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

设置字体大小:
  “你不知道?”

  龙图诧异的看着许七安:“你距离超凡只有一线之差,怎么会不知蛊术的奥义。”

  我是水货啊,跟你们不一样.........许七安没回答他。

  龙图见他不说话,便继续说道:

  “任何直接吸收蛊神之力的生灵,都会畸变成怪物,极渊附近的蛊虫蛊兽就是例子。

  “为了利用蛊神的力量,蛊族先辈们付出巨大代价,用一条条生命摸索出利用蛊神之力的办法,这就是蛊族秘术和本命蛊的由来。

  “本命蛊能中和蛊神之力的污染,让我族可以吸收蛊神的力量,但又不会被污染。”

  本命蛊相当于过滤器.........许七安点点头。

  跋纪接话,说道:

  “本命蛊也是蛊,吸收蛊神之力的它,为何没有像其他蛊虫蛊兽一样畸变疯狂?因为它有成熟期的阶段性限制。

  “达到瓶颈后,它会陷入沉睡,排除蛊神力量的污染。

  “也就是说,它无法像普通的蛊虫蛊兽一样,通过吸收蛊神之力,快速强大。”

  这样更稳定,避免畸变,但也让修为的增长受到扼制.........许七安想到了体内的七绝蛊,它也因为这类原因,无法再吸收蛊神力量。。

  谈话间,淳嫣体内的情毒被鸾钰拔除,意识得以恢复。

  她似乎还记得刚才的事,不太敢与许七安对视。

  众首领各自散去,许七安跟随龙图返回力蛊部,穿过广袤的平原,抵达伯山脚下。

  此时天色已黑,族长的大院外,架起篝火和大锅,丽娜蹲在大锅边煮肉,周围围着七八个力蛊的孩子,年岁都在十岁以下。

  许七安看见自己愚蠢的妹妹,她和力蛊部的孩子一样,眼巴巴的坐在锅边,等着熟肉出锅。

  那表情,那眼神,以及吞咽口水的细节,都与力蛊部的孩子如出一辙。

  感觉铃音已经完美融入力蛊部了.........许七安扫了一圈,发现族里多了不少陌生的青壮年,猜测是外出打猎的年轻族人回来了。

  “每次她哥哥打猎回来,丽娜就喜欢拿出一部分猎物,煮给族中的孩子吃。”

  龙图欣慰的说道:“懂的施恩与人,她比哥哥跟懂的当族长,丽娜打小就聪明啊。”

  .........许七安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干脆就不说话。

  “丽娜,南栀和白姬呢?”

  他走到锅边,低头嗅了嗅,味道并不好。

  周边的孩子,包括许铃音,顿时一脸警惕,怀疑他是来分一杯羹的。

  “在屋子里呢。”

  丽娜头也没抬,专心致志的煮肉,时不时丢一把调味的辛香料。

  许七安和龙图绕过孩子们,进了大院,内院里,一个赤着上身的年轻男人舞着一把钢刀,呼啸如风。

  他一身腱子肉,挥刀时,手臂和脊背肌肉随之起伏,极其阳刚。

  “阿爹!”

  见到龙图和许七安进来,他立刻顿住刀势,恭恭敬敬的喊道。

  龙图“嗯”了一声,给许七安介绍:

  “这是我儿子,丽娜的哥哥,叫莫桑。”

  莫桑年纪不超过二十五,眉眼与丽娜有几分相似,因此颇为英俊,只是左脸一道深深的疤痕破坏了面相,凶厉的眼神也让他看起来桀骜不驯。

  “中原人,许银锣。”

  龙图言简意赅的介绍许七安。

  莫桑已经从归来的长老们口中得知许七安今日的壮举,不敢有丝毫冒犯,恭敬的行礼。

  “不用客气,丽娜是我的好友,你是她兄长,那便是自家人。”

  许七安颔首微笑,心说就外表看,这位莫桑兄还算正常,不像丽娜,憨字全写在脸上。

  莫桑立刻说道:

  “许银锣和阿爹比,谁更厉害?我听说五位首领今天全输给你了。

  “我阿爹肯定不是你的对手,我可以打包票。”

