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六十八章 我是谁(5000)

设置字体大小:
  度厄罗汉、熊王、阿苏罗和九尾天狐,冷汗“唰”的冒出来。

  尤其后三者,拥有危机预感的他们,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每一条神经都在传输危险的信号。

  身为武夫,他们的气血比度厄罗汉要更浑厚更精纯,是神殊的主要目标。

  阿苏罗悄然绷紧身躯,强健的肌肉无声的舒展,积蓄力量。

  他能敏锐的感知到,自己是神殊的首要目标,修罗精血对神殊有致命吸引力。

  突然,远处那尊高大的法相凭空消失在众人视野里。

  下一刻,十二双手臂从阿苏罗身后伸展出来,像是捕蝇草张开的獠牙。

  神殊法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阿苏罗身后,法相漆黑的脸庞面无表情,却比任何张扬恶意的表情都要阴森恐怖。

  阿苏罗无声无息的坍塌下去,在十二双宛如从地狱里伸出来的手臂合拢前,从下方脱离了“包围”。

  阿苏罗的眼睛里闪烁着淡金色的微光,天眼通。。

  正是这门神通让他提前捕捉到神殊的动向,这才及时反应过来,否则他会和许七安一样。

  下坠的过程中,阿苏罗脑后浮现绚丽光轮,沉声道:

  “第一戒:不杀生!”

  度厄罗汉双手合十,脑后光轮凸显,缓缓道:

  “第一戒:不杀生!”

  豁然间,神殊法相散发的邪恶气息有所收敛,精神污染略有消退。

  合两位罗汉之力,终于勉强影响到神殊。

  这一刻,九尾天狐有过短暂的犹豫,放任神殊猎杀阿苏罗,后者必死无疑。仅剩一个度厄罗汉,翻不起风浪。

  但如此一来,她就必须要率领妖族逃离南疆,否则也会成为神殊的猎物。

  另外,这也意味着妖族将失去神殊的“使用权”,没了神殊,妖族不可能复国,纵使夺回万妖山,也终究会被佛门再次攻占。

  不,失控的神殊会依循本能,在南疆疯狂杀戮,攫取精血,这里将成为九州禁区。

  妖族连攻占万妖山都做不到。

  她旋即明白广贤菩萨真正的用意,对于妖族起事,佛门真正的应对之法是以大轮回法相的力量,使神殊失控狂化,把南疆变成禁区,让妖族的复国计划落空。

  然后助云州叛军推翻大奉,解决中原的战事。

  之后晋升一品术士的许平峰和伽罗树菩萨便能腾出手压制神殊,将他重新分尸封印,届时,十万大山依旧是佛门的。

  虽然想明白了佛门的计划,但九尾天狐依旧想不通,为何大轮回法相会让神殊失控。

  但不管怎么样,眼下封印神殊,或使起恢复理智是最重要的事。

  否则满盘皆输。

  八条狐尾迎风暴涨,化作遮天蔽日的大蟒,大蟒掠过夜空,将处在凝滞状态的神殊团团缠绕。

  神殊十二双手臂发力,缓缓撑开狐尾的束缚。

  九尾天狐雪白的俏脸陡然涨红,身躯轻轻颤抖,额角青筋暴怒。

  双方在角力。

  亏得她是妖族,气力无双,换成其他体系的超凡高手,连和神殊掰手腕的资格都没有。

  抓住机会,阿苏罗沉沉低吼一声,脑后的光轮坍缩回体内,俄顷,一粒闪烁着五彩绚光的舍利子从他头顶升起。

  这是象征着杀贼果位的舍利子。

  阿苏罗伸手把舍利子握在掌心,拳头绽放出夺目的绚光,将夜空照的瑰丽万千。

  这已经不是调动杀贼果位的力量,这是要拿果位和神殊拼命。

  刹那间,万妖山地界盈满了肃杀之气。

  草木鸟兽,无声无息的死去,尽数被杀。

  “喝!”

