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

设置字体大小:
  白姬蜷缩在岩石上,做出沉睡的姿态,几秒后,一股可怕强横的意志从她体内苏醒。

  这一刻,林中的走兽、飞禽,同时噤声,或匍匐在地,或展开双翼包住自己的鸟头。

  高等生物的威压让附近的生灵瑟瑟发抖,如临末日。

  半坍塌的犬戎山主峰,老匹夫寇阳州有所感应,皱着眉头望向远方。

  好强的妖气,许宁宴身边的那只白狐........他凝神细看一阵,徐徐收回目光,不再理会。

  另一边,强横意志降临后,白姬睁开双眼,它的一只眼睛溢出清光,另一只眼睛乌溜溜的清澈纯真。

  “娘娘!”

  白姬娇声喊了一声。

  接着,它再次开口,声音变成成熟女性独有的磁性嗓音:

  “姓许的不在,小雌儿,你有什么事汇报。”

  白姬的声音无缝切换,变回稚嫩的女童声:

  “娘娘,我这会儿身在剑州武林盟,此地刚有一场龙气争夺战,涉及佛门、巫神教雨师,还有云州的术士。”

  成熟磁性的女子嗓音沉默片刻,笑道:

  “看来这一架打的很激烈,不然你不会主动找我。。”

  白姬用力点头,娇声道:“许银锣赢了,佛门这次损失惨重呢。”

  九尾天狐笑吟吟道:“结局如何。”

  白姬道:“金刚死光啦。”

  说完,九尾天狐沉默下来,许久没有说话,白姬忍不住开口:

  “娘娘?”

  九尾天狐这才开口,“把事情经过详细告诉我。”

  白姬就把从许七安那里听来的情报,一五一十的转述给娘娘,它说的比较简略,因为许七安说的就很简略,只是告之战斗大致的经过。

  “我能想象到其中的惊心动魄,度难度凡一死,佛门如今的高品战力,只剩伽罗树、广贤和琉璃三位菩萨,度厄罗汉。

  “短短一个多月里,佛门损失的超凡高手,要比过去五百年还多。不愧是身负半载国运的人。”

  白姬听出娘娘声音里蕴含的喜悦,抬起爪子拍一拍石头,娇声道:

  “是时候反攻十万大山,夺回我们万妖国的领土了。”

  九尾天狐嗤笑道:

  “发情期都没到,口气就这么大,初生的狐崽不怕佛。

  “不过你说的对,夺回十万大山的机会不远了。”

  顿了顿,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感慨道:

  “没想到监正愿意为他承受天道反噬,我有些怀疑监正的目的了。”

  她从白姬的反馈里,没有看出许七安遭受反噬的迹象。

  白姬歪了歪脑袋:“天道反噬?”

  “巫神教的“祝祭”神通,能召唤先祖英灵,以及与自身因果纠缠的英灵。通常来说,只能召唤同境界的英灵,再高,就必须依靠外力。

  “魏渊攻打靖山城战役里,他借助儒圣刻刀和亚圣儒冠,召唤出了儒圣的英灵。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这里的代价不仅仅是作为载体的他,肉身会被高位格的力量摧毁,还有天道的反噬,因为这种做法违背了规则。

  “魏渊不管有没有成功封印巫神,他都必死无疑。”

  白姬恍然,猛吃一惊:

  “那许银锣........”

  九尾狐笑道:“高祖皇帝不是儒圣,反噬没那么大,身为一品术士的监正能扛下来,若是三品的许七安.........”

  就算他气运浑厚,能保住性命,但也会付出难以承受的沉重代价。

  “那承载金刚法相的度难,也会遭天道反噬吗。”白姬想到了同样“开挂”的度难金刚。

  “这不属于召唤英灵,不会被天道反噬,只是作为三品金刚的他,承受一品法相的加持,事后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

  “另外,他之所以能承受伽罗树菩萨的精血,因为他也是一位金刚。换成罗汉,不可能具现出金刚法相。

  “嗯,晚间你再召唤我一次,我有事要与他说。”

  白姬乖顺点头。

  聊完正事,它娇声问道:“娘娘你在海外找到同族了吗。”

  九尾天狐摇头:

  “海外广袤,汪洋无边无际,想找到同族,宛如大海捞针。不过我见到了一位神魔后裔,从它那里了解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白姬兴趣十足的追问:“神魔后裔?”

