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龙图锐利的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女儿,忽然一愣,摇头道:

  “不对,丽娜自身都没有掌握超凡境的秘术。”

  六位长老们也反应过来,刚才气昏头,竟忘了这一茬。

  接着,大长老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叫道:

  “原来是他!”

  见到龙图和其余几位长老看来,大长老解释道:

  “今日带铃音去极渊晋级时,发现外围的蛊神之力变的异常稀薄,我和老三老四深入查看情况,发现森林内部某处的蛊神之力同样稀薄。

  “当时以为有强大蛊兽出世..........”

  说到这里,大长老忽然语塞,因为惦记着肉还新鲜赶紧带回家煮的他们,忽略了疑似蛊兽出世这个重要事情。

  三长老幽幽道:

  “他从什么时候修行力蛊的?怎么修到接近超凡境的?是谁教他的修行秘术?”

  三连问,问的众长老心里酸味翻涌,羡慕嫉妒到了极点。

  就连龙图,也忍不住说道:

  “狂暴........距离超凡只差一线了。”

  在场只有大长老能短暂的施展狂暴,但时效很短。

  大长老喃喃道:“他修了多久啊,修行多久达到这个境界的,不会和铃音一样吧?”

  不会和铃音一样吧.........包括族长龙图在内,众人看向大长老,就像看疯子。

  ...........

  “和情报提及的一样,他真的会蛊术。但又不一样,雍州时,他和姬玄公子元霜小姐交手时,蛊术平平,甚至不如四品..........”

  握着单筒望远镜的葛文宣看到这一幕,俊秀英气的眉毛紧皱。。

  他一时间竟分不清许七安在雍州时刻意隐瞒了修为,还是近期才有所突破。

  若是前者,说明此子心机之深沉,让人悚然。

  若是后者,说明此子修为进展之快,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雍州时的情报无误,那他的长进也太快了,这样的话,情报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葛文宣眉头险些皱成“川”字。

  一个完美的陷阱,一个妥善的计划,需要准确的情报做支撑。

  像许七安这样的,根本无法徐徐图之。

  因为随时都会过时。

  “身负国运,真的能如此可怕?”

  葛文宣是术武双修,五品武夫,六品术士,之所以卡在六品,是因为暂时没有信心度过“预言师”要承载的厄运。

  作为术士的他,对气运并不陌生,虽说大气运加身者,福缘深厚,可到了超凡境,气运加身的作用会无限削弱。

  这也是为什么三品以上的强者有资格对中原皇帝不屑一顾的原因。

  于一品、二品,或三品强者而言,杀中原皇帝会受气运反噬,反噬的结果。

  不想招惹皇帝,只是我忌惮气运反噬罢了。

  在葛文宣看来,这是一种平衡。

  不然,气运加身者岂不是可以横行无忌?

  但许七安这个情况他就有些看不懂了。

  “是国运和气运有所不同,还是另有原因..........

  “术士体系存在只有六百年,而在此之前,从未有任何体系与气运如此息息相关。六百年里,初代监正和当代监正都不曾炼化国运,存入某个人的体内。

  “老师是第一个做这样尝试的,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或许连他都不知道国运加身意味着什么?老师的这个想法是自己苦思冥想的结果,还是受了谁的启发?”

  葛文宣念头闪烁,思绪发散间,透过单筒望远镜观看战斗的他,精神一振。

  场内局势再生变化。

  ...........

  骑在三品行尸身上,肆意宣泄暴力的许七安突然失去了视觉、听觉、嗅觉..........五感六识统统被蒙蔽。

  潜伏在周围的暗蛊部首领,对许七安施展了暗蛊部的高品级手段——蒙蔽!

  “砰!”

