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见父未丧,磨刀霍霍身上砍

设置字体大小:
  回应许平峰的是刀光和剑芒,撕裂了他的身体。

  许平峰的身影随即出现在另一边,负手而立,云淡风轻,轻笑道: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明明心里对为父忌惮无比,偏要装的嚣张桀骜,这样就能在父亲面前表示自己长大了?”

  许七安冷笑道:

  “你的攻心术很强,我已经开始生气了。”

  许平峰笑了笑,不屑做口舌之争,道:

  “罢了,机会已经给你,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也不强求。”

  他始终是这副云淡风轻,智珠在握的姿态。

  好像眼前这个被大奉庙堂惧怕,被江湖敬畏的许银锣,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当然,许平峰的自信是有底气的。

  尽管上次在京城出手,回收气运失败,与嫡长子明面上的第一次交锋,失败了。

  但其实回收龙气只是计划之一,他的另一个计划——杀贞德、碎龙气!

  进行的非常顺利。

  他永远不会空手而归。

  许平峰越是这般姿态,许七安心里怒火越盛。。

  虎毒还不食子,而许平峰生下嫡长子的目的,只是为了作承载国运的容器。

  若非生母舐犊之情强烈,保下了他,许七安早就作为工具,被用完丢弃。

  即使是这样,许平峰仍然没有放过“他”,以税银案为由,将他发配边疆,途中收货。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为了这个目的,他连胞弟一家都可以舍弃,毫无感情,冷血的让人害怕。

  畜生!

  如今见他修为日渐精进,居高临下的打亲情牌,仿佛是强者对弱者的施舍。

  许七安知道,即使到现在,许平峰也没真正重视过他。

  “别把自己想的太独一无二,在真正巅峰强者眼里,气运加身者,只是杀了会遭反噬,比较麻烦而已。事实上,能成为一品的强者,哪个不是有独到的气数?”

  许平峰淡淡道:“气运对术士的反噬尤为严重,但其他体系的巅峰强者杀你,顶多是支付一定的代价。”

  他不再多言,以传送手段消失,再出现时,站在了金刚法相的头顶。

  许七安没有阻止,他和纳兰天禄一样,都是半废状态。

  不过他有药师法相救治,最多半刻钟,他就能初步恢复战力。

  他还有一张底牌没用。

  此时战斗已经停歇,老匹夫傲立空中,与金刚法相遥遥对峙。

  两者巨糜悬殊,但老匹夫的气势半点不弱于金刚法相,武夫气焰,惯常如此。

  “寇阳州!

  “你闭关四百年,可曾想过,破关之日,便是你的死期!”

  许平峰语气平淡,声音却能响彻天际,清晰的传入曹青阳等人耳里,传入远处军镇士卒耳里。

  老匹夫审视着许平峰,高声回应:

  “你就是监正的大弟子?”

  他从许七安那里大致了解到监正和大弟子的恩恩怨怨,当然,许七安隐瞒了“不当人子”是他生父的事。

  隐瞒,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不想说而已。

  许平峰不予回应,脚下清光亮起,一座座阵法诞生,覆盖在金刚法相身上。

  传送阵覆于双脚,强化阵覆于体魄,五行大阵融入金刚法相体内,代替五脏六腑..........

  黄金长棍爆发出刺目的光芒,厚重的仿佛要压塌虚空。

  黑色黏稠的光华水流般的流淌在黄金神剑上;白色的碎光星星点点溢散,依附在黄金戒刀;炽烈的火焰则从金刚圈燃起;青色的藤蔓从黄金宝塔外壳生长出来;黄金神钟荡漾出土黄色的厚重光晕。

  轰!

