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神魔终结的秘密

设置字体大小:
  幽冥蚕此时已返老还童,形如娇媚艳丽女子,不像之前那副衰老模样辣眼睛,但被她黑宝石般的目光灼灼审视,慕南栀还是有些不适应,皱了皱眉,缩到许七安身后。

  它不会看出南栀的身份了吧,没道理啊,金莲道长赠的手串能屏蔽气息,连术士都看不穿的..........许七安皱了皱眉,握着镇国剑的手微微发力。

  幽冥蚕丝已经到手,如非必要,他不想和一位超凡境的异兽发生争斗。

  但同时也知道花神的灵蕴,对专修肉身的体系有着极强的诱惑力。

  刚想操纵浮屠宝塔,将慕南栀和小白狐收入其中,忽见幽冥蚕庞大的身躯一颤,黑宝石般的双眼里,似有光芒层层坍塌,就像人类的瞳孔剧烈收缩。

  她艳丽的脸庞露出了极度激动、震惊之色,尖叫道:

  “甘木,是甘木的气息。”

  见幽冥蚕情绪突然激动,但又没有攻击的迹象,许七安停止收人的动作,看向慕南栀怀里:

  “它说什么?”

  白姬娇声道:“是甜木头。”

  ?许七安和慕南栀心里同时闪过问号,前者心说这异界版的玛丽苏称呼是什么鬼。

  后者心说,我什么时候变成木头了,而且还是甜的。

  许七安眉头微皱,吩咐道:

  “白姬,问它甜木头是什么意思。。”

  白姬尖声发出古怪音节。

  幽冥蚕听完,解释道:

  “甘木还有一个名字,叫不死神树。生长的九州大陆的西北圣山中,它高千丈,直入云霄,其汁若血,能炼制不死药,凡人服之,延寿八百年。

  “其冠连绵十里,无数生灵栖息其上。我的先祖便生活在不死神树上,以它的枝叶为食。”

  待白姬翻译后,许七安忍不住侧头看一眼慕南栀,心说你不是花神转世吗,怎么和不死神树扯上关系了。

  幽冥蚕继续说道:

  “我年轻时,曾追随祖先去拜见过不死神树,在它的树冠上修行了数百载,那甘美的叶片,我至今都没有忘记。再后来,神魔时代终结,不死神树作为先天神魔,也在那场灾难中枯萎。”

  说着,它露出了缅怀和痴迷的表情。

  白姬刚翻译完,许七安便迫不及待的提问:

  “快问它,神魔是怎么殒落的,不死神树和你姨有什么关系。”

  白姬如实转译。

  “神魔怎么殒落的?”

  幽冥蚕表情有些惊惧,似乎过了这么多年,当初的事,依旧让它畏惧后怕。

  “有一天,神魔突然疯了,互相残杀,那一次动乱非常可怕,九州大陆被生生打崩。远古时代的大陆,可比现在要广袤数倍。

  “像蛊那样的强大神魔,也有不少,但都死了,死在了那一场动荡中。

  “没记错的话,好像只有蛊活了下来。我们这些神魔后裔,也有不少被波及,死在大动乱里。”

  原来我当初看到的神魔殒落景象,不是有人杀光了神魔,而是神魔之间互相残杀?

  像蛊神那样的存在,也就是超品,神魔里不乏这种级别的存在,这我倒是可以理解,但为什么神魔突然疯了?

  许七安脑子里“嗡嗡”作响,一边消化着信息,一边扩散思维,展开分析。

  “怎么疯的?”许七安说完,看向白姬。

  “怎么疯掉的呢。”白姬用神魔语好奇的问。

  “不知道,就是突然疯了,无缘无故的疯了,我的祖先也疯了,不顾一切的参与进厮杀中。”幽冥蚕摇摇头。

  这时,许七安终于分析出一点端倪,问道:

  “你说,神魔们突然疯了,那为何你们这些拥有神魔血脉的后裔,却没有疯?你们是如何规避的?”

