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七十七章杨千幻的妙计

设置字体大小:
  师兄妹边说边走,半个时辰后,从僻静的羊肠小路拐入官道。

  官道一下子就热闹了,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热闹,而是官道两边,聚拢着许多流民。

  他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衫,有的在努力刨着草根树根,有的在干坐着发呆,有的躺在枯草垛上,气息奄奄。

  人群里,还有一顶顶简陋的帐篷。

  这里距离城池极远,他们聚在此处作甚,又没东西吃.........褚采薇看在眼里,有些困惑。

  当她收回目光,望向前方的杨千幻时,发现他头上已经戴了一顶帷帽,垂下的并非轻纱,而是厚厚的棉布,超凡武夫都看不穿的那种厚棉布。

  “娘,我好饿.........”

  路边,一个六七岁的男孩,蜷缩在母亲的怀里。

  母子俩蓬头垢面,饿的瘦骨嶙峋。

  “再熬一会儿,熬一会儿就不饿了。”

  年轻的母亲把孩子抱在怀里,一边在寒风中发抖,一边说:“等你睡着了就不饿了.........”

  年轻母亲脸上有多处淤青,手腕处有暗红的鲜血,嘴唇发白,似乎有伤病在身。。

  褚采薇的眼睛里,倒映出年轻女人无奈又麻木的表情,倒映出孩子对食物的渴望,对饥饿的恐惧。

  她缓步走过去,在母子俩面前蹲下来,从随身的鹿皮腰包里摸出牛油纸包裹的两只馒头。

  霎时间,一双双冒着血丝的眼睛看了过来,泛着难以言喻的光芒,可怕的仿佛不是来自人类。

  年轻妇人接过馒头,摇醒昏昏欲睡的孩子,急切道:

  “快吃,快吃.........”

  同时,她一边往嘴里塞馒头,一边抓起了放在身边的,打磨尖锐的石头,用凶狠的目光扫过周围吞咽口水,跃跃欲试的流民。

  过程中,她不停的催促孩子吃快点。

  褚采薇见男童噎的双眼翻白,忙取出水囊递过去,轻声道:

  “慢点,喝些水。”

  趁着男童喝水时,褚采薇望着年轻妇人,问道:

  “你们聚在此处做什么。”

  在她的所见所闻里,流民的生存方式大概分三种,一种是落草为寇,洗劫其他百姓,宛如蝗虫过境,而被洗劫的百姓也成了流民,规模越来越大。

  一种是堵在城外,靠着朝廷的施舍度日,或者漫山遍野的找能吃的东西。

  一种是应招入伍,成为民兵。

  最后这种情况,选择的人最少,首先是朝廷粮草有限,养不起太多的民兵,其次青州正在打战,成了民兵,很快就会被输送到青州战场。

  而这批流民聚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坐在寒风里等死?

  年轻妇人咬了两口馒头,就不吃了,握在手里,声音嘶哑的说道:

  “前面六里外有一座山,山上有山大王,他们隔三差五的出去抢东西,每次抢完回来,就会派人过来送些吃的。”

  年轻妇人见孩子吃完了馒头,把手里的那只递过去:

  “吃吧.......”

  她接着看向褚采薇,一番审视后,低声哀求:

  “姑娘,你能带我孩子走吗?”

  褚采薇一愣,她肯定不能带着一个孩子啊,这男童看起来和许铃音差不多大,但瘦弱怯弱,明显没有许铃音好养活。

  而且她是被司天监放逐之人,四处游历,体弱的孩子那里受得了奔波之苦。

  正要拒绝,忽听年轻妇人哀声道:

  “我快保不住他了,那些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昨晚有人悄悄把我的孩子带走了,还好我醒来的及时,就跟他们死打........”

  褚采薇忽然明白她脸上的淤青和手上的暗红血迹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褚采薇几乎无法呼吸。

  这时,她耳廓一动,听见了马蹄声。

  她起身,朝前方官道望去,看见一支骑队疾驰而来,为首的是一个穿黑裙的秀丽女子,眉浓眼大,英气勃勃。

  “哗啦啦........”

  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瞬间“活”了过来,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朝着这支骑兵靠过去。

  啪!

  黑裙女子抽动马鞭,逼退涌上来的流民,呵斥道:

  “排好队行,谁敢冲撞,姑奶奶直接抽死。”

  流民们对她似乎极为忌惮,安安分分的排好队形。

  骑卒们翻身下马,人手一个布袋,布袋里装着馒头,每人一只的发过去。

  每个流民都领到食物时,布袋也空了。

  黑裙女子骑在马背上,上下打量杨千幻和褚采薇,道:

  “看你们的打扮,不像是灾民,哪儿的人啊。”

  褚采薇正要说话,便见杨千幻浮空而起,背对众人,缓缓道:

  “手邀明月摘星辰,世间无物这般人。

  “天不生我杨千幻,大奉万古如长夜。”

  包括流民在内,在场众人瞠目结舌,一脸敬畏。

  黑裙女子满脸忌惮,却不敢造次,沉声道:

  “阁下来此有何目的?”

  她悄悄握紧了刀柄。

  不久前,官府还曾派兵攻山,试图剿灭他们。

  虽说最后被打退,但李郎料定官府不会善罢甘休,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冒出一位修为不俗的神秘人物,极有可能是朝廷派来的高手。

  杨千幻缓缓道:

  “吾来此,拜访友人李灵素,尔等可有听说?”

  ............