  在阿苏罗的怒吼声里,他那只绽放绚光的拳头,精准的击中神殊的眉心。

  天与地之间,一道绚丽的涟漪扩散,将下方的山峦映照的光怪离陆。

  神殊后脑的火环炸散,眉心如瓷器般裂开缝隙,将火焰印记破坏。

  暴怒的神殊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嘣嘣嘣.........缠绕神殊法相的八条狐尾逐一崩断,九尾天狐脸色煞白如雪,似是遭受巨大的创伤。

  断裂的狐尾没有下坠,如有生命般的飞回她身后,自己把自己接续。

  神殊的十二双手臂,从四面八方笼罩阿苏罗,层层叠叠,将他罩于掌心。

  这时,度厄罗汉头顶飘出一颗舍利子,金灿灿的悬浮不动。

  “第一愿,愿阿苏罗在我身侧。”

  话音落下,本该被遮天蔽日的手掌笼罩的阿苏罗,身影在度厄罗汉身侧显化。

  砰!

  气机层层叠爆中,神殊的手掌们拍在一起,什么都没拍到。

  南法寺有一枚舍利子,是“应供”果位的舍利子。

  是第一任南法寺住持,转世重修时留下,许七安和孙玄机抢夺神殊双腿那晚,阿苏罗曾向“应供”舍利子许愿,要一个与自身相同的帮手。

  过去的几百年里,这枚舍利子一直被供在南法寺,受香火洗礼。

  信徒真心诚意的上供,献上贡品,可积累愿力。

  当愿力足够时,应供果位便会在“合理范围”内满足信徒的愿望。

  愿力有很强的专属性,它只会回馈上供者。

  度厄罗汉给这枚舍利子上供的时间不长,愿力有限,只能满足五个愿望,所以一直当做底牌留着。

  这五个愿望当然也得在合理范围内,超出限度,愿望不会实现。

  这时,毛色黑白相间的熊王,四肢如飞,宛如一架肥胖的攻城锤,朝神殊发动冲锋。

  当!

  双爪狠狠拍击在神殊眉心,让裂痕加剧。

  受到攻击的神殊,本能的挥舞拳头,“砰”的正中熊王圆滚滚的腹部。

  拳劲穿透食铁兽的身躯,在它身后化作肆虐的狂风。

  熊王就如同刚才的许七安,化身炮弹激射而去,撞入远处的山峦,造成山体滑坡。

  度厄罗汉没有闲着,在熊王扑击神殊法相时,袖中冲出九十九枚念珠,叮叮叮........念珠相互碰撞,串成一线,犹如一柄细剑。

  一柄绚光闪烁的剑。

  度厄罗汉掌心一推,细剑呼啸而去,化作一道彩色流光。

  他接着双手合十,道:

  “第二愿,愿此招威力倍增。”

  轰隆!

  夜空中乌云层叠,一道粗大的、树状的闪电劈下,叠加在念珠细剑上。

  念珠细剑的飞行速度激增,拖曳着银色的电弧,带起尖锐的啸声,洞穿了神殊法相的眉心。

  法相的脑袋“轰”的炸裂,没有血肉,溃散成纯粹的能量。

  无头法相当即僵凝不动。

  .............

  为了挽救失心疯的老父亲,女儿和儿子伙同八旬老僧,打爆父亲的头...........某处废墟里,旁观这场战斗的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

  真是孝死我了。

  “你也来了啊。”

  他接着朝悠悠转醒的熊王说道。

  被神殊一拳打废后,许七安借着玉碎打断神殊进攻的节奏,旋即用天蛊“移星换斗”的能力掩盖自身气息,再接着一个阴影跳跃,藏身在密林里。

  从而躲开了神殊的后续追杀,并祸水东引,让度厄罗汉和阿苏罗自食恶果。

  正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熊王就突然被砸了过来。

  “疼死了........”

  熊王低声呻吟。

  “无妨,慢慢躺着,我已经替你屏蔽气息了。”许七安宽慰道。

  “你的塔为什么不用?可以疗伤。”

  熊王的豆豆眼望着他,表情有些憨,又因为嘴里吐着血,所以看着特别可怜。

  “那样会暴露目标的。”

  .......很有道理,熊王接受了他的解释,只能自行养伤,恢复伤势。

  其实到这一步,如果是正常情况,许七安已经可以溜之大吉,一手漂亮的祸水东引,干掉阿苏罗或度厄。

  “神殊必须冷静下来,且被妖族掌控,这样南妖才能撑起十万大山的后续战役,牵制佛门。我要真走了,那才完蛋,赢了局部,输了全局。

  “和大佬们斗智斗勇真累,必须走一步看十步。”

