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三章 另一个计划

设置字体大小:
  “不对?”

  紧跟在他身后的鸾钰最先听见,不太理解的反问道:“什么不对。”

  稍稍落后两人的影子、跋纪、淳嫣,也朝许七安投来质询的目光。

  哪里不对?

  因为太简单了啊,许平峰知道蛊族的重要性,蛊族的选择很可能会决定中原战事的结果。

  如此重要的势力,仅仅派一个弟子过来,许下口头承诺,抛出几个让蛊族无法拒绝的条件.........是,这些条件足够让蛊族答应结盟,如果没有自己横插一脚,蛊族现在已经和云州顺利结盟。

  但,许平峰是知道他在南疆的。

  而且,他这一路行走江湖收集龙气,靠的就是诡异强大的蛊术,许平峰肯定知道这个情报。

  作为一个图谋中原机关算尽的人物,如此不合寻常的蛊术,他会视为不见?

  “许平峰可能不清楚七绝蛊是什么东西,但他绝对能猜到我的蛊术来自天蛊老人的后手安排。与蛊族有渊源的我也在南疆,而蛊族又这么重要,他只派一个弟子来游说蛊族.......

  “这显然不符合许平峰的风格。”

  许七安心里一阵分析,得出的结论是:

  要么许平峰另有目的,要么他有办法克制蛊族,让结盟失败过,蛊族高手不敢离开南疆。

  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推理,许平峰制约蛊族的手段就不难猜了——极渊。。

  想到这里,许七安转身,走回天蛊婆婆身边,道:

  “婆婆,我记得你说过,天蛊老人当年联手许平峰窃取国运,是为了修复儒圣雕塑,封印蛊神。”

  听他说起蛊神相关的事,身后追来的鸾钰收敛媚态,变的严肃。

  淳嫣等首领也露出凝重之色,望着他和天蛊婆婆。

  天蛊婆婆平静的点头:

  “是的,蛊族一切的动力都是为了封印蛊神。”

  鸾钰搂住许七安的一条胳膊: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中原官话不标准,但声音软濡悦耳,有着成熟女子的磁性。

  “极渊,监正大弟子的目标是极渊。”

  许七安不做隐瞒,开门见山的说:“如果云州和蛊族没能结盟,他很可能会试图动摇儒圣封印。”

  心蛊师淳嫣,微微摇头:“儒圣封印非一般能动摇,便是婆婆都没办法撼动。”

  几位首领点头,看一眼许七安,认为他想太多了。

  许七安脸色严肃,沉声道:

  “你们不要忽略我的话,儒圣的封印与气运有关,这便是天蛊老人要窃取大奉国运的原因。”

  顿了顿,他扫视众首领:

  “术士对气运的掌控,更甚儒家。”

  鸾钰等人脸色微变。

  许七安继续道:“许平峰未必是要撼动封印,但他绝对有什么目的,不能掉以轻心,速去极渊。”

  话音落下,几位首领先后御风而起,脸色难看的朝极渊方向掠去。

  ............

  “强大到让人有些绝望啊.........”

  原始森林深处,葛文宣在充斥着瘴气的密林里腾跃,回想起不久前观测到的战斗,内心感慨油然而生。

  目睹许七安打败蛊族五位首领时,葛文宣心里最先涌起的,是巨大的愤怒和沮丧,五位超凡齐出,竟被姓许的克制,没付出多大代价便制服。

  接着,愤怒和沮丧被畏惧取代,泛起强烈的退意。

  离开南疆,再也不回来。

  但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结盟的事告吹,下一步计划随之启动。

  葛文宣脑海里回荡起出发前,老师交代的话:

  如果许七安从中阻扰,结盟不成,你便带着我的东西去一趟极渊。

  “老师果然神机妙算,一事不成,便谋划另一事,永远不会空手而归........”

  葛文宣凭借灵活的身法,时而在密林中飞奔,时而在树梢腾跃。

  沿途的毒虫毒兽则对他避之不及,窸窸窣窣的避开。

  葛文宣擅长的是排兵布阵,本身只是五品化劲、六品炼金术师的他,本无法深入到原始森林内部。

  但不要忘了,术士体系的九品叫“医者”,医和毒是不分家的,他事先服用了解毒的药丸,这能让他不惧怕瘴气。

  随后在身上涂抹驱赶毒虫的药粉。

  这才能从毒蛊之力笼罩的区域深入极渊。

  换成别的区域,他还没靠近极渊就被里面的蛊虫蛊兽杀死。

  渐渐的,周围的树木开始减少,地面裸露出大片大片的黑色泥土,像一块块黑斑。

  但葛文宣穿越这片森林,眼前出现一座大裂谷,裂谷宽度难以估计,葛文宣极目远眺,看不见裂谷的对岸。

  裂谷的边缘并不陡峭,是不停往下的缓坡。

  “植物开始变的畸形了........”

