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赌命

设置字体大小:
  伴随着这一声巨响,南峰顶上的围观者心里一震。

  有人脸色苍白的喃喃:

  “两名金刚,还有天上那个更强大的高手,许银锣此战危矣。”

  众人旋即沉默,即使对许七安有着盲目崇拜的这些江湖人,也能看清眼下的形式。

  “会有其他帮手的吧。”

  又有人安慰一声。

  蓉蓉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抿着嘴唇,脸上写满紧张。

  柳公子心里默默叹息,一边为许银锣担忧,一边侧头看向师傅,想说:看吧,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追求她的原因。

  蓉蓉和他一样心有所属,惦记着不该惦记的人。

  区别在于,蓉蓉惦记的那个人,更加可望不可即。

  但中年剑客紧紧握着心爱的佩剑,一瞬不瞬的盯着远处的战场,没有注意到徒儿的内心变化。。

  这个时候,曹青阳等人御空飞行,来到了南峰顶部。

  “盟主!”

  一群武者连忙迎了上去。

  “盟主,还有帮手吗?”

  “老盟主能出关么,我们不能让许银锣孤军奋战,他打不过这么多高手的。”

  “天上那个女子是何方神圣?”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口。

  曹青阳皱了皱眉,默不作声的在崖边盘坐。

  萧月奴沉声道:

  “肃静!

  “许银锣何时败过?”

  简单的一句话,仿佛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让四周的嘈杂声瞬间平息。

  他们默默的在脑海里回忆起许银锣的传闻、事迹,发现他确实没有败过。

  不管是佛门斗法、云州叛乱、独守玉阳关、斩昏君等等。

  他竟从未败过,仿佛是天地的宠爱,气运加身一般。

  蓉蓉姑娘吐出一口气,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万花楼的女子们纷纷围上自家楼主,簇拥着她在崖边观战。

  ..........

  “哗啦啦.......”

  土块和碎石翻滚中,许七安把自己“拔”了出来,他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管是度凡金刚、度难金刚,还有雨师纳兰天禄,都要强于现在的他,若是修为恢复,他或许能力压其中一位金刚。

  但现在让他同时一对三,还是太勉强。

  “他们不知道我拖延时间的目的,这是我最大的优势,一刻钟,只要拖住一刻钟,老盟主出关后,就能配合我反杀他们。

  “嗯,我也不是单打独斗,我还有镇国剑和太平刀。”

  他的念头到这里,立刻停止,因为上空乌云滚滚,水缸粗的雷柱再次将领。

  与此同时,东方婉蓉又一次探出手,对他发动咒杀术。

  “轰!”

  炽亮的蓝白色雷电将他吞没。

  许七安出现在数十丈外,没有被雷柱击中,他刚才凭借“运气”,规避了咒杀术的影响。

  这种没有任何媒介施展的咒杀术,不但威力会降低,还容易被屏蔽,但纳兰天禄之前凭借高位格的压制,让许七安中招。

  这一次,许七安则凭借“气运加身”,让纳兰天禄打出了一个“miss”。

  然后利用阴影跳跃脱身。

  他刚站稳,度难金刚已经完成狂奔,奋力一跃,在地面坍塌的“推力”下,扑击许七安,掌刀斩向他的脖颈。

  “佛子,你既不愿皈依佛门,那便轮回去吧。”

  掌刃凝聚气机,宛如最锋利的绝世神兵。

  事实上,以金刚肉身的体魄,这一刀与绝世神兵的劈砍没有分别。

  哪怕三品武夫被斩中,也得破防。

  度难金刚的目标很明确,杀下他的头颅。

  三品武夫号称不灭之躯,但在初入这个境界时,斩下头颅便意味着身亡。到了中期,生命力得到沉淀,变的愈发浑厚,才能弥补这个缺点。

  但被斩下头颅,并施加封印的话,武夫会在不断重生无果中,慢慢耗尽生命力,彻底殒落。

  度凡金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许七安身后,同样并掌如刀,刺向许七安的后心,目标是心脏。

  控制着东方婉蓉的纳兰天禄,再次张开手掌,施展咒杀术,这一次,他成功了。

  许七安的身体眼见就要被阴影覆盖,遭遇打断,阴影如潮水般褪去。

  三位超凡联手,要一击必杀,速战速决。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脚踏飞剑,呼啸如风,埋伏在周围的李灵素抓住机会,把手里握着的浑天镜,对准许七安、两位金刚。

