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二十三章 送别

设置字体大小:
  九尾天狐望着神殊的双腿,左眼溢散着水雾般的清光,让人无法看清她眼睛里的情绪。

  但她保持着凝望的姿势,很久没有动弹。

  隔了一阵,九尾天狐特有的柔媚嗓音,娇笑道:

  “我当年年幼,虽然没有与阿苏罗交手,但深知他的强大。说实话,我对你能带回神殊残肢的信心,不足五成。”

  “那是因为我并非纯粹的武夫。”

  许七安淡淡道。

  九尾天狐“咯咯”娇笑,伸出左手抚摸右边脸颊,嫣然道:

  “我越来越中意这小子了,夜姬,你说本座把你的姐妹们统统赏赐给他,如何?”

  夜姬心里一沉,娘娘这句话的意思是:

  我越来越中意他了,想让他做万妖国的驸马。

  以许郎的实力,绝对已经属于九州巅峰阶层人物,娘娘要复国,就得招揽人才,看上他也不奇怪,他完全有这个能力和底气.............夜姬内心是抗拒的,因为现在,许七安是她的男人,如果娘娘真的看上他,那自己的地位,恐怕就成一个陪嫁丫鬟了。

  虽然妖族不在乎名分,但爱是真挚的,即使是娘娘,公然抢走她心爱的男人,她依旧会有怨气和不满。

  尤其除白姬之外,那七个妖艳jian货,各个都有独特魅力,肯定死劲儿的勾引许郎。。

  浮香的姐妹啊,个个天街小雨润如酥?许七安心里一动,然后忍不住看一眼小白狐,失望的摇摇头,这小东西不算。

  九尾天狐走到神殊双腿前,抬起手,轻轻按在小腿肚上:

  “五百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殚精竭虑,谋划着如何解开他的封印,谋划着如何带领南妖夺回故土。

  “这一天终于不远了。”

  娘娘,你别光说不练啊,没有她们的照片,好歹给个联络方式..........许七安顺势问道:

  “娘娘打算何时起事,率领妖族精兵,夺回十万大山。”

  九尾天狐沉吟一下,柔声道:

  “等我返回九州,便唤醒神殊,出兵讨伐西域人,活捉阿苏罗,让他解开你最后一根封印。凑齐神殊除头颅之外的所有肢体,然后,进攻阿兰陀。”

  还要进攻阿兰陀?夺回神殊的头颅吗?这样的话,伽罗树菩萨还能继续配合云州攻打中原吗...........许七安念头转动,暗暗振奋起来。

  “娘娘何时返回九州。”他问道。

  “还需一些时日,期间,我会让夜姬等人,暗中召回散布在九州各处的妖族,集结兵马需要时间。”

  许七安微微颔首,筹备战事不是儿戏。

  “娘娘,你可知神殊是修罗王?”

  许七安抛出一个堪比炸药的消息。

  孙玄机和夜姬脸色陡然一变。

  ........九尾天狐缓缓道:

  “直到佛妖之战的尾声,我才知道他是修罗王。”

  连自己亲老爹的身份都不知道,看来当年神殊和万妖国主刻意隐瞒了。许七安又问道:

  “那你身上也有修罗精血?可为何青木护法说你是血统纯正的九尾天狐?”

  九尾狐霍然回首,清光眼灼灼的凝视他,好一会儿,才轻笑着说道:

  “许银锣断案如神,名不虚传,稍稍疏忽,底子都快被你摸清了。”

  顿了顿,她叹息道:

  “我并非血统纯正的九尾天狐,本座天生八尾,当年是娘用幻术蒙蔽了妖众,让他们认为我是血统纯正的九尾天狐。

  “佛妖之战尾声里,娘自知在劫难逃,将她的灵蕴分出部分,灌入我体内。

  “我是得了她的灵蕴,才排出修罗之血,化身纯正的九尾天狐。也是那会儿,本座才知道神殊的真正身份。”

  许七安恍然大悟:“所以娘娘出海寻找同族,是为了下一代的血脉纯正?”

  九尾天狐点点头,又摇摇头,笑眯眯道:

  “若是看的过眼,便结成伴侣,带回九州协助我光复万妖国。若看不上,便杀了,夺其灵蕴,为我将来的子嗣准备着。

  “现在嘛,我更倾向于后者。不过汪洋无边无际,岛屿众多,海外是否还有九尾天狐,我现在也不敢肯定。”

  许七安却从她这句话里,提取出了两个核心要素:

  一,九尾天狐对造反没有太大把握,所以出海寻找同族,想招揽入麾下。

  二,因为大海捞针,这条计划不确定性太大,她似乎改变了想法,有了新的打算。

  见谈话差不多了,夜姬忙问道:

  “娘娘,神殊大师的这部分肢体,是善是恶?”

