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章 破关

设置字体大小:
  久旱逢甘霖........大概就是许七安此刻状态最好的诠释。

  严格来说,他刚才其实已经死了,雷矛在他体内炸开的瞬间,雷电和五行之力肆虐,生机断绝,天地两魂离体。

  纳兰天禄强行爆肝,付出一定代价,短暂恢复二品巅峰,那根雷矛的力量直接超出三品武夫能承受的极限。

  好在浮屠宝塔里的药师法相,能生死人肉白骨。

  这也是许七安敢和纳兰天禄赌命的底气。

  “我现在的水平差不多是三品初期,爆肝的纳兰天禄则是二品巅峰,差距甚至超过一个品级。幸好我用天地一刀斩和儒家的浩然正气,对雷矛做了削弱。”

  许七安心有余悸。

  察觉到“玉碎”突破后,许七安保留了最大的底牌,改用玉碎来和纳兰天禄赌命。

  他一边沟通塔灵,确认塔灵老和尚没有大碍能及时救援,于是,为保证存活率,给自己添了两道防护,一道是《天地一刀斩》,一道是儒家的浩然正气。。

  用来削弱雷矛的力量。

  他赌赢了,最后活了下来,不,准确的说,被成功救活。

  这就是气运加身。

  “可惜我的玉碎刚有突破,无法百分百的把伤害返还给对方,要不然,纳兰天禄可能当场灰飞烟灭。”

  许七安望着凄厉惨叫的东方婉蓉,一阵可惜。

  玉碎的伤害返还会有一定的流失,他现在能返还的伤害,大概是百分之六十。

  完全是赌谁的命更硬。

  东方婉蓉其实是受了波及而已,玉碎返还伤害的对象是纳兰天禄,而不是东方婉蓉。

  她之所以如此凄惨,是因为纳兰天禄寄宿在她体内,因此遭受牵连。

  若是直接返还给她,就她区区四品的水准,早就化作灰灰。

  李灵素在不远处滞空,没有靠近,也没离开,防止有人趁机补刀。

  不过他的目光没在许七安身上,密切关注着东方婉蓉的情况,圣子眉头紧锁,心里担忧老情人的情况。

  苗有方也停下脚步,攀上一根枯萎的大树,只恨自己无法飞行。

  ..........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药师法相!!”

  度凡和度难两位金刚同时出声,又惊又怒。

  惊的是完全没明白为何东方婉蓉会受到反噬,与许七安遭受同样的攻击。

  这般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怒的是药师法相一出,许七安的命,多半是保下来了。

  佛门九大法相乃佛陀所创,是至高绝学,每一尊法相都有神鬼莫测的能力。

  药师法相不具备攻击力,却能让人起死回生,逆天改命。

  当年甲子荡妖中,法济菩萨施展药师法相,救了无数佛门弟子、金刚。

  除了某些特殊手段,或当场魂飞魄散,药师法相都能救活。

  如今药师法相显形,那许七安即使刚才已经死亡,多半也能挽救回来。

  反观纳兰雨师,从刚才的元神波动来看,似是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东方婉蓉身上的衣裙焦黑,被电弧炸出不少破洞,她艰难的支撑起身体,盘腿而坐。

  微弱的血光从她体内升起,如风中残烛般闪烁。

  此时,笼罩在犬戎山的乌云开始消散,暴雨转为小雨,失去雨师力量支撑的这场暴风雨,终于退去了。

  “纳兰雨师,你的情况如何?”

  度难金刚大步上前。

  东方婉蓉默然不语,似是连说话的余力都没有。

  纳兰天禄以血灵术激发徒弟的身体潜能,修复伤势,但这具身体已是强弩之末,血灵术也不能无中生友。

  因此修复效果有限。

  “姐姐!”

  破空声传来,东方婉清御空而回,她看着东方婉蓉惨烈模样,脸色苍白,眼里又慌又急。

  “丹药.......”

  纳兰天禄疲倦的声音从东方婉蓉体内传出。

  东方婉清手忙脚乱的取出所有疗伤丹药,撬开东方婉蓉的嘴,塞了进来。

  俄顷,升腾的血光稍稍浓郁了些。

  “不够!”