  “就是云州白帝城出现过的那位,他与我说了一些神魔时代的秘闻,以及隐晦的暗示了神魔后裔当初逃离九州大陆的真正原因。”

  不等白姬追问,她笑眯眯的说:

  “天机不可泄露,你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支付知晓答案的代价。

  “好了,带我去见他。”

  ............

  温承弼返回议事厅,推门而入,曹青阳等人立刻停止交谈,转而看向他。

  “老祖宗怎么说?”

  曹青阳目光在副盟主脸上一顿,笑道:

  “看来老祖宗的回复很合你心意。”

  傅菁门等人顿时撇嘴,温承弼是主张把总部修在山上,在平地建城和在山中修建总部,那可不是一回事。

  温承弼笑道:

  “老祖宗说了,大乱将至,总部一定要修在山上,占据地势。”

  剑州商会的乔翁捏了捏眉心,苦笑道:

  “老祖宗是不当家,不知菜米油盐贵。诸位也别奢求什么了,往后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吧。”

  一众四品的门主帮主愁眉不展。

  倒不是不愿意掏钱,只是江湖帮派肯定不能像官府一样收税,他们有各自经营的产业。

  而因为天灾人祸的缘故,门派经营的产业遭受严重打击,生意很不景气,但那群依靠帮派过日子的人,该养还是得养着,另外,又要配合官府施粥赈灾。

  财政压力巨大。

  如今还要承担总部的修建费用,可想而知日子会有多难过。

  这种时候,道德底线太高,反而成了累赘。

  若是寻常的江湖门派,谁管普通百姓的死活,那是官府要烦恼的事。

  温承弼见众人垮着脸,嘴角一挑:

  “诸位别急,修建总部,最难的无非是人力和银子,咱们只要把这两个问题解决,那不就行了吗。”

  傅菁门斜着眼,嗤笑道:

  “可我们就是解决不了银子问题,你给老子变出来?”

  众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副盟主。

  温承弼不慌,侃侃而谈:

  “咱们各帮各派都要出钱出粮,配合官府施粥赈灾。

  “既然这样,索性就把灾民聚集起来,让他们为大伙修建总部,用劳力换取救济。这样既解决了人力问题,我们也不修要额外的出钱。

  “这就叫做,嗯,以工代赈。”

  议事厅里安静了一下,众帮主门主愣了半天,而后议论声瞬间打开。

  “好像也可以啊,这样就不需要额外出银子,反正救灾的钱粮是一定要出的。”

  “对对对,那么多灾民,不用白不用。还不需要额外给银子,管饱就行。”

  “以工代赈.......这是老祖宗想出来的注意吗?”

  道理其实很简单,一点就通。

  他们之所以没想到,不是因为笨,而是思维受了限制,在这个时代,朝廷要搞基础建设,百姓就有义务无偿劳动。

  这叫做服徭役。

  也就是说,搞基建本来就不需要花银子,是百姓应该承担的责任。

  既然可以白嫖,谁还会主动掏钱?

  不是想不到以工代赈的点子,而是根本不需要。

  至于灾情期间,为什么没有人想出类似的办法,同样是受了时代限制。

  理由很简单,朝廷又不是基建狂魔,几十年都不见得会修葺城墙、修路。

  既然不需要,那就不存在以工代赈的背景。

  但眼下,这个点子,完美解决武林盟面临的窘迫。

  一下子峰回路转。

  “不愧是老祖宗,活得久,就是有智慧,比我们聪明。”

  “老祖宗是经历过乱世的人,是有大智慧的人。”

  乔翁、杨崔雪等人不吝啬赞美之词,满脸喜色,一个让人头疼的难题,被老祖宗轻而易举的解决。

  温承弼愣了愣,连连摆手:

  “这可不是老祖宗的主意........”