  抓住机会,尤尸操纵傀儡,以头撞头,两人额头狠狠撞击。

  移星换斗的加持下,许七安的危机预感没有奏效,因此没能提前预知到暗蛊的操作,以及底下行尸的攻击。

  行尸傀儡的额骨应声开裂,而许七安瞳孔在刹那间空洞,短暂丧失意志,大脑一片空白。

  他整个人猛的朝后仰去,额头暗金色的皮肤出现细密的裂纹。

  尤尸没有眩晕,死人怎么可能眩晕?

  “趁现在!”

  他特有的嘶哑嗓音大吼道。

  他们轻敌了,虽然影子、淳嫣不出手,鸾钰和跋纪辅助的计划,是为了先试探这小子的深浅。

  但轻敌就是轻敌了,这小子不是一般的三品,他能在瞬间爆发出三品大圆满的战力,这直接打垮了自己操纵的行尸阵。

  几位首领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尤尸吼出声之前,便已经各自行动起来。

  许七安身后的阴影里跳出一个脸色苍白,似乎常年不接触阳光的中年男子,他灵活的攀附到这尊金刚身躯的背上。

  至刚至阳的火焰灼烧着他的身躯,仿佛只是烧到一层虚幻阴影,没有实物。

  暗蛊部的高位格防御手段——阴影!

  “影子”袖子里滑出一把微微弯曲,形似钩子的匕首,通体漆黑,似玉非玉,似铁非铁。

  这是暗蛊部历代首领相传的绝世神兵——蝎子钩。

  此物专破武夫肉身,山海关战役中,“影子”曾经凭借这把神兵,配合暗蛊擅长偷袭的特点,险些杀掉一位佛门金刚。

  当!

  蝎子钩在许七安额头凿出刺目火星,让细密的裂纹扩大。

  疼痛让许七安眼里迸发出亮光,强行从眩晕中挣脱。

  狂奔中的杏眼美人淳嫣,停下脚步,张嘴发出一道无声的尖啸。

  许七安如遭雷击,逐渐恢复焦距的瞳孔,又呈现出空洞和涣散。

  心蛊的操纵术,震荡元神,强行控制!

  这只能维持一秒不到,对于天生此刻的“影子”来说,这便是稍纵即逝的胜机。

  当当当.........蝎子钩在暗金色的额头凿出绵密的火星。

  噗~的声音里,微微弯曲的匕首刺穿许七安的额骨,刺入大脑,狠狠搅拌。

  见到这一幕,包括尤尸在内的几位首领,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结局。

  即使对如今的许七安来说,这样的伤害也足以称为重创。

  他的大脑被破坏了,但元神却彻底清醒了。

  似乎料到他会在这样的伤害中恢复神智,鸾钰恰好御风而来,薄纱长裙飞舞,她把自己送入许七安怀里。

  修长藕臂勾住他的脖颈,双眸含情脉脉,半撒娇半哀求道:

  “不要~”

  魅惑!

  这是魅力加成的升级版,化被动技能为主动。

  许七安的杀意和怒意烟消云散,痴痴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心神迷醉。

  鸾钰嘴角一挑,扬起尖俏的下巴,含住他的嘴唇,把子蛊和催情气体渡入他体内。

  下一刻,许七安暗金色的皮肤浮现一层嫣红,裤裆里帐篷高高支起。

  达到目的后,鸾钰笑吟吟的抽身而退。

  噗噗噗~

  跋纪的攻击紧随而至,紫箭激射在许七安膝盖、胸膛、脸庞,让金刚神体染上一层深紫色。

  淳嫣再次张嘴,发出无声的尖啸,趁着许七安沉迷情欲,进行第二次控制。

  噔噔噔.........尤尸摄来两把骨刀,狂奔着杀向许七安。

  此时,许七安额头被贯穿,鲜血和脑浆顺着创口流淌,金刚体魄光芒黯淡,处在崩溃边缘。元神被心蛊控制,气血则因为情欲旺盛,涌到了下半身,无法施展力蛊的狂暴。

  尤尸有自信,能一套连死他,最不济也能重创他。

  让他战力大损,再难以翻起风浪。

  “哎,你别杀他哦。”

  鸾钰见状,蹙眉喊了一声。

  她还没尝过这副堪称完美的男性体魄,这要是陨落了,简直暴殄天物。

  尤尸嘿道:

  “放心,我把他炼成行尸能保留八成的实力,到时候再操纵着他陪你睡觉。”

  鸾钰呸了一声。

  说话间,他已到许七安面前,双刀交错,奋力斩击额头创口。

  呼!