  我收回刚才的话,力蛊部没一个智商在线的..........许七安看一眼满脸不服气,并跃跃欲试的龙图,嘴角抽动一下,找了个借口脱身。

  身后传来父子俩大声的交谈:

  “没有规矩。”

  “阿爹你明明想和许银锣打一场,那就直接上啊,何必畏手畏脚。”

  “你要有丽娜一半聪明,为父就把族长之位传给你。”

  许七安径直去了内院,轻而易举的锁定慕南栀所在的房间,推门而入,简陋但宽敞的房间里,慕南栀穿着淡紫色的肚兜,白色绸裤,手里握着汗巾,正仔细擦拭手臂、脖颈。

  见有人闯入,她脸色大变,发现是许七安后,惊恐之色稍减,脸颊泛起红晕,背过身去,怒道:

  “出去出去.........”

  许七安望着白皙如玉的背,像许铃音看着食物那样,吞了吞口水。

  吱~他关上房门,等了几分钟,直到里面传来慕南栀的声音:

  “进来吧。”

  许七安进了屋子,扫了一圈:“确实简陋了些,连浴桶都没有。”

  慕南栀矜持点头,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尴尬,只是揉捏白姬的力道悄悄加重,暗中报复。

  本来说好负责望风的小狐狸对许七安的靠近不管不顾,害她没了清白。

  “刚才遇到了些麻烦.........”

  许七安把极渊里的经过告诉她,叹息道:

  “我现在算是摸清许平峰的行事风格了,一个目的之下,永远隐藏着第二个目的。一个不成,便立刻进行第二个计划,永远不让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下次再碰上,我就得注意了。”

  慕南栀对打打杀杀的事并不感兴趣,她只是一个鸡都不敢杀的弱质女流,只要许七安没吃亏,那就什么都好。

  “回头要麻烦你帮忙种植一些毒草和毒果,不用太多,先给毒蛊部馋点甜头。”

  可惜我没有糖尿病,不然就亲自来了.........他幽默的于心底补充一句。

  “嗯!”

  慕南栀点头,入江湖以来,她经常帮许七安种毒草,以满足他古怪的癖好。

  许七安从她怀里把白姬救下来,没好气道:

  “它还只是个孩子,别这么欺负它。”

  白姬一听许银锣给自己做主,就很高兴,不服气的娇声道:

  “看一下身子怎么啦,夜姬姐姐前阵子在十万大山里,还天天和许银锣睡觉呢。”

  ........许七安面无表情的把白姬的头按进水盆里。

  ............

  夜里,力蛊部在族长院子外的广场上举办了一场篝火晚会。

  主题是吃肉吃肉还有吃肉。

  丽娜从中原游历归来,成为了除许七安外,族中的焦点人物。

  肉过三巡,一位长老大声说:

  “丽娜,快给大家说说你在中原惊心动魄的历程吧,外出一趟,回来就四品了,大家都很好奇。”

  值得一提,力蛊部没有酒,因为酿酒需要大量的粮食,力蛊部没那么阔绰。

  偶尔会用食物向其他六部换酒,相当于奢侈品,所以,在力蛊部,如果谁手中拎着一壶酒,那基本就可以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本来开心吃肉的丽娜,茫然的抬起头。

  “丽娜姐姐,跟我们说说呗。”

  “丽娜,中原听说很富庶,你去了一趟中原,白成丑姑娘了,修为也到了四品,经历一定丰富多彩吧。”

  “快说,我们迫不及待了。”

  男女老幼齐声起哄。

  噗,她有个屁的丰富经历,全赖在我家白吃白喝了..........许七安险些捂住嘴,笑出声。

  丽娜一脸为难的起身,结结巴巴道:

  “这,这个嘛,我去中原的路上,当然是丰富多彩啊,和中原人一路斗智斗勇,历经磨难,在江湖闯出偌大名头,最后抵达京城,就潜心修行。

  “并,并做了许多自古以来,纵观史书,千年以降,都没有人做过的事。”

  她哥哥莫桑就问:“比如呢?”