  众人狐疑的看他:“你?”

  温承弼还是摇头:

  “不是我。”

  萧月奴眼睛顿时一亮。

  果然,便听温承弼道:

  “是许银锣出的主意,他恰好出老祖宗谈话,随口给我出了个主意。

  “啧啧,不愧是精通兵法、诗词,文韬武略的许银锣,有治国之才啊。”

  许银锣啊.........众人面面相觑,有种“原来是他,那我没什么好惊讶了”的心里感受。

  “早知道就费脑子了,直接问许银锣多好。”

  傅菁门拍桌感慨。

  有这么一尊神人在,他们竟然视而不见,在这里争论这么久。

  杨崔雪感慨道:

  “确实有治国之才,许银锣是魏渊的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议事厅里,气氛一下子轻松、欢快起来。

  ............

  蓉蓉随着万花楼的同门,负责熬药、指挥士卒清理残垣断壁,让军镇尽早恢复秩序。

  “师父,你为何闷闷不乐?”

  蓉蓉侧头,看着挑拣药材的美妇人。

  武林盟遭此大劫,固然令人悲伤,但敌人被成功打退,许银锣大放异彩,武林盟教众有幸目睹这场惊世之战,除了个别痛失亲友之人,大部分人还是振奋居多。

  尤其是他们这些附属势力的弟子,心态相对更加轻松。

  毕竟总部不是自家的山门。

  可美妇人从战斗结束后,就一直愁眉不展,明显是有心事。

  “为师没事,莫要在此多嘴,干你的活儿去。”

  美妇人蹙眉教训。

  蓉蓉撇撇嘴,一边帮忙挑拣药材,一边嘀咕道:

  “我在四周转了转,没见到许银锣,他或许不住在这片区域。”

  美妇人眉头皱的更紧,语重心长道:

  “蓉蓉,别抱着不该有的幻想,喜欢许银锣的姑娘多如过江之鲫,但这样的男人,你驾驭不住。

  “为奴为妾的话,你愿意?”

  说到这里,美妇人一脸黯然神伤。

  蓉蓉见状,猛吃一惊,花容失色:

  “师父,我都没伤心,你伤心什么,莫非,莫非你也心仪许银锣?他都可以做你儿子啦。”

  美妇人大怒,正要说话,忽见头顶剑光划过,几道人影御剑飞行,落向军镇某处。

  美妇人怔怔望着天空,表情复杂。

  ..........

  军镇南边的某座院落。

  楚元缜、李妙真和李灵素,按下飞剑,轻飘飘落于院中。

  院子里,小马扎上,坐着一个姿色平平的妇人,浆洗衣衫。

  轻描淡写的斜他们一眼,扭头朝屋子喊:

  “姓许的,你的狐朋狗友来找你了。”

  这女人怎么说话的........李妙真满脸不高兴。

  王妃?楚元缜则反复敲着姿色平庸的妇人,有些拿捏不准她的身份。

  他知道传说中的镇北王妃跟着许七安浪迹天涯了。

  但眼前这张平平无奇的脸,让他难以和大奉第一美人联系起来。

  屋子里更换床单的许七安闻声出来,笑容一如往昔:

  “事情办妥了?”

  他目光在东方婉清身上一顿。

  李灵素“咳嗽”一声,道:

  “许兄,清姐无意与你为敌的,只是各为其主.........”

  许七安摆摆手:“念在你助我的份上,我便不为难她了。”

  东方婉清松了口气。

  他的主要敌人是佛门和许平峰,在这场江湖之旅中,东方姐妹虽也是敌人,但交集不多。

  而相比起姐姐东方婉蓉,东方婉清的存在感极低。

  许七安对她没有太大的仇恨值,其实就是水平不够,不入眼。

  李灵素负手而立,气态不凡,笑道:

  “清姐,我说了,你要相信我,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许七安瞅他一眼,没什么表情的转头,冲屋子里喊:

  “柴杏儿,出来一下。”

  李灵素表情瞬间僵住!

  .........

  PS:先更后改。

看网友对 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