  骨刀裹挟着扭曲空气的气机,把许七安和“影子”斩成两半。

  仿佛斩中空气的尤尸疑惑的“嗯”了一声,双刀斩出一个十字,依旧斩中了空气,而许七安的身体似青烟似阴影,就是没有实体。

  “影子,你搞什么鬼!”

  尤尸把这一切归咎于暗蛊部首领。

  岂料影子反应比他还夸张,受惊小鹿似的阴影跳跃到远处,用见了蛊神一样的目光看许七安。

  “你也会暗蛊术!”

  影子声音低沉,语气难以置信。

  这时候,尤尸也意识到不对劲,他脸色一变,果断暴退,放弃了乘胜追击的打算。

  他会暗蛊术.........在场众人看着许七安,像是在看怪物。

  继力蛊之后,他竟还会暗蛊?

  远处观战的龙图和六位长老,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慕南栀如释重负,俯身抱起白姬,一边摸一边安慰:

  “乖,就骑你一小会儿,哭成这样。”

  白姬哭唧唧的说:“我的腰好痛.......”

  慕南栀随口安慰了几句,便把心神留在许七安身上。

  战斗并未结束,希望他能想办法逃走……

  “不可能,这不可能..........”

  鸾钰连连摇头,蛊族史上确实有不少同修两种蛊术的天才,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里没人能踏入超凡领域。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中原人,如何修行力蛊和暗蛊,并且修到这等境界。

  在她看来,荒诞程度就好比北方妖蛮推着火炮和床弩,持着军弩和火铳。

  “是儒生的能力?”

  淳嫣眯起杏眼,试探道。

  儒家六品——儒生!

  该境界能把敌人的手段学到手,然后用笔写在纸上,儒生的核心能力就是“学习”。

  鸾钰摇头:“他若是儒家弟子,我的魅惑根本不会奏效。”

  思考无果的他们,又把目光投向许七安。

  我真是嗨到不行.........许七安用指头戳了戳额头的创口,笑容狰狞。

  他得承认,蛊族的首领们配合默契,有袭杀,有强控,确实能轻易杀死三品境的武夫。

  这还只是五位首领,要再加上天蛊婆婆和龙图,围杀一个二品武夫都不在话下,当然,前提是二品武夫死战不退。

  刚才是浮屠宝塔内的大智慧法相唤醒了他的神智,让他得以清醒。

  但其实就算塔灵老和尚袖手旁观,许七安也打算利用阴影跳跃脱离包围。

  蛊族首领们很强,可惜他们引以为傲的手段,对自己难以奏效,这就是许七安敢一挑五的底气。

  “我们得改变对策了。”

  淳嫣深吸一口气,传音给同伴:

  “影子,阴影跳跃和化身阴影时无法攻击,所以他一旦阴影跳跃,你就立刻把他逼出来。然后鸾钰魅惑与我的操纵配合,强行控制他。

  “跋纪,你立刻释放毒箭,换成麻痹肉身的毒素。影子你趁机袭杀,就如同刚才一样。尤尸,你负责牵制,配合影子袭杀。”

  话音落下,她看见许七安融入阴影,消失不见。

  “影子!”