  他相信九尾天狐也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出手制止神殊,与度厄罗汉和阿苏罗暂时联手。

  但问题是,阿苏罗和度厄现在肯定想着撤退了……他默默的想。

  通过仔细的观察,许七安发现神殊失控后,完全凭借本能在战斗。

  没有任何技巧。

  在遭遇熊王的攻击时,他遵循本能的反击,而不是趁机控制,然后吞噬精血。

  “没有脑子好啊,没了脑子才好对付.........”

  这个时候,他看见神殊法相的头颅重新凝聚,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庞。

  在场的五位超凡,空中三位,林子里两位,心里陡然一沉。

  这就是半步武神!

  即使残缺,即使失控到只剩本能在战斗,依旧是半步武神。

  真是粗鄙的武夫啊...........许七安咬了咬牙,体会到了其他体系面对超凡武夫时的咬牙切齿。

  别看阿苏罗、度厄、熊王、九尾天狐刚才配合默契,摧枯拉朽的打碎神殊法相的头颅,但其实人家根本没受多大伤害。

  而己方的容错率却很低,一个不慎,就会被法相抓住,活活抽干精血。

  这不就是其他体系的超凡,打超凡武夫时的感受么。

  阿苏罗望着宛如神魔的法相,语速飞快道:

  “向舍利子许愿,离开这里。”

  以“应供”果位的位格,模拟一个传送阵法,不在话下。

  度厄罗汉早已放弃争斗的想法,不再犹豫,说出了第三个愿望:

  “第三愿,愿我与阿苏罗返回阿兰陀。”

  舍利子亮起,复而黯淡。

  两人还在原地,什么都没发生。

  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夜色变的漆黑如墨,月亮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阿苏罗脸色瞬间难看,缓缓道:

  “修罗领域!

  “这是他创立的领域,他找回部分记忆了。”

  修罗领域是上一任修罗王所创的斗技,独属于修罗王的斗技,即使是作为儿子的阿苏罗,也没有学会这招。

  领域之内,猎物无处可逃,直到被杀,或反杀敌人。

  度厄罗汉一脸凝重。

  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置身事外,要么解决神殊,要么被他解决。而依照双方的战力差距,明显是被神殊解决的可能性更大。

  修罗领域.........九尾狐心里一动,高声道:

  “神殊,你就是修罗王,修罗王就是神殊。”

  她试图加深神殊的自我认识,从而唤醒神殊的理智。

  但是没有,神殊法相不为所动,他半转身体,面朝阿苏罗,十二双手臂同时展开。

  ...........

  “杀神殊不现实,做不到,压制他也不可能,该怎么办..........”

  许七安开始审视自身,法宝、靠山、手段在脑海里逐一闪过。

  最后想到了封魔钉!

  “封魔钉肯定无法封印神殊,否则他不会被佛门分尸,封印在各处。但应该能压制他,问题是如何把封魔钉打入他体内........”

  念头转动间,许七安忽然困意上涌,扭头一看,身边的熊王昏昏欲睡。

  卧槽,险些栽在你手里........他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骑上去,挥舞小手,一顿大耳刮子。

  熊王顿时清醒了几分,无奈道:

  “我困了,我有时候也控制不住困意。”

  许七安心里一动,有了主意,道:

  “先别睡,待会儿我让你睡,你再睡。”

  熊王点头:

  “我尽力。”

  许七安借助阴影跳跃,向着众人下方的密林靠拢,拉近距离后,以心蛊之力远距离传音:

  “几位,我有办法制服他..........”

  交战中的阿苏罗、度厄、九尾狐,同时侧了侧耳朵,凝神聆听片刻,眼睛一亮。

  阿苏罗、度厄,脑后同时亮起绚丽的光轮。

  他们同步合十,语气整齐划一:

  “第一戒:不杀生!”