  度凡和度难身躯陡然僵硬,眼神出现刹那迷茫,他们的天魂被强行拽出一半。

  那股力量似是后继无力,没能成功。

  但这给了许七安一线喘息之机,他冷静的侧身,从两把掌到中闪出,同时旋转,化作风车。

  镇国剑和太平刀横扫。

  当当当当........刀刃风暴在两名金刚脖颈斩出刺目的火星,终于,“噗”的一声,度难和度凡的脖颈割裂,暗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暗金色的血液洒下,但凡触及到金刚之血的草木,迅速枯萎。

  天魂离体的效果转瞬而过,两位金刚见失了先机,便捂着脖颈,便后撤。

  而这个时候,李灵素已经逃远了。

  他聪明的逃出了乌云笼罩的范围,避免被纳兰天禄雷霆一击打死。

  “不要认出我,不要认出我..........”

  李灵素踩着飞剑,在密林中穿梭,借助树木遮蔽身形。

  “我还没来得及易容,该死的许七安,我就不应该救你。人渣死于天劫难道不是正义的表现吗。”

  李灵素一边嘀咕,一边往远处逃。

  “许银锣破了金刚的肉身..........”

  这一幕在南峰一众观战者看来,可谓峰回路转,纷纷眼睛一亮。

  曹青阳等人脸色不再紧绷。

  至少他们知道,许银锣是有胜算的,并不是只能挨揍。

  蓉蓉心里喜悦,忽然发现身边的师父,身躯僵硬,怔怔的望着远处,表情似喜似悲似怒。

  蓉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是刚才那位御剑飞行男子消失的山头。

  刚才那人,似乎有些眼熟........蓉蓉微微蹙眉,距离太远,她看不清那人的目光。

  “师父?”

  蓉蓉低声问了一句。

  早已年过四十的美妇人恍然醒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但似乎不想说话。

  “乞欢丹香,你操纵附近的兽类,寻找李灵素的踪迹。白虎,你能御风,速度最快,一旦乞欢丹香找到那臭道士的踪迹,立刻现出真身带我们去追杀。”

  看到李灵素宛如神兵天降,险些改变战局的柳红棉,连忙下达命令。

  白虎等人没有意见,柳红棉的建议正合他们心意。

  ..........

  “哧溜.........”

  许七安舔了一口镇国剑上暗金色的血液,眼睛一亮,露出喜色。

  “好浓郁的金刚之力,若是能饮干你们其中一人的鲜血,我的金刚神功就能大成。”

  金刚神功修行到大成境界,肤色和血液会转为暗金色,精血中蕴含金刚神力。

  曹青阳吸收他的精血,拥有金刚神功便是例子。

  “狂妄!”

  度难金刚喝道。

  金刚不具备武夫血肉重生的能力,尽管他们生命力极其强悍............许七安正要乘胜追击,抓住这个优势。

  天空中的“东方婉蓉”再次张开双臂,这一次不是对准许七安,而是对准两名金刚。

  只见度难和度凡金刚身上腾起阵阵血光,那被太平刀和镇国剑斩出的恐怖伤口上,血肉蠕动,快速愈合。

  血灵术!

  这是九品血灵师的能力。

  激发目标或自身的潜能,通常用来制造悍不畏死,不知疼痛的死士。

  纳兰天禄激发了两位金刚的生命力,让他们的自愈能力在短时间内提升,堪比三品武夫。

  “真够难缠的,巫师手段花里胡哨。还有十分钟.........”

  许七安深深吸气,平复一下情绪。

  帮助度难度凡恢复伤势后,纳兰天禄不再只是辅助,他双手结印,从天地间召唤来一道虚影。

  这道虚影面目模糊,额头隐约有一道竖眼,上身为人,下半身为蛇躯,是一位妖族。

  从血缘关系上说,这道虚影是大妖烛九的祖父。

  一位有神魔血统的蛇妖。

  他在四百年前,被雨师纳兰天禄斩于东北荒原。

  召唤出虚影后,“东方婉蓉”扬起手,云层中劈下一道道闪电,在她掌心交织出一根雷矛。

  “许七安,魏渊先斩我肉身,后杀我独子。”

  “东方婉蓉”俯瞰着他,缓缓道:

  “他死在靖山城,是因果循环。但我的仇还没报,你是他最倚重的晚辈,今日斩你!”