  淳嫣大喊。

  不用她提醒,许七安融入阴影的瞬间,“影子”往前一扑,消失不见。

  两道虚幻的阴影在地面追逐,纠缠,随后双双从阴影里摔出来。

  当一个以搏杀能力著称的武夫,掌控了暗蛊的阴影跳跃,这是让任何体系的高手光是想一想,就毛骨悚然,脊背发寒的事。

  而暗蛊的短距离跳跃,速度之快,更胜过术士的传送阵。

  是真正的防不胜防,且无法阻止。

  只有暗蛊才能对付暗蛊。

  见到两人从影子里摔出来,淳嫣当即张嘴,发出无声的、但对元神来说极为尖锐的啸声。

  鸾钰乘着风,纱裙飞舞,犹如绝世妖姬,主动迎向许七安。

  她张开怀抱,做乳燕投林状,同时故作楚楚可怜姿态,妙目泪光盈盈,委屈道:

  “不要伤害人家~”

  “魅惑”对付武夫可谓无往不利,她看到这个男人望着自己的眼神变的痴迷。

  趁着这个机会,鸾钰顺利的投入这具让她馋的直流口水的金刚身躯中,雪白藕臂勾住他的脖颈,湿润的红唇贴了上去。

  “呼~”

  她呵出一口甜腻芬芳的气息,并将十几条子蛊送入对方口中。

  这时,鸾钰听见这个年轻人低声说道:

  “你对所有男人都这样吗?”

  这........鸾钰瞳孔剧烈收缩,下一刻,男人一口气吐进她嘴里,这股气息滚烫热辣,烧心的很。

  “啊.........”

  鸾钰捂着小腹,健康小麦色的脸庞凸起黑色的青筋,口中溢出黑色的鲜血。

  情蛊部以催情、魅惑、迷乱神智为主,肉身不是情蛊师的强项。

  许七安的毒虽然没有跋纪的猛烈,但对付一个“弱质女流”足够了。

  他张开双臂,给了妖娆妩媚的骚货一个熊抱。

  咔擦........鸾钰身体骨头瞬间断了十几根。

  “你的口气催情不了我,我的口气却能毒你半死!”

  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

  鸾钰的状态让场内场外的人愣住了,无往不利的魅惑失去了作用,并被许七安以不知名的手段重创。

  黑色青筋遍布秀美脸蛋,口鼻沁出黑血...........

  跋纪脸色陡然大变,低吼道:

  “毒蛊?是毒蛊?!”

  他一连吼了好几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内心的惊愕。

  许七安竟然还是毒蛊师?

  龙图扭头看向六位长老,却发现他们眼里的东西和自己是一样的——懵!

  一个中原人,竟然会三种蛊术,且都修到极高深的境界。

  难道是当年魏渊俘虏了蛊族的高手,从他们口中套取出的秘术?

  龙图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力蛊部的他们尚有闲暇去震惊和思考三种蛊术的来源,场内的首领们就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了。

  尽管他们内心的震撼丝毫不弱于旁观者,但身在局中,无暇他顾,战胜敌人摆在第一位。

  再一次,黑暗替代光明,许七安又一次中了暗蛊的“蒙蔽”,五感六识尽数屏蔽。

  一团阴影悄无声息的浮现,手里握着微微弯曲的匕首,奋力刺暗金色的眉心。

  尤尸双手各持握一把骨刀,埋底脊背,三两步便奔到许七安面前,双刀交错斩向脖颈。

  跋纪已经知道毒素无用,但还是配合的吐出三道墨绿色毒箭。

  为了确保三位同伴能准确命中敌人,淳嫣又一次尖啸,以心蛊术施加控制。

  三位首领的攻击确实命中了敌人,但那只是一道没有实体的阴影。

  三重攻击下,阴影如烟雾般扭曲,接着一个跳跃,消失在影子和尤尸面前。

  “影子”纵身一扑,投入阴影,追逐而去。

  “淳嫣,速退!”

