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三十四章 蛊神之力

设置字体大小:
  “龙图族长,你说什么?”

  葛文宣险些要挖一挖耳朵,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力出了问题。

  来南疆做说客时,老师给过他一份详细资料,其中包括蛊族七大部落的情况、各部首领的性格弱点以及爱好。

  力蛊部最大的难题——食物。

  该部的族人,饭量极大,每个力蛊部族人要吃掉的食物是正常成年男子的十倍,甚至更多。

  食物的短缺,限制了力蛊部的人口,也限制了其他领域的发展,当其余六大部族已经住进砖瓦房的时候,力蛊部还睡在黄土屋和茅屋。

  当其他部族在修路,建造马车兽车,在锻造铠甲和铁器时,力蛊部挖空心思想的是怎么把同族们的马匹偷回家吃掉。

  当其他部族穿上布衣绸衣时,力蛊部还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并不是他们不会养蚕织布,而是这太浪费时间。

  因此,在葛文宣看来,进攻大奉,统治中原百姓,让中原人为自己创造口粮是力蛊部永远不变的对外方针。

  力蛊部有开启战争的动机和需求,结果,对中原领土不感兴趣的毒蛊部都答应了,力蛊部反而拒绝?

  不但葛文宣困惑,蛊族的几位首领亦是满脸惊讶,怀疑自己听错了。

  毒蛊部首领沉吟道:

  “龙图,你是不是误吃了我族的食物。。”

  披斗篷的行尸,终于抬起头,白瞳森然的凝视龙图:

  “我倒觉得这家伙饿糊涂了,你们力蛊部想永远龟缩在伯山这种小地方,后世子孙永远住茅庐?”

  情蛊和心蛊部的两位女子首领没有开口,一个舔着红唇笑吟吟的打量,一个轻蹙眉头投去质问的目光。

  而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暗蛊部首领,没有现身,也没发表意见。

  天蛊婆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代替众人发问:

  “怎么了?”

  龙图说道:“丽娜回来了。”

  天蛊婆婆的眼睛里,猛的亮起光。

  龙图扫过众首领:“她带回来几个朋友,其中一个叫许七安。”

  说到这里,龙图看向白衣男子,看见他狂变的脸色。

  许七安.........蛊族众首领,对这个名字的反应各不相同。

  毒蛊首领皱了皱眉,似是有些忌惮。

  心蛊部的首领,耳垂上的两条小蛇松开了尾巴,伸直细长身躯,朝着天蛊婆婆发出嘶嘶的叫声。

  她敏锐察觉到天蛊婆婆的精神呈现轻微亢奋,尽管很快就隐去,但这瞒不住身为心蛊部首领的她。

  “共情”和“操纵”是心蛊的核心能力。

  鸾钰妙目生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大奉第一武夫!

  尸骨部的首领,操纵着行尸,冷声开口:

  “诸位,可以试着猎杀他。”

  葛文宣眼睛一亮,这倒是个狩猎许七安的绝佳机会。

  一品以下,没有人能扛住蛊族高手倾巢而出的围杀,二品武夫都得饮恨。

  若是能煽动蛊族对许七安展开埋伏、猎杀,他或许能在南疆,完成老师都做不到的壮举。

  龙图声音浑厚,冷漠的扫一眼众人:

  “蛊族七部之间,互不干涉,你们要出兵大奉,是你们的事。”

  “仅仅因为许七安是你女儿的朋友?”

  藏身阴暗出的暗蛊首领,困惑的问道,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天井之下。

  “不!”龙图咧了咧嘴:“我新收了一个天才弟子,她是许七安的妹妹。”

  “就为了一个弟子?”鸾钰清脆悦耳的嗓音问道。

  一群人都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看着龙图,力蛊部的人脑子不太好用,但也不该蠢到这个程度。

  收中原人为徒,本就是一种没脑子的行为,且触犯蛊族禁忌。

  为了一个中原徒弟,弃族群发展大计,更是蠢上加蠢。

  龙图淡淡道:

  “你们既然这么聪明,为什么不想想,我为何会破例收中原人为弟子?”

