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

设置字体大小:
  “你我之间的距离,不足一丈。”

  修罗金刚度凡低头审视着白衣服的小个子,他的身高只到自己的胸口。

  “除妖族外,在三品这个境界,任何体系被武夫近身一丈之内,必死无疑。”他睥睨着白衣术士,厚厚的嘴唇挑了挑起。

  这个距离,就算对方想传送逃脱,他也能提前打断。

  至于护体法器,在三品金刚眼里,除了一些刻录在城墙上,由无数小阵法环环相扣组成的护城大阵他攻不破。

  铭刻在法器上的阵法,受限于体量和材质,不可能挡住他的铁拳。

  即使是浮屠宝塔这样的法宝,此时祭出也已经晚了。

  “或者,你是在给佛门送人质,换回度情罗汉?”

  这句话说出口的刹那,修罗金刚蒲扇般的大手从上而下,笼罩了孙玄机的头顶。

  啵~

  暗金色的大手拍在了气界上,空气震荡发出刺耳的声音。。

  度凡金刚脸色一变,感受到了掌心遇到的阻滞。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与天地为敌,这方世界在排斥他。

  孙玄机巍然不动,抬眸看他一眼,言简意赅的说道:

  “滚!”

  他伸出手掌贴在度凡金刚胸口,大概有个一秒的停滞,然后,“当”的一声巨响,气浪爆炸的涟漪里,度凡金刚就像一颗离膛的炮弹,弹飞出去。

  沿途撞断无数树木,在密林中清理出一道“真空”地带。

  当他稳住身形时,已经被生生打出山头,飘浮在空中,脚下是深渊。

  “.........”

  场上一片死寂,双方观战人员,仿佛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

  司天监的术士竟如此强大........

  不愧是司天监的人,不愧是监正的二弟子,恐怖如斯........

  惊叹和夸赞在傅菁门等一众武夫心里升起,说实话,最开始他们没有太重视曹青阳口中的“监正二弟子”。

  听都没听多,不知道修为,没有战绩,而且是个连肉搏都做不到的术士,能发挥多大作用?

  哪里有“许银锣”三个字来的耀眼。

  但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们知道,这位白衣术士强的可怕。

  轻描淡写的一掌,打退佛门金刚。

  而这位金刚,之前才宣泄了自己的暴力,展示自己的强大。

  柳红棉简直要把小嘴张成“O”形,加入潜龙城后,她与术士打过不少交道,团队里的小妮子也是术士。

  她深知术士体魄羸弱,全靠不要钱似的炼制法器攻击,靠花里胡哨的阵法立于不败之地。

  真要让术士和武夫肉搏,那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

  难道三品之后的术士,体魄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之大,足以与三品武夫硬撼?

  白虎乞欢丹香几人的表情和她差不多。

  净心和净缘两位佛门弟子,眉头紧皱,他们看不穿其中的玄机。

  ..........

  御风舟。

  姬玄猛的侧头,看着许元霜:“妹子?”

  许元霜却凝眸,望向了东方婉蓉,低声道:

  “纳兰前辈目光如炬,犬戎山地势确实发生了变化。”

  她转而看着姬玄,解释道:

  “孙玄机以犬戎山为根基,刻了大阵,如今整个犬戎山的地脉之力,尽归他所用。”

  她是新晋的炼金术师,距离四品阵法师尚远,因此没有立刻察觉出犬戎山的风水变化,直到刚才孙玄机出手,她才窥出一二。

  顿时了悟东方婉蓉不久前的那句话。

  姬玄眉头紧皱:“犬戎山的地脉之力,有这么强?”

  许元霜“嗯”了一声,小脸严肃:

  “犬戎山是剑州名山,在中原洞天福地中排第九,相传当年天宗祖师原本打算将宗门建在犬戎山,降服犬戎为护教神兽。

  “这个传说真假难辨,但足以说明犬戎山是一处不可多得的洞天福地,非寻常山脉能比。”

  姬玄恍然,沉声道:

  “难怪孙玄机一直没有现身,原来在暗中布置阵法。”

  根据眼前所见,姬玄想起了很久以前,国师曾经与他们说过的话:

  “中原之内,监正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整个中原江山,都是监正的囊中之物。我要做的,就是把它变成我的囊中之物。”

  当时他没有多想,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很多体系在低品时,会为高品打基础,或干脆就是高品的升级版。

  姬玄隐约意识到,眼前孙玄机施展的,统御山河之力的手段,或许隐藏着术士最深奥的秘密。

  ..........