  她持着雷矛,俯冲而下,携带者无数细碎电弧。

  同一时间,度难和度凡金刚化身金色残影,左右夹击。

  “老子迟早有一天,要踏平靖山城,把巫神斩了,断绝你们巫师的传承...........镇压!”

  许七安大喝一声。

  浮屠宝塔一震,绽放出刺目金光,一股至大至强,透着无上威严的气息降临,施加在东方婉蓉身上。

  打断了她气势汹汹的俯冲。

  当当当!

  这个间隙里,许七安挥舞刀剑,与两名金刚展开肉搏。

  化劲武夫的神异,让他能轻松的一心二用,抵御两名金刚的攻击。

  而不死之躯的超强耐力、生命力,则让他只要避免头颅被斩下,即使挨了金刚的重拳,也能于瞬间恢复,续航能力比佛门金刚强大数倍。

  反观两名金刚,身上很快出现细密的剑痕,就如同正常人被小刀划破皮肤,虽是皮肉伤,却鲜血淋漓。

  这是镇国剑能做到最大的程度了。

  金刚的肉身防御,比同境界的三品武夫更强。

  东方婉蓉身后,那道虚影,眉心的竖眼连连颤动,俄顷,一道乌光骤然激射,打在浮屠宝塔上。

  威严的气息出现凝滞,紧接着,东方婉蓉探出手,对浮屠宝塔施展了咒杀术。

  当!

  浮屠宝塔内部发出巨震,响起撞钟般的声音。

  咒杀术同样能对器灵施加。

  咒杀术起效后,纳兰天禄没有和这件法宝死磕,挥舞雷矛,狠狠抽打在塔身。

  “当”的巨响里,金光溃散成光屑,浮屠宝塔翻转着飞了出去,撞塌远处的一座山峰,数百万吨的石块和泥土飞溅,声势浩大。

  这就是超凡战。

  “山塌了.........”

  南峰的众人看的呆若木鸡,清晰的体会到自身的渺小。

  浮屠宝塔只能牵制,无法迎战一位二品.........许七安心里一凛,尽管从未小觑过纳兰天禄这位雨师,可对方表现出的战力,依旧让人心惊胆战。

  这是真正能杀他的强者。

  巅峰状态下的纳兰天禄,是二品巅峰的雨师。

  失去肉身后,修为稍降,但巫师的主要力量来自元神,因此下滑不多。

  但许七安反而庆幸他是巫师,不是武夫,或者洛玉衡那样的剑修,因为后两者是以杀伐之力著称。

  而巫师则以诡异和统率闻名,战场才是他们的主场,搏杀之术弱了一些。

  滋滋........

  雷矛从头顶斩下来,许七安的身体在雷电中迅速“溶化”,于数十丈外的树木阴影里浮现。

  许七安刚一落地,纳兰天禄似是预知了他的落脚点,头顶的虚影猛的侧头望来,额头竖眼激射出乌光。

  结结实实的打中他,消融他胸口的血肉,打的他浑身僵凝。

  “在卦术面前,你的阴影跳跃早已被我掌控。”

  纳兰天禄淡淡道。

  这个时候,度难金刚摊开掌心,那里有一抹鲜血。

  许七安的鲜血。

  这是刚才交手中,度难金刚刻意收集的。

  纳兰天禄指尖轻轻一抹,沾染鲜血,展开掌心对准了许七安。

  这次,是以鲜血为媒介的咒杀术,一名二品雨师施展的咒杀术。

  以二品雨师的位格,借助血肉,对一名三品武夫施展咒杀术,不说一击必杀,至少能让他当场重创。

  最关键的是,有鲜血作为媒介,再以雨师的位格,可以有效杜绝许七安的“气运加身”,达到百分百的命中率。

  噔噔噔........轻微地震中,两位金刚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狂奔而出,一人握拳打向许七安被乌光腐蚀的胸口,一人并掌如刀,要切断他的脖子。

  三位超凡境强者,又一次联手制造了杀局。

  而这一次,李灵素没能来得及出现。

  嗤!

  纸页无声无息的燃烧。

  “无效!”

