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援兵

设置字体大小:
  杨恭端起茶盏,抿一口滚烫的茶水,缓缓道:

  “要想解决飞兽军,倒也不难,让张慎配合军中高手,逐一击破便是。”

  普通士卒与低品武夫,拿飞兽军没办法,但能御风飞行的四品高手对付飞兽军不是难事。

  李慕白侧头看了好友一眼,提醒道:

  “飞兽军中亦有高手,况且,如此简单应对之策,我们能想到,叛军会想不到?说不定又是一个请君入瓮的诡计。”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四品高手脱离大本营,孤身御空杀敌,危险性太大,说不准就一去不回。

  “如果我们有飞兽军就好了。”

  有幕僚感慨道。

  “或许,我们可以向妖蛮求援,请金木部的羽蛛南下助阵。”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左侧的一位幕僚心里一动,但这个想法很快被否定:

  “你的主意,与请求朝廷征调赤尾烈鹰有何区别。而且北境距离青州十万里之遥,如何赶来。”

  “让孙玄机帮忙如何,他是三品术士,他若能负责“搬运”,未必不可行啊。。”

  “孙玄机若是走了,谁来牵制那姬玄?唉,没想到云州叛军中,也有一位年轻的三品武夫。”

  “不过向妖蛮求援之策,确实可行,只是按照流程,得先上书朝廷,再由朝廷派遣使者北上,即使妖蛮痛快答应,等金木部的飞兽军南下参战,也是开春之后的事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诸公太短视了,当年遣散飞兽军那是因为太平盛世,无用武之处。但靖山城战役后,诸公就应该心怀警惕了。”

  “如果魏公还在,他肯定早就着手培养飞兽军。”

  “如果我们有飞兽军就好了。”

  李慕白敲了敲桌面,打断这个无可奈何的话题,沉声说道:

  “东陵已破,守军在孙玄机的带领下,已与叛军转为野战,南北对峙。宛郡被围,叛军打算利用飞兽军的侦查力,围点打援,此为消耗战,短期内不会有变故。

  “但若长期不理,宛县迟早弹尽粮绝。”

  他停顿一下,环顾眉头紧锁的幕僚们,道:

  “若不能想办法解开宛郡的困境,那就要想办法保住松山县。”

  身边的幕僚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侧头看向杨恭:

  “东家,若我没记错的话,至今为止,松山县既没有捷报传来,更没有传书求援。”

  杨恭点点头:

  “相较东陵和宛郡,松山县的重要性次之。云州叛军肯定是首攻前两处。”

  李慕白“嗯”了一声:

  “松山县占据地势,粮草充足,又有竹钧和二郎坐镇,想来是能守住的。不过,依照目前的局势,东陵已破,宛县被围。

  “云州叛军的下一步,便是松山县了。”

  正说着,一位吏员匆匆进来,手里捧着密信,高声道:

  “布政使大人,松山县传来急报。”

  杨恭忙说:“呈上来。”

  吏员将密信递上。

  杨恭展开一看,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李慕白等人见状,心头一凛:“信上怎么说?”

  杨恭一字一句道:

  “飞兽军奇袭松山县,二郎求援。”

  顿了顿,他脸色忽地难看起来:

  “这是三天前的信。”

  从松山县到青州城,快马加鞭,也得三天。

  ..........