  天空一道惊雷劈下,直直打中金刚杵,让这根锥子的尖端跳跃出电弧。

  阵法是术士最核心的能力。

  以阵法撬动天地之力,用途广泛,可主攻,可辅助。

  许平峰这一手,便是用阵法作为辅助,提升金刚法相各方面的属性。

  眨眼间,金刚法相的气息暴涨,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真正的一品境战力。

  布置完这些阵法,许平峰分身的气息衰弱到极点,随时都会消散。

  但许平峰仍不满足,于怀里摸出一串手环,手环挂着兽牙、五色石、铜片等物,充满异族风格的饰品。

  沐浴在药师法相光辉中的许七安,从这串手环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天蛊的气息。

  许平峰的这具分身,就是靠着“移星换斗”瞒过监正,来到剑州?他心里暗想。

  这时,他看见许平峰松开手,任由手环下坠,“融”入金刚法相中。

  他这是要.......许七安一凛,已经猜到许平峰的想法。

  送出手环后,许平峰脚下清光升腾,消失不见,他返回了御风舟,站在船舷边,负手俯瞰。

  轰!轰!轰!

  身高堪比山岳的金刚法相,半转身子,舍弃了老匹夫,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兵刃,朝着许七安奔来。

  这简直是一场灾难,大地剧烈震动,震感传出十几里。

  目标:许七安!

  许平峰也好,佛门也好,首要目标永远是许七安。

  难怪他说给我最后机会..........许七安疾声喝道:

  “前辈,快逃!”

  这一声,是冲着塔灵老和尚喊的。

  还用你说?浮屠宝塔驾着金光逃窜,金光尾焰裹着许七安。

  金刚法相脚底腾起清光,巍峨巨大的身躯突兀消失。

  许七安突然感觉一大片阴影将自己覆盖,扭头看去,那尊二十四臂、缭绕五行之力的金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后。

  当!

  点缀白色碎光的戒刀斩在塔身,炽白、亮金的光屑朝着四面八方崩散,炸起涟漪,宛如盛放的烟花。

  猛烈爆炸的力量让他尚未恢复的身体雪上加霜,耳膜瞬间震破,意识也在冲击力的余波中,短暂的丧失。

  这一刻,许七安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

  幸好我把慕南栀留在了外面,没有收进浮屠宝塔里。

  因为知道这一战涉及超凡,涉及许平峰,他稳妥起见,把慕南栀和柴杏儿提前转移出浮屠宝塔。

  不然,就这一下,花神转世就要轮回去了。

  浮屠宝塔像是一块陨石,翻转着飞了出去,连带着许七安一起。

  噔噔噔........金刚法相狂奔追击,刀剑棍棒杵等兵器,同时砸下来。

  嗡!

  似乎是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浮屠宝塔终于打破“不对佛门僧人”出手的规矩,塔身一震,森严的力量如潮水般奔涌。

  镇压周遭一切敌人。

  与此同时,另一尊法相虚影在塔顶凝聚,身披袈裟,眉目模糊,脑后有一道象征着智慧的光辉。

  这道象征智慧的光轮逆转。

  金刚法相狂奔的步伐,在浮屠宝塔的镇压下出现凝滞,而随着智慧光轮逆转,金刚法相陷入茫然,像是失去了智慧,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

  趁着这个机会,浮屠宝塔带着许七安逃跑,这种程度的反击已经是塔灵能做到的极致。

  它不擅长战斗。

  隔了两秒,金刚法相找回了自己的智商,脚下清光升腾,欲施展传送法术追击。

  咻!当!

  老匹夫把自己变成一把刀,在破空声里,刺向金刚法相的后脑,但被提前横挡过来的金钟挡住。

  金钟外壳,土黄色光华缓慢流淌,宛如黏稠的、沉重的液体。

  老匹夫的这一刀,没能撼动金钟。

  金刚法相旋身挥剑,斩出一道弧形的剑光,半空中隐隐有海浪的声音。

  噗!

  老匹夫脑袋应声飞起,他被一剑斩首,而武者的危机预感,没有起到作用。

  移星换斗!

  许七安看到这一幕,便知自己没有猜错。

  许平峰把天蛊法器借给度难金刚,为的就是克制武夫的危机预感。

  “前辈,过来!”