  “这不是你的力量!你刚才在布阵!”

  修罗金刚踏空而立,试图回到山中,但犬戎山“关上”了大门,每次他尝试降临,都会被气界挡回去。

  身为佛门护法金刚,他对术士极为了解,心里对当下的情况作出了清晰的判断。

  孙玄机不说话,与之默然对视。

  “为什么不说话?”

  修罗金刚似乎有些恼怒。

  孙玄机嘴唇动了动,挤出一个字:“别.......”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曹青阳拖着重伤的身躯,踉踉跄跄的往杨崔雪等人靠去,闻言,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猜测:

  他想说的应该是“别废话”。

  戴宗灵活的几个起纵,便来到曹青阳身边,搀扶着他往回赶。

  傅菁门萧月奴这群四品武者立刻围上来,护好曹青阳。

  “盟主,伤势如何?”

  萧月奴一边取出疗伤药丸,一边问道。

  “死不了,许七安的精血保住了我的命。”

  曹青阳接过药丸服下,顺势拉开衣襟,让众人看他的伤势。

  胸口血肉模糊,有骨刺凸出,但血肉在顽强的蠕动,试图自愈,只不过速度很缓慢,给人随时都会后继无力的感觉。

  “我短时间内,不能再吸收精血了。否则肉身会崩溃,这伤够我养大半个月了。”

  吞服药丸后,曹青阳脸色渐转红润。

  “盟主,这位术士太强大了,金刚根本进不来,我们或许可以借此立于不败之地。或许都不用许银锣出场呢。”

  傅菁门喜色浮动。

  曹青阳现在已经明白,孙玄机之所以迟迟未到,是在暗中刻画阵法。

  “还有一件事,盟中的教众跑到南峰去了。”

  心细的萧月奴低声道。

  曹青阳愕然的望向南边,果然看见崖顶,站着一大群的人,他们距离很远,渺小如豆,不过曹青阳的目力能清晰看见他们的脸。

  曹青阳额头青筋跳了跳,怒道:

  “真不怕敌人刻意大开杀戒?

  “现在只是没闲情搭理他们而已,但不能把自身性命,建立在敌人的仁慈上。”

  啵~

  气波震荡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抬头看去,丑陋的佛门金刚,脑后燃起炽烈火环,暗金色的身躯化为灿灿金色。

  他立在空中,就如同一轮金色的骄阳,刺的观战众人睁不开眼。

  修罗金刚握拳,右臂后摆,带动整个身躯往后仰,随着这套动作,健硕的肌肉一块块凸起。

  啵~啵~啵~

  那金色巨人不停挥拳,重重捶在气界上,姿势宛如打铁。

  每一拳砸下,气界便会剧烈抖动、变形,山中的众人只觉得脚下的犬戎山都在震动。

  这地震般的感觉,让他们产生了巨大的恐慌,害怕下一刻犬戎山就坍塌了,把所有人埋葬在山底。

  修罗金刚,要以一己之力,撼动山川地脉。

  孙玄机不疾不徐的从袖中摸出一块黑色铁尺,并指如剑,扫过尺身。

  随着指尖拂过,尺身亮起一枚枚符文,黑色铁尺散发出烨烨清光。

  “定!”