  粗犷的脸庞带上一抹讥笑:

  “族群的发展壮大和培养战力无双的接班人,两者都很重要。

  “进攻大奉,且不说灭了大奉王朝后,会损失多少族人。那监正的大弟子,就真的会履行承诺?即使他会,失败之后,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些都是需要承担的风险,就像狩猎一样,太过狡猾的猎物,我们不要。

  “因为浪费在它身上的时间,可以狩猎更多不够聪明的猎物。

  “所以,我选择后者。这是可以看得见,且没有太大风险的事。”

  力蛊部选择进攻大奉,那么许七安势必与力蛊部决裂,许铃音这个新收的弟子,转眼就没了。

  过了十几秒,首领们才反应过来他这番话里蕴含的意思,鸾钰难以置信道:

  “你说那新收的弟子,将来能成为扛起大梁的强者?”

  龙图骄傲的笑一声:

  “她的天赋,比我更好,甚至比丽娜要强。”

  而丽娜已经是不可得多的天才,这意味着,未来某天,力蛊部可能会有两位超凡。

  再加上自己的话,那就是三位。

  龙图一想到这样的未来,就兴奋的热血沸腾。

  他怎么会亲手撕毁如此美好的未来。

  “你们要攻打大奉,是你们的事。围杀许七安,我同样不会阻止。”

  龙图说完,朝天蛊婆婆微微颔首,低着头,伏着背,离开了天井。

  望着他离去,众人一阵沉默。

  葛文宣“咳嗽”一声,循循善诱:

  “诸位首领,许七安是大奉第一武夫,也会覆灭大奉计划中最大的绊脚石之一。若是能在此地将他击杀,覆灭大奉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大事可成啊,这难道不是触手可及的未来?”

  他的这番话,煽动性极强,且赤裸裸。

  葛文宣相信蛊族的首领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这番话对中立派,或亲奉派不管用,但蛊族和大奉是有世仇的。

  只要他们还仇视大奉,只要他们有出兵的意向,那么此时围杀许七安,便是最好的机会。

  这一点,他相信众首领能看明白。

  一旦他们杀了许七安,就彻底入局,只能和我云州绑在一条船上.........葛文宣暗想。

  “尸尤首领,忘了告诉你,那许七安是魏渊的弟子,魏渊最倚重的晚辈。”

  葛文宣拱火道。

  斗篷人低着头,衣袍倏然鼓起,气息高涨。

  葛文宣接着看向鸾钰,笑道:

  “许七安不但是大奉第一武夫,还兼修佛门的金刚神功,一身金刚神血,即使比之金刚稍有不如,也差不了太远。

  “鸾钰族长,这一个男人,可要胜过十万精兵。

  “天蛊婆婆,许七安体内的国运可是老先生倾尽心血得来的,老先生不在了,您得为他取回来。”

  见毒蛊部首领置身事外,并不热衷,葛文宣心里一动:

  “跋纪首领,你可听说过花神转世?”

  穿兽皮缝制衣袍的中年人猛的僵住,瞪大眼睛:

  “大周朝的那位花神?”

  葛文宣颔首:

  “许七安有那位花神转世的线索,我没猜错的话,那位花神应该被他秘密养在某处。”

  当日镇北王妃北上,他这一脉的术士曾撺掇吉利知古和烛九截杀王妃,抢夺花神灵蕴。

  事后王妃不知所踪,但他们知道,是被许七安藏起来了。

  毒蛊部首领跋纪,呼吸粗重起来。

  花神是花中精灵,对植物有着极强的增幅作用,这种增幅同样对毒草毒果有效。

  如果能把花神抢回来,天天让她种毒草,毒蛊部的族人,就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极品毒草食用。

  “我现在就去力蛊部。”

  披着斗篷的行尸转身,默默往外走。

  跋纪闻言,随之起身,跟在行尸身后,他已经迫不及待。

  “你们等等我。”

  鸾钰扭着小腰,提着裙摆,笑吟吟的追上。

  淳嫣捏了捏耳垂的小蛇,沉吟片刻,也跟了上去。

  一道阴影在阳光下一闪而逝,融入淳嫣的影子里。

  天蛊婆婆看一眼葛文宣,叹息一声:

  “老身也去凑凑热闹。”

  葛文宣自信一笑,蛊族七部同气连枝,当他说动三位首领出手时,就不怕其他人反对。

  这时蛊族的优势,但也是劣势。

  很多时候,必须少数服从多数,别看龙图嘴硬,可当到了这些首领面临生死危机,蛊族面临大危机时,力蛊部一样得站出来。

  “许七安,我看你这次如何破局!”

