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备战(求月票)

设置字体大小:
  “剑州确实富裕啊,想不到这郡城不大,青楼却这般热闹。”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苗有方坐在马背,侧头看着左边。

  在他左侧,是一座三层高的青楼,二楼的美人靠边,坐着一位位花枝招展的艳丽女子。

  她们笑靥如花,大冬天里或穿着低胸群,或披着纱衣,尽情的扭动着腰肢,挥舞袖帕,招揽着路过的客人。

  “大爷,大爷来玩呀。”

  “公子,小女子在楼里等您,您快来嘛。”

  “公子,给奴家一个伺候你的机会.......”

  莺莺燕燕的声音里,许七安叹息一声,姑娘们大冬天穿成这样拉客,可见业绩有多惨淡。

  李灵素怜惜道:

  “都是可怜人,世道如此艰难,原本有能力来青楼喝花酒的人,都减少了频率,或者就不再来了。

  “青楼挣不到银子,自然要压榨楼里的姑娘。大冷天的,染上风寒就不好了,还得花银子看病,没钱的话........”

  李灵素摇摇头,身为多情之人,最看不得姑娘受苦。。

  苗有方忧心忡忡道:

  “你说青楼会不会开不下去,闭门歇业?”

  “会!”李灵素给予肯定答复,叹道:

  “到时候,这些姑娘多半是要卖掉的,给人做奴做婢,甚至当牛做马。”

  苗有方骂了一句粗话,道:

  “这狗屁的世道,连风尘女子都活不下去了。唉,本大爷兜里也没几个钱,老子要不是没了龙气,现在就揭竿起义了。”

  《没钱拯救失足妇女的我只好造反了》,很有某类型的风格啊........许七安心里吐槽。

  李灵素笑眯眯道:

  “起什么义,起什么义?你看着某人说,别跟我说。”

  一行人找了落脚的客栈,喂完马,用过餐,苗有方神色扭捏的私底下向许七安借了十两银子。

  然后屁颠颠的去拯救业绩惨淡的小娘子们。

  李灵素则回房间吐纳打坐,他对情人的质量要求很高,寻常的清秀女子都看不上,更何况是青楼女子,除非是那种名动一方的名妓。

  不过,以李灵素的俊美无俦的容貌,他去青楼睡女人,很难说到底是谁更吃亏。

  许七安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他在京城时,偶然听说教坊司女子把睡许银锣、许二郎、许二叔视为一种荣耀。

  “许家三个男人我都睡过!”

  说出去就特别有面子。

  嗯,二叔只是添头。

  许七安之所以借钱给苗有方,还有另一重原因。

  他默默打开苗有方的房间,关上门,在静悄悄的环境里,钻进了床底。

  七绝蛊的副作用相当麻烦,他每天要挤出时间来满足蛊虫的“欲求”,每天坚持摄入剧毒之物,每天在床底下待一段时间。

  每天和白姬互动,和小母马互动。

  每天定期进食,饭量巨大。

  每年都能在路边发现冻死骨,然后用尸蛊操纵他们,让尸体挖坟墓把自己埋了。

  唯独情蛊暂时压制着,等着道侣小姨来找他双修。

  都大半个月过去了,国师应该平息怒火了吧..........许七安祈祷小姨是个豁达的人,社死这东西,一回生二回熟。

  就别那么放在心上了。

  在这样安静的气氛里,他陷入半睡半醒的状态,安平喜乐,有些不想离开这里,只觉得外界是苦海,床底下是极乐净土。

  这时,他余光看见床边多了一双白鞋子。

  “谁?”

  许七安心里本能的一凛,身躯瞬间遁入阴影,没有前置,这是暗蛊升级之后的提升。

  下一刻,他从桌边的阴影里冒出来,定睛一看,是孙玄机。

  “呼......”

  他一边松口气,一边埋怨道:“孙师兄,你怎么没有提前打招呼?”