  葛文宣站在裂谷边缘,往下张望,看见左下方的斜坡长着一丛灌木,灌木的叶子像是一只只婴儿的小手,灌木中开出的话多,形似小孩的笑脸。

  裂谷外的原始森林,虽然也是变异植物,但外观没有那么畸形。

  葛文宣摘下挂在腰间的锦囊,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取出一件件法器。

  黄铜铸造的护心镜挂在心口,淡黄的微光膨胀,透着厚重之感,这是用来防身的极品法器。

  接着吞服辟毒丹药、涂抹让毒虫厌恶的药粉,而后,他含下一片白玉雕琢而成的叶片,舌尖泛起辛辣之味,让他的精神变的亢奋,用来防备心蛊对元神的操纵。

  第三件法器是一杆漆黑如墨的幡,它散发着让人作呕的尸臭味,杆子是由白骨铸造,幡布材质是人皮,漆黑是因为浸泡在鲜血里的时间太长。

  此幡名为聚阴幡,有招灵养鬼控尸之能。

  “对了,还得防备情蛊。”

  葛文宣最后取出一套银针,指尖捻起,准确的扎入小腹、腰部、后背等几处穴位。

  施针的目的,不是屏蔽情毒,而是阻断某部分功能,让他在中毒时完全提不起“兴趣”,算是一种短暂的自我阉割。

  副作用是,在未来的半年里,他可能都不会对有任何兴趣。

  只要对自己够狠,就没人能打败你。

  这些法器全是老师赠予的,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位格极高。

  一切准备妥当后,葛文宣沿着缓坡,朝着极渊内深入。

  往下走了半刻钟,凄厉的破空声响起,葛文宣一个漂亮的单手撑地翻跟头,避开了侧面的袭击。

  站稳后,回头一看,袭击者是一条黑鳞小蛇,它只有一尺长,额头长着两根小角,暗金色的竖瞳充满暴戾。

  一击落空后,小蛇再次弹起,把自己化作一根尖啸的箭矢,射向葛文宣。

  五品化劲的葛文宣反手拔出一把短刃,把它斩断。

  “啪嗒......”

  小蛇断成两截,在地上疯狂扭动,断口处生长出状若蚕丝的黏稠物,似要强行拼接起来。

  力蛊,实力一般........葛文宣冷静的看着小蛇挣扎片刻,彻底死去。

  这时,密集的破空声呼啸而来,左右两侧、缓坡下方,射来密密麻麻的箭雨。

  嗡嗡嗡........箭雨撞在护心镜撑起的光幕上,激起涟漪状的光晕。

  葛文宣顶着箭雨,埋头逃跑,把蛇群抛在身后。

  就刚才那一波“箭雨”,没有护心镜保护,他估计够呛,即使能凭借铜皮铁骨逃出来,也得受些伤。

  而这才刚进入极渊。

  可惜极渊里不能施展望气术,无法提前规避前方的危险。在极渊施展望气术,必然会看到蛊神的气数,审视超品的气数,会让我瞬间魂飞魄散............葛文宣愈发谨慎小心,保持不快不慢的速度往下。

  又往下摸索了一盏茶功夫,途中避开了许多毒虫猛兽的攻击,周围的光线渐渐暗沉。

  突然,葛文宣嗅到了一股甜腻的气息,旋即心跳加快,血脉喷张,他知道自己中了情毒。

  狂乱的心跳让他有些发晕,但仅此而已,剧烈的情毒无法让他产生任何绮念,下半身稳如泰山,无动于衷。

  他环首四顾,看见了对自己释放情毒的蛊兽,那是一只浑身黑毛,形似犬类的动物。

  见葛文宣看来,它转了个身子,把屁股对着白衣人类,试图用自己的“秘密武器”勾引对方。

  .........葛文宣嘴角抽动一下,面无表情从侧方绕过,对这只“黑狗”的秘密武器视若无睹,不受吸引。

  继续顺着缓坡前行,接下来的途中,他遇到了暗蛊的袭击,力蛊的追杀,情蛊的勾引,心蛊的操纵,也遇到了一群行尸走肉,但都安全通过。

  他终于来到了一处平坦的地带。

  此处的光线已经极为昏暗,像是夜幕即将笼罩的傍晚。

  平坦地带再往前,就是真正的悬崖了,悬崖底下沉睡着蛊神。

  此处是缓坡的尽头。

  葛文宣看到一尊高大的雕塑,屹立在悬崖边缘。

  他穿着长袍,头戴高高的儒冠,一手背后,一手置于小腹,微微低头,俯视着下方的极渊。

  儒圣..........葛文宣脑海里闪过这个名字,他的表情变的谦卑而拘谨。

  “儒圣真的封印了蛊神。”

  他早已知晓此事,但真正见到儒圣屹立在此地的雕像,内心依旧震撼。

  “儒圣在上,人族晚辈葛文宣有礼。”

  他整理衣冠,朝着儒圣雕塑躬身作揖。

  “得罪了.........”

  葛文宣再次摘下锦囊,取出两件物品,分别是刻画着八卦五行的铜盘,以及一片散发淡淡白光的鳞片。

  他身后十几米的隐蔽处,一只手里戴着色彩缤纷手串的黄毛猴子,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既没阻止,也没靠近。

  ..........

  PS:错字先更后改,这章是昨天的。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三章 另一个计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