  松山县。

  太阳高挂,却不曾带来丝毫热度,许二郎站在城头,抓起一把混合着守军们鲜血和硝烟的碎石。

  他没什么表情的环顾四周,城头遍布着弹坑,透着残破和斑驳,几乎没有一处完好。

  缠着麻布和细布的士卒,三三两两的分散着,看不见一个完好的人。

  而留在城头的,是松山县守军中,受伤最轻的。

  松山县原本的两千名守军,如今只剩五百,其他人死在了残酷的攻守战里。

  距离飞兽军奇袭已过三天。

  飞兽军的攻击方式很简单,就是往城头投放炮弹、火油罐,守军们怎么对待攻城敌军,飞兽军就怎么对付守军。

  简单归简单,却很致命。

  守军在第一天直接牺牲近千人,城头被炮弹炸的千穿百孔,砖石被烧的遍布焦痕。

  黄昏时,敌军退走。

  经历了如此绝望的一天,守军士气溃散,认为明日必定城破,人心浮动。

  许二郎派人连夜在城中挨家挨户的收集铜镜,并召集匠人改良床弩,改造出一张张对空发射的床弩。

  到了第二日,飞兽军再次袭击,摆满城头的铜镜折射阳光,险些晃瞎骑兵和飞兽的眼睛。

  守军趁机发射弩箭,击落十二只飞兽,打退飞兽军,战果喜人,守军因此士气大振。

  但许二郎知道,这一招只能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黄昏后,铜镜便无法再发挥作用。

  于是,在敌军撤走后,他让守军在城头辱骂卓浩然,专侮辱对方家中女眷,叫骂一个时辰,激卓浩然率兵攻城,双方再次拼了个两败俱伤。

  卓浩然铩羽而归,黄昏后,因为敌军步卒损失惨重,飞兽军草草轰炸一番后,便撤兵了。

  入夜后,许二郎强征民兵,聚拢一千余人,命竹钧和苗有方率队冲营,最后只逃回来三百余人。

  至此,双方精锐几乎折损殆尽。

  “我已派人向青州城求援,接下来,就看谁的援兵先一步到达了。”

  许二郎低声道。

  身边的苗有方已经三天没笑了,背着一把弓,低沉的“嗯”一声,旋即又觉得不对,皱眉道:

  “卓浩然的军队虽折损殆尽,只剩寥寥数百人,但飞兽军阵容完好,若是每夜袭击,我们依旧只能挨打。恐怕撑不到援兵的到来.........”

  他突然睁大眼睛,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许二郎笑道:“若是我们的援兵先来,那么即使卓浩然攻下松山县,也会因为人手不足,被迫撤离。松山县依旧是我们的。”

  但这里的守军和城里的百姓,就成了弃子..........苗有方嘴唇动了动,“真到了那一步,我会带你先撤。”

  许二郎轻声说道:

  “那多丢人啊,大哥一人守住玉阳关。我却只能夹着尾巴逃跑。”

  苗有方眉头一皱,心说这可由不得你,到时候你不走,我便敲晕你。

  接着便听许二郎苦笑道:

  “我只是感慨一下罢了,不会犯轴的,胜败乃兵家常事,高祖皇帝当年起事,也有过屡战屡败的时候。

  “要是真犯轴了,就没有现在的大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但我也能理解史书上那些宁死不退的豪杰,跟着我打拼的将士们都留在了这里,我又有何颜面苟活。”

  正说着,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大片鸟群。

  鸟群疾速靠近,继而是沉雄的咆哮声,嘈杂而响亮。

  苗有方和许二郎脸色大变,坐在城头休息的伤病们,也注意到了天边的动静,惊恐的起身。

  他们一个个眺望着那黑压压的飞兽群,眼神绝望,脸色惨白。

  “又来了,又来了........”

  “数量这么多,这,这叫我们怎么守?”

  绝望的情绪在守军之间传播。

  “许大人,又来一批飞兽军,松山县守不住了,我们撤吧。”

  一位百夫长仓惶的奔来。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目光死死的盯着许二郎,眼神里的情绪复杂,有哀求,有绝望,也有求生的希冀。

  许二郎双眼一阵发黑,头疼欲裂。

  是啊,要论援兵的话,有什么兵种的行进速度能和飞兽军相比?

  亏他还想着与云州军比速度,怎么比?

  “砰!”

  许二郎狠狠一拳捶在墙头,咬牙切齿道:

  “不除掉飞兽军,青州守不住的。”

  他意识到,这些迅如雷霆的飞兽军,是影响青州战役胜败的关键因素之一。

  苗有方摘下背上的弓,弯弓搭箭拉弦,一气呵成,边瞄准飞兽军,边道:

  “带着许大人先走,老子先射下几只畜生,赚够本再说。”

  恰好这时,飞兽军已经进入他的射程范围。

  苗有方瞳孔收缩,目力放大到极致,瞄准了为首的那只飞兽。

  他旋即一愣,因为这批飞兽军与之前袭击的飞兽军不一样。

  云州叛军的飞兽,是赤色的巨鸟,体表覆盖一丛丛艳丽的火羽。

  而这批飞兽军坐下的怪物,身躯覆盖黑色鳞片,长颈、体态修长,状如蜥蜴,扇动的也不是羽翼,而是膜翼。

  另外,骑乘飞兽的骑士,不是身负甲胄的军人,而是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甚至穿着兽皮衣的人。

  为首的那只飞兽背上,坐着一个穿青蓝相间服饰,肤色黝黑,头发天然带卷,正满脸笑容的朝城头众人挥舞手臂,像是热情的打招呼。

  苗有方“咦”了一下,松开了弓弦。

  “怎么了。”

  许二郎的目力不及武夫,见状,皱眉询问。

  苗有方面带困惑的回复道:

  “这群人有些奇怪。”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 援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