  其实他能猜到是孙玄机,但许平峰留给他的心理阴影实在太重,再就是因为监正的缘故,潜意识里对白衣术士有着强烈的戒备。

  平时状态还好,在最平静最放松的时候,猛的来这么一下,顿时就激发出最真实的内心。

  孙玄机顾盼一眼,径直走向书桌边,倒水研磨。

  他竟没有试图开口?许七安脸色一肃,跳脚跟了过去。

  磨好墨水,孙玄机提笔书写:

  “武林盟有两道龙气,九龙之一,寄宿在曹青阳的子女身上..........”

  剑州的龙气果然在武林盟!许七安对此并不意外,因为有过这方面的猜测,如今只有验证了猜测的恍然,没有惊讶。

  “天机宫的探子,已经把情报传递出去。”

  天机宫的暗子真是遍布中原啊,打更人的暗子应该更强,但魏公不知道把他们传承给了谁.........另外,孙司天监的情报网也太厉害..........许七安微微点头:

  “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去武林盟抽取龙气,赶在天机宫的人之前。”

  孙玄机没回应,继续书写:

  “取完龙气之后呢?

  “佛门与天机宫已经结盟,他们早晚会来武林盟,如今老盟主状况糟糕,武林盟不可能对抗天机宫和佛门,甚至还会有巫神教。

  “他们得知龙气被取走,无法肯定他们不会趁机灭了武林盟泄愤。

  “监正老师,让我给你带来了镇国剑。”

  “嗯?”许七安定定的看着孙玄机,试探道:

  “武林盟果然是监正的棋子?”

  对于这个问题,孙玄机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许七安收起了轻视之心,积极开动脑筋,在他的印象里,监正是幕后黑手,很多事情的发展都有他在背后推动,但非常隐蔽。

  有时候甚至都察觉不到监正的推波助澜,需要时时复盘,加一定的猜测。

  这既是天命师的可怕,也是天命师的限制。

  监正鲜少有这种直接馈赠的举措。

  这说明什么?

  本次武林盟相关的风波,可能极度危险,且他没有底牌可以应对,监正不得不亲自拨来一个筹码给他。

  “稍等,我验证一下。”

  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取出国师赠予的护符,意念沉入其中,千里传讯。

  “国师,我是许七安,有紧急之事。”

  传音如泥牛入海,没有回应。

  是你的小可爱许七安啊.........你说句话啊.......国师应该是在闭关了,她短则三月,长则半年就要渡劫,现阶段是渡劫的最后冲刺。

  许七安收好护符,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的帮手。

  “院长赵守是可以求助的对象,可以通过地书让怀庆帮助传话。

  “九尾天狐刚刚搭上关系,直接要求人家当打手,先不说成不成,狐狸精在海外还没归来,显然帮不上忙;

  “天宗的两位阳神行踪不定,上次是意外之喜,不可复制。况且,他们拔剑砍我的可能性更大。”

  总结完后,他发现队友是孙玄机,赵守。

  “武林盟老匹夫的状态怎么样难说,九色莲藕是熟了,但他不可能拿到莲藕,光速升级吧,甚至很可能都帮不上忙。

  “赵守几十年没有离开清云山,上次因为我破例一次,那是因为事关生死,而这次不同,所以愿不愿意来,难说的。

  “最坏的打算是,我只有孙玄机一个队友。而对面都有谁?

  “两个金刚、苍龙七宿、纳兰天禄........难怪监正要让孙玄机把镇国剑带来,可就算是这样,感觉也不太稳妥啊。”

  许七安收回思绪,问道:

  “两道龙气都在武林盟?为什么会这样。”

  孙玄机写道:“龙气更看好武林盟,造反有前途。”

  许七安顿时眯一下眼:

  “造反有前途,还要救武林盟,监正和老匹夫肯定有什么约定吧。唔,这样的话,许平峰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他要在造反前,把能除掉的隐患全部除去。”

  孙玄机写道:“你很聪明,我拿到镇国剑时,也是这么想的。”

  妈的,我的白衣术士应激障碍症,父爱如山心里阴影又要犯了........许七安暗骂一声。

  “但是这很有趣!”