  纳兰天禄声音嘶哑且疲惫。

  巫师的肉身太脆弱,没有武夫的韧性和旺盛气血,自愈能力不行。

  “没,没了.......”

  东方婉清带着哭腔说道。

  她又不是术士和道士,哪来的那么多丹药?

  “两位大师,你,你们可有丹药?”

  东方婉清抿着唇,求助度难和度凡。

  “阿弥陀佛,贫僧没有携带丹药。”

  两位金刚摇头。

  虽然金刚的自愈能力远不如三品武夫,但也绝对比世上大部分疗伤丹药要强。

  除非了监正炼制的极品丹药,不然,所谓疗伤丹药对金刚来说,就是鸡肋。

  东方婉清抬头看向御风舟,她知道姬玄身上不缺丹药。

  但御风舟太高了,她飞不上去。

  御风舟上静悄悄的,姬玄似乎并不想救东方婉蓉。

  呼啸声从身后传来,一柄小剑拖着一只香囊飞了过来,钉在东方婉清脚边。

  她看一眼香囊,又扭头看向远处浮空而立的李灵素。

  东方婉清打开香囊,从里面取出几枚瓷瓶,凑到鼻端嗅了一下,分辨丹药的属性。

  挑了一些疗伤滋气的丹药,喂给东方婉蓉。

  这才稳住姐姐的伤势。

  纳兰天禄松了口气,缓缓道:

  “我已无力再战,两位大师,自便吧。”

  强行提升境界本就有损根基,接着又被雷矛的力量反噬,他已是极度虚弱。

  ..........

  峰回路转!

  对于武林盟来说,局势在跌落谷底时,突然一个折转,然后冲破天际,扶摇直上。

  转变之大、之快,让他们大脑处在一个懵的状态。

  几秒后,尖叫声和欢呼声炸开了,夹杂着女子喜极而泣的声音。

  柳公子深吸一口气,环首四顾,发现大部分人脸上还残留着惊恐和哀伤,但他们口中却又发出欢呼声,或尖锐的无意义的叫声。

  前一刻,所有人都认为许银锣必死无疑。

  下一刻,局势逆转,那位宛如神灵的女子忽然重伤不起,而许银锣此时,盘于空中,头顶的佛塔洒下金光,护住了他。

  “许银锣竟然赢了。”

  “吓死我了........”

  “太强了,不愧是我中原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天才。”

  “他刚才使的是什么手段,为何那雨师突然受了重创?”

  宣泄完情绪后,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他竟然拼掉了一位二品雨师.........柳公子已经从曹盟主等长辈口中知晓了那位女子的身份。

  巫神教的二品雨师。

  二品啊,在他眼里,这是神仙般的存在。

  “楼主说的对,许银锣从未败过,从未败过..........”

  柳公子听见了蓉蓉的叫声,循声看去,她正抓着师父的手,情绪激动的说话,脸上尚有泪痕。

  柳公子移动视线,看向了那道仙子般完美无缺的背影,她背对着万花楼的门人,站在崖边,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从许银锣身上挪开。

  柳公子皱了皱眉,道:

  “可是,不是还有两位佛门金刚吗,而许银锣似乎不能再战了.........”

  这句话,就像一桶冷水,“哗啦”的浇在众人头顶,浇灭了他们的喜悦和激动。

  场面瞬间一静。

  所有人都看着他。

  ...........

  “贫僧明白。”

  修罗金刚看了度难一眼,示意他稍安勿躁,道:“不到万不得已,莫要用它。”

  度难颔首。

  伽罗树菩萨赐予过他们一滴精血,这滴蕴含金刚法相之力的精血,是作为最后兜底用的。

  所谓精血,可不是寻常的鲜血,而是将金刚之力炼化入血液里。

  许七安给曹青阳的,也是类似的精血。

  金刚法相的力量过于霸道,哪怕是三品金刚,也无法很好的驾驭它。

  冒然使用,也许会被金刚法相之力撑爆肉身,或留下很难根除的暗伤。

  再就是,如果能不使用菩萨精血就解决掉佛子和武林盟,那么这滴精血,他们便可以留下来自用,缓慢消化,参悟其中的金刚法相。

  伽罗树菩萨把精血交给他们,就不会再索要回去。

  “雨师尽管疗伤,他就交给贫僧了。”