  太阳温吞的挂在天空,带不来一丝一毫的温暖,这座易守难攻的小山寨里,炊烟袅袅。

  一个穿着破旧棉衣的男人,拎着竹篮,来到山寨口的瞭望塔,纵声喊道:

  “下来吃饭了。”

  “好的.......”

  瞭望塔上,负责望风的家伙应了一声,这时,他忽然纳闷道:

  “咦,四当家回来了,怎么带回来那么多人?”

  黑裙女子快马加鞭来到山寨外,与瞭望塔上的守卫完成“安全回来”的手势。

  寨门缓缓敞开。

  “四当家,你怎么把外头的那些灾民给带回来了。”

  一位守卫殷勤的上前牵马,同时,他目光不断的飘向身后的黄裙少女。

  大大的杏眼,略显瘦削的脸蛋,娇俏精致的五官,是个极为难得的美人儿。

  黑裙女子淡淡道:

  “这些不是我们的人,先随便安置一下。”

  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后,她翻身下马,带着褚采薇往里走。

  一路上行,穿过一座座简陋的木屋、黄土屋,他们抵达了目的地,依旧是黄土屋,但外面多了一圈栅栏。

  黑裙女子高喊道:

  “李郎,出来,有故人寻你。”

  俄顷,屋子里走出来三人,居中那位俊美无俦,器宇轩昂,是个俗世佳公子。

  右边是穿白裙的秀美女子,气质斯文,左边是紫衣女子,皮肤白皙,眼儿水灵。

  都是极有姿色的美人。

  白裙和紫衣看到褚采薇后,眉头微皱,眼神变的警惕。

  “采薇姑娘!”

  早与杨千幻有过联络的李灵素丝毫不惊讶,左顾右盼,道:

  “杨兄呢?”

  就在这时,屋顶的瓦片上传来杨千幻吟诵般的嗓音:

  “天不生我杨千幻,大奉万古如长夜。

  “手邀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众人回首望去,黑瓦之上,白衣人负手而立,衣袂翻飞。

  这让不知底细的白裙和紫衣女子心生敬意,认为这是一个世外高人。

  而即使是听过两句诗的黑裙女子,依旧满脸惊艳。

  李灵素朝三位女子说道: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司天监的杨千幻,你们喊一声杨师兄就好,他可是监正的三弟子。”

  接着又介绍了三位女子。

  白裙女子叫“赵素素”,父亲是县令;紫衣女子叫“于含秀”,父亲是当地某个江湖势力帮主;黑裙女子叫“蓝岚”,师从襄州覆云宗,炼神境的修为。

  “素素精通算术,能帮我持家做账,管理整个寨子的开支。秀儿以前常帮她爹训练、管理教众,寨子里的秩序全靠她。岚儿修为最强,负责跟我出去抢地主。”

  李灵素说道:“妙真说的没错,我不是带兵打仗的料,她教我也学不会,好在我的认识的情缘里,人才济济呐。”

  杨千幻憋了半天,吐出一句话:

  “不愧是你!”

  李灵素摆摆手,请杨千幻和褚采薇进屋喝茶,道:

  “你们怎么会来的?可有要事处理?”

  戴着帷帽,背对众人而坐的杨千幻,沉默不语。

  褚采薇说:

  “杨师兄为了让自己风头盖过许七安,打算把司天监的财物全捐赠出去,惹来宋师兄的不满,把他给举报了。于是我们就被监正老师放逐了。”

  李灵素憋了半天,吐出一句话:

  “不愧是你!

  “那采薇姑娘你怎么也出来了?你何必参与其中?”

  褚采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拿人吃的,替人做事。杨师兄请我吃饭了嘛。”

  不愧是你........李灵素心里吐槽。

  这时,杨千幻说道:

  “我把途中遇到的那伙灾民带回来了,打算与你这般,聚拢流民,占山为王。粮草方面,我会处理,但他们暂时得栖身在李兄的寨子里。”

  李灵素看一眼管开支的赵素素,见她点头,当即应承道:

  “好说好说,以杨兄神出鬼没的传送书,劫掠为富不仁之辈得粮库,那是轻而易举。”

  杨千幻摇摇头:

  “我不劫掠,想要粮草,直接买便是。”

  赵素素闻言,浅笑道:

  “杨师兄,这可不是一笔小开支,如今粮价涨的..........”

  话没说完,便听褚采薇说道:

  “我们离开司天监时,监正老子给了我们每人五万两。”

  李灵素瞠目结舌:“五万两白银啊,司天监果然阔绰.........”

  褚采薇摇头:

  “是黄金。”

  杀人劫财吧.........李灵素心说。

  杨千幻沉声道:

  “我此番的目的,除了不忍百姓苦难,施以援手,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聚拢成势,成为一支不容小觑的大军。”

  “然后去青州打仗?看来杨兄和我是同道中人啊。”李灵素感慨道。

  ........杨千幻沉默了一下,道:

  “这当然是目的之一,另外,这其实是我想出的、压制许七安的办法。”

  虽然不知道凭什么这样能压制许七安,但李灵素听着“压制许七安”五个字,心里就开心,忙问道:

  “何出此言。”

  杨千幻淡淡道:

  “许七安这狗贼,仗着逢迎百姓,屡出风头。我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实在让人心灰意冷。”

  他的红颜知己个个非同寻常,实在让人心灰意冷.........李灵素深表赞同:“唉,杨兄知我。”

  杨千幻语气依旧平淡,因为自信:

  “但我近来,突然有一妙计,只要成功,就能让杨千幻三个名字,盖过许七安。”

  ..........

  PS:错字先更后改。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七章杨千幻的妙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