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一章 谈判的技巧

设置字体大小:
  来的这么快.........许七安皱皱眉头,他还没彻底说服鸾钰和跋纪两位首领,本打算先解说服这几位,再让他们帮着一起游说尸蛊部,以蛊族大势压人。

  没想到尤尸来的这么快,直接操纵鸟尸赶来。

  鸟尸在天空盘旋片刻,见下方情况稳定,同族的几位首领安然无恙,它这才滑翔着降落,但没靠近,远远的望着天蛊婆婆等人。

  “你们被俘虏了。”

  鸟尸震荡空气,口吐人言,声音嘶哑低沉,正是尤尸。

  寄宿在行尸身上的子蛊被杀死后,他立刻操纵鸟尸赶来查探情况。

  眼前的情况,让他微微松了口气。

  尸蛊师最大的好处就是永远安全,只要不被找到藏身地点,即使傀儡死的再多,本体也能安然无恙。

  许七安审视着他,尤尸操纵的巨鸟也平静的回望。

  “我们只是达成了和解。。”许七安说道。

  尤尸不搭理他,空洞死寂的眼睛转而望向天蛊婆婆,后者把对几位首领说过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尤尸。

  巨鸟转动脑袋,看向了鸾钰等人,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它沉默半晌:

  “我没有反对理由,你们要和大奉结盟,那是你们的事。

  “但尸蛊部和云州结盟,是尸蛊部的事,我们互不干涉。”

  鸾钰等人皱眉,蛊族向来共进攻退,岂有战场上兵戎相见的道理。

  许七安指着身边的行尸傀儡,不疾不徐道:

  “我不需要你出兵,只要你不与云州结盟,这具傀儡便还给你。三品体魄的傀儡,筹码足够了吧。”

  尤尸看都不看傀儡,冷笑道:

  “你未免太小觑我尸蛊部了,同等层次的傀儡,我部还有一尊。”

  他是三品毒蛊师,受限于境界,一次只能操纵一具同境界的行尸,外加几具四品。

  若非如此,刚才来的就不是“六星神”,而是另一具三品。

  以养尸炼尸著称的尸蛊部,千年的底蕴,怎么可能只有一具超凡境行尸。那具留在族中的三品行尸不是武夫,而是妖族的一位强者遗留的尸体。

  果然,以尸蛊部对大奉的仇恨,想让他冰释前嫌太难了.........许七安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龙图皱了皱眉,沉声道:

  “魏渊已经死了,你的杀父之仇早就了结。尤尸,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的执念,让尸蛊部与蛊族离心离德。”

  “杀父之仇,岂是说忘就忘,说了结就了结。”尤尸冷哼一声,空洞死寂的眸光扫过众人:

  “与蛊族离心离德的是你们,鸾钰,你忘记被大奉军队俘虏,充入教坊司的族人了?跋纪,五千族人悉数坑杀,你毒蛊部至今都是人数最少的部族。

  “你想与大奉结盟,想过族人会同意吗。还有力蛊暗蛊心蛊天蛊,当年你们族人在山海关战役里死的也不少。究竟是谁在和蛊族的意志对抗?”

  鸾钰和跋纪顿时面露愧色,他们一个馋许七安身子,一个馋极品毒草毒果,内心处在挣扎犹豫状态。

  尤尸的话,就像刀子一样扎在他们心里,让他们顾虑和抗拒。

  相比起各大势力,蛊族人口简直稀少的可怜,但蛊族是全民皆战士,每一位族人都修行蛊术,种族的战斗力强的令人发指。

  这就意味着,首领们无法向中原的皇帝一样,对普通族人生杀予夺,予取予求。

  族人并非羔羊,首领若是众叛亲离,族人会寻求其他几部的帮助,推翻首领。或者干脆逃离南疆,在别处生活。

  “封印蛊神同样是蛊族的头等大事,胜过个人恩怨。”

  心蛊师淳嫣淡淡道。

  一句话,打断了尤尸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他一时间陷入沉默。

  这姑娘睿智且聪明,不愧是心蛊师........许七安看她一眼,微微颔首。

  尤尸顿了一下,道:

  “好,撇开个人恩怨,单说封印蛊神之事,与云州结盟同样能封印蛊神。而且大奉的情况各位也有所了解,那么为何要把赌注压在明显弱势的一方呢。

  “再者,选择与云州结盟,族人只会欢呼,只会热血沸腾,只会磨刀霍霍。而与大奉结盟,则要面临与族人离心离德的处境。”

  除了力蛊部的龙图,几位首领皱紧眉头,沉吟不语。

  他们的动摇和犹豫几乎写在脸上,尤尸的一番话,既说出了蛊族仇视大奉的立场,又点明了帮助大奉可能会面临的不利局面。

  说实话,哪怕抛开仇恨,单纯的权衡利弊,倘若大奉情况真的有葛文宣说的那么糟糕,拥有佛门相助的云州君,推翻大奉朝廷的可能性更大。

  若再加上己方倾力相助,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龙图见状,不得不提醒他们:

  “你们别忘记自己的处境,若非许七安留手,你们早就死了。”

  尤尸看了一眼许七安,冷笑道:

  “哦,我忘了,你们现在是他的俘虏,只能接受无法拒绝。”

  几位首领看一眼许七安,纷纷皱眉。

  力蛊部的脑子实在不够用啊.........许七安心里感慨。

  他手下留情,愿意坐下来和首领们谈,不是真的以德报怨,而是希望他们打消与云州叛军的结盟,因此这份“恩情”是敲门砖。

  让蛊族首领们愿意坐下来谈判的筹码罢了。

  最后的结局,肯定还是要他拿出相应的好处,蛊族答应不与云州结盟,或出兵援助大奉。而不是因为许七安不杀他们。

  若是敲诈勒索,倒是可以用“你们小命捏在我手里”这个理由。

  可想要蛊族真心实意的与大奉结盟,这个理由就不能提,这种威胁只适用于干一票就走。对盟友使用,指不定人家扭头就暗中和云州结盟,从背后捅你一刀。

  尤尸看了一下龙图,空洞死寂的眸子没有情感,但他本人,肯定是满脸的不屑和讥笑。

  简单的引导,就能让愚蠢的力蛊部上钩。

  许七安脑子转的飞快,一瞬间思考过很多种可能性,包括把麻烦扼杀在摇篮。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暗蛊我是杀不掉了,太能逃,心蛊毒蛊情蛊三位首领还是能杀的,但这样一来,力蛊部就要跟我不死不休了..........相应的,我就不得不大开杀戒,这样就彻底把蛊族推到对立面,另外,天蛊婆婆始终没有插嘴,太过镇定了。

  她就那么信任我的人品?她就不怕把我逼到绝路,真的大杀一通?我们才刚见面,她对我又不了解,可她表现的太镇定了。

  除非她有底牌,所以不怕我掀桌子。

  许七安眯了眯眼,突然笑道:

  “诸位可能不知,佛门除了伽罗树菩萨和少量僧兵外,无力插手中原的战事,因为南妖即将起事,如果不信,十万大山也在南疆,离蛊族地盘不算远,你们可以派人去打探。”

  几位首领微微愕然,尤尸猛的扭动鸟头,死寂空洞的双眼紧盯着他。

  淳嫣轻轻点头:“此事我们会派人去一探究竟。”

  此事若是真的,那么中原的局势确实没有葛文宣说的那么板上钉钉。即使不考虑与大奉结盟,他们也得重新评估进攻大奉的风险。

  许七安继续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云州固然兵强马壮,大奉也确实内忧外患。但这不意味着大奉必败,要不然,云州何以派人来游说蛊族。”

  见首领们若有所思,许七安趁热打铁:

  “在这样的情况下,蛊族的入场,便是扭转战局的关键。蛊族与大奉结盟,胜利可期。因此根本不存在尤尸首领所说的弱势。

  “云州能给的,我大奉也可以给。至于蛊族的民心,我刚才的承诺依旧有效,会拿出一定数量的极品毒草给毒蛊部。鸾钰首领的要求,我也会尽量满足。”

  尤尸冷笑道:

  “就这?凭这些东西,想平息蛊族对大奉的仇恨,痴人说梦。”

  跋纪和鸾钰心动了,但他们选择沉默,因为事实就是尤尸说的那样,极品毒草和毒果不是刚需,对于跋纪这种对大奉没太大恨意的,肯定欣然应允。

  但对毒蛊部的族人来说,这并不足以平息坑杀半数族人的仇恨。

  至于鸾钰,更是私欲而已。她有一个极品男人陪睡修行情蛊,关族里的姐妹什么事?即使许七安日理万鸡,让姐妹们都能温饱,但这又关族里男人什么事?

  “也罢,几位的难处我明白。”

  许七安图穷匕见了,他叹息一声:

  “出兵我便不坚持了,只希望几位首领能选择中立,放弃与云州结盟。我刚才的承诺给的东西,不变。”

  鸾钰和跋纪愣住了,他们对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

  “好!”

  如果只是选择中立,不对大奉出兵,那就好办了,他们可以用局势不明朗,不愿意族人赴死等理由来安抚部族。

  这既占据了大义,又能为族人带来丰厚的汇报(毒蛊)。

  许七安笑了起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指望蛊族能出兵援助大奉,双方矛盾太深,深到天蛊婆婆亲自过来提醒他。

  在云州和大奉都能满足蛊族需求的情况下,想让蛊族冰释前嫌,可能性太低太低。

  许七安制定的真正计划,是先打服他们,再想办法让蛊族放弃和云州结盟。

  所谓的出兵援助,只是谈判技巧而已,先把价格死命抬高,然后断崖式下跌,制造“我们血赚”、“这样也可以接受”的心里落差感。

  还没结束,让蛊族取消结盟只是第一步。

  下一步,许七安依旧要他们出兵,但不会让蛊族七部倾巢而出,他会以粮食为筹码,邀请力蛊部的高手参战。

  以各种物资和商品为筹码,邀请暗蛊、心蛊两个部族出战,这两个对大奉的仇恨较轻,许以重诺,雇佣他们出战并不难。

  南疆不缺食物,但缺瓷器、茶叶、丝绸、书籍等等物资用品。

  只要给的够多,他们总会答应。

  不过,许七安依旧低估了尤尸对杀父之仇的执念。

  想要顺利完成计划,尤尸成了难以逾越的阻碍。

  如果不能安抚他,以蛊族同气连枝的习俗,其他六部很难真的袖手旁观。

  尤尸嗤笑道:

  “你们怎么决定是你们的事,我尸蛊部,决定与云州结盟,谁都不能阻止。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会有多少情蛊部和毒蛊部的族人愿意追随我。”

  跋纪和鸾钰脸色一变。

  鸟头转动,看着许七安:“你不妨试着来杀我,杀了我,问题就解决了。”

  “尤尸首领怎么决定,是你的事。”

  许七安一点都不慌,淡淡道:

  “不过,我同样有礼物送给尸蛊部,为何不先看看我的筹码?”

  如果是心蛊和暗蛊,许七安还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满足对方,小母马虽然可爱诱人,但它是母马,淳嫣也是女人。

  喜好不对口。

  暗蛊的需求是隐蔽的角落,这东西不需要别人给予。

  但尸蛊部,作为七绝蛊的宿主,许七安太清楚他们的需求了。

  尤尸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语气嘲讽且不屑:

  “无论你有什么筹码,我都不会..........”

  这时,他看见许七安摸出一面玉石小镜,倾倒镜面。

  “哐当!”

  一具棺材摔出来,震动间,棺材板滑了出去。

  丽娜捂着鼻子,连连后退,只是嗅了一口棺材里散发的气息,她便有些头晕眼花。

  龙图连忙用蒲扇般的大手捂住许铃音的脸,然后把她丢出老远。

  棺材里,一句残破不堪的古尸,暴露在众人眼里。

  它看起来像是一具沉眠无尽岁月的干尸,且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破坏,胸骨、肋骨多有断裂,脑袋也是残缺的。

  但尤尸的目光落在古尸上,再也移不开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 谈判的技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