  孙玄机把黑尺插入脚边泥地。

  笼罩在整座犬戎山的气界,一下子变的厚实凝练,修罗金刚的拳头只能带来轻微的震感。

  又捶了几拳后,度凡理智的放弃攻击,自修佛以来,他早已磨去修罗骨子里的疯狂,变的冷静而理智,这样会损失“疯狂”后带来的战力加成,但却能更完美的驾驭自己。

  他放弃了?盘坐在地上的曹青阳仰望着天空,心里微微松口气。

  “不愧是监正的二弟子啊........”剑客杨崔雪抚须微笑。

  一群四品笑了起来。

  南峰顶上的武林盟教众过足了瘾,虽然只是单调的挥拳,可视觉冲击和心里震撼极强。

  高品术士在山中刻画阵法,建起笼罩整个犬戎山的屏障。

  佛门金刚一人之力,险些撼动整座山。

  这些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造成剧烈的心理冲击,让他们看见了超凡境的风光。

  就在武林盟武夫们欣喜之际,天空忽然乌云滚滚,天色迅速的阴沉。

  墨色的云层翻滚凝聚,云层之中,雷光时闪时灭,似在酝酿。

  俄顷,一道粗壮的雷柱从天而降,轰击在笼罩犬戎山的气界上。

  这道雷柱是如此的耀眼,让天地骤然染上蓝白色,无数人猝不及防,捂着眼睛惨叫起来,眼球灼痛,热泪滚滚。

  滋~轰~

  先是气界破碎的声音,然后雷柱似乎轰在了山中,造成爆炸般的巨响。

  双眼短暂失明的武夫们,清晰的察觉到犬戎山为之一震,察觉到自己的头发和汗毛根根竖起。

  这是空气中忽然浓密无数倍的带电粒子刺激皮肤造成。

  隔了好久,曹青阳等修为高深的武夫率先恢复视力,迫切的望向场中。

  看清孙玄机的情况下,他们心里陡然一沉。

  孙玄机一身白衣遍布焦痕,发冠早已炸裂,乌黑的长发变的发黄焦卷,冒着青烟。

  脸颊、手臂等裸露在外的皮肤,近乎碳化,黑中带着鲜红。

  他的气息衰弱的宛如风中残烛,让人害怕下一刻就会熄灭。

  这.........杨崔雪等人瞳孔剧烈收缩,心神俱震,难以平静。

  孙玄机的惨败让他们无法接受,同时,也从孙玄机的遭遇中,明悟了一个让人绝望的真相。

  还有更强大的敌人,天空中的那艘船上,还有更强大敌人!

  强大到可以招来雷电,可以一招制服连佛门金刚都无可奈何的孙玄机。

  这,这还是武林盟能抗衡的吗?

  “盟,盟主........”剑州商会的乔翁,艰难的咽一口唾沫:

  “我们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他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曹青阳神色茫然,因为他也不知道,孙玄机找到他后,只说敌人是佛门和巫神教,有超凡境界的战力。

  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测。

  二品?

  是的,能如此轻描淡写制服孙玄机的,只有二品高手。

  而二品,确实也是超凡境。

  “啧啧!”

  心蛊师乞欢丹香目光扫过远处的曹青阳等人:

  “二品雨师,名不虚传。”

  柳红棉等人脸色平静,一点也不意外,二品雨师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也是信心的来源。

  二品雨师.........巫神教的二品雨师........曹青阳等人面面相觑,满脸的苦涩。

  巫神教的雨师,如雷贯耳。

  祈雨文化是东北三国独有的,古时候,九州东北地域的百姓会在旱季向巫神教进贡,祈求雨师降雨。

  这些不是隐秘,史料中多有记载。

  雨师的大名,与佛门的罗汉一样,是众所周知的信息。

  “刚才那道雷是怎么回事?”

  “太可怕了........”

  “师父,我,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南峰的观战者还没反应过来,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天威里,沉浸在视觉被剥夺的恐慌里。

  直到听见有人惊呼:“那白衣术士被雷劈成焦炭了。”

  他们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局势的变化,旋即升起难以言喻的恐惧。

  啪嗒!

  修罗金刚重新降落在场中,审视着孙玄机,满意点头:

  “还活着,死人可换不会度情罗汉。”

  他迈步走向孙玄机,过程中,曹青阳等人噤若寒蝉,眼睁睁的看着他靠向石门和濒临死亡的孙玄机。

  突然,一道淡金色流光从天边划来,叮.......清脆的声音里,钉在修罗金刚面前。

  那是一把黄铜剑。

  大奉镇国剑!

  ..........

  PS:睡觉,明天再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