  一道清光自许七安脚下腾起,浩然正气加身,百邪不侵。

  赵守赠予的纸页,刻录着一位三品巅峰强者的法力。

  咒杀术没能生效,许七安的身体“溶化”,出现在了远处。

  他又一次躲避了必死的局面。

  以三品初期的修为,与两名金刚,一名雨师缠斗到现在。

  南峰上的观战者,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度难金刚眼角一跳,心里难以遏制的涌起嗔意。

  合三人之力,竟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脱困,迟迟没有拿下。

  如此难缠。

  修罗金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他以念诵佛号的方式,平复心里躁怒。

  “还有五分钟,儒家法术还能持续两分钟,这段时间里,我不用担心纳兰天禄的咒杀术,可以适当的肉搏........”

  许七安拎着黄铜剑和太平刀,主动迎向三人。

  这场战斗里,原本不存在你来我往,厮杀正酣的情况。

  因为有纳兰天禄这个二品雨师的存在,只要被他抓住加以控制,许七安当场就去世了。

  他就像是在悬崖上走钢丝,随时都会死。

  这就是以一己之力,抗衡三名超凡的代价。

  而现在,有了儒家浩然正气护身,他能屏蔽虚影的乌光、咒杀术,那么此时的纳兰天禄就相当于一名三品武夫(英魂召唤)。

  他面对的只是三名三品武夫。

  众所周知,武夫粗鄙。

  不用怕!

  四人的混战由此展开,许七安凭借太平刀和镇国剑的锋芒,以一敌三,尽管打的无比狼狈,但让三位敌人一样付出血的代价。

  他们的战斗让山体滑坡,毁了半个主峰。

  这还是许七安时不时腾空,把战场转移到空中的缘故。

  两分钟很快过去,缭绕在许七安身上的清光消散。

  见状,纳兰天禄果断退出战场,掌心抹上收集来的许七安鲜血,对他施展了咒杀术。

  嗤!

  纸页燃烧,消散的清光再次腾起,咒杀术失效。

  许七安摸出一叠纸,咬在嘴里,笑道:

  “你继续。”

  两位金刚勃然大怒。

  “你太小看我了。”

  纳兰天禄淡淡道:“你以为雨师,只能呼风唤雨?”

  “难道不是?”

  许七安反问,他乐得用交谈来拖延时间。

  “那是你不知道雨师的本质,雨师的下一品级是大巫师,而大巫师能利用天地法则,让自身融入天地,让天地之位为己所用。

  “甚至能抽干这一片天地内的力量,让千里沃土化为荒漠。雨师能降雨,便是初步掌控了天地之力。”

  纳兰天禄叹了口气:“我失了肉身,本不想强行调用这方天地的力量,这会让我遭受反噬。”

  他张开双臂,沉声道:

  “风来!”

  犬戎山方圆百里,刮起飓风,飞沙走石。

  “雨来!”

  犬戎山境内,乌云盖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

  在这场可怕的风暴中,许七安看见树木迅速枯萎,看见肥沃的泥土出现沙化,看见岩石腐朽........五行之力被剥夺出来,化作纯粹的力量,汇入纳兰天禄体内。

  他宛如这方世界的主宰。

  同样的手段,当初大巫师对付魏渊时,施展过一次。

  神仙一般的手段........曹青阳等人置身风雨中,瑟瑟发抖。

  “噗通......”

  有人没能撑住,在风雨中跪了下来,低埋着头,像是忏悔,又像是求饶。

  品级较低的武者,一个个全跪了下来,不是他们想跪,而是在天威面前,再也直不起膝盖。

  曹青阳等四品武者没跪,但浑身不停颤抖,苦苦支撑。

  不可能赢的........众人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许银锣的不败神话,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威信。

  绝望!

  绝望的情绪从许七安心里涌起。

  大雨浇在头顶,像是无休止的冷水,浇灭他的斗志。

  风刮在身上,像是在催促着他赶紧逃跑。

  武者对危机的预感启动,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咆哮着“快跑”。

  许七安只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整个天地。

  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玉阳关,回到了城头枯坐的那一晚。

  城下是八万敌军,身后是贞德帝。

  看不见未来,看不见出路。

  绝境之人退无可退!

  他在那样的环境中,领悟了玉碎。

  “嗡!”

  镇国剑剧烈震动起来。

  太平刀自动脱离主人的手,静静的漂浮在一侧。

  “浩然正气!”他轻声道。

  嗤.......所有纸页燃烧,化作浩然正气,层层加护。

  风雨交加,天色晦暗,许七安立于半空,俯视着宛如神灵的雨师。

  “纳兰天禄,你敢与我赌命吗!”

  沉雄的咆哮声宛如惊雷,在天地间回荡。

  ..........

  字。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赌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