  许七安大吼。

  老匹夫的脑袋和身体暴退,朝浮屠宝塔靠拢,过程中,塔灵老和尚再次具现出“大智慧法相”,光轮逆转,降低了金刚法相的智商。

  让他无法追击老匹夫。

  许七安趁机张开掌心,对准老匹夫,用力一抓,像是抓走了他身上的某件东西。

  移星换斗,他也给老匹夫施加了这个buff。

  “你屏蔽了我的气息?”

  老匹夫审视自身,立刻发现端倪。

  “老前辈,麻烦你替我撑半刻钟,半刻钟后,我斩了祂。”

  许七安沉声道。

  “有把握?”老匹夫皱眉。

  不等许七安回答,他豪爽笑道:

  “好,半刻钟就半刻钟,老夫替你扛下来。”

  说话间,金刚法相借助传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后方。

  御风舟,姬玄对下方的战斗视若无睹,取出青铜小鼎,鼎口朝下倾倒。

  十几道人影从鼎内摔出,有男有女,有江湖客,有读书人,有穿布衣的平民.........

  这些人昏迷不醒。

  姬玄手掌轻轻一压,“噗噗”声里,十几个龙气宿主胸口炸起血雾,顷刻间殒命。

  一条条金龙虚影脱离宿主,腾云驾雾,试图逃脱。

  但它们都被困在了阵法形成的屏障里,不管怎么冲撞,都无法离开御风舟。

  “七哥?”

  许元霜见状,愣了一下,茫然不解:“你杀龙气宿主作甚?”

  龙气一旦脱离宿主,术士便再难将它们收录,像这般困住龙气,都得父亲亲自出手。

  但就算是父亲,也只能困住,无法将它们聚拢收服。

  除非他们有地书碎片。

  姬玄看了一眼许平峰的背影,见他没有阻拦,也没开口,便笑道:

  “妹子,这就是国师的第二个计划,助我成为三品,让潜龙城拥有一位嫡系超凡。”

  许元槐难掩羡慕的神色。

  许元霜身为术士,闻言秀眉就是一皱:

  “就凭这点龙气?”

  姬玄眯着眼,笑吟吟道:

  “这不还有下面的人嘛,许七安不过是强弩之末,不出半刻钟,他和武林盟的老匹夫就会饮恨在金刚法相手里。

  “实话与你说吧,此次江湖之行,国师真正的目的是让我借助龙气突破超凡境。

  “如今许七安已是瓮中之鳖,我也该提前准备晋升。”

  他手里拖着一枚盒子,打开,浓郁的气血之力扑面而来。

  即使从未见过血丹,姐弟俩也一眼就认了出来。

  许元槐低声道:

  “你要夺了他的机缘,踩着他晋升三品.........”

  姬玄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看着表弟,调侃道:

  “怎么,不舍得看亲大哥死?他在云州打你时,可没见留手啊。

  “他出生的意义就是承载气运的工具,既是工具,该用就用,该弃就弃。

  “元槐,他死了,你就是国师的嫡长子,你将继承国师的一切,包括许州。”

  许元槐不屑道:“除了武道,名利对我来说,都是浮云。”

  顿了顿,道:“雍州时,他要是不手下留情,我早死了。”

  这句话说完,他连忙岔开话题:

  “父亲说过,万事都要有两手准备,直奔着一个目标的话,容易让自己陷入绝境。

  “如果此事不成,你又待如何?”

  姬玄正要回答,许元槐却一声巨响惊了一下,没有再听,霍然扭头,俯瞰战斗。

  “当!”

  浮屠宝塔再次遭遇戒刀的劈砍,发出刺耳的呻吟。

  塔身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刀痕。

  戒刀砍中的同时,黑光缭绕的神剑随之递出,“叮”声音尖锐,剑尖刺在浮屠宝塔的塔门,让塔门裂开一道细细的裂缝。

  棍棒金刚杵等武器旋即落下,打的浮屠宝塔“当当”声不断。

  武林盟老匹夫以蚍蜉撼大树之姿,插入两者之间,驾驭着刀气撞向金刚法相眉心。

  砰!