  尤尸大吼道。

  有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的淳嫣脸色微变,她难以接受自己操纵元神的能力失效,但在尤尸的警告下,经验丰富的她立刻腾跃而起,脱离地面,这样能阻止敌人从自己的影子里钻出。

  同时,张开嘴,连续不断的发出无声的尖啸。

  身子腾跃在半空,她警惕而冷静的俯瞰,看见暗金色的身影从自己附近的一棵树荫下钻出。

  然后,这位武夫双膝弯曲,地面“轰”的一沉,他像是一把射向天空的利箭。

  淳嫣心里大凛,不停的张嘴发出尖啸。

  这一次尖啸,没有震荡元神,而是激发了许七安内心温柔和怜香惜玉的一面。

  心蛊的另一种手段:共情!

  另外,她临阵磨枪般的召唤方圆数十里的兽类。

  之前几次不用共情,是因为震荡元神,强行控制效果更好,能为队友创造优势。

  而共情相对没有那么强力,它能激发人性中本就存在的情感,但如果做的太过分,对方会立刻察觉不对劲,从而挣脱共情状态。

  比如让一个意志力坚定的武夫在生死战中萌生死志,或变的消极,这类共情多半会失败。

  眼下选择的怜香惜玉,性质上要柔和很多,主导权在对方身上。

  另外,共情,并非单方面施加,而是双方情感同步。

  许七安要是萌生死志,她也就萌生死志。

  之前的战斗中,她若是强行让许七安萌生死志,恐怕自己会第一个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和许七安拼命,求死!

  共情之下,许七安眉眼顿时柔和起来,柔声道:

  “放心,我会轻轻的,不会弄疼你。姑娘还是第一次吗?”

  淳嫣羞涩的点头:“嗯!”

  几秒后,两人同时从共情状态中挣脱。

  这肯定不对劲啊,打着打着,就聊到那方面了。

  违和感太强,比萌生死志还要强,共情失败。

  他的怜香惜玉为什么是这样的..........淳嫣眼里闪过绝望。

  此时此刻,心蛊师的弊端尽显无疑,不擅长厮杀战斗的她,面对一位超凡武夫的袭击,无法抵抗,无法躲藏。

  逃,却连速度都不够。

  “轰!”

  地面塌陷的声音再次响起,尤尸也把自己化作利箭追击,试图阻止他靠近同伴。

  但在下一刻,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了他,尤尸也体会到了许七安不久前的感受。

  而“影子”因为刚刚施展过“蒙蔽”,短时间内无法连续不断的施展,只能无奈的看着这中原小子缠上淳嫣。

  啪啪啪!

  回应许七安的是一套熟悉的连招,化劲以上的武夫才能施展的连招。

  他这才发现,或许是为了弥补个体战力不足,这位漂亮的心蛊师同时也是一位四品巅峰的武者。

  许七安抓住杏眼美人的双手腕,把一双手反拧在后背。

  “咝咝~”

  淳嫣耳垂上的两条赤色小蛇忠心护主,扑咬男人的手臂。

  许七安一眼看出,此蛇剧毒。

  两条细蛇各自咬住许七安大臂,咄咄两声,小蛇痛苦的蜷缩起来,似乎崩到了牙。

  “你........”

  淳嫣又大又圆的杏眼里,布满愠怒和惊慌,她张开粉色的小嘴,就要发出无声尖啸。

  许七安朝她脸庞喷出浓度极高的催情气体,以及一条情蛊子蛊。

  黑色细长的子蛊瞬间进入淳嫣口中,消失不见。

  也就几秒的功夫,她的血液开始沸腾,皮肤染上嫣红,身体里的情欲被点燃,灼烧着理智。

  情蛊,他也是情蛊师..........鸾钰心里闪过难以置信的念头。

  她为数不多的理智到此彻底崩溃,皮肤嫣红,脸颊滚烫,女的双腿不自觉的摩擦。

  “蒙蔽”的时效极短,尤尸很快恢复感知力,持着骨刀从侧方杀了过来,凶猛的气势仿佛是要把这对狗男女一起斩杀。

  他是故意的,借杀意和刀气助她“苏醒”。

  果然,受到外界的刺激后,淳嫣娇躯一颤,迷离的眼眸恢复清明。

  但是晚了.........

  当!