  幽冥蚕看向白姬,听完稚嫩的女童声后,它回答道:

  “最初,我们这些神魔血裔并不清楚动乱的原因。等神魔时代终结,世道太平了,神魔血裔们曾试图寻找真相,甚至摒弃前嫌,一同讨论过。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但无法验证,不知道准不准确。

  “神魔之所以发疯,可能是因为祂们乃天地孕育,是先天神魔。而我们这些血裔,是后天诞生,虽继承了神魔血脉,但并不具备神魔灵蕴。”

  它转而看向慕南栀,说道:

  “就比如不死神树,祂的根茎可以栽种出一颗颗具备药性的神树,但那些神树寿元有限,更无法死而复生,因为它们不具备不死树的灵蕴。

  “我的祖先说过,不死树是不会死的。现在看来,祖先没有骗我。不死神树即使在当年的动荡中枯萎,可祂现在就站在我面前。”

  白姬娇声打断:

  “你停一下,那么一大段,我听着很吃力。”

  白姬连忙把幽冥蚕的话翻译了一遍,听的慕南栀眉头挑起,脸色复杂。

  她知道自己是花神转世,大周朝时期,皇帝昏庸,迷恋花神,欲派兵强掳花神回宫,但花神引来天劫自焚,宁死不屈。

  可她万万没想到,花神的前头,还有一层身份。

  我就奇怪,花神的特性和非凡灵蕴,明显超出了妖的范畴,如果是远古时代的神魔转世,那就合理了,也算解开了我的一个疑惑..........许七安看着白姬:

  “问它,神魔疯狂的根源是什么?”

  幽冥蚕微微摇头: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个人可能知道。很多年以后,人族和妖族崛起,尤其人族,出现了第一位堪比蛊和龙的存在。他把我们都赶出了九州大陆。

  “我不愿意远游,便在这座岛上栖息下来,日月更迭,已经算不清岁月了。”

  “你们是不是吃了道尊的妈妈啊。”许七安吐槽道。

  “你们是不是把道尊的妈妈吃掉了。”小白狐翻译道。

  “哎哎,这句话不用翻译。”许七安摆摆手。

  “可能有谁吃了他生母吧,但我认为,那人一定是知晓了当年神魔发狂的秘密,他恐九州的神魔后裔影响他,才将我等驱逐出去的。”幽冥蚕说道。

  “多谢前辈告知。”

  许七安朝它拱手,表达谢意。

  他对这次登岛之旅非常满意,首先是得到了幽冥蚕,距离复活魏渊又近了一步。其次知晓了神魔殒落的部分真相,也算解开一个疑惑。

  最后,知道了慕南栀的真实身份。

  “最后两个问题!”许七安说道:

  “不死树的灵蕴是否能通过某种方式夺取?”

  慕南栀脸色一变,看向许七安的目光无比复杂,但奇怪的是,她的脚步并没有后退半分。

  幽冥蚕审视着两人,道:

  “你若想吸食她的灵蕴,吃了她便是。”

  女版唐僧吗,看来割bao皮的梗用不了..........许七安心里调侃一句,扭头,笑道:“还得防备你被别人吃。”

  慕南栀给了他一个白眼。

  幽冥蚕说道:“不过这样无法彻底夺去不死树的灵蕴,吃她也好,通过某种办法攫取也罢,只是分一杯羹罢了,就如当年无数生灵依仗祂修行、生存。

  “神魔的灵蕴,乃天地所赐,外人无法剥夺。不然,不死树会被其他神魔分而食之,早就不复存在。”

  “我姨这么弱,以前是不是天天挨欺负。”白姬欺负慕南栀听不懂神魔语,连忙打探八卦。

  “不死树可不弱,是远古三大神树之一,但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不清楚。”幽冥蚕摇头。

  “你问了什么?”许七安道。

  白姬娇声回答:“我说姨是不是远古时代第一美人,它说是的。”

  慕南栀开心的摸摸它脑袋。

  “最后一个问题,你认识白帝吗?”许七安问。

  幽冥蚕听完白姬的翻译,摇头:

  “什么白帝?没听说过。”

  差点忘了,白帝是云州百姓给那位神魔后裔取的名字.........许七安描述了白帝的模样特征,让白姬翻译。

  “这........”幽冥蚕眉头紧皱:

  “它们这一脉,没记错的话,在神魔时代终结后,似乎被一个叫“大荒”的怪物给吞噬殆尽了。怎么还有后裔留存呢?”

