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 ...... 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

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八十五章 变天(一)

设置字体大小:
  伊尔布说完,“看见”船头的许七安,宛如被人当头一棒,瞳孔略有扩散,表情瞬间呆滞。

  “如果没有事,本灵慧师就先告辞了。”

  伊尔布收回目光,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声,打算走人。

  “等等!”

  许七安缓缓吐出一口气,问道:

  “初代监正祖籍是不是在湘州?”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表面平静,心却悄然绷紧。

  伊尔布皱了皱眉:

  “我怎么知道,我便是知道,凭什么要告诉你。”

  趁机怼了许七安一句后,扭头就走。

  略显灼热的阳光里,许七安坐在船头,默然不语。

  “怎么了?”

  慕南栀在船的另一头,问了一嘴。

  出于彼此间的熟悉,她能感受到许七安状态有些不对,拿到复活魏渊的炼器材料,本该高兴才对啊,可他却坐在那里发愣。

  许七安呼出一口气,定了定神,道:

  “记得柴家大墓地图的事吗?”

  慕南栀歪着头,想了想:

  “柴家祖辈以前是守陵人,后来因为大墓的地图被灭门,唯一的,嗯,孩子被卖到南疆当奴隶,后来回来湘州,成立了现在的柴家。”

  这句话她说的磕磕绊绊,努力回忆。

  许七安又问:

  “那你觉得那座墓是谁的墓?”

  慕南栀嗔道:

  “我怎么知道呀!”

  白姬娇声附和:“就是嘛!”

  唉........许七安半叹息半吐气的说道:

  “那我如果告诉你,初代监正叫柴新觉呢?”

  慕南栀和白姬同时往左边歪头,表情迷茫,娇憨可爱。

  她们脑子没转过弯来。

  许七安一时间也分不清她们是没记起初代监正这号人物,还是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毕竟初代监正的信息被屏蔽天机,但因为历史割裂感的缘故,无法让人彻底遗忘。

  “大墓的主人,就是初代监正。”许七安直接揭开谜底。

  然后,慕南栀和白姬同时瞪大眼睛,圆滚滚的。

  “那柴杏儿是初代监正的后人?”慕南栀觉得许七安在胡说八道,一脸不信:

  “这怎么可能呢,姓柴的人比比皆是,或许是巧合呢。”

  “是巧合呢!”白姬复读了一遍。

  许七安摇摇头:

  “姓柴的人很多,但能让许平峰亲自找上门的,就不多了。。世上没那么巧的事。

  “而且,初代监正是五百年前死于武宗造反,从时间上来说,虽然无法证明柴家有五百年的历史,但也不存在矛盾。”

  推一推时间线,柴家原本是守陵人,而后放弃守陵人身份,在湘州定居。后来,因为有人觊觎大墓地图,灭了柴家满门。并把唯一的孩子卖去南疆为奴。

  一百多年前,那位孩子重返湘州,成为如今的柴家先祖。

  也就是说,柴家存在的历史,绝对不会低于两百年。

  所以时间上没有矛盾。

  “我以前一直奇怪,为什么许平峰会关注一个小小的江湖世家。与他这位二品术士相比,柴家就如蝼蚁。知道柴家拥有神秘大墓地图后,我又开始奇怪,这个大墓为何能引起许平峰关注。”

  许七安捏了捏眉心:“后来,我以为是许平峰接触了尸蛊部首领,从他那里看到地图,才循着这条线找到了柴家。”

  慕南栀用了好长时间,才消化他的话,蹙眉道:

  “难道不是?”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许七安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也许,许平峰是从五百年前那一脉手中得知大墓的信息,知道柴家是初代监正的守陵人。只是有几个细节我还没想明白。”

  “哪些细节呢?”

  白姬脆声声问道。

  许七安没有回应。

  第一:许平峰寻觅初代的大墓作甚?初代人都死了,他的墓还有什么价值不成。

  第二:初代监正当年死于武宗叛乱,他的尸骨有没有保存下来还两说,这座大墓里埋的,真是初代的尸体?

  ............

  靖山城。

  披着麻布长袍的萨伦阿古,沿着石阶,登上祭台。

  广阔的祭台上,两尊雕塑面对面伫立,其中一位披着广袖宽袍,面容年轻,头戴荆棘王冠。

  另一位穿古代儒袍,头戴儒冠,一手负背,一手置于小腹。

  萨伦阿古走到巫神雕塑前,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接着口中念念有词,隐约听见一些词汇:

  “白帝........守门人........初代监正.........它有问题..........”

  说完,萨伦阿古垂头,做出聆听姿态。

  几秒后,阿伦阿古抬起头,眼睛慢慢眯了起来,自语道:

  “大荒,只有一位.........”

  ............

  西域,阿兰陀。

  身披袈裟,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菩萨,盘坐在一株菩提树下。

  青丝如瀑,身穿白衣,赤足如雪的琉璃菩萨,手里拎着一只玉壶。

  玉壶的“绳索”是一条细小的黑蛇,蛇尾勾住壶柄,蛇头被琉璃菩萨捻在手中。

  “守门人确定是监正吗。”

  琉璃菩萨声音悦耳,却不掺杂感情。

  “伽罗树是这么说的。”广贤菩萨面带微笑,双手合十:

  “依本座来看,十有八九便是了。”

  两位菩萨也是近来才得知守门人的概念,伽罗树菩萨从青州传回来的消息。

  琉璃菩萨颔首,语气平淡:

  “是与否,都不重要。”

  她把玉壶递给广贤菩萨,道:“小心着些,莫要伤了护教神龙。”

  说着,轻轻摸了摸黑蛇的脑袋。

  广贤菩萨捻起小蛇,食指和大拇指按住小蛇的腹部,往上一撸,黑色小蛇骤然僵直,似是极为痛苦,猩红的嘴猛的张开,喷出一股带着腥香的血雾。

  血雾没有飘散,而是袅袅娜娜的汇入广贤菩萨身前的金钵中。

  广贤菩萨松开细小黑蛇,接着拿起玉壶,倾倒壶口,慢慢滴出一粒淡金色的水珠。

  琉璃菩萨心疼的把细小黑蛇捧在掌心,小心呵护。

  金钵荡漾起“金红”的光晕,一圈圈的扩散。

  广贤菩萨屈指轻敲金钵,低声道:

  “起!”