  金刚法相猛的后仰,踉跄退了几步,眉心金漆斑驳。

  祂同样不能提前老匹夫的攻击。

  浮屠宝塔得以喘息,塔身旋转,震荡出第二层的力量,一边镇压金刚法相,一边显化“大智慧法相”,逆转光轮。

  金刚法相再次出现凝滞。

  老匹夫趁机绕着金刚法相飞舞,掌刀翻飞横扫,一道道扭曲空气的刀芒,“当当当”的劈砍在金刚法相身上。

  溅起金光碎屑。

  能轻易破开三品金刚肉身的刀气,完全无法奈何这尊可怕的法相。

  老前辈的刮痧技术炉火纯青……许七安苦中作乐,以吐槽的方式来缓解心里的压力。

  “大智慧法相”的降智手段,最多只能影响片刻,两秒不到,金刚法相从茫然状态挣脱,二十四条手臂齐齐发动攻击。

  看起来就像是有十二双手臂的人,在拍打苍蝇,苍蝇凭借灵活的身法,在刀枪剑雨里辗转腾挪,时而高飞,时而低掠。

  趁着老匹夫纠缠住金刚法相,沐浴在药师法相中的许七安沟通塔灵:

  “前辈,你没事吧。”

  “有事,再这样下去,我会和那面浑天神镜一样。”

  塔灵老和尚给回复。

  我要是精通佛法就好了,就能驾驭浮屠宝塔.........许七安的焦虑情绪暴增。

  浮屠塔虽是菩萨的法宝,但法宝也是需要人来使用。

  就像镇国剑,许七安能用它斩金刚,可让镇国剑自行杀敌,别说斩金刚,说不定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浮屠宝塔也是同样的道理。

  许七安不修佛法,没有菩萨位格,根本无法使用浮屠宝塔。

  全靠塔灵老和尚为爱发电。

  “请前辈专心为我疗伤,修复我的经脉、气海。”

  他现在要争的是时间。

  纳兰天禄的雷矛摧毁了他的生机,当然也摧毁了经脉和气海,气海和经脉不能完全修复,他根本使不出底牌。

  滋滋~

  雷电缠绕的金刚杵,爆发出无数道电弧,它们交织成一张笼罩周围空间的电网。

  老匹夫被这张遍布每一寸空间的电网一触,灵活飞舞的身躯顿时一僵,而后气机爆发,驱除电流。

  这微不可察的凝滞,在这个层次的高手眼里,便是天大的破绽。

  长棍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当头砸下,音爆声震耳欲聋。

  老匹夫于空中翻转身体,硬生生朝前扑出一段距离。

  噗!

  铜棍擦着他双腿扫过,下半身瞬间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

  可怕的力量打击下,老匹夫像是坠毁的飞机,斜斜下坠。

  戒刀和神剑迅速补位,给予打击。

  当当!

  老匹夫左右各挥出一记掌刀,勉强打偏戒刀和神剑的轨迹,这一刹那的机会,他的下半身伤势已经复原。

  身法恢复灵动,躲避开了后续的其他武器的攻击。

  极远处围观的曹青阳等人,齐齐捏了一把冷汗。

  别说他们,老匹夫自己也脊背沁出一层汗,金刚法相对战他,就如同他之前对战两位护法金刚。

  一旦抓住机会,是能一套连死的。

  当然,已经晋升二品的他没有那么容易生机断绝,即使这尊金刚法相的战力堪比一品,也没法瞬间斩杀以生机旺盛著称的二品武夫。

  可一旦被分尸、封印,那么下场最后只有死。

  这时,金刚法相脚下腾起清光,巍峨高大的身影消失。

  对此,早就有经验的老匹夫立刻一个俯冲,这样能有效的防备金刚法相的袭击。

  祂出现的方向,无非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降低高度,可以有效的防备对方的十二双手臂持握的法器。

  飞的太高,反而容易成靶子。

  就在这时,老匹夫的危机预感给出反馈,敌人来自南边。

  金刚法相果然在南边出现。

  嗯?