  丽娜被难到了,眼珠子一转,大声说:“比如协助许宁宴杀国公,杀皇帝。不信你们可以问他。”

  众人一起看向许七安。

  杀国公有你什么事,不过杀元景你倒是出力了.........许七安没有拆穿,很给面子的点点头。

  顿时,丽娜赢得族人们拍掌叫好,喝声一片。

  丽娜骄傲的挺起胸脯,掐着腰。

  “那丽娜姐姐在中原的名头是什么啊。”

  一个孩子大声问道。

  “飞,飞燕女侠!对,中原人都喊我飞燕女侠。”

  丽娜也大声回应。

  飞燕女侠要是知道自己变成了南疆小黑皮,她会提着刀来找你的..........许七安面皮抽动一下,他在人群里看见许铃音和几个孩子坐在一起,大声鼓掌,为“飞燕女侠”叫好。

  俨然已是蛊族的孩子了。

  篝火晚会在欢声笑语中结束,许七安没能收获到足够多的“阿谀奉承”,在心里腹诽力蛊部的人都是群粗鄙之徒。

  他带着许铃音回房间睡觉。

  慕南栀因为白姬无意中说漏嘴的事,气的回娘家——浮屠宝塔。

  小豆丁在他的威逼之下,仔细的刷过牙齿,洗过脚,在床上舒服的打滚。

  “大锅,我是不是要在这里住很久呀。”

  许铃音趴在床上,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想爹娘吗?”

  许七安摸摸她脑袋。

  “想的。”

  许铃音用力点头,又说:“但吃东西的时候就不想了。”

  “那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这里有吃不完的肉。”许铃音挥舞着双臂,大声说。

  铃音天生就是闯荡江湖的好料子,同龄人一阵子没见到父母,已经哭的死去活来...........许七安给她盖上被子,笑道:

  “睡吧。”

  许铃音胖乎乎的小手拍着身边空位:“大锅也睡。”

  没多久,呼噜声就来了。

  许七安帮她盖好被子,吹灭蜡烛,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

  天蛊部。

  烛灯如豆,略显阴暗的房间里,天蛊婆婆坐在床边缝补衣物。

  烛光突然晃动一下,天蛊婆婆没有抬头,笑容温和:

  “桌上有茶水,刚煮好的。”

  无声无息出现在桌边的人,提起茶壶,翻开倒扣的茶盏,边倒茶边说道:

  “婆婆,七绝蛊是什么?”

  天蛊婆婆沉默了好一会儿,缓缓道:

  “大概在八十年前,蛊神的力量喷涌而出,声势是今日的数倍。老头子去极渊查看情况,回来后,带回来一只奇怪的蛊虫。

  “它很弱小,但天生就具备七种蛊术。但七股力量非常混乱,难以均衡,随时都会爆体而亡。

  “老头子为了培育它,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以天蛊为基石,承载其余六股力量。”

  七绝蛊是蛊神之力大井喷时出现的..........许七安皱了皱眉:

  “它为何如此特殊?”

  除了蛊神之外,没有任何生物能同时掌控七种蛊术,七绝蛊是唯一的例外,这足以说明它的不同寻常。

  天蛊婆婆摇摇头,说道:

  “那次蛊神之力爆发,除了七绝蛊的出现,儒圣的雕塑就是那时裂开的。老头子也因此开始苦思如何修复封印,最后把主意打到大奉国运上。”

  蛊神之力大井喷,七绝蛊出现,儒圣雕塑裂开...........许七安心里一凛,莫名的体会到了脊背发寒的感觉。

  “七绝蛊只有本能,没有独立的意识,这点我可以确认,希望是我多想了。嗯,就算七绝蛊有问题,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可以轻易压制。

  “如果哪天七绝蛊成为我最强手段,那才危险,还好我武道天赋不错..........”

  他心里念头闪烁。

  见他久久不语,天蛊婆婆皱纹遍布的脸庞,带着慈祥微笑:

  “还有什么想问的。”

  许七安收束念头,回以笑容:

  “还真有!

  “婆婆那只猴子分身,今日在极渊里,都看到了些什么?听到了些什么?”

  天蛊婆婆笑容缓缓收敛,叹息道:

  “怎么看出来的。”

  呲溜~许七安喝了一口茶,淡淡道:

  “自我踏入超凡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只记得我天赋无双,功绩显赫,却很少还有人记得,我最初是靠什么起家的,靠什么扬名的。

  “白日里不揭穿婆婆,只是不方便罢了。”

  ...........

  PS:错字明天再改,睡觉,今天没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