “我是万妖国的盟友。”

  “巧舌如簧!”神镜器灵冷哼一声:“万妖国早已湮灭。”

  “昔年国主留下了一个女儿,她现在是万妖国残余势力的领袖........”

  许七安耐心的讲述了自己和万妖国的因果纠葛。

  “卑微的人类小子,休想欺骗我。你这个佛门的走狗,不得好死。”

  器灵不吃这一套。

  九尾天狐降临时,它被塔灵封印,没有察觉到老主人的闺女出现。

  浮屠宝塔是二五仔.........许七安沉吟一下,道:

  “不管怎么样,你都落入我的手里了,咱们不妨合作。你为我所用,我温养你。”

  “很诱人的条件,但是,我拒绝!”

  神镜器灵显得很有骨气,冷笑道:

  “本神与佛门势不两立,本神就算灰飞烟灭,从这里被丢出去,被遗弃,被封印,也不会吃你一口香火。”

  强硬的过分,我敬你是条好汉.........许七安选择和精神病器妥协。

  也不好再让白姬召唤万妖国公主,这样也太不尊重大佬了。

  “罢了,我也不强人所难,一个月后,我会把你交给万妖国公主,这段时间,你先在龙气里温养。”

  许七安说。

  “什么狗屁龙气,本神不接受你的恩惠。”

  器灵硬气道。

  懒得搭理你.........许七安摸出地书碎片,把它丢了进来。

  浑天神镜触及到地书碎片时,玉石小镜的镜面荡漾涟漪,将它吞入。

  许七安用元神“搬运”浑天神镜,将它投入栩栩如生的金龙里。

  “本神不接受你的恩惠,佛门走狗!”

  神镜在怒骂中投入龙气,下一刻,它的叫声夏然而止。

  一股温暖的,磅礴的力量将它包裹,滋润着它的意识,让它仿佛仰躺在万妖国主的怀抱里。

  “啊~”

  神镜身不由己的发出呻吟:“爽死了,爽死了,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如此爽?”

  这种滋养是香火的无数倍,甚至抚平了它意识残缺带来的混乱和痛苦。

  假以时日,我未必不能修补残缺的意识,恢复当年的状态.........神镜心里油然而生这个念头。

  它旋即激动起来。

  太平刀一见有法宝进来和自己抢龙气,顿时传达出“委屈”的意念,希望主人能把它赶走。

  放心,你是亲儿子,它是捡的........许七安如此安慰。

  “看来你很喜欢龙气,那么,现在能合作了吗?”许七安笑道。

  神镜装死,不予回应。

  它既不想屈服,又想沐浴在龙气里。

  许七安“呵”了一声,以元神将它搬运出来。

  “快让我回去,快让我回去。”

  神镜一下子急了。

  许七安面无表情的与镜面凸显的眼睛对视。

  “好,好吧........”

  僵持了十几秒,神镜终于屈服:“我可以为你所用。”

  真香定律简直是世上最硬的法则,诺贝尔欠王某人一个奖...........许七安露出笑容:

  “合作愉快。”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现在,我想看看你的能力。”

  照彻九州!

  ..........

  PS:继续码下一章,明天看,别等。记住,别等。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彻九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