  金红交融的光辉,从金钵中飘起,宛如流萤,又轻纱缎带,飘向阿兰陀深处。

  俄顷,一轮烈日从阿兰陀中升起,金光万道。

  山脚下的信徒,纷纷跪趴在地,双手合十,额头抵着地面,赞颂佛门神迹。

  ............

  白帝现身之后,空气中水元素剧增,云海翻涌起来,相互叠加、碰撞,雷霆因此诞生。

  监正等人身下的云海,变成了酝酿雷电的乌云。

  白帝蔚蓝色的竖睛,凝视着白衣翻飞的监正,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守门人不会轻易殒落,你若是守门人,初代又算什么?”

  见过萨伦阿古后,它得到一个相对满意,但又充满悖论的答案。

  初代监正的种种不寻常表现,昭示着他便是守门人,但若是守门人的话,又岂会死的如此轻易。

  见监正没有回答,白帝继续说道:

  “神魔殒落后,我便一直在想,如果世间有什么东西能象征天道,那么会是什么呢?

  “是花鸟鱼虫草木精怪?是神魔?是人和妖?是而今的各大体系?

  “不是,都不是。”

  白帝摇着头,一字一句道:

  “是气运!

  “神魔殒落,是天命如此。

  “人、妖两族崛起,亦是天命如此。包括如今,妖族式微,人族渐渐主宰九州大陆。

  “这也是得天道眷顾,人族当兴。而这一切,都绕不开气运。”

  “与气运相关的两大体系中,儒家是吞纳气运,与之融为一体。故儒家读书人无法长生,此为小道。

  “但术士不一样,术士炼化气运,执掌气运。天命师与国同体,国灭则身死,反之,便与国同龄。将自身与天道眷顾者捆绑融合,此为大道。

  “因此,我有理由怀疑初代监正是守门人,他得天道眷顾,故而创立术士体系。”

  许平峰、伽罗树菩萨默然不语的旁听着。

  监正神色从容,与棋盘前端坐,看不出喜怒。

  “但我刚才说了,守门人不会轻易死去,而你又杀了初代监正。于是我又想,会不会从一开始,初代就不是守门人。

  “真正得天眷顾的是术士体系,而非初代。创立出术士体系后,他的使命便完成了,而后真正的守门人,也就是你,亲自登场。

  “那么你的真实身份,很有些秘密啊。”

  白帝说完,目光炯炯的望着监正。

  监正回望白帝,笑道:

  “想知道,自己过来试试。”

  白帝竖瞳厉色一闪。

  轰隆!

  云层中闪电亮起,紧接着,虚空中传来“哗啦啦”的响声,监正身后升起一道百丈高的、虚幻的黑色巨浪。

  狠狠朝他拍击而去。

  这是纯粹由水灵之力凝聚而成,白帝这一击,几乎将方圆百里的水灵之力抽干殆尽。

  监正缓缓起身,傲立不动,在巨浪拍打而来时,右手往后伸出,探入虚幻的黑色巨浪中。

  接着,右臂猛的一拽,拽出一把漆黑的、宛如实体的长剑。

  他身后,黑色巨浪崩溃坍塌。

  炼金术师!

  普通炼金术师,炼的是钢铁,是器具。

  顶级炼金术师,炼的是法器,是神兵。

  巅峰炼金术师,炼的是怎么把人和马杂交在一起。

  到了监正这个境界,炼的是天地元素,是微观层次的排列和重组。

  他如果愿意,可以轻而易举的点石成金。

  用对方凝聚而来的水灵之力,炼出一把水灵之剑,当然也在炼金术师的领域范围内。

  “还你!”

  监正反手一剑斩出去。

  水灵之剑斩中的是残影,白帝真身出现在监正面前,右爪扬起,拍出朴实无华的一爪子。

  轰轰轰........虚空仿佛都被这一招拍的坍塌。

  “叮!”

  斜地里,黏稠漆黑的剑光,从虚空中窜出。

  它又传送回来了。

  同时,这一剑被屏蔽了天机,悄无声息,狠狠斩在白帝腰侧。

  剑光炸成纯粹的水灵之力,而白帝化作白影倒飞出去,它四蹄“抓握”虚空,滑出数十丈,才抵消斩击之力。

  白帝望着远处的监正,低沉的声音缓缓道:

  “很久没有和你这个境界的敌人交手了,有意思。”

  话音落下,伽罗树菩萨头顶,凝聚出两道法相。

  许平峰脚下,则亮起一道直径三丈的圆阵,天干地支、五行八卦一应俱全。

  三大巅峰高手围杀监正!

  ............

  PS:这个层次的战斗,写起来很爽,但也得很谨慎。首先要写出一品的强大,还要杜绝“假大空”的描写方式。我要为这段打戏,单独写一个细纲。

  双倍月票期间,求个票。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变天(一) 的精彩评论