  葛文宣低声道,身为许平峰弟子,他深谙合纵连横之道。

  “即使龙图不出手,以六大蛊族首领的战力,足够杀了他。若还不成,便走下一步计划。”

  葛文宣吐出一口气,轻飘飘的御风而起,从天井上飞出。

  ............

  “准备好了吗?”

  大长老粗糙的手指,点在许铃音的后颈。

  “准备什么?”

  许铃音茫然的问道。

  ........大老张沉默一下:“你记得收敛情绪,不要胡思乱想,我要帮你攫取蛊神之力了。”

  边上的五名长老告诫道:

  “不要想吃的,一定要冷静,放空思绪,不能乱象,专注感受体内的变化。”

  许铃音“哦”了一声,出发前,因为肚子饿,她刚吃完肉羹,现在很满足。

  见她答应的如此痛快,长老们面面相觑,脸色凝重,并未放松警惕。

  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力蛊部的族人常常因为忧虑今日,或明日的吃食,而无法平静下来。

  这会引起蛊神之力紊乱,对身体造成破坏,因此每一位族人晋级,都需要长辈在旁边帮着梳理蛊神之力。

  “开始吧!”

  一位长老说道。

  大长老颔首,点在许铃音脖颈处的手指,膨胀粗壮了一圈。

  许铃音脖颈处,稚嫩的肌肤,凸显出一只竹节虫的轮廓,那是融入她脊椎里的力蛊,丽娜的母蛊生出来的子蛊。

  这条子蛊受到了大老张渡送的气血之力,苏醒过来,它贪婪的吸取着外来的力量。

  见状,大长老收回了手指,但许铃音的本命蛊没有停止吞噬,它开始将目标转为游离在四周的力量。

  另一边,许七安的瞳孔化作绿色的竖瞳,宛如虫类。

  他看见了所谓的蛊神之力,那是游离在空气中的黑红色萤火虫,稀薄,却醒目。

  原来力蛊部吸收的蛊神之力,本质上是蛊神的气血.........许七安恍然大悟。

  “蛊神的气血之力,与武夫的不太一样,冒然摄入,会变成怪物。难怪常年生活在这里的动植物,会蜕变成“蛊”。”

  许七安尝试着吸收了一些黑红的“萤火虫”,得出结论。

  它们无法被武夫直接吸收利用,要么强行容纳,变成怪物,要么将它们排除体内,除非体内拥有力蛊。

  力蛊相当于过滤蛊神“毒素”的滤器。

  确认吸收蛊神气血不会对自身造成危害,许七安走到远处,放开了压制七绝蛊的力量,任由它鲸吞般的吸收起周围的蛊神气血。

  这样能避免抢夺小豆丁的资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的气血之力越来越少。

  “天才啊!”

  大长老惊呆了,他眼见着许铃音脖颈处的力蛊在飞速壮大,顺风顺水,始终没有紊乱的迹象。

  而且,看这架势,还没到头。

  但她摄取的量,已经超过其他同阶力蛊族人需要的蛊神之力。

  说明这孩子的潜力,比他们想象的更大。

  “是史书上都没有记载的天才。”

  一位长老纠正道。

  “她是怎么做到心无杂念的?”

  另一位长老惊艳之余,疑惑的喃喃自语。

  孩子心思单纯,但念头最杂,比成年人还要杂乱,因为他们无法控制天马行空的想象。

  “不知道,所以说我的徒弟是史书上都没有记载的天才。”又一位长老发表意见。

  “将来我要让孙子娶她。”大长老大声发誓。

  其他长老满脸警惕和敌意,一番眼神交流后,他们不知不觉拉开距离,眼神变的充满竞争斗志。

  这时,一位长老转头四顾:

  “周围的蛊神之力是不是变稀薄了?”

  .........

  PS:错字先更后改,继续码下一章,嗯,下一章是还债章节。建议明早起床看。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 蛊神之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