  两位二品再次合力,施加戒律。

  神殊不可阻挡的拳头顿时僵凝,但一秒不到便挣脱戒律影响。

  这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八条狐尾故技重施,膨胀如巨蟒,将高大的法相缠绕。

  与此同时,许七安双手举着食铁兽,从林子里冲天飞起,朝神殊奋力投掷出食铁兽。

  食铁兽落在神殊三丈处,悬空不动,呼呼大睡。

  神殊法相正与九尾天狐角力,一点点的撑开束缚,忽然间,巨大的困意如海潮降临,困意仿佛直接影响了元神,逼迫着他倒头酣睡。

  神殊没有睡,但挣扎的力度减小。

  三重强控!

  投掷出食铁兽后,许七安招了招手,远处密林里,镇国剑自行飞来,落入手中。

  他持剑化身长虹,撞向法相胸口。

  滋滋~

  镇国剑的剑尖抵在漆黑的胸膛,火星爆起,传出让人精神错乱的尖锐响声。

  破防,给我破防啊...........许七安脸色狰狞,额角青筋暴突,力蛊进入狂化,让周身肌肉随之膨胀。

  剑尖终于刺破了皮肤。

  度厄罗汉见状,双手合十,说出了第四个愿望:

  “第四愿,此剑刺入胸膛。”

  话音落下,镇国剑的光芒暴涨几分,剑尖“噗”一声刺入血肉。

  够了.........灼热鲜血溅在脸上,许七安抽出镇国剑,左手袖子里滑出一枚准备好的封魔钉,夹在指尖,一掌拍向神殊胸口。

  封魔钉半截刺入。

  剧痛让神殊彻底摆脱困意,修罗精血沸腾,危机中他竟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

  啪啪啪........

  八条粗壮的狐尾像绷紧的绳一样断裂,九尾天狐疼的脸都抽搐起来。

  当!

  神殊的拳头打飞许七安,把他打的像一个破沙袋。

  阿苏罗从左侧袭来,试图把那半截封魔钉打进去,但没能成功,他也被神殊的拳头捶飞。

  紧接着是尾巴刚接续的九尾狐,她从右侧袭击,同样没能近身,被神殊两拳打飞。

  神殊大师左一拳儿子,右一拳女儿,凶狂无比。

  度厄罗汉的九十九颗念珠,它们如同一片瑰丽的流焰,叮叮当当的撞在神殊的拳头上。

  二十四只手,组成密不透风的防御圈。

  他们的“自杀式”攻击为许七安提供了机会,他从神殊腋下阴影里钻出,移星换斗掩盖了气息,让神殊没能及时察觉。

  当!

  许七安握拳直击,捶在封魔钉头部,彻底把它送进神殊体内。

  做完这件事,他立刻融入阴影,逃到远处。

  度厄、阿苏罗和九尾狐呈三角之势,围住神殊,但没有继续发动攻击。

  神殊法相僵硬不动。

  除了度厄罗汉,许七安在内的四位超凡气力耗损严重,战力都有一定程度的下滑。

  其中许七安和阿苏罗战力下滑最严重。

  前者主要是大轮回法相之力的侵蚀,现在已经是七岁的小正太,后续挨了神殊两拳,反倒不要紧,区区致命伤而已。

  后者则是被神殊攫取了大半精血,死而复生后,连续一番舍命大战,可谓是气血两亏。

  “希望封魔钉能让神殊恢复理智,不然接下来还有一番苦战。”

  许七安心里嘀咕,但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如临大敌。

  理由很简单,封魔钉肯定是能压制神殊,削弱他实力的。如果封魔钉不能让神殊恢复理智,后续的战斗也不会像刚才那么凶险艰苦。

  如果神殊能自行念咒,拔出封魔钉,那说明他已经恢复清醒,众人的目的也达到了。

  紧张的注视中,先是笼罩在空中的领域收缩,接着神殊的法相也随之收缩。

  缺头缺右臂的神殊,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熊王还在睡觉,不曾醒来,没人会去打扰它。

  让神殊持续受到“沉睡魔咒”的影响,是大家的共识。

  “我是谁,我是谁.........”

  喃喃自语从胸腔里传出。

  还没恢复?!

  度厄罗汉、阿苏罗、九尾狐和许七安,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随后,他们听见神殊痛苦的说道:

  “我想起来了,我不是修罗王。

  “我,我是佛陀..........”

  ...........

  PS:看在大章的份上,求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我是谁(5000)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