  危机预感?!

  “当.......”

  突然,俯冲中的老匹夫撞到了一个人,是相貌丑陋的修罗金刚。

  下一刻,老匹夫便被对方死死缠抱住。

  他完全没察觉到修罗金刚的靠近,对方像是屏蔽了自身的气息。

  这一刹那,老匹夫明白了.........

  噗!

  金刚法相现身,精准一剑斩飞老匹夫头颅,又不伤及修罗金刚。

  对于化劲武夫来说,这是最基本的操作。

  头颅飞起的瞬间,修罗金刚任务完成,松开了手脚,任由自己下坠。

  几在同时,金刚杵的尖端喷吐出雷柱,打在头颅和躯干上,打的老匹夫身子骤然直挺。

  接着,金钟罩住脑袋,金塔镇压躯干。

  御风舟上,姬玄霍然起身,与许家姐弟死死盯着金钟和金塔。

  金钟和金塔剧烈震动,但随着金刚法相把戒刀和神剑插入钟、塔内,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成了!”

  姬玄脸色狂喜,他很少有这么激烈的表情变化:

  “厉害,借着传送做掩饰,将天蛊部的法器暗中转交给修罗金刚。

  “不愧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佛门金刚,此前我还觉得他们喜欢蛮力更胜过用脑。

  “想来是世上绝大部分敌人都不值得他们用脑。”

  结束了……许元霜看向弟弟,发现后者也在看她。

  姐弟俩相顾无言。

  接下来,只要让金刚法相用剩余的力量封印老匹夫,带回云州,这老家伙就必死无疑。

  许平峰脸色平静,似乎并不意外,一切尽在掌控。

  武林盟那边,以曹青阳为首,则一个个面如土色,宛如面临末日。

  林子里,李灵素抓起苗有方,脚踏飞剑,两人都是脸色发白。

  随时准备逃走。

  而在他们不远处,一只断了右前肢的白虎,乘着风,随时准备追杀。

  之所以都没动,是因为还有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结局还未确定。

  “逃啊,快驾驭浮屠宝塔逃啊........”

  李灵素在心里狂呼。

  “许,许银锣........”

  武林盟人群里,有人颤巍巍的叫出这个名字。

  浮屠宝塔静静漂浮,既没逃,也没救人,这一刻,不管是法宝,还是沐浴在药师法相里的人,都无比平静。

  许七安改盘坐为站立,然后一脚跨出了浮屠塔的保护圈。

  他踏空而行,目光不是金刚法相,而是御风舟上的许平峰。

  父子俩隔空对视。

  “你错了!”

  许七安伸出手,镇国剑呼啸而来,把自己送入他手中。

  “你我之间,不是你愿不愿意接纳我,放我一条生路。”

  许七安摸出地书碎片,他仰望着极高处的许平峰,一字一句道:

  “是我,不愿意放过你!”

  叮!

  屈指一弹地书碎片,玉石小镜翻转着飞起,一道张牙舞爪,宛如实质的金色巨龙破镜而出。

  接着,他摸出一张准备已久的纸页,抖手点燃。

  纸页燃烧的余烬中,金色巨龙冲入他体内。

  许七安的双眼里,射出灿灿金光,身负半数国运,容纳龙气,手握镇国剑的他,高喊出:

  “请——高——祖——皇——帝——”

  天地间,一双眼睛骤然睁开。

  ..........

  PS:字数比我想象中的多,六千字了。顺带求个月票,明天还要拜年,睡觉了。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见父未丧,磨刀霍霍身上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