  他补充了一句,眼前仿佛出现了棋盘,而棋盘的对面是许平峰。

  以前许七安是棋子,在棋盘里任由棋手摆布。现在他依旧是棋子,但与以往不同,这颗棋子已经能脱离棋手的掌控,自己选择走哪一步。

  身在棋盘,却能与棋手对弈。

  “和他再来一局,嗯,不能轻视许平峰,我得思量一下,也落几个字.........”

  ............

  犬戎山。

  销魂手蓉蓉跟着宗门队伍,骑乘快马,来到山脚下那座巨大的牌坊。

  抵达武林盟总部后,这支由美貌女子组成的队伍,气氛缓解许多,不再严肃。

  蓉蓉看了一眼前头的楼主,低声问身边的师父:

  “师父,你说这次的赤旗令,又是因为什么事?”

  武林盟对附属帮派的召集,分三个层次,从低到高依次是青木令、黑水令、赤旗令。

  青木令,通常是命令各帮派通缉某个流窜罪犯、江洋大盗。

  黑水令则是涉及到帮派与帮派之间的斗争,性质很大。

  赤旗令很少使用,因为它只在盟主召集各大帮派共同御敌时,才会被使用。

  通俗的说,赤旗令就是帅印,号召兵马用的。

  上一次用到赤旗令,还是争夺莲子的时候。

  美妇人摇摇头,语气凝重:

  “总之是发生大事了。”

  她抽了一下马鞭,赶上前头的萧月奴,低声道:

  “楼主,连日来,灾民不断涌入剑州,官府已经不堪重负。没有得到救济的灾民,做起了流寇土匪,剑州各地都受了影响。

  “您说盟主召集我等,是不是为了商讨处理灾民的事?”

  换成任何一个江湖势力,都不会有这样的自觉。

  但剑州的江湖帮派,保留着维护秩序的传统。

  “不是灾民的事。”

  萧月奴微微摇头,她的半张脸被丝巾遮着,俊挺的鼻子和脸颊构出漂亮轮廓。

  她的眼睛明亮有神,宛如秋水,白皙的肌肤能与白丝巾一较高下。

  “方才路过军镇时,镇外的守卫力量增加了三成,外派的斥候也多了。”

  萧月奴声音有着成熟女性的磁性,柔媚又好听:“灾民不会让总部做出这样的反应,应该是有外敌环伺。”

  外敌.........美妇人心里一凛。

  她有些不可思议,武林盟在剑州屹立数百年,已经很多很多年没人敢挑衅这个庞然大物。

  纵观中原,能威胁到武林盟的,只有朝廷。

  难道是新君登基后,要拿武林盟立威?但为什么啊,武林盟和那位年轻的天子井水不犯河水,立威也立不到武林盟........

  她看了一眼萧月奴,那双澄澈美眸没有丝毫慌乱,这让美妇人心里稍安。

  自家楼主是她看着长大,自幼聪慧,是个极有灵性和主见的孩子。

  在同龄的女孩们玩着玩偶,吃着糖葫芦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思考自己的未来,宗门的未来,表现出异于常人的聪颖和成熟。

  只是她的美貌,往往会让人忽略了她的聪明。

  美妇人觉得倒也不能怪那些男人肤浅,楼主常年以丝巾遮面,便是因为过于美貌,不得不做掩饰。

  记得她十一岁那年,就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身段初具规模,既有少女的清纯,又有成熟女子的韵味。

  当时的武林盟副盟主一眼就看中了她,费尽心机要纳萧月奴为妾。

  彼时的副盟主年过五旬,什么女人得不到,依旧没能抵抗住萧月奴的美色。

  最后因为前任盟主的干预,万花楼把她保了下来。

  “你让门中年轻的女弟子准备一下,如果武林盟真的遇到大敌,你便让她们回宗门去。”

  萧月奴轻声道。

  “是!”

  美妇人知道她是在保留宗门香火,年轻弟子战力有限,如果敌人过于强大,与其留下来当炮灰,不如保留火种。

  很快,万花楼的女子们登上犬戎山,顺着台阶,来到城主府外的广场。

  这里,已经聚集了千余人。

  ..........

  PS:继续下一章,明天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备战(求月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