  骨刀狠狠看在许七安头颅,砍出一串火星,他没有躲避的意思,只是在骨刀砍中时,用力给了淳嫣一个熊抱。

  咔擦咔擦!

  女性的身躯似乎都是一样的柔软,骨头也是一样的脆弱。

  许七安随手抛下骨头断了十几根,兼情毒伴身的淳嫣,傲立在半空,审视着暗蛊、尸蛊、毒蛊三位首领,狞笑道:

  “该你们了。”

  三位首领心里没来由的一寒。

  深吸一口气,他朝着下方三人喷出一口催情气体。

  除了行尸外,跋纪和“影子”的裤裆里,帐篷高高支起,眼里燃烧着情欲,但很快平复。

  这毕竟没有达到超凡境界,威力相对差了一些。

  许七安的手段自然不止于此,他旋即消失在半空。

  “跋纪,小心脚下!”

  影子大声喝道。

  跋纪心领神会,朝侧方腾跃,因为有了淳嫣的前车之鉴,他没敢御空。

  许七安果然从他影子里钻了出来。

  跋纪不慌不忙的从腰间的兽皮小袋里抓出一把黑色的药丸,塞入最终,囫囵吞下。

  他体表顿时冒出黑光。

  “啪!”

  跋纪双掌合拍,伴随着响声的,是一阵阵肉眼可见的黑烟。

  黑烟迅速吞没了许七安,宛如跗骨之蛆般依附在他皮肤表层,紧接着,疼痛感传来。

  果然,远距离的毒液喷射和近距离接触的毒,层次完全不同.............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跋纪的毒比他高一层,他无法用毒体消化。

  想把我逼退?许七安脑后火环一炸,让黑烟如幕布般抖动,蒸发过半,稀薄了几分。

  他张嘴发出无声的尖啸,让身后赶来援救的尤尸和“影子”身子一僵。

  抓住这个间隙,许七安强行扛着剧毒的黑烟,三两步奔到跋纪面前,手脚并用,身躯各处关节化为武器。

  啪啪啪........

  肉搏持续三秒不到,跋纪便被撕掉双臂、双腿。

  而许七安付出的代价是半边身子化为黑紫色,金刚体魄被毒素腐蚀,产生严重的眩晕,并伴随呕吐。

  换成除龙图外的其他首领,四肢被暴力扯断,便是半废了。

  但毒体不同,毒体拥有另类的再生能力。

  暂时废掉跋纪后,就只剩下暗蛊的影子和尤尸操纵的行尸,到了这一步,已经非常简单。

  拥有金刚身体,武夫不死之躯,以及七绝蛊手段的许七安,哪怕不用浮屠宝塔,对付一具三品境的行尸,一个擅长暗杀的暗蛊师。

  局面如何,不言而喻。

  无边无际的黑暗再次笼罩尤尸,许七安对他施展了蒙蔽。

  同一时间,许七安的五感六识也被“影子”蒙蔽。

  他看不到听不到尤尸的位置,但尤尸也分辨不出他的方位。

  咻!

  一道暗金色的刀光从他怀中冲出,绕着行尸接连劈砍,发出“叮叮叮”的脆响。

  他借助太平刀的指引,把握住了尤尸的位置。

  狂暴!

  肌肉一块块暴起,身躯于瞬间膨胀近一倍,许七安听声辨位,抢占先机,疾风骤雨般的攻击落在行尸身上。

  当当当.......这个过程中,他的眉心不停的受到“影子”的凿击。

  “影子”很快放弃了,他融入阴影,卷着鸾钰、淳嫣、变成人棍的跋纪离开,去往天蛊婆婆所在之处。

  他的决定是明智的,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凿穿许七安额头的难度,比许七安打废行尸的难度要大。

  “噗........”

  终于,在某一拳捶下后,尤尸的脑袋炸成了碎片,灰白色的脑浆四处飞溅。

  ...........

  PS:今天不还债,睡觉。大家晚安。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