  白姬同步翻译。

  许七安脊背凉了一下:“大荒?”

  幽冥蚕解释道:

  “大荒是一位可怕的神魔,祂与后代都被称为“大荒”一族,第一位大荒,是能与蛊争锋的存在。

  “这一脉的天赋神通很可怕,能吞食生灵的精血和天赋,化为己用。当年那位可怕的神魔,先后吞食过三大神树,虽无法侵占灵蕴,但也得了巨大的好处。

  “不过祂也已经殒落在神魔动荡中,你们所说的那位白帝一族,在神魔时代终结后不久,便被“大荒”的后裔吞噬,嗯,你们也可以它为大荒。

  “如果遇到了,一定要小心。”

  它看起来心情极为不错,一边说着,一边抚摸自己光滑细腻的肌肤。

  白帝的真实身份是“大荒”一族?白帝的整个族群,被“大荒”的后裔吞噬,那个大荒伪装成白帝做什么..........许七安道:

  “我没问题了。”

  幽冥蚕点点头:

  “那就离开我的地盘吧,三千年后,如果你还活着,不妨再来这里一趟,我再用幽冥蚕丝换你精血。”

  我的寿命,可能不会比圣人长到哪里吧..........许七安拱了拱手,心说你还是等我的子孙后代吧。

  他驾驭浮屠宝塔,带着白姬和慕南栀御空而起,化作流光消失在天边。

  .............

  青州。

  布政使司,大堂内。

  杨恭坐在大案后,听着李慕白的分析。

  “东陵战线全面溃败,我军已经退出东陵地界,三万大军折损六成,目前在郭县休整,于当地征兵,补充人员。

  “宛郡那边,因为有了心蛊部的飞兽军,我们不再被动,派过去的援兵与守城军里应外合,打了几场漂亮战,与云州叛军各有伤亡。

  “目前来说,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唯一需要担忧的情况是松山县.........”

  杨恭微微颔首:

  “我知道,松山县战事一直惨烈,双方死伤加起来,已超过五万。不过,蛊族的军队大部分都在那里,驻守的固若金汤。”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李慕白摇头:

  “不是兵力的问题,是粮草的问题。根据二郎发来的情报,守军们已经开始啃树根了。”

  杨恭皱了皱眉:

  “青州虽然缺粮,但也不至于供应不了松山县的需求。再说,松山县富庶,粮库储备充足,别说这短短月余,就算是三个月也足够了。粮草问题,从何说起。”

  一位幕僚代替李慕白,说道:

  “那,那伙蛊族人太能吃了。他们一个人能吃二十个人的饭,这还是保守估计。此外,飞兽无肉不欢,直接把松山县吃垮了。

  “许大人说,唯有一计能解困境,但需杨公首肯。”

  杨恭明白了。

  此计名为:吃人!

  对于飞兽来说,肉食不分品种,动物吃得,人也吃得。

  起先说话得那名幕僚试探道:

  “若是叛军尸体的话........”

  杨恭沉声道:“不行!”

  又一位幕僚叹口气:

  “杨公,形势所迫啊,此计虽有伤天和,但松山县已是弹尽粮绝,飞兽是兽类,本就是要吃人的。又不是让守军食人。

  “莫要因为一念之慈,导致兵败,从而满盘皆输。眼下的优势,是我们用多少将士的命换来的。”

  李慕白拍了拍桌子,看那位幕僚一眼,道:

  “好了,此事容后再议。”

  他接着看向杨恭:

  “再过一个月,便是春祭。”

  众幕僚,包括杨恭,紧绷的脸色顿时松弛。

  是啊,春祭了。

  再熬一个月,青州的任务就完成了。

  另外,就目前局势来说,云州叛军想在一个月内攻下青州,简直痴人说梦。

  一位幕僚抚须笑道:

  “这云州军来势汹汹,我还以为有多强呢,不过尔尔。”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 神魔终结的秘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