  修罗金刚迈动步子,朝着许七安走去,他很快走到了崖边,一脚踏入空中,如履平地。

  “许七安,佛门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佛门为敌。联手洛玉衡俘虏度情罗汉。

  “贫僧既然是护教金刚,理当为佛门杀贼。”

  他看似走的缓慢,其实蓄势待发,死死的锁定许七安。

  佛门的目标也是许七安,不管是杀他也好,度他也罢。

  相比起来,除了潜龙城的众人心心念念要除去武林盟,纳兰天禄和两位金刚,心里的主次顺序是:

  许七安、龙气、武林盟!

  许七安不来,他们便收龙气,灭武林盟。

  一旦许七安支援武林盟,他就会成为两方的头号目标。

  此时的许七安,伤势已初步稳定,碳化的皮肤下,长出新的稚嫩肌肤,体内生机缓缓复苏。

  他平静的望着步步杀机的修罗金刚,笑道:

  “一刻钟已经过去了。”

  什么?修罗金刚皱了皱眉,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轰!”

  突然,被滚石掩埋的石门,毫无征兆的炸开,无数石块飞舞。

  一道充满肃杀之意的雪亮刀光,从石门内掠出,斩向修罗金刚。

  武林盟的老匹夫?修罗金刚的危机预感,让他提前做出闪避,避开了煊赫的刀光。

  这道刀光落空后,迅速遁入虚空。

  修罗金刚突然一个侧身,下一刻,头顶虚空中斩出一道刀光,与他擦身而过。

  然后又一次遁入虚空。

  不命中敌人,不会消失?

  修罗金刚浓眉一挑,预感到左侧的危机,他没有再避让,拳头绽放灿灿金光,猛的轰出。

  恰好与那道从左侧袭来的刀光碰撞。

  闷雷似的爆炸声里,修罗金刚翻滚着倒飞出去,他惊愕的低头,看着血肉模糊的右拳。

  这刀意,竟破了他的金刚之躯?

  霍然间,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洞窟,幽暗的石窟里,走出来一道身影。

  他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头白发,毯子一样的白发劈在身后,拖曳在地。

  双眉垂挂在脸颊两侧,胡须垂到胸口。

  他赤着身体,没有任何遮挡的布料,常年不见阳光让他的身体像是姣姣白玉,肌肉虬结,魁梧高大。

  他的外表如同五旬老人,脸上有一些皱纹,又不显得垂垂老矣。

  面部五官宛如雕刻,想来年轻时,是极为英武的男子。

  “老祖宗?!”

  曹青阳喃喃道。

  身后的一众武林盟武者,同样是茫然惊喜,外加忧虑。

  “这就是我们武林盟的老祖宗?”

  “对,就是老祖宗,和画像上有几分相似。”

  短暂的迷茫后,渐渐认出了这位自封数百年的老人,与挂在祖师堂里的画像颇为吻合。

  “老祖宗怎么这个时候破关了?他,他状态不是很糟糕吗。”

  傅菁门说着说着,脸色微变:

  “不会是见许银锣有难,强行破关吧?”

  他没有再说下去。

  众人脸色也跟着大变,如果是这样,老祖宗强行破关的代价可想而知。

  此战之后,武林盟的擎天之柱就塌了,这是武林盟无法承受的损失。

  “这,这.......”有人颤抖着说不出话。

  九色莲藕的事,只有盟主曹青阳一人知晓,他刚要解释,便听许七安大笑道:

  “老前辈,你可算出来了,你要再不破关,我扭头就走了。”

  躲进浮屠宝塔里走。

  老匹夫哈哈大笑:

  “多谢许银锣的九色莲藕助我破关。老夫已晋升二品,否极泰来!”

  声音滚滚,洪亮爽朗。

  .........

  PS:大家新年快乐鸭~

  新的一年,牛气冲天。嗯,也别忘了投月票。

  2020年过去了,让我们告别“丰富多彩”的去年,迎接更好的未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章 破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