  她始终关心着唤醒神殊残肢后,它是否愿意配合许七安解开封魔钉。

  九尾天狐略作沉吟,道:

  “其实很好推测,封印在桑泊底下的右臂,性格温和慈悲;浮屠宝塔内的左臂,残暴嗜血;躯干则豪爽直率,那么这条腿的性格,便排除了以上所有。

  “或许不好相与,但不至于邪恶残暴。你们自行决定吧。”

  说完,夜姬左眼水雾般的清光消散,她走了。

  许七安和孙玄机相视一眼,前者取出浮屠宝塔、太平刀等法器,后者默契的绘制阵法。

  但凡是需要三品术士一笔一划去勾勒的阵法,那绝对是惊世大阵。

  等孙玄机阵法刻画完毕,在许七安的示意下,夜姬买不上全,拇指掐住小指,挤出两滴精血,滴在双腿上。

  鲜血瞬间被神殊残肢吸收,俄顷,这双腿活过来了。

  它们突然从桌上蹦起,左腿朝夜姬妖媚如花的脸蛋上飞踹,右腿则袭击小腹。

  夜姬脸色微变,翩然后退。

  嗡嗡........两条腿被一道升起的清光屏障挡住,那是孙玄机刻的阵法——画地为牢。

  神殊的两条腿在石窟内到处乱跑,左腿往左,右腿往右,发现彼此分离后,左腿匆忙的往右跑,右腿匆忙的往左靠拢。

  然后“砰”的一声撞在一起,双双摔倒。

  它们努力的想要保持协调,保持同步,但每次因为各自想法的不同而失败。

  这是神殊的表演型人格?马戏团爱好者?许七安微微长大嘴巴,惊呆了。

  孙玄机和夜姬的表情与他相似,惊讶愕然的同时,在努力憋笑。

  “神殊大师........”

  许七安咳嗽一声,打断两条腿的表演。

  神殊的双腿停了下来,被许七安吸引,下一刻,它们爆发出旺盛的斗志,像是不屈的战士,杀向许七安。

  右腿腾空而起,直踹许七安面门,左腿则不讲武德的袭击许七安裆部。

  许七安面无表情的伸出双手,分别握住左右腿的脚踝。

  神殊的双腿顿时被钳制住,任凭挣扎也无法解脱。

  双方僵持了一阵,神殊的残魂传达出意念:

  “小子,你的强大得到了我的认可。”

  “前辈被封印五百年,状态虚弱而已。”许七安松开脚踝,拱手道:“晚辈许七安,与您有极大的渊源。”

  “我感应出来了,你体内有我的部分躯体。”

  神殊傲然道:“但,这不会成为我手下留情的理由,待我状态恢复,便找你死斗。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体内的精血也很馋人。”

  好斗人格,嗯,神殊是修罗王,而修罗族天生好斗,这双腿继承的是神殊那部分好斗的意志..........许七安瞬间明白了。

  “我可以帮助前辈恢复状态,作为交换的条件,你要帮我解开体内的封魔钉。”

  神殊双腿“审视”着他,嗤笑道:

  “可以,对手越强大,我越兴奋。”

  等我解开封魔钉,就把躯干丢出来,让你们俩撕逼.........许七安望向孙玄机:

  “先将前辈重新封印吧。”

  就神殊双腿目前的状态,根本没有力量替他拔除封魔钉。

  等孙玄机封印好神殊双腿,置入木箱,许七安问道:

  “孙师兄,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孙玄机提笔写道:“去青州,支援守军。”

  他看一眼夜姬,又写道:“有件事想求姑娘。”

  夜姬忙说:“孙师兄尽管吩咐。”

  孙玄机在纸上写道:“我要带走猿妖,没什么特别理由,就是看他资质不错,想收徒。”

  夜姬看一眼许七安,后者说道:

  “袁护法有什么特殊的用处?”

  夜姬摇头,笑道:“这是好事。”

  ...........

  山谷内,篝火熊熊。

  孙玄机负手而立,身边站着不情不愿的袁护法。

  夜姬率领谷内群妖送别,袁护法可不是小妖,是有一定地位的。

  得知袁护法要随司天监术士远走中原,群妖们万分不舍,含泪送别。

  红缨护法双眼通红:

  “袁护法,我听说大多数人族,心胸狭隘,小肚鸡肠,你去了中原后,记得要谨言慎行。虽然有孙师兄庇护你,但你不能放飞自我。”

  白猿护法面无表情。

  青木护法拄着拐杖上前,拍拍袁护法的肩膀:

  “年轻人是应该好好闯荡,十万大山太小,容不下你。中原人杰地灵,文明荟萃。去闯荡一番是有好处的,但一定要回来啊,落叶归根,南疆才是你的家。”

  白猿护法面无表情。

  苗有方也上前,拍拍袁护法的肩膀:

  “中原见!”

  群妖们纷纷送上离别感言,双眼含泪,依依惜别。

  孙玄机见差不多了,朝许七安点一下头,手掌按住袁护法的肩膀,一道清光腾起,裹住两人,消失于山谷之中。

  ...........

  高空中,炮台不断的传送跳跃,孙玄机负手而立,高人风范十足,他盯着袁护法。

  袁护法蔚蓝清澈的目光看他,道:

  “孙师兄的心在问我:为什么刚才如此冷淡,没有与同族们告别。”

  孙玄机满意点头,表示这就是自己想问的。

  袁护法沉默一下,说道:

  “红缨的心告诉我:这死猴子终于走了,诚彼娘之悦尔,今夜欢饮达旦,庆祝一番。”

  不等孙玄机做出反应,他继续道:

  “青木护法的心告诉我:死猴子终于走了,他再不走,老朽就晚节不保了。

  “其他小妖的心告诉我:快走快走.........”

  孙玄机目瞪口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带走袁护法,或许不是一件好事。

  ...........

  青州城,白沙郡。

  戚广伯登上城墙,俯视着狼烟四起的城池。

  云州军刚刚攻下这座边界最大城市,自此,青州边界九个郡县练成的防线,被彻底拔除,纳入云州军统治区域。

  云州军士气大振,但身为主帅的戚广伯却没有丝毫喜悦。

  “召集各部将领,来瓮城议事。”

  戚广伯沉声道。

  “是!”

  副将挎着军刀,大步离开。

